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说

三喜——WingYing

时间:2017-04-29 15:08:05  作者:WingYing

《三喜》作者:WingYing

简介:古代ABO

排雷指南:第一人称4p古代ABO背景,纯练肉短篇,受娘,设定扯淡,简而言之,这是一盘有毒的肉。

 

第一章
  太初四年六月,我出生了。
  三姨娘说,我出生那会子,府中有三桩喜事。第一桩,是我爹总算从开阳调派至卞州,虽离京城尚远,也比待在穷乡僻壤强无数倍;第二桩,是我大哥中举,尽管名次不在前列,但也是极好的;第三桩事,自然便是五妹出生。
  我那五妹是我爹的四姨娘所生,三姨娘在我面前曾说道此事:“可不知她这命算好还是不好,拼了命生了个小祖宗,这有什么用,没享多久福就去了。”
  她脸上原先含着讥哨,而后抱着我,又叹:“可到底是给老爷长了脸,这五娘注定要荣华富贵一辈子,老爷也一辈子念着她的好。她泉下有知,是该知足了,只委屈了我的四哥儿……”
  两位姨娘本是亲姐妹,一同被老爷纳入府中,怀子也相差不了几日。我先五妹出世不到半刻,产婆抱着我出去,笑盈盈说:“大人万喜,是个小公子。”言中并无提及“楔”“尻”二字,那便是再多见不过的俗常人。据说,我爹一听,看也不看我,转身便走了。
  半柱香不到,四姨娘那儿就有了动静,是“尻”。
  我爹自然喜不自胜,忙写信到京中沈府。喜事一传,连老太夫人都惊动了,急急派人前来,还请几位宗长,特意为五妹挑了“玉檀”这个名字。此名取自“山窗游玉女,涧户对琼峰。岩顶翔双凤,潭(檀)心倒九龙”,这意思再清楚不过,便是盼着五妹高嫁,光耀门楣。
  相较之下,我这儿自是清冷得多。原先三姨娘这处服侍的人,都遣去了五妹那里,要不是老太夫人从京里派了十几人过来服侍,用不着乡下这些粗鄙的下人,我连奶水都没得喝。
  三岁以前,我并确切知道何谓“楔”、何谓“尻”,直至府中先生道:“天为楔,地为尻,素知天地为道,阴阳相合。”
  天下人分作三种。
  除了凡夫俗子,上者为“楔”,为纯阳之体,尽是王侯将相,注定不凡。 “尻”者,与“楔”相对,天生阴体,无论男女,皆可孕子,而比起前者,后者更为少见,不仅仅是物以稀为贵,更重要的是,二者相合,后人多为楔尻。家族若要兴盛,自是楔尻为合,方为根本。
  京中有李秦徐谢四家之外,尚有赵齐王林张贺沈七氏。我爹为沈太常侍卿庶子,并非楔尻,在人丁兴旺的沈氏里不受重视。事实上,不说开阳沈氏,京中沈家四代下来足有三百人,楔尻不足十人。如今和其他七氏相比,沈氏渐渐落寞,五妹的出生,不仅是我爹的希望,也是整个沈氏的盼望。
  果真不过数月,我爹就从开阳调至卞州,官升二级,之后我大哥中举,可谓是三喜临门。五妹周岁时,阖府欢庆。那日,三姨娘抱着我,见了老爷夫人,我爹这才想起我来,给我取了“敬亭”这个名。此意是好,三姨娘也极欢喜,可私下里叫我四哥儿之外,也总喊我三喜。
  “小名还是吉祥点,姨娘也盼着四哥儿沾点喜意,来日飞黄腾达,也不枉姨娘我为四哥儿所受的气。”
  我爹到底出自京中沈府大院,府中规矩极多,按家规,只有夫人是我大娘,一回我不慎喊了三姨娘一声娘亲,就害三姨娘被夫人身边的嬷嬷掌嘴。妾为奴,妻为首,可我知道,夫人是心有郁结,四姨娘生下了五妹,不久撒手人寰,教我爹心中爱她极盛,更有荒唐传言,说四姨娘是夫人所害,后宅大院,到底是比谁肚皮争气。若四姨娘再生个楔尻,夫人正位必然不稳,小的已作古,大的还在,夫人看三姨娘,自然不甚自在。
  七岁时,京中沈氏就派人来接走五妹。
  那时,我站在送行的一群人之中,远远见着五妹,确确是个粉雕玉镯的玉娃娃。听说,尻者男女皆美貌过人,故此,五妹年岁尚幼,已隐隐有绝色之姿。京中沈氏已为五妹寻得良家,听闻,竟是四家里的徐氏。
  “徐氏有二位公子为楔,兄弟二人年不过十五,待五娘及笄,时间正好。还是老太夫人厚道,五娘只侍二夫,日子可就轻松得多,只要享福便可。”嬷嬷们嘴碎,我后来方明白,如今世道,尻者甚少,若非门第极高,常常是一妻多夫。徐氏乃是高门,虽不及秦谢李家,也是百年望族,非七氏所能比。楔尻相合,形成“结”后,楔便不得纳妾,并非宗法不许,而是成结之后,楔尻便不可分割。
  而又听说,尻若硬与多个楔成结,极其伤身,故此尻者多早亡。
  因此,下人方说老太夫人厚道,徐氏是高门子弟,族中楔者不少,若尻出身低微,不仅嫡子,连楔中庶子都得服侍,一生产子不断。老太夫人为五娘挑的夫婿,虽是两位庶子,但也已是尽了人意,说到底,仍算我沈氏大大高攀。
  嬷嬷说:“妾生儿不如生女,好歹能嫁出去,若是不挑人家,还能当个主母,日子倒还有些盼头,可比现在强不知多少。”
  我那时不甚懂事,总以为嫁人是好,是去享福的,许多年后方知,能生为常人,是何等万幸。
  其实,我身为男儿,运气终究比寻常女儿家好一些,毋须拘于内宅,虽非楔尻,日后尚可考取功名,运气好点儿便能做个芝麻小官。不过,比起四书五经,我更喜好读些游记,想着纵算为商为贾,也能游遍四海,不枉此生。府中,他人皆视我若无物,只有大哥待我尚可,许我去他书房内找些书来看看解闷儿。
  那日,大哥不在,我便自行翻着书架。大哥中举之后,当了十几年秀才,他喜好风月,近日才带了一对双生兄妹回来,如今正在兴头上。他书架上,那些《易经》《周记》都生了尘,我爹也不再管他。我拿了几本闲书回去,夜里悄悄点灯来读,翻了几本本觉无趣,未想它们当中,竟夹着一册风月卷。
  沈府虽不像其他大院,但后宅里腌臜事亦不少见,我又常瞥见大哥二哥同侍女厮混,倒也不算对此全然不知。瞧那些图上皆是数人赤裸,其中一幅,乃是三人同乐,承欢者夹与二人中间,缠成一团。不同一般的是,那承欢之人胸前平坦,下身亦无男根,后穴穴水淋漓,二龙入洞,亦不显吃力,我方知,这些画里的,皆是尻。


楔只为男,而尻却有男女。大户人家里,子女一出生便可由一种名唤“吿”的器物,以测是为楔尻。尻者,以男尻最易辨认。因尻为阴体,便是男儿,亦无雄根,且同尻女一样,有潮期。所谓潮期,非女子来红,而是欲潮。来潮时,男女尻皆四肢软绵,羞处溢出淫水,持续数日,若无服药,唯有同人欢好方能解瘾。
  再说,“吿”为一种青铜器,也算是件奇物。上头有一虎样的青铜兽,下头是一个装着珠子的旋盘,只要将血滴在虎眼上,虎兽若吐出红珠便是尻,若是白珠便为楔,如果没有反应,就是常人。
  我生时物件齐全,自不可能是尻,那时三姨娘千盼万盼,就等着那青铜兽吐出白珠子来。可想便之,她并未等到这一刻,四姨娘那头的红珠子就落地了。
  我看着那幅画,心中竟渐渐生出一丝异念来。我扔了那淫书之后,整日不安辗转,喝了几壶茶水,仍不见好转。直至夜半,下人都睡熟了,我身子极热,磨磨蹭蹭,不知不觉便褪了裤子。我年有十四,已过了通事的年纪,只是在家中不受待见,自无伺候房事之人。当时,我所做一切,不过循着本能,奇怪的是,手淫之后,欲念未减,反是浑身烧灼难耐,几乎要在床上翻滚。我扭着身子,昏沉之中,手指探到后头。那处有些湿,软却是极软,便用手指小心侍弄,初时还不得要领,弄了几下,亦渐渐得趣,后来直磨出一身汗来,腿间湿了一片。
  ××
  兄弟肉没写,写古代abo去了,
  这篇文肉比较多(虽然第一章没有),没什么逻辑,大家纯当过完年吃了补肾。


第二章
  我惶惶过了数日,这才想起要将书物归原主。
  我原先是想将东西放了,早早回去,谁想一踏出院子,便听见莺声笑语。我大哥素来自诩文雅,将自己这小院名唤写意居,且在边上题了几句诗。今日大哥在,我心中暗道不巧,正想转头溜走,未想却被大哥逮个正着,招手道:“三喜,过来。”
  凉亭里,除了大哥之外,还有他的几个诗友。说是诗友,其实多是地方纨绔,这些人胸无点墨,写不出几篇像样的文章来,却好押妓享乐,自以为风流。他们各自搂着人,不似府中豢养的歌姬,可看那模样断也不是什么良家子。我断没想到大哥如此大胆,竟敢将画舫的妓子带回家中。
  我硬着头皮走向前,喊了一声:“大哥。”
  那酒案前的男子一张容长脸,肖似我爹。若非他两眼深陷,身形消瘦,一副被掏空了底子的模样,这皮相倒勉强称得上英俊。大哥乃崔氏(夫人)独苗,是我爹的嫡长子,据说夫人当年生下大哥后就伤了身子,我大哥又非楔尻,这才容忍我爹不断纳妾。
  只看大哥卧在温柔乡里,懒懒回了声:“嗯。”见我手里捧着书,便问,“这几天,读了什么书了?”
  我心里有些发虚,好在他并未检查我究竟拿了什么,我便把这几日读的一一说了。他脑袋轻点,也不知有无在听我说话。
  这时,坐在大哥左边的青衫公子问:“诶,沈兄,这位是……”
  “这个是我家小四儿,老实巴交的,听话。我说你们几个——”我哥瞟了瞟他们几人,一一指道,“可别把他教坏了。”
  他们几人一哄而笑,之后大哥便不再理我。我站在他的身后,不敢出声,如下人一样。这便是妾生子,大哥待我还算是有几分喜爱,可这份喜爱之情,就同他金笼子里养的雀儿一样。想起的时候,就拿出来逗一逗,尽兴了便扔在一边。
  三姨娘总对我耳提面命,让我恪守本分,不可与兄长相争,若是运气好,将来大哥继承祖业,也会多匀出我一份,娘儿俩不至于流落街头。后宅里的女子便是如此,即巴望着离开这座牢笼,又好似根骨都烂在此地,一生都脱离不了。
  酒至半酣,一人道:“听闻沈兄前些日子得了一双璧玉,莫怪这几天都找不来人,可让瑾月姑娘伤心坏了。”
  “我还当你们这几个人今日是作何,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大哥起了起身子,遂见他招了下人,说,“去把青玉和紫玉带来。”
  候了片刻,一双少年少女走了进来。
  那是一对孪生兄妹,一人着青一人着紫,两个人不但长相一样,连声音动作都一致,跪下来道:“青玉(紫玉)见过几位爷。”
  那几个公子见了人,纷纷露出了然的神情: “原来是双解语花。”
  那对兄妹本是娼伶,模样不仅标致,还能歌能舞。他们一人击罄,一人挥袖而舞,歌声如莺:“单枕不解灯灰意, 双臂轻舞抚玉桃……(注)”这一出口,便是淫诗艳曲,直听得我耳根红透。可其余人却饶有兴致,我大哥更是一副如痴如醉的模样,后来诗兴大发,便当场吟了一首,其他人交口称赞,接着有一人叹:“沈兄有如此才华,可惜、可惜,真是珠玉蒙尘啊——”
  大哥上京科考两回,每一次皆名落孙山,这些年他郁郁不得志,日子便越发荒唐,夫人偏宠他,尽遂他意,我爹也管不了。
  “唉!”大哥挥袖,“子闲志趣不在朝堂,在这乡间里,过着闲云野鹤日子,何须去到上京,看我那叔伯们的面色!”子闲是我大哥的字,说来,我沈氏在京中贵为七氏,非要提大哥安插一个职务应该并非难事,只是,大哥到底在这小地方作威作福惯了,让他去本家伏低做小,便是我爹执意,大哥怕也是不肯的。
  我正神游,未想大哥还惦记着我,冷不丁地将我拽了过去,我手里的书也掉在地上,那夹在里头的风月册,自然是藏也藏不住。在我慌张地拿起之前,大哥便抢过那册淫书翻了一翻,接着便一脸玩味地看着我,道:“小四,不想你看着老老实实,也好这口——”他促狭地在我脸上拍了拍。
  “大哥,我……”我自知百口莫辩,脸红得几欲滴血。大哥倒并未怪罪,只像是看着笑话,却仿佛又有几丝施舍地道:“也是,你也到了这个年纪,这院子里的都是短浅妇人,等会儿,大哥便给你送可亲的两个女子,好好教导教导你。”
  我羞窘难言,不知该说好还是不好。大哥却像是想起一事,叫下人说:“去,把那个壶人给我带来。”
  “壶人?”那青衫公子好似起了兴致,看看大哥,“沈兄本事通天,居然养了一个壶人在府上。”其他人也看着大哥,我却是心中讶异。我从那些异志上读过,所谓壶人,是天生身子残缺之人,例如女子无胸乳者,或是一身两头,总之异于他人,多引为不祥,往往一出生就被淹死盆中,大哥还把人藏在屋里,这无疑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不过须臾,那壶人就带上来了,是个男子。看他四肢也健全,并无哪里怪异,莫怪没人发现。他模样生得还算清秀,皮肤有些黑,比起我大哥院子里那帮群群莺莺,还是逊色不少。
  大哥说:“把衣服脱了。”
  那男子想是被调教过,如此多人面前,脸色竟变都不变,就解开衣裳。只看他上肢精壮,还有些旧伤痕,想来是做过不少苦力。
  “子闲,这个——究竟是有什么新奇之处?”另一边的绿衣公子道,似是有些失望。
  大哥摇着扇子,也不急躁,只慵懒说:“转过来,给几位爷看看。”
  此时壶人已经不着寸缕,听到大哥的话,他便转过身去,屈下身子,双手掰开两臀,接着就看数人面色讶异,几个妓子亦一脸讶然。
  直到他转过来时,我这才看清了他股中乾坤——耻毛除尽,勾壑下除一口外,尚有一门,竟是男尻那样的阴户。
  大哥将那壶人唤至眼前,那壶人也听话得紧,亦步亦趋过来,大哥伸手在那臀上摸着,渐渐滑倒下处。
  我与大哥极端近,那壶人就与我极近。我明知不该,两眼却挪不开去,只跟着大哥的手指,如拨云吹雾,往里往深,直至到户门附近。那手指并不急着探入,而是在门外周旋几圈,手指拨弄唇时,隐隐可见浅色嫩肉。这时,大哥夹了歌姬头上簪子的一颗珍珠,在掌心里摩挲几下,两只便分开两唇,将珍珠生生推入。
  大哥抽出手指时,带出一点淫液,可珍珠却含在里头,出也不出。众人摒息看了全程,接着一人击案,叹了声:“好一个尤物。”
  男尻生时无根,而是跟女子一样,长了一门阴户,而两者阴户有异,据说女子上为尿口,男尻则是相连一体,后连产道,比起女子阴口更是窄窒,也更是销魂。不管是常人还是楔,皆易为尻所吸引,可这世间的尻为楔所占,凡夫俗子终究只能意淫,不可亵玩。
  大哥养着这个壶人,调教他时便如调教男尻,即便是假,也能过瘾。随即就闻那财大气粗的绿衣公子道:“近日,我刚得了一对好镯子,价值千金,本是我祖母大寿,想在她老人家面前讨个好。现在我愿拿这镯子赠予子闲,子闲可否把这壶人让予在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