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穿越古代当帝侍——雨洛萌

时间:2017-04-28 16:56:18  作者:雨洛萌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穿越古代当帝侍》作者:雨洛萌

晋江VIP2017.4.26完结

当前被收藏数:1543 文章积分:26,344,550

文案
何悦穿了,并且还穿越到古代宫廷一名美男身上!
等等,这美男身份好像不对……
悦中侍是什么鸟玩意?!
什么?男妃!
雾草,穿越之神你真(qu)棒(si)—— 

何悦:皇上,臣侍今日不方便。
冷亦轩:爱侍莫玩笑,你且不是女子每月红。
何悦:((`□′))冷亦轩,你知不知道肚子里还有个包子。
冷亦轩:悦,该歇息了。
何悦:……
=========================================
看文须知:
★ 本文穿越架空古文,纯虚构,历史党请慎/入!
★ 本文包子出没,慎/入!慎/入!慎/入!
★ 题目的帝侍中的‘侍’=‘妃’,宫廷故事,涉及宫斗,慎/入!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宫斗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悦、冷亦轩 ┃ 配角:周子桦、冷云耀、萧楚然 ┃ 其它:穿越、宫廷、生子

 

第一章
  “唔……”
  好累,好痛,唔,头痛死了,可恶的张浩,竟敢拿篮球砸他,妈的,怎么头疼之外身体还这般无力,靠,张浩你给老子等着。
  撑起虚弱疲乏的身体,捂着胀痛的头,缓缓睁开眼睛,印入何悦眼帘的是红枣色丝滑的被子,眨了眨眼,在模糊的视线中逐渐看清周围的环境。
  淡黄色帐幔,摆放整齐的紫檀桌椅,红烛、镜台以及镂空的雕花窗旁紫檀小柜上精美青花瓶。何悦震惊的瞪大眼睛,再次环视周围环境一遍,不敢相信的道:“这是医院?”
  嘶哑轻柔的声音,何悦诧异摸着自己的嗓子,他只是被篮球砸中后脑勺,怎么连声音都变了?轻动身体,一缕柔顺的墨黑长发顺着肩膀白色丝绸内衫落入胸前,印入何悦惊诧的黝黑眼珠。
  “我的头发怎么会变成这样?”何悦扯了扯长发,疼痛感告知这是真的,讶异还未缓解,修长的手指和自身衣服将何悦带入魂游的世界。
  喂喂喂,不是这般开玩笑吧!他只是和朋友去打篮球,被张浩开玩笑的篮球砸中后脑勺,也不至于现在这副模样,不对,根本感觉就不像自己的身体。何悦拖着疲惫的身体艰难下床,摇晃走向镜台前,镜中的模样硬生生的将何悦瘫坐在凳子上。
  黑色的眸子犹如天山上天池一般清澈,眼角微微拉长,如一双狐狸眼尽显妖娆;微高的鼻梁下是薄薄的唇,色淡如水,墨黑的长发搭在白玉肌肤上,和一双纯净狐狸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幅美腻的画卷;也许是一双剑眉的关系,将一丝女气削减,多了几份英气,然因病状的关系,憔悴的模样更是将这双狐狸眼妖娆突显的淋漓尽致。
  何悦狠狠的揪了揪自己的脸,“疼……”能喊疼就是说他不是在做梦,这副不是自己的身体现在成了自己的,也就是说现在他身处的地方是……
  “主子,主子你怎么起来了。”
  何悦回头看向端着药碗进屋疾走过来的古装女子,讶异的眨了眨眼,盯着古装女子为他担心、着急,古装女子也许是不太喜欢他一直呆滞,便着急扶着他的手臂站起,边往床边走边听着古装女子说:“主子,不是橙儿说你,你要是不爱惜自己,病就不会好,病不好,那就不能侍奉皇上,就会被其他主子、娘娘看笑话的。”
  何悦坐在床上震惊的盯着这个自称是橙儿的女子,有些难以置信的问:“橙、橙儿,你刚刚说的侍奉皇上是怎么一回事?”
  橙儿眨了眨眼,很平静的将药碗递给何悦,待对方接过,道:“就是侍奉皇上,皇上歇息,主子这事不是比橙儿更清楚吗?”
  何悦听到这话黑线了,从鼻息问道难闻的药味和刚刚揪脸的疼痛,以及面前这女子和周遭的环境,不得不告诉何悦……他穿越了,并且还穿越到宫廷不知名的男子身上。穿越什么的只会在电视、小说、游戏上看见过,竟然被他给撞见了,还魂穿,并且在他被篮球砸中的情况下,这年头还有比他更邪门的穿越了吗?
  “主子,你莫嫌弃药苦,苦口良药,主子放心,奴婢已为主子准备了蜜饯。”橙儿笑着将蜜饯拿到何悦眼前晃动,眼神却是盯着何悦手中的药碗,逼不得已,何悦只能大口喝完,也没客气的拿起一颗蜜饯扔在嘴里缓解口中苦味。
  橙儿高兴的将药碗接过,道:“主子,奴婢扶你躺下。”
  何悦摇了摇头,道:“睡久了,酸痛,坐一会。”
  “可是太医说要主子多休息,身体才会好。”
  “我坐着也能休息,你放心,我不累,话说,橙儿,睡久了有些晕乎,我问你问题,你将你知道的事告诉我。”
  “是,只要是橙儿知道的,一定告诉主子,不过主子,你不能一直称呼自己我,这不符合规矩,被旁人听去就糟了。”
  “那称呼什么?”何悦很是不解,既然穿越到宫中,又是男子,不能是我,那该称呼什么,不对,他好像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刚刚橙儿说的侍奉皇帝歇息,难不成是……
  “主子要自称本君。”橙儿疑惑的看着何悦道。
  何悦将橙儿的疑惑、奇怪放在眼里,听到那本君二字,何悦想到的是本宫,本宫可是皇帝后宫妃子称呼的,他一个男的,怎么也不会落到这份上,一定是自己多疑了。
  “主子?”
  何悦给了橙儿一抹美丽的笑颜,“橙儿,你……”
  “主子,孙公公来了。”外面回报的声音吓了何悦一跳,何悦看着橙儿规矩站在一旁低着头,便皱着眉唤道:“进来吧!”
  何悦坐在床上不动,看着一个瘦小的公公领着两公公进屋,跪在他面前,道:“奴才参见悦中侍。”
  “咳咳,公公请起。”何悦见对方起身,继续问:“孙公公前来是……”
  “皇上听闻悦中侍病了,特派奴才送两支人参过来。”
  何悦和橙儿惊呆的看着搁放在桌子上的人参,一时半会说不出话,孙公公只好笑着继续道:“奴才还要去御书房伺候皇上,这便告辞了。”
  “橙儿,你去送送孙公公。”何悦呼唤着,盯着橙儿和孙公公一同出了门外,身体瞬间无力的倒在床上,一点也不敢回想起刚刚自己想过的事情,听着橙儿高兴回屋奉承自己的话,何悦疑惑的问:“悦中侍是何意?”
  橙儿奇怪,主子今个是咋了,怎么一直问奇怪的问题,虽不解,但身为仆,也只能乖乖的回道:“主子,中侍是后宫男侍地位的谓称,悦是主子你的字。”
  “男侍是……?”
  “男侍就是男妃,皇上的人,主子,你怎么了,主子……”
  何悦在听见男妃二字时终于忍无可忍的晕了过去,当然,即使晕过去,何悦还不忘记埋怨,穿越你大爷的,穿越之神,老子和你有仇啊,混蛋,什么男妃,老子要回去……这种话连鬼都不会听见何况穿越之神,等何悦再次醒来,他将不得不面对他已经成为皇帝后宫众多妃、嫔、侍当中一员的事实。


第二章
  穿越到这具身体的第三天,总算能下地走走了,与床为伴几天,不可吹风,不可多走,憋得何悦恨不得想死的心都有。穿上橙儿准备的紫色长衫和外罩淡紫罗轻纱,坐在镜台前任凭橙儿替自己梳头,长长的黑发被一根白玉发簪竖起,整个人都要精神多了,不过镜子中‘狐媚’的模样还是让何悦很不开心。
  “主子,今个外面天气不错,要不要出去走走。”
  何悦侧头盯着窗户外耀眼的阳光,点了点头,站起身跨步走出三天都没有出去的寝殿,印入眼帘是一棵高大的银杏树,银杏下面是三位石桌,周围是一些精美的盆景,整齐有序的摆放在前门两侧,空旷的土地上是熙熙攘攘的竹子,虽称不上美观,但也不失舒适,满意点头走向石桌边坐下。
  在屋里也是坐,在庭院也是坐,果然古代人太无聊了,不找点事来做,他害怕先不死都会被逼疯。于是何悦做出了宫女、奴才们震撼的事情,卷起长长的袖子,将下身飘逸的长衫打结,围着自家庭院跑步。你没看错也没有听错,现在的何悦是真的在宫女和奴才们的呼唤下围着庭院跑步。
  “主子,主子,你快停下,身体……”
  “我身体早就好了,与其坐着还不如跑跑锻炼身体。”其实最主要这具身体看起来太柔弱了,不好好锻炼锻炼,今后要是出宫也没办法生存。
  对,何悦已经在这三天的时间里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虽然心里抱怨无数,可是结果无法改变,好在穿越的这具身体也叫何悦,不用记奇怪的名字,但是无法忘记的是现在这具身体的真是身份,令何悦很头疼。
  皇帝的男侍,准确来说是皇帝的男妃,虽然他不怎么关注历史,但是也知道中国五千年历史中根本就没有哪朝皇帝娶男人为妃,最多也只是在一群女闺蜜中听到男宠二字,现在从男妃这两字来看,自己穿越的地方*不离十不是历史中知道的朝代。
  何悦跑了十圈累的不行,急促喘气,抹去额头汗水,漫步走向石桌边,端起倒好的水,一口饮尽,“呼……”跑了十圈就累的喘气,果然这具身体太弱了,看来以后要多锻炼锻炼才行。
  何悦意志坚强的决定,然当看到跪在地上的宫女和奴才很是讶异问:“橙儿、小全子,你们跪在地上做什么?”
  “主子,奴婢/奴才知错,不该惹主子不悦,求主子不要再继续折磨自己了。”看着自己宫殿里唯一的宫女和奴才,何悦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苦笑的整理好自己的衣衫,坐在石凳上,道:“橙儿、小全子,这里没有外人,你们无需再跪,膝下黄金,还有没人的时候也不要自称奴婢、奴才什么的,我不喜欢。”
  橙儿和小全子震惊的盯着何悦,何悦沉默想了想,最后丢出一句,“就当是本君命令好了,好了,快起来,我看得难受。”橙儿和小全子傻傻的站起身,完全有点不敢想象眼前这位主子是曾经那冷冰冰的主子,难道生病还能改变人脾性?
  何悦喝着水,阳光太强烈,忍不住伸手挡一挡,橙儿立即上前道:“主子,阳光刺眼,不如回殿内歇息。”何悦点了点头,起身站起回到屋里,小全子回到宫门外守候,橙儿跟着何悦进入殿内伺候,何悦坐在躺椅上,道:“橙儿,有没有书籍什么的,拿过来我看看。”
  “是,奴……橙儿这就去。”橙儿请安离开去拿所谓的书籍,何悦这才好好观察自己住的地方,得出一个结论就是皇帝太抠门了,竟然连一件值钱的宝贝都没有,唯一值钱的也只有腰间挂的玉佩。
  摸着光滑精致的玉佩,何悦考虑着怎么才能让自己的腰包鼓起来,橙儿就抱着厚厚的书籍出现,“主子,书都在这里了。”
  “嗯,我先看着,你先下去休息,有事我在叫你。”
  “是。”
  何悦拿起一本书高兴的打开,结果一看,那繁体字什么的何悦当即傻了,“我操,用得着这么坑人吗?”他不是没想过繁体字,但是真给遇见了,何悦很头疼,毕竟习惯了简易字体,繁体字什么的读起来费脑力啊……
  又不能问人,不如说问了也百问,这偌大的宫殿只有三个人,一宫女一奴才根本就不可能认识什么字,找其他人,那不是自爆自己是假的何悦吗?虽然悲哀,何悦不得不努力为了一个复杂的繁体字纠结半天,不得不花很多心思去了解现在的时代。
  好在揣摩了几日,算是了解了这个朝代的事情,例如先前所想,这个朝代不属于中国五千年知道的历史中任何一朝代,不过文化却还是属于华夏文明,而现在所在的朝代被三个国家鼎立,分别是玄明国、青鸾国以及紫陌国,而自己身处之地则是位于南方的玄明国。
  玄明国历朝三代,当朝皇帝才刚刚继任五载,应该很年轻,至少何悦是这么想的。皇帝姓冷,有一个哥哥,现任当朝王爷,至于叫什么不知,玄明国盛行男风,不如说三个国家都盛行,看到这里何悦很是震惊,这是古时候?怎么比他所在的21世纪还要开放,其实不然,之所以盛行男风也是因为这个时代有另一种人存在,那就是麟儿。
  麟儿是除去男人和女人之外另一种称呼在天生肩膀上带有四叶花的男子上,这样的男子容貌天生就长得比正常男子貌美,有得胜过女子。不过这样的麟儿也很少,整个玄明国也不足百余人,也因此麟儿显得比较贵气,被誉为只能侍奉皇帝的人,所以他能在这里也就是说明了他就是这极少部分的麟儿。
  放下手中的书,何悦揉了揉疼痛的额头,想不到这具身体除去男妃这称号还有这么奇葩一个身份,这不就是完全将他定格在这一辈子只能活在这冰冷的皇宫中。想起之前看到玄明国复杂的后宫,何悦头就更加疼痛,别人穿越不是江湖杀手就是哪路武林门派,而他穿越到宫廷不说,还成了皇帝的男……妃,这就不说了,就算穿越到后宫,别人也不过是斗斗王爷或是后宫女子,而他不仅要斗女妃还得斗男妃,不对,应该称呼为男侍。
  玄明国的后宫分东西两区,东区为男子住,西区为女子住,而男子在后宫统称男侍,至于进宫的男侍位阶都是最下等的下侍,其次往上就是中侍、上侍、卿、贵卿、臣、君侍;女妃则是御女,答应、婕妤、昭仪、嫔、妃、皇后;这其中君侍和皇后是对等,如男子坐上君侍,那将再无皇后,相对反之一样。不过,最令何悦震惊的是还有帝侍和帝后存在,这个位置自玄明国建国就没有一人坐上这位置,毕竟帝代表帝王,和皇上同等位置什么的,没人敢妄想。
  他不知道曾经这具身体的何悦是怎么想,现在的他可不想爬上皇帝的床来风光耀祖,话说,他根本就不知道这具身体的家族背景,所以他现在做的是能避则避,不惹事不生事,哪怕在这皇宫过一辈子也还不错,至少穿吃住不用愁。例如现在,何悦吃的太饱,有些撑,内院太小,只好在小全子带路下出宫殿去前院走走。
  前院和内院不同,假山、凉亭、鲜花都有,不过因为是夜晚的关系,周围静悄悄的只听见虫鸣声,若旁人恐怕不敢出来,但是何悦不怕,所以现在自顾自娱乐的脱去鞋子踩在石子铺的路上。
  来回走了几圈,脚底酸麻实在受不了,何悦只好穿起鞋子踏入凉亭,瞩目天空皎洁的圆月,叹言道:“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好一句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何悦惊诧回头,在月光和灯笼的照耀下,一个身着灰白色长衫的男子正往凉亭走来,待近一看,何悦有点移不开视线。
  黑亮的长发被金冠高高竖起,淡黄色锦袍外套着灰白色长衫,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淡淡笑意却不减此人贵气。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