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怀了竹马的崽后我方了(近代现代)——猫花

时间:2019-08-13 10:17:25  作者:猫花

   《怀了竹马的崽后我方了》作者:猫花

 
  文案:李言蹊是大人们眼里的熊孩子,以至于成为别墅区里的反教材,上树掏鸟窝,下河捞鱼虾,大人们说如果给他一个火箭,他估计能上天。
  陆瑾川是大人们嘴中别人家的孩子,是家长们让自己孩子学习的对象,在学校考试排名第一,是老师眼里的五好学生,更是家长们连连夸赞的对象。
  李言蹊不喜欢陆瑾川,觉得这个人爱装哔,假正经。
  陆瑾川想和李言蹊在一起,他看李言蹊如此这般,这般如此,所以只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以后两人的生活得靠他。
  一场意外让两个性格迥异的男人奉子成婚。
  婚后李言蹊无时无刻不想着离婚,直到有一天,他脑子突然被驴踢了,居然觉得陆瑾川这个人还不错。
  阅读需知
  1:本文为主受生子文,雷点慎入
  2:蠢作者文笔有限还玻璃心,不喜勿喷,不然哭给你们看
  3:小受前期性格暴躁,后期秒变粘人爱吃醋的小奶狗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言蹊,陆瑾川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特别
  李言蹊看着眼前的红烧鱼,筷子停留在上方好一会儿,就是没有下一步动作。
  “妈,你是不是买到死鱼臭鱼了?”李言蹊最终夹了旁边的青菜放进自己的碗里。
  其实李言蹊是很喜欢吃鱼的,特别是红烧鱼,只不过今天这鱼不知道是不新鲜还是没处理干净,闻起来特别腥,他强压住从胃里传到嗓子眼的恶心感,可因为这条红烧鱼就摆在眼前,腥味越来越重,恶心感也越来越强烈,最终李言蹊忍不住了,连忙捂着嘴往卫生间跑去。
  江月瞥了自己儿子的背影一眼,然后将鱼和一盘苦瓜调换了位置,这是她儿子最讨厌的食物,“爱吃不吃。”说着,江月又笑着招呼坐在一旁的陆瑾川,“小川,既然那小子不吃,那你就多吃点,我记得你也挺喜欢吃鱼的。”于是,江月又将红烧鱼跟陆瑾川面前的那盘菜换了一个位置。
  “谢谢江姨。”陆瑾川对江月露出一个浅浅地笑容,然后夹起一块鱼肉送进嘴里,预期的异味没有传来,肉质鲜美,让人垂涎欲滴。
  就在陆瑾川放下筷子的时候,就听到一阵呕吐声从卫生间里传来,他连忙拉开椅子站了起来,“我过去看看。”说完,便大步地往卫生间走去。
  江月看了看坐在她对面的黎丽华,笑道:“言蹊那孩子,长这么大了还是不让人省心,他要是有你家瑾川的一半,我和老李估计做梦都能笑醒,看看瑾川,多好的一个孩子啊。”
  黎丽华听到江月这么夸赞自己的孩子,心里自是高兴,却也不矜不伐,“哪里,言蹊这叫活泼,瑾川这孩子一天到晚就只会绷着那张脸,跟个闷葫芦似的,就怕以后媳妇儿都找不到。”
  “瑾川这么优秀的一个孩子,咱们小区哪个姑娘不喜欢他,又怎么可能找不到媳妇儿,倒是言蹊,才是最叫人头疼的。”想到自己的儿子,江月是真的头疼。
  “姑娘喜欢他有什么用,那也要他喜欢人家姑娘才行,都二十七八了,连个消息都没有。”
  “怕是早就有了,只是没跟你说而已,哎,明明两个孩子一起长大的,怎么性格相差这么大,现在别说是姑娘了,若是有哪个小伙能制服我家那小子,我宁愿倒贴这个钱把他送走。”江月想到自家儿子的未来,就觉得头大,到底李言蹊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自己的儿子什么样自己心里清楚。
  李言蹊从小到大,就是大人们眼中的熊孩子,这到底有多熊,就这么说吧,在李言蹊还小的时候,就带着小区里的同龄孩子爬树掏鸟窝,下河捞鱼虾,为此,她和自己的丈夫没少遭到那些孩子家长的白眼,用那些大人的话来说,要是给李言蹊一个火箭,他估计能上天。
  当然,这些都还是小儿科的,最让江月气愤的是,李言蹊在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恶习,居然跑去欺负低年级的孩子,威胁那些孩子交保护费,要不是孩子的家长找上门来,估计他们夫妇俩会一直蒙在鼓里。
  总之,李言蹊是好的没学到,不好的却学得有模有样,导致江月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医院里报错了孩子,要不是因为李言蹊长得像他们夫妇俩,江月真想带李言蹊去做亲子鉴定。
  而陆瑾川就不一样了,他从小就是大人们嘴里的别人家的孩子,是家长们让自家孩子学习的对象,成绩优异,每个学期的期末考成绩都是学校排名第一,总之就是,李言蹊玩的时候他在学习,李言蹊跟人打架的时候他在学习,李言蹊翘课的时候他还是在学习。
  也因为这样,江月总会在黎丽华面前抬不起头,毕竟自家的儿子差人家的儿子不是一大截,可偏偏两家又有生意来往,还是对门邻居,明明同样的教育方式,同样的成长环境,可为什么她的儿子就这么没出息。
  “要真想你说的那样就好了,这孩子从小到大,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自己拿主意,我和我老公都担心他是不是读书读傻了。”所以有时候,一个孩子太优秀也未必是件好事啊。
  江月在心里腹诽,若是他儿子因为读书读傻了,她倒也愿意,只要不闯祸就好。
  在两位母亲吐槽着自家儿子的时候,两位做父亲的仿佛没听见一样,高兴地谈着生意经,说到激动之处,就小酌一杯酒。
  这厢。
  陆瑾川来到卫生间的时候,就看到李言蹊抱着马桶呕吐着,这呕吐物散发出来的味道有些刺鼻,但他也不觉得恶心,而是准备好了水和纸巾,只等着李言蹊吐完之后可以马上漱口擦嘴巴。
  过了几分钟之后,李言蹊才吐干净,然后冲了马桶,慢慢地站起来,却因为体力不支身体变得摇摇欲坠,要不是陆瑾川手疾眼快地扶着他,李言蹊现在估计已经摔倒在地了,然后等李言蹊站好了之后,陆瑾川才松开手。
  “你进来干嘛?看我笑话的?你也不觉得恶心。”虽然李言蹊和陆瑾川从小就认识,但他不喜欢眼前这个男人,李言蹊觉得陆瑾川这人爱装哔,还假正经,为了讨好老师家长,除了学习还是学习,感觉这人活得这么累,一点意义都没有。
  陆瑾川似乎早料到李言蹊会是这个反应,他也不闹不怒,直接将刚刚放在一旁的水杯递给李言蹊,“先漱漱口。”显然,陆瑾川是不想说自己是因为担心他才进来看看的,因为陆瑾川知道,就算说出来李言蹊也不会相信。
  李言蹊老大不乐意地接过陆瑾川递来的水,喝了一口,然后仰头咕噜咕噜地漱口,觉得差不多了,便将嘴里的水如数地吐进马桶里,紧接着,他面前多了几张纸巾,有一就有二,李言蹊将水杯还给陆瑾川,拿过纸巾囫囵地擦着嘴巴。
  陆瑾川抿着薄唇,李言蹊的脸色这么苍白,该不是生病了吧,但这话他也没问,就怕问了之后,眼前这位大少爷又不高兴了。
  李言蹊并不打算再理会陆瑾川,他用手轻轻地拍了几下脸,然后从容不迫地往外面走去。
  江月见自己儿子出来了,就算刚刚她跟黎丽华说了自己儿子的诸多不是,但到底是自己的儿子吐了,她这个当娘的还是很心疼的。
  “言蹊,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要不要一会儿送你去医院看看?”江月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不用了。”李言蹊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看着那盘放在陆瑾川前面的那盘已经吃了一半的红烧鱼,连忙道:“这鱼不是不新鲜么?你们怎么还吃啊?”李言蹊笃定就是这盘鱼害的他。
  “这鱼是我早上去早市买的,新鲜的,活蹦乱跳的,我亲眼看着卖鱼宰的,我看你是病得不清,一会儿老老实实跟我去医院。”
  李言蹊撇嘴,用筷子戳着碗里的白米饭,他还能不能愉快地吃顿饭了?
  “不去,我没病,要去你自己一个人去。”医院是不可能去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去的。
  “你这孩子……”江月本来还想说什么的,但毕竟还有外人在,话到嘴边又被她生生憋回去了。
  虽然红烧鱼被换走了,但毕竟还在这张饭桌上,所以李言蹊还是隐隐约约地闻到鱼腥味,最后导致他白米饭也吃不进下去了,连忙放下碗筷,“爸妈,叔叔阿姨,我吃饱了,你们慢吃。”李言蹊觉得如果再不走的话,一会儿有得吐了。
  “言蹊,这就饱了?我看你刚刚都没动几次筷子,再坐下来吃一点吧。”
  “阿姨,不用了,我是真饱了。”就算没饱,他现在也没胃口了,为了让人相信自己真的饱了,李言蹊还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肚子。
  “别理他,一会儿他饿了再自己找吃的,多大岁数的人了,他知道自己在干嘛。”江月也懒得管了,反正这孩子,饿不死就行。
  因为李言蹊身体不适,陆瑾川也变得食之无味,平时每餐吃两碗饭的他,现在吃了半碗就吃不下了,剩下的半碗还是硬着头皮吃完的,放下筷子后,他伸手扯了一张纸巾,慢条斯理地擦拭着嘴唇。
  “爸妈,叔叔阿姨,我也吃饱了,你们慢吃。”陆瑾川拉开椅子站起来,朝四位长辈点头微笑,然后转身往客厅走去。
  只见李言蹊坐在沙发上,连连打呵欠伸懒腰,面色苍白,精神萎靡,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这跟平日里生龙活虎的样子有着巨大的反差,这也是陆瑾川第一次看到李言蹊这副模样。
  陆瑾川觉得,李言蹊大概是真的生病了,不然也不会这样,而他心里也清楚,李言蹊是害怕打针吃药的,因为读小学时,学校每年都会有卫生所的医生护士来帮接种疫苗,李言蹊因为害怕打针而满操场的跑,班主任和几个体育老师废了好大的劲儿才讲他抓住,这种画面在读小学的时候每年都会上演一次。
  说来也好笑,李言蹊那会儿跟人打架打得头破血流眼皮也不带砸一下,眼泪更是没流一滴,就这么一个铮铮铁骨的人,却害怕那么一小小的针筒。
  李言蹊这人,真的很特别,也因为这个特别,让陆瑾川挪不开眼。
 
 
第2章 怀孕
  酒足饭饱之后,两家人便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两位母亲聊着时髦的话题,陆瑾川则同他父亲和李善才聊着生意上的事情,李言蹊一不懂时尚,二不知道生意场上的门道,所以他根本就插不上话,便昏昏欲睡地坐在旁边,想看电视嘛,又睁不开眼。
  李言蹊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平日里就算他只睡四五个小时,也不感到累,可昨晚到现在,他睡足了十二个小时,居然这么困,难不成是物极必反?或者像他妈妈说的那样,他是真的生病了,不过就算是真的生病了,他也不想去医院。
  “言蹊,要是困了就回卧室去睡。”江月跟黎丽华聊到一半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儿子在小鸡啄米。
  李言蹊觉得自己跟这些人格格不入,既然老佛爷都开了金口,他只能领旨回房休息了。
  陆瑾川虽然在跟两位长辈聊天,却有大半的注意力集中在李言蹊身上,李言蹊上楼之后,他的注意力更加不集中了,只是从他表情上根本看不出任何异样。
  一个小时过后,黎丽华夫妇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便领着他们的儿子拜别了江月夫妇,说是拜别,其实就隔着一条几米长的路而已,一打开门就能看到对方的家门口了。
  客人离开后,江月也没闲着,想着自己儿子身体不适,便站了起来,刚走一步,坐在沙发品茗的李善才唤了一声,“你要去哪儿?”
  江月看了一眼李善才,回答道:“上楼看看你儿子,我见他今天有些不对劲儿。”
  听到这话,李善才便吹胡子瞪眼的,“他有哪天是对劲儿的?不就是不舒服么?叫他去医院看看他不去,难不成你还想逼着他去,他会乖乖听你的才怪。”
  “有你这么当爹的么?你儿子都这样了你不着急啊?”
  “哼,着急?哪天他不作妖的话,我才着急呢。”说着,李善才又忘空茶杯里斟茶,但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看着这被清香四溢地茶,却没了胃口了。
  “我懒得跟你说。”留下这话之后,江月便往楼上走去了。
  还没敲门进去,江月就在门外听到了李言蹊呕吐的声音,纵使李言蹊再那什么,但到底是从自己身上掉下的一块肉,情急之下,她便拿出备用钥匙将李言蹊卧室的门打开,进去的时候正巧看到李言蹊扶着墙慢慢地从浴室里走出来。
  江月连忙小跑上去,扶着李言蹊躺在床上。
  “是去医院还是叫家庭医生来,你自己选一个?”江月开门见山地说道。
  李言蹊有气无力地摇摇头,“可能就是吃坏了肚子才这样的,休息一会儿就好,不去医院,也不用叫医生。”其实李言蹊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从昨天早上醒来,他就会恶心反胃,本来以为休息一个晚上就好了,哪知道情况没有好转,反而更严重了。
  但是,李言蹊根本不敢把这种情况跟家里人说,就怕他们把他带到医院去检查,他不想打针,更不想吃药,从小到大,只要不是什么大病,他都是留着自己恢复,也因为这样,他的体质要比其他同龄人好上一些。
  只不过这次的情况过于突然,也来得汹涌,让他防不胜防。
  “行,你长大了,妈妈说的话也不中用了,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我不管你了。”
  说得好像我小的时候你说的话就中用一样!但这话李言蹊可真不敢当着自己亲娘的面说出来,因为说出来的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妈,我困了,想睡觉。”李言蹊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的亲娘。
  江月叹了一声气,帮李言蹊盖好被子,然后交代了一声要是撑不住别硬撑,便离开了李言蹊的卧室。
  可能是真的困了,李言蹊在江月离开没多久,便沉沉睡去,只是睡觉的时候额头冒着细汗,明明现在已经到了深秋,可梦中的李言蹊,仿佛置身于大火炉旁一样,热得不行,最后条件反射地踢掉身上的被子,觉得还是热,又迷迷糊糊地脱掉了身上的睡衣,如此,他才觉得舒适,便再次沉睡过去。
  等李言蹊醒来的时候,奇怪自己身上怎么没穿衣服,毕竟他没有裸睡的习惯,而整个卧室漆黑一片,他到底是睡了多久,天都黑了。
  李言蹊用手胡乱揉着自己的头发,随即听到自己肚子传来咕噜的叫声。
  “啊,好饿。”吐槽了一句,李言蹊开灯穿好衣服,往楼下走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