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洗洗醉吧(近代现代)——秦三见

时间:2019-08-13 10:09:35  作者:秦三见

   《洗洗醉吧》作者:秦三见

 
  文案:光棍节,宿舍几个人凑一起喝得晕晕乎乎,荀理站路边打个电话的工夫就对上了一双含羞带笑的眼睛,那人跟他一样晕晕乎乎的。
  俩人看对眼了,稀里糊涂睡了。
  第二天荀理竟然在学校看见了前一晚跟自己睡了然而一早就不见人影但给他叫了份早餐外卖的贴心小帅哥。
  荀理:“他是哪个系的?哪届的?”
  室友:“什么哪届的,那是金融学院新来的辅导员!”
  荀理:“方矣,你到底想找什么样的男朋友?早上从五百平米的大床上醒来家里有两亿个漂亮女仆那种?”
  方矣:“你家有吗?”
  荀理:“没有。”
  年下。
  健气直球小狼狗攻x口嫌体正直辅导员受
  PS:受不教课,跟攻也不是一个学院。
 
  内容标签: 年下 都市情缘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矣,荀理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方矣电话响起来的时候他正往校门口走,手里拿着厚厚的一沓资料,脚底下是一层薄薄的冰,走得小心翼翼。
  “今儿有什么打算?”
  方矣接电话的时候没注意来电人,眼睛一直盯着地面,生怕摔了,这会儿听了声音才发现是崔一建。
  “没打算啊。”方矣费劲地走到了校门口,直接上了路边停着的出租车:“岭东南街与和平路交汇翡翠公馆。”
  出租车师傅一声“好嘞”,打开计价器,“呲溜”滑出去了。
  昨天刚下了一场雪,今天上午温度突然升高,到了傍晚,之前化成水的雪又在地面结成了冰,路难走着呢。
  “你现在在哪儿呢?”
  “刚从学校出来,准备回家。”
  崔一建一听,乐了:“这就准备上岗了?”
  “明天第一天。”方矣靠在椅背上,心情不错,“折腾了这么久,再拖下去我真准备回去申博了。”
  “你可别读了,”崔一建说他,“上学有什么意思啊?这么的吧,今天算是双喜临门,晚上一起喝酒呗。”
  “还有哪一喜?”
  “光棍节啊!”崔一建说他,“你别跟我这儿装,方老师感情生活一片空白,这事儿大家伙谁不知道啊!”
  方矣笑了:“……行吧,时间地点,我去就是了。”
  “九点半,老肖酒吧,他说他那儿来了个新的酒保。”
  “他看上了?”
  “这位人民教师的思想怎么那么龌龊呢?”崔一建说,“老肖说这酒保小哥会调一百零八种酒,咱可以挨个试个遍!”
  “一百零八种……”
  “我也不太信,晚上去验验货呗。”
  “还验货,你这张嘴也是说不出正经话了。”
  方矣不是那种爱玩爱闹的人,但身边那几个关系好的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他们不省油也就算了,还非拉着方矣一起,干什么都不落下他,美其名曰“拯救空巢老男人”。
  方矣其实也没多老,28,正是大好年纪,但因为他的生活跟那些狐朋狗友比起来实在有点儿规律得吓人,所以才总被吐槽是老年人。
  九点半去酒吧,平均一个月也就一回,而且每次去,他差不多都十二点前就回来,崔一建吐槽他是21世纪的辛德瑞拉。
  要知道,方矣的日常是早上五点半起床晚上十点半睡觉,不抽烟少喝酒,不喝可乐不熬夜。
  崔一建说:“这不是当代年轻人的生活方式,我得把你从深渊中拯救出来。”
  然而,崔一建屡试屡败,这么多年过去了,方矣依旧保持着良好的生活习惯,只是很偶尔的才跟他们胡闹一回。
  方矣先回了家,翻了翻今天拿到的资料。
  他在国外读完研究生之后在那边工作了几年,去年回国,玩了一阵子,琢磨着找个清闲点儿的工作,后来到一所大专当了一阵子的辅导员,家里始终觉得大专不太好听,赶巧碰上有个机会,S大金融系的辅导员调走了,方矣他爸托了点儿关系,还算顺利地把方矣给安排进去了。
  他今天去学校办手续,拿到了自己即将接手的□□。
  S大虽然算不上什么名牌大学,但是所还不错的重点,当时方矣他爸说:“要不你还是读个博,之后在学校教课总比当辅导员好得多。”
  方矣觉得无所谓,相比于教课他其实更愿意和学生们相处,过去那段时间的辅导员经历让他觉得挺珍贵的,不省心但有意思,他喜欢。
  他翻看了一会儿□□,把比较特殊的单独拿了出来,准备之后再仔细研究一下。
  八点多的时候方矣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在九点前出门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光棍节”还真的成了一个“重要节日”,明明天冷路滑,想着要喝酒方矣就没开车。这种天就应该在家里窝着,可是外面竟然到处都是人,他裹着大衣站在寒风里,好一会儿才等到一辆空车。
  上了车,车里正放着那首经典又应景的《祝天下所有的情侣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这歌挺损的,但听得方矣还挺乐呵的。
  到酒吧的时候九点二十五,方矣向来守时,崔一建说这也不是年轻人的作风。
  他进去的时候老肖正在吧台跟人聊天,见了他直接招手叫他过来。
  “怎么样?新单位可还行?”
  “重点大学,你说呢?”方矣坐在他旁边,问,“老崔还没来?”
  “那狗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呢,那边给你们留了座儿,走,我带你过去。”老肖冲着斜对面的酒保打了个响指,响指声被淹没在音乐声中,但那酒保就像是跟老肖心有灵犀似的,还真凑了过来,老肖说,“你最拿手的,先调十种给我们送过去。”
  酒保对他点头,然后转身工作去了。
  “行啊,还真越来越有老板样儿了。”方矣跟着老肖挤过人群,朝着里面的卡座走。
  他们俩加上崔一建是从小就在一个大院儿里长大的,用长辈们的话来说就是“穿开裆裤时就厮混在一块儿”,后来这么些年,崔一建迷恋崔健去玩儿摇滚,现在又摇又滚就是不摇滚,老肖前几年盘了这个店,gay吧,生意开得红红火火,而方矣,大学毕业之后出国读书工作,最近这一年多才回来跟他们会合。
  三个人,三条路,三种性格,但是一直是最铁的哥们儿。
  除此之外,他们仨,方矣跟老肖都是gay,也都几年前就出柜了,不同的是老肖恨不得把“我是同性恋”几个字刻脸上,方矣却低调得多,三人中只有崔一建是个异性恋,总说自己是“三人帮”的一枝独秀。
  酒保活儿不错,很快就把酒给端了上来,倒是崔一建,十点多才来。
  “狗东西!”老肖骂他,“没一次不迟到的!”
  崔一建霸气地往那儿一坐,一口干了一杯酒:“卧槽,这什么玩意儿?”
  方矣笑着看他:“据说这叫‘醉生梦死’。”
  “欧阳峰他大嫂酿的酒?就这味儿?”崔一建觉得嘴里发苦,拿着那杯子端详。
  “不是欧阳峰他大嫂酿的,是我家新来的酒保调的。”老肖踢了他一脚,“来来来,今天这么好的日子,咱三个光棍凑一块儿,好好喝一杯。”
  桌上的十杯酒还剩下七杯,三人一人拿了一杯,崔一建搂着方矣说:“顺便再庆祝一下咱们小方成功跳槽,今晚不醉不归!”
  说着不醉不归,但方矣明天得去上班,他计划着十二点准时回家。
  喝酒喝了一会儿,崔一建坐不住了,拉着他们要去跳舞,方矣摆摆手,不去,他受不了群魔乱舞,更受不了在舞池里被人乱摸。
  叫不动方矣,崔一建直接把老肖拉走了,卡座剩下方矣一个人,他百无聊赖地看热闹,结果一个不小心,喝得有点儿多。
  当方矣意识到自己有点儿喝多了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他琢磨着索性回家睡觉吧。
  站起来看了一圈,没看到崔一建跟老肖,他都习惯了那俩人半途消失,跟酒保打了声招呼就出去了。
  酒吧外面,热闹得不像话。
  “光棍节”跟“情人节”似的,这叫一个热闹。
  他没急着打车,而是靠墙站着,吹吹风,让脑子清醒一下,他怕自己这状态再吐人家车里。
  不过,他低估了那酒劲儿,风越吹,他越飘。
  方矣后背贴墙整个人飘飘欲仙呢,一扭头,看见斜前面站着个高个儿青年,对方穿着跟他同款的大衣,不过显然比他这件大一号。
  那人正低头打着电话,另一只手夹着烟,对方突然抬起眼看过来,方矣心里瞬间鼓点大作。
  这世界上长得帅的男人到处是,可是能帅得恰好戳中自己萌点的倒是不多,如果是平时清醒的时候,方矣肯定一被对方发现就赶紧收回视线,可这会儿他飘着呢,胆子也大着呢。
  方矣毫不闪躲坦坦荡荡地盯着那人看,眼角还挂着勾人的笑,耳边传来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也没管。
  那边的吵闹声越来越大,方矣被这声音扰了兴致,皱着眉头看过去,发现是几个人扭打在了一起,刚刚摔碎的是酒瓶。
  他懒得管,现在晕晕乎乎的也管不了,于是继续扭头欣赏帅哥。
  没想到的是,几秒钟之后,方矣突然被那帅哥拉过去护在了怀里,一个酒瓶擦着帅哥的肩膀飞过,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方矣还晕着呢,看见警车来了。
  “哇……”他喝得上了头,这会儿整个人都傻愣愣的。
  他们在一边看着警察把打架的人带走,方矣说:“刺激。”
  实际上,方矣并不是一个喜欢刺激的人,可人一喝多,心底里那点儿不纯洁的念头全都被激发出来了。
  他闻着浓重的酒味儿,不知道这来自他自己还是紧贴着他的帅哥。
  他抬起头,恰好对方也在看他。
  方矣看了一会儿,笑盈盈地说了句:“我怎么跑你眼睛里去了?”
  下一秒,他面前的帅哥打了个酒嗝,酒气扑鼻而来,方矣醉得更厉害了。
  作者有话要说:我可真勤快。
  这篇依旧是每天早上更新,七点到八点之间,不日更是不可能的,各位老板请放心。
 
 
第2章 
  方矣这人贪杯,酒量还很一般,但他很少会喝得烂醉如泥,大都是头脑发晕的时候就会收手。
  今天也是。
  不过到了这种时候,他经常是十分的清明只剩下三分,用崔一建的话来说就是:“每每到了这时,我们方老师就开始屁话连篇,顺带放飞自我。”
  方矣放飞自我的方式很庸俗,就是唱歌,或者跳舞。
  唱歌唱《向天再借五百年》,跳舞跳《舞娘》。
  不过今天是个例外,他没唱歌,也没跳舞,而是跟路边遇见的帅哥睡觉了。
  方矣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睁开眼睛的时候用了差不多十来分钟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躺在宾馆的房间里,这宾馆实在不怎么样,还有一股浓浓的刚装修完的劣质木制家具气味儿。
  方矣用余光瞄了一下旁边的人,那人上半身露在外面,这么看着身材还不错,重点是,人家身上星星点点的痕迹有点儿太触目惊心了,不用想都知道是方矣干的。
  他觉得自己昨晚真是开了挂,竟然醉酒的时候达成了“制造吻痕”的成就,要知道,他清醒的时候有认真学习过,使劲儿嘬自己的胳膊,除了口水,什么都没留下。
  真是厉害了。
  方矣把视线往上移,虽然不太记得自己是怎么跟这帅哥达成一致走进这家小宾馆的,但对方的这张脸他还记得清楚。
  一般来说,有两种人总是很容易让人过目不忘,一种是极帅的,一种是极丑的。
  这位正睡着的先生,显然是极帅的那种。
  不亏。
  方矣想,哥哥我铁树千年开一次花,跟这么个帅哥睡,真的不亏。
  他动了动,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腿从对方的腿下面抽了出来。
  方矣不太想吵醒他,怕两人光着身子大眼瞪小眼太尴尬。
  醉酒的时候怎么嗨都没毛病,一句“我喝多了”就能糊弄过去,但醒着的时候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了。
  方矣要脸。
  他摸过手机,看了眼时间。
  得亏醒得早,距离上班时间还有一阵子,他可不想第一天上班就迟到,还是因为这种事儿。
  方矣摸着黑轻手轻脚地下了床,然后很想骂脏话。
  昨天晚上两人都喝得半懵,做得挺激烈,当时是爽了,这会儿开始遭罪了。
  方矣站在床边,手扶着床头柜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所以说,纵yu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一点古人说得没毛病。
  他被人抱着睡了一宿,身上黏黏糊糊的,不舒服,可是犹豫了一下,没洗澡,穿上衣服,扒拉了一下头发,准备回家再说。
  他出门前又回头看了一眼躺在那里熟睡着的帅哥,迟疑片刻,回去亲了人家一下。
  亲完了,便宜占够了,方矣极小声地说了句:“谢谢你献身咯。”
  他拿起大衣一边穿一边往门口走,穿上之后发现不对劲,衣服大了。
  突然想起两人的大衣是同一款,他脱下来看了一眼,果然拿错了衣服。
  折腾了半天,穿上了自己的大衣,摸摸口袋,钥匙手机钱包全都在。
  方矣出了门,下了楼,付了房钱。
  他走出宾馆时感慨了一句,还真是个小破宾馆,牌匾都只有别人家三分之一的大小。
  站在路边等车的时候,方矣拿着手机点了份早餐外卖,地址写的是刚刚他离开的那个房间。
  方矣到家的时候他爸刚好起床,正准备下楼遛狗。
  “哎呦,让我看看这是谁?”方矣他爸抱着狗,低头跟狗说:“蒙牛,你看这人,像不像你那糟心的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