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骸云/初雾云】象牙塔(家庭教师同人)——松风如在弦

时间:2019-08-13 10:08:53  作者:松风如在弦

 【骸云】象牙塔

 
作者:松风如在弦
 
 
第一章    其一
 
  
  晃悠着进了洗手间撞见斯佩德,人模人样对着镜子正调整他的发型,见了骸便露出一脸失望的表情。“怎么,你还活着啊?”
  
  “那是我正想说的。”六道骸恨得牙根痒痒,环顾四下里人还没有走干净,不得不打消了把那颗冬菇头摁到水龙头下面猛冲的念头。斯佩德好像看穿了他的犯上之心,咧嘴一笑:“这就对了。学会控制情绪乃成功一大必备要素,大好青年切勿重蹈失足覆辙~再说了,假如把我也揍进医院,协会的指导顾问可就空缺了不是?”
  
  空缺也不要你这货。
  
  失足少年走到背对着斯佩德的水池边,弯下腰把水花撩到脸上。上课铃远远响了,最后一个路人甲也快步跑了出去,剩下某个没正形的教师先生靠在对面墙边,眼睛定在他后脊上。
  
  “所以……怎么样了?”
  
  “你说白兰那个混蛋?还赖在医院呗……根本就没伤那么严重,他就是在装相!”攥了攥拳头,这回大约是真的恨意,骸低下头把水开得哗哗响。“动手打人是我不对,但我是绝对不会道歉的。”
  
  “不,我是说协会那边。”
  
  “……”他咕嘟咕嘟喝了几口凉水。“没怎样,被会长大人抽个筋扒个皮而已。”
  
  “赞助打算怎么办?”斯佩德抱起双臂。
  
  “我……我再想办法重新拉。”
  
  对于薄弱环节,从语气上总是一抓一个准。斯佩德沉默着,望望骸弓得很棱角分明的肩膀。所谓社团指导老师其实是个挂职,上不上心并无多少人在看,只是到了这个年龄就觉得,作一个观察者有时比参与者更加有趣——放任或提点,都是策略。
  
  长江后浪推前浪,你想那一江春水会流向何方?
  
  “多跟人商量着点。时间挺紧的了,虽然不看好你不过还是加了个油~”
  
  骸感到肩上被拍了拍,斯佩德轻描淡写出去了。他胡乱擦了擦脸颊,拧上龙头的动作变得有点迟缓。多跟人商量?还想我再被褪几层皮吗?
  楞了一阵,水珠顺着脖颈一直打湿了领子,少年才突然意识到应该骂一句:
  
  “TMD有这么鼓励人的么!!!”果然还是应该拿那货浸马桶啊啊啊!!
  
  其实不想为这么蛾子事再去面见会长,不是因为害怕抽筋扒皮,而主要是……因为那位会长大人就是自家恋人云雀恭弥。
  
  -----
  “哎呦这不是我们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横冲直撞除暴安良的草根英雄吗?快快快接风洗尘……照相机准备……”
  
  “行啦哥们别折腾我了。”他苦恼地把一干蹭过来开玩笑的舍友推回去,进屋朝床铺上一摊,胸中恶气难出,半晌转过脸朝对面的入江正一大喊:“你还是早点收了白兰吧TT收了他一个,幸福全人类,功德无量~我说你在听吗入江君?”
  
  他看看安坐在摇摇欲坠一堆书中间埋得几乎看不见的活菩萨,红头发戴眼镜的救世主“哦”了一声,一如既往,看上去并不关心人类的幸福是否系在自己身上。又过了一阵,平淡说:“等我考完GRE……”
  
  世界无望。
  
  白兰你丫就算把告白横幅扯到了东区食堂大门对面也没有用,你们俩的波长根本就在异次元好不好!!!六道骸抱着枕头翻身打了个滚,在慨叹的同时心里感到一种莫名的快意。
  所谓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在发现不能诅咒别人钱多之后,骸便转而开始诅咒学校太小,小家子气,所以才纵容白兰这等为霸一方。扯横幅只是骚扰大作战中的普通一环而已,小少爷的花样很多,夜半三更到楼前放焰火,情书拿到校广播站现场放送,虽然对理工宅入江同学全然无效,但一干男同学的确常年为之羡慕嫉妒恨。
  问题在于,有白兰家捐赠才有学校半壁江山,上头三代名誉校董,这厮上辈子是拔了翅膀的天使,横竖伤不起。
  
  ……还真就被他给伤了。
  
  打架事件过去两周,同窗纷纷表示大快人心,只可惜这点小名声并不能当饭吃。校方对骸倒是意外地没什么处分,但白兰氏集团对他所在社团的赞助宣布全额撤回。现在正值一个大型活动举办前夕,身为主办方突然失去最大资金支持,顿时炸锅。架子已经搭出去,骑虎难下十分要命——实际上执行委员会众人也差点没因此要了六道骸的小命。
  
  骸当然明白这是白兰的反击。
  
  可他没有想到这报复会影响到云雀头上,也许这才是白兰真正高明的一点。委员们当天集体见识到了传说中的会长和外联部长的家暴场面,直播帖子一度被顶上校园BBS首页前十。说剥皮抽筋其实是夸张的修辞,要真是那样就能挽回,倒也还好……骸换个姿势合上眼睛,心脏慢慢沉下去。
  他总觉得还能看得见那几天的恭弥,连夜没睡好的样子,颧骨上晃着清矍的阴影,可是每天依旧脊背耸得直直的,指挥大家继续运作。
  
  他不后悔别的,只唯独因为看到那样的云雀而感到难受。
  
  重新寻找投资方的任务仍旧给了他,类似于将功补过,重新做人,报复射会。他们彼此都明白生气和内疚道歉都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会议上一干staff磨牙吮血围看六道骸,整个活动的成败怎就交到这个不靠谱的凤梨身上?紧张气氛当中他和云雀偶尔四目相接,会长大人眼睛黑亮,扫他一眼,并不说话。
  
  他没法想象,如果因为自己而导致协会史上最大惨败,新任会长云雀恭弥再还要承担什么,会不会、终于对他露出失望模样。
  
  这才是真正的伤不起。外联部长一个激灵坐起来,抱起了宿舍电话。
  
  -----------------------
  “诶?六道前辈,上次例会你怎么不来啊?”
  
  一个闪避不及,沢田纲吉已经看见了他,万幸小男生正搬着海报展板行动不便,骸含糊应了一声就开溜。
  但走了几米远,忍不住又折回来。悄悄问。
  “那个……恭弥他有说什么吗?”
  
  “嗯哼~所以想起来找我了?”
  
  看见斯佩德衣冠楚楚从会场侧门出来,脸上笑得很意味深长,换作平时骸肯定内火上冒,但眼下已经不是有空闲来脾气的时候。电话打到欠费,软磨硬泡装孙子真不是个好差事,号称交际手腕第一名的六道骸也逐渐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距离论坛开幕预定时间只剩不到一个月了。
  
  “开会开到一半都要把我叫出来,看样子是走投无路了?”
  
  亮证件带了人混进去,站在宣讲交流会的厅外走廊上斯佩德眨着眼睛打量他。“说说看,这一副不混出个人样誓死不见江东父老的小表情是怎么回事?”
  
  骸没好气瞪了他一眼。
  “白兰他……”算他狠。少年觉得有点□□,隔着门,会场那边扩音器嗡嗡地响。“我不知道他们和多少企业有私下关系,国内能联系到的稍大的公司全都拒绝了我们的请求……他大约是想封锁我们。我在想,如果你知道一些别的资源……毕竟你的专业领域就在经济这边。”
  
  “挖我的人脉?”斯佩德仍然在笑,挑着眉,“有眼光。不说其他,跨国公司彭哥列的创始人就是我大学同学~”他看着少年的眸子一下亮起来,勾勾嘴角。“可是很抱歉,我不打算帮你的忙。”
  
  六道骸愕然。
  
  “为什——”
  
  男人打断他。“之前我好像提醒过你,要多跟人商量。”
  
  “我谈的不少了!!你知不知道我每天打多少个电话?可——”
  
  “你有和云雀、其他人谈过筹款的事吗?”
  
  “没有,但——”
  
  “所以你谈得还不够。”
  
  “但我怎么能开口跟他讲!!!”蓝发少年忍不住提高了声音,脸上除了焦虑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这件事本来就是因为我,我必须得自己扳回来!恭弥相信我才让我去做,生死攸关的不仅仅是协会!!!我、不、能、在这里输掉!!!!”
  
  “你不想在云雀面前显得很无能。我懂了。”斯佩德言简意赅,神色和语气依然平稳。“但那是你的事,六道骸同学。我这次不准备帮忙。就是这样。”
  
  ------------------
  
  他楞楞地站在那里,觉得自己的样子一定很蠢,很丢脸。斯佩德正朝会场里回去,一头水蓝色飘飘然,少年定在那看着他,好像有什么距离的标识牌刚刚被插在了他们之间。六道骸突然意识到,一直以来没个正经的,其实不是斯佩德而是自己。从小到大看惯了,闹惯了,从未把年龄差当作一回事——现在,也许斯佩德是想让他明白,免费的午餐并非永远都能蹭到,在寻求生存的关键时刻,不能总抱着想当然的期望。
  
  骸感到手心有点发凉。
  
  在原地懵怔了一阵,这还是生平头一次,他的脑海里出现了死到临头的绝望感。种种可怕的画面一闪而过。也许真的是要滑铁卢了,到此为止了,没有办法了,他们只能去对外宣布论坛取消,然后被别人看好戏,被口诛笔伐,从此社团降格、一蹶不振……
  
  没准倒也会因此上BBS的头条。骸恨恨地握了握拳,几步跟上去,拉开会场后门。
  
  “斯佩德。”
  
  “叫我老师。”青年坐在最后一排,歪着头,欺负人欺负得很欢快。
  
  “老师。”卖乖也卖得很破廉耻,六道骸猫腰坐到他旁边空椅子上,眼睛佯望着主席台,小声道。“关于赞助资源的事,我还是想希望……您……再定夺一下。”
  
  “为了挽救你的未来?”
  
  “我们的。”我,还有恭弥,还包括队友ABCD,所有为了实现一件事而一直真心在奋斗的人。
  
  “说得好严肃~”斯佩德笑笑,这时最后一个演讲者结束了讲话,场内的掌声盖过了他的声线。象征性拍了几下手,“如果你把我当作了真正要拉赞助的物件,请让我看到这么做的收益在哪里。”
  
  骸停顿了一下,“论坛成功举办对协会是重要资历,对所有人的发展都有利,包括作为顾问老师的你。”
  
  “光环对我来说只是个虚名,至于发展嘛……一把年纪了……”大会进入到了现场提问互动环节,有人举手。软硬不吃的家伙低眼看了看表,“个人倒认为尝点苦头对你们也许有更大的好处。大学还是不怕输掉的时节哦,年轻人。”
  
  “您真是……淡泊名利啊~”骸现在有点想掐人了。
  
  “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斯佩德笑眯眯。
  
  “如果你是真的存心想看我们出洋相——”少年说到一半,突然卡住了。斯佩德只当是他气得没了话,转头却看见骸正直直盯着前排在看。
  还没来得及问,男人马上也因突然响起的声音而震住了。
  
  “我是AJIC协会的会长。”
  
  正在提问的少年,穿着西装的模样看起来还有点单薄,但气场倒是一点不怯,甚至,锐利到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清冷而镇定的声线被麦克风扩大了许多倍,在他们的上空荡开。
  
  这孩子怎么混进来的?
  
  斯佩德反应了一秒,余光里不动声色瞅瞅边上的骸,后者满脸惊讶,定格在那了。
  
  “同学你好……”会务同样显得有些无措,“嗯……你的问题?”
  
  云雀恭弥开门见山:
  “我想问加百罗涅财团董事长先生,能否给予我们正在筹办的TR论坛专项赞助。”
  
  --------------
  在全场哗然的窃窃议论声当中六道骸只盯着云雀的背影。他看不见云雀的表情,他也不知道站在这样并不熟悉的大型群聚面前云雀是怎样的感受。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周围有人侧目、有人甚至伸长脖子想看清楚这个胆大包天的少年究竟是谁,而他只是远远站着,望着,一时间完全忘记了如何反应。
  
  ……这个叫做、越权?
  
  不。云雀级别在他之上。
  
  但这本来应该是他的工作。
  
  所以这种行动也许该叫做,下水。
  
  AJIC某届会长不仅亲自拉赞助而且公然拉赞助,在多年以后被坊间传播成了多种版本,好比当场登台舌战群逼啦,财团董事长拍板数十万啦,如此这般。但那已经是具有文学色彩的校史传奇,在当时仅有的一位元目击者看来,情况远没有那么天花乱坠。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