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这个驸马不好当(GL百合)——青令

时间:2019-08-13 10:07:47  作者:青令

   《这个驸马不好当》作者:青令

 
  文案:帝有一女,赐婚京都第一公子。
  帝都皆传那苏家二公子貌若潘安,才高八斗,是京都多少贵女梦中佳婿,可谁也不知道那苏家二公子其实是女儿身。
  避雷指南 ①CP:苏小小×李安然
  ②本文一体双魂,苏洛、苏小小共用一个身体,不过请记住,主角是苏小小。苏洛喜欢的是李灏(太子),不过苏小小喜欢的是李安然。灵魂时有变换,不过苏洛不会有太多时间。打个广告——
  苏小小:这世间还有比安然更美丽的事物吗?
  ~接档文:《公主威武》 ~完结文:《压寨夫人》 ~蠢青专栏:青香四溢~
  青青的微博,可以粉一下啦~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甜文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小小,李安然 ┃ 配角:苏洛,苏子安,李灏,秋蕊,心雨,李思成,皇后 ┃ 其它:女扮男装,公主,驸马
 
 
第一章 沸腾
  大燿皇帝有个最宠爱的公主,名安然,一天,听太子说起京都苏洛颜色不错,文采不错,派人打探了一下,貌若潘安,也觉得不错,赐婚的旨意就降了下去。
  朝霞宫那个被赐婚的对象安然公主就沸腾了……
  朝霞宫里东西一样一样的砸,外面候着的宫女太监全是大气不敢出个一二,这要是被公主寻了由头,指不定就是一阵板子。
  “噼里啪啦!”
  “噼辣啪啦!”
  一阵大过一阵,只听得见里面有女子怒骂:“我不嫁,我不嫁!”
  没人敢劝,哪怕就是一直贴身伺候的大宫女秋蕊也是不敢劝,只是连声叮嘱着“公主您仔细自己的手”,那些瓷器什么的,不心疼。
  皇贵妃进去的时候,一个花瓶就那样地砸到了她的脚跟旁,伴随的是嬷嬷的叫声:“公主,您仔细贵妃娘娘!”
  李安然转头看去,见是自己母妃,手里的花瓶正待砸,却被这番情形给吓了一跳,刚才砸出去的那个花瓶就在她母妃脚边炸开,皇贵妃一张脸都乍白了些许。李安然吓得连忙丢开手中的花瓶,偏这花瓶“砰”的一声砸,带来的惊吓又使皇贵妃脸色惨白了几分。
  李安然忙奔了过去,拉住皇贵妃的手,叫道:“母妃,您没事吧?”
  皇贵妃身子一向不好,此刻受了此番惊吓,自是惨白着一张脸,脸色难看得紧。
  嬷嬷和着李安然忙扶皇贵妃去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秋蕊忙倒了热茶递了过去,皇贵妃喝了一口这才缓了过来,掀眼看李安然,口中责备道:“安然,你可吓坏母妃了。”
  李安然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赐婚那是荣耀的事情,”皇贵妃拉过李安然的手,柔声劝道:“你这样砸东西,传了出去,平白惹了你父皇不高兴。”
  “可是、可是……”李安然咬了咬唇|瓣,“儿臣不想嫁。”
  “又不是让你出宫。”皇贵妃摸了摸李安然的头,揉着她的秀发,说道:“你父皇宠你,你现在暂时还不用出宫,大婚后一切用度依旧是在朝霞宫里啊。”
  “我、我不喜欢多一个人在这宫殿里。”李安然别扭地扭了一下身子。突然间一下子要“被”出嫁了,李安然的心里一下子转不过来,这要让自己怎么接受这宫里要多住一个人?接受不了。
  “傻孩子。”皇贵妃揉了揉李安然的头,说道:“那苏洛是万中挑一的人才,学识与样貌也是人中顶尖的,你父皇把所有好的都给你,你怎么还不知趣呢。”
  李安然咬着唇|瓣没有说话。
  皇贵妃见话已经递到了,便就站了起来,看了一眼这宫里的;狼藉,又看了一眼低着头的李安然,说:“以后就别再做这种事情了。”
  李安然依旧没有答话。
  “吩咐人把宫殿收拾了,十月三十,还有几个月大婚,收收性子吧。”说着搀着老嬷嬷的手出了大殿。
  李安然却是虚弱地倒了下去,她不想嫁!
  不想嫁!
  人中之龙又如何……
  太子!
  是他,一定是他!
  ……
  同样接到旨意的苏府也沸腾了,而主人公,那个皇贵妃口中人中之龙的苏洛,却是一条绳子就把自己系在了房梁上,自杀了……
  这是继苏府接到赐婚旨意后的第二个沸腾。
  ************************
  晚间,上海华灯初上。
  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好,刚下了场雨,把炎热都降了下去,苏小小和妈妈一起躺在沙发上看着戏曲。因为妈妈喜欢,自己也不好驳了老人家的面子。
  平日里上班就没法多陪,就算自己看得不是很明白,听得不是很明白,可是,看字幕也是可以看个大概。
  看着《女驸马》已经完了,苏小小从沙发上直起身子来,有几分鄙夷地看了一眼看得津津有味正在回味的老妈,说道:“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多的人,偏偏就看不出那驸马是假的,就算她扮得再像,可是,我就不信那么多的人,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发现她是女子,莫非他们眼睛坏了?”
  “如果当一个人把生命看得重要,哪怕是让他做什么事,他肯定都会做的,比如,那祝英台不也是在书院读书三年都没人发现她的身份吗?难道这样也说他们都是眼睛瞎了吗?那是掩饰得好。”妈妈很随意地撇了苏小小一眼,说道:“把你头发剪了,找块裹胸布裹一裹,换身衣服,丢大街上,也没几个人会知道你是个女的。”
  苏小小|嘴角一抽,自己又被嫌弃了。苏小小撇撇嘴没再理自己妈妈,她喜欢看那就算了,可是,拖着自己一起看,那戏剧不是那么的喜人的,听着他们咿咿呀呀地在台上唱,苏小小可是什么都听不明白的,如果不是看那字幕,她可就是什么都听不明白了。
  妈妈看了一眼外面,便就开始赶苏小小了,“你明天还要上班,快些去睡觉吧。”
  苏小小撇撇嘴,开始赶人还不是因为这剧完了,如果这剧没有完,妈妈铁定还要坐。看着妈妈离开沙发去关电视机,苏小小便离了沙发回自己房里。
  女驸马?
  说到底伤害得最惨的人,不就是那个公主了吗?既然如此,他如此这般伤害那个公主,就算只是为了自己夫君,可是,她也错了,不是么?
  苏小小去卫生间洗了个澡,出来直接倒头就睡了,上海的夏天,真的是太热了,二十七八度的热气,直接就是包裹住了人,一天不洗一次澡感觉真的无法生活。
  虽然感觉现在温度降了下去,可是中午时也出了一身的汗,无法不洗澡,不洗真的睡不下,现在才是六月就是如此温度,等到了七八月份那才是最难熬的,想想苏小小就咂舌。
  如果有个可以度假的,比较凉爽,可以说明都不干的地方那就好了,这也就只能想想,只是想想,苏小小自嘲了一下,哪有时间让自己度假,啥也不干呢?
  工作太繁忙,一天下班后这个弄一下,那个弄一下,再洗个澡,差不多就是该睡觉的了。夏日炎炎,总会容易困,白天工作太累,自然也是只想躺在床上好好休息,苏小小闭上眼睛没一会便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只听见有人在哭,哭得苏小小心烦 ,莫不是爸妈又吵架了?可是那也不应该,就算吵架了,妈妈也不该在自己面前哭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苏小小连忙睁开眼睛,却看见一个小丫鬟在抹眼泪,就和电视剧里的那些小丫鬟的打扮差不多,不过那穿着一看就是近身伺候的那种,感觉和电视剧里面差不多。
  苏小小一头的雾水,正想开口说话,那丫鬟已经惊喜地扶住她的肩膀,惊喜地说道:“公子,您终于醒了!”
  公子?
  公子是男的啊!
  她成了男的?转了性?
  苏小小眼睛都瞪大了,手一伸就去摸胸口——
 
 
第二章 女子
  苏小小眼睛都瞪大了,手一伸就去摸胸口,一摸上去硬硬的,苏小小吓了一跳,却是感觉出了不一样。
  是女的,没有转性。
  一抬眼却看见那丫鬟一脸惊喜地看着自己,苏小小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可如果自己不说话,她会不会怀疑什么?
  还有,现在这样,现在这里的一切一切,她苏小小可是无法消化,这莫名其妙间她苏小小就换了一个人,这是怎么回事?
  “公子,您怎么不说话?”那丫鬟赶紧从一旁的凳子上站了起来,就要来扶苏小小。
  苏小小连忙从床上坐起来,看着那丫鬟,心中一百个疑问无法问,却把自己最想问的事情问了出来:“ 发生了什么吗?”
  “公子?”小丫鬟瞪大了眼睛,脸上不知是心疼还是怜悯什么的,苏小小也说不清那是什么表情。苏小小张嘴说话后才发现自己脖子疼得厉害,似乎是外力所致,她抬手去摸自己的脖颈处,一触却是“嘶”地呼了一声。
  这也太疼了吧?
  小丫鬟见她这模样,忙抓住了她的手,哭到:“公子,您以后可千万别再想不开上吊了!”
  苏小小|嘴角一抽,上吊?
  听着小丫鬟一字一句的哭诉,苏小小才大致明白了个大概:“她”是尚书家的二公子,上面还有个哥哥,因为那张貌比潘安的脸和学识,皇帝为七公主择婿,所以选上了她。
  苏小小听到这里一个人的惊住了,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穿越?
  女扮男装?
  她可是一个女的,要怎么去娶公主,又能如何去娶公主,这不是犯了欺君之罪了么,那可是要杀头的!
  可是,这丫鬟一口一个公子的叫,莫非这是这身体正主的娘干的事情,让这身体的爹以为她娘生的是个公子,这一瞒就是几十年?
  偷龙转凤的戏码?
  苏小小这里还在胡思乱想着,那边那个丫鬟却是说道:“公子,出了事儿有老爷他们呢,您怎么就把自己给吊在那白绫上了?您不知道您差点把夫人给吓死了!”
  苏小小脑子里根本无法接受那么多的讯息,这到底,这其中究竟是个什么,她真的是理不清啊!
  苏小小抱着自己脑袋简直疼得想撞墙。听这话意思就是这身体的主人就是因为皇帝的赐婚而害怕,所以选择上吊自杀,结果她死了,而自己来了?
  可是自己为什么要来,而又为什么会来?那难道就因为自己想度假?
  苏小小想起自己先会的奇葩念头,很不得一头撞墙上,如果是因为那个念头,她真的可以去撞墙了。度假那得有好心情啊,现在是什么?一不小心小命都会玩完的“度假”,她才不要!
  她明明睡得好好的!
  这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啊!
  难道自己就要这样莫名其妙的犯欺君之罪?然后被杀头?
  那怎么行!
  她可还没活够呢。偏偏这一切简直就是莫名其妙,这身世都是什么身世啊?简直是要命的存在,而且还是分分钟会死人的那种可怕的存在。如果可以选择,她宁可现在就回大上海去,哪怕再热她也可以承受!
  热可以承受,可是如果自己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死在这个莫名其妙的朝代的话,那简直就是得不偿失,她才不要!
  “公子!您以后可千万不能再这样了,您可知道您出了这样的事多吓人!”丫鬟又一次说道。
  苏小小脑子里还是混沌的,却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便是连忙起身下床,穿上搁着的鞋就朝那边的梳妆镜去,他现在到底是长成什么样子?这是一个问题。
  她现在可以确定自己是穿越了,可是,这个容貌是如何?她不知道,而现在,她想知道,自己长得是什么模样?不知道是不是国色天香的那种……
  苏小小知道自己又在开始胡思乱想了。
  那丫鬟一见她起身,连忙就来追她,扶住她的手臂连声叫:“公子,怎么了?您要做什么?”
  苏小小挣开那丫鬟的手,就去那梳妆镜前,黄铜镜,感觉有些模糊,却也是可以看得个大概。
  苏小小暗想古时人们怎么依这镜子梳洗的时候只听见一个特特威严的声音自门外响起:“心雨,都要你照顾好公子,怎么都不好好照顾?”
  苏小小吓了一跳,忙转过身子去看,却见一个留着胡子中年男子走了过来,进了屋,旁边还跟着一个男子,看着是气宇轩昂的,苏小小不知道为什么,见到那中年男子就觉得心中存着畏惧之心。
  见苏小小杵着,那年轻男子就朝苏小小招呼:“阿洛,还不过来?”这边说着,一边看那小丫鬟,那小丫鬟一见这样便是赶紧过来扶苏小小,一边低声说:“公子,您可千万别再惹老爷生气了。”
  老爷?
  那就是这具身体的的爹了,也就是自己的爹,这也就不奇怪自己为什么见到这个男人就会害怕了。
  苏洛由着小丫鬟扶着自己过去,朝着那中年男子拜了一下,问候道:“爹爹。”
  “你还知道我是你爹啊!”苏瀚义一掀衣袍在圆桌旁的椅子坐了下来,瞪着苏小小道:“你这一上吊,我们苏家可就是什么都完了,你丢那白绫上那房梁的时候,你有想过我们苏家吗?”
  苏小小紧紧地咬着嘴唇,莫名地就是觉得一阵委屈,这些明明都不是自己做的,可是自己偏偏就是要被他们兴师问罪,被他们责怪。可是,却没有人知道她是女儿身的身份,对于他们来说,这种欺君的罪责的后果是怎样,他们不会说是不知道啊,难道真的是自己弄错了?
  “洛儿啊。”苏瀚义叫苏小小。
  苏小小咬着嘴唇,眼眶里只觉得湿漉漉的,好像那满眶的泪水就要控制不住直接掉落下来似的,她真的很委屈啊。
  苏瀚义叫苏小小,小丫鬟心雨一见老爷叫苏小小,便是赶紧把苏小小推了过去,苏小小只得站了过去。
  苏瀚义见苏小小这个模样,心里也是心疼,可是碍于平日里的威严,也没多话,只是说道:“阿洛,万事要以家族的兴衰荣耀为先,以后万不可再如此任性了。”
  苏小小低着头,没看他,因为苏小小也不知道自己抬起头来是要怎么和自己的父亲的说话,因为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熟悉,这么的陌生,她脑子还无法消受这么多的讯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