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若我说(近代现代)——楫世

时间:2019-08-13 10:06:47  作者:楫世

   《若我说》作者:楫世

  文案:傲娇作死攻x隐忍冷静受
  原创小说-HE-1v1-校园
  中篇-完结-BL-现代
康岚在他的十七岁生日那天同赵任琦表了白,结果却换来了对方的暧昧一笑。
康岚:好,我被拒绝了。
赵任琦:妈妈我谈恋爱了ww
傲娇作死攻x隐忍冷静受
赵任琦x康岚 1v1
 
第1章 告白夜
  康岚和赵任琦告白了。在他生日那天。
  赵任琦说他会满足康岚的所有愿望,繁星灿烂的夜空,远望无际的地平线,风中摇曳的烛火,还有那个手捧蛋糕火光曈曈倒映眼眸给人以错觉般温柔的赵任琦,或许是当时的氛围实在太好了,所以他便信了。
  磕磕绊绊的告白之词,他将整个的自己都剖开了送出去,却换来对方的暧昧一笑。
  没有回应,那就是拒绝了吧,他想。他甚至不敢抬头,初秋的晚上,他却手脚都在出汗,被巨大的尴尬与羞耻逼得直想从天台上跳下去。
  一了百了。
  只不过另康然感到意外的是,那天过后赵任琦依然将自己当做朋友一般对待,既没有恶心也没有疏离,但非要说有什么地方变了的话,那还是有的。
  比如说赵任琦使唤康岚的次数变多了,要求也多了,好像康岚生来就该伺候他一样,越来越任性,越来越一副心安理得的模样。
  可是康岚不喜欢。他并不是一个老好人,一直处于奉献的一方,他也会累,尤其是他突然间就失去了所有示好的目的,他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再在这段关系当中坚持下去。
  他将真心交予一个无底的黑洞,久了,可就拿不回来了呀。
  -
  邱钧拿着筷子无聊地敲打着这大圆桌上的碗碗碟碟,看一眼手表,仰天抱怨道:“天啊,怎么还没来啊,我要饿死了。”
  旁边程卓宇伸手碰碰他的腿,示意他安静一些,邱钧一撇嘴,不说话了,只眼里还明晃晃地挂着不屑的神色。
  一桌人的脸色都不好看,而赵任琦的尤甚。
  他双手交叠环在胸前,姿态懒散地靠坐在椅背上,皱着一对乌黑英气的眉毛,目不斜视地盯着食堂的大门口。
  赵任琦一帮人嫌弃食堂的大锅饭,学校又禁止叫外卖,他们就只好每天多花一点钱让后厨给开小灶,大家兄弟几个搭伙吃饭倒也还凑合的过去,偶尔有人带着新朋友加入他们也欢迎,反正只要位子坐得下,饭钱一起摊,多认识几个人也没什么不好。
  就是今天他们等的这位吧,是最近才加入的,虽然看着脾气挺好,但总是要迟到,他们毕竟开的是饭局,所以有不满情绪那也是正常的。只是这人要来头普通那也就罢了,可偏偏是赵任琦亲自带进局的,搞得这在座的连一句抱怨都不敢说。
  他们几个大老爷们还真就要等人到了才能开始吃饭。
  赵任琦一直紧皱的眉头蓦地松了,他坐直身体将手边的凳子拉开,这个动作仿佛信号一般,原本萎靡在座位上的众人也都抖擞起精神来,纷纷朝食堂门口的方向看去。
  康岚不习惯这种密集的注视,这一道道仿若实质般的探究目光穿透了他,让他感觉颇不自在,差点连路都不会走了。
  他沉默地低头走到赵任琦的右手边,然后在椅子上坐下,这才稍微定心了似的对着其他人说:“不好意思,数学课在做单元测试,我留下来帮老师收了个卷子。”
  没有人理他,康岚舔舔干涩的嘴唇,偷偷睨了赵任琦一眼,他也没在看他。
  他又说道:“其实你们不用等我的。”
  也许是环境太过安静了,就显得邱钧的“嘁”声格外的突兀刺耳,康岚慌忙看去,好像受惊的鸟儿。
  程卓宇又暗戳邱钧一下,他知道邱钧不满康岚,但那也得看康岚背后的是谁啊,这要刚才说话的人是赵任琦,他还敢“嘁”吗?
  邱钧干嚼着米饭,抬头碰上赵任琦冷而威视的目光,一口饭顿时卡在喉头上不去又下不来,心中暗骂一声,不过到底是不再有其他动作。
  赵任琦收回视线,转向康岚的时候又自然地带上了不耐烦的神情,他将本就摆在康岚面前的蛋羹又往人前挪近了两分,嘴里说道:“就喜欢吃这种小孩子玩意,这回可给你点了啊,我看你饭还只吃一口。”
  康岚从方才的尴尬处境中回神,闻言想要辩驳,他不像在座的个个都是人高马大的,吃完一碗饭还能再去盛一碗,他是真的吃两口就饱了,但他想了想还是没说。
  康岚看着这群人好像饿狼似的对着一桌子吃食风卷残云,默默地舀着蛋羹不说话。
  他果然还是不适应和那么多人一起吃饭,不仅仅是出于陌生,还有时间的问题,平常他一个人的时候,每次吃饭最多也只要十分钟,但坐在这里,他就必定要将整个午休前的时间都花费掉,他们永远是最后走出食堂的那几个人。
  很浪费时间。康岚想着还没有解出的数学题目心道。一旁的赵任琦一直都在不动声色地观察康岚,看他没什么食欲,始终没抬几口筷子的模样禁不住又皱起了眉,他扫一眼狼藉的餐桌,伸长手夹来一块红烧肉扔进了康岚的勺子里。“你不是小聪明吗?不多吃肉还能做得出题目吗。”康岚在赵任琦的注视下猫吃食似的将那块肉分成几口吃了,而后说道:“可以的,只要摄入足够的碳水化合物就行了。”“听不懂。”赵任琦摇头嗤笑,又给康岚夹了块肉。
  -
  结束付钱的时候,康岚看着自己饭卡上被打掉二十多块,又感到不舒服了,他倒不是穷,只是家里有个生病的妹妹,家庭条件本身也算不上富裕,就不免对着这些数字敏感起来。况且他这一餐也根本没吃多少东西。
  他想,他果然还是应该和赵任琦说清楚,以后还是一个人吃饭好了。赵任琦肯定是撇不下他那帮兄弟的,自己又心疼无端浪费的钱和时间,那倒不如还是回到最初的时候,各吃各的,偶尔聚聚就行了。
  包括他也不懂赵任琦突然对他提出的一起吃饭的邀请,想不明白,就只好当做是他兴起而作的随口邀约。
  -
  一行人走着走着就散光了,只剩下康岚和赵任琦坠在队尾,康岚有意加快脚步,但赵任琦还是一副慢悠悠闲庭看花的姿态,他摸索着掏出饭卡,往旁边一递,说道:“去,一盒草莓牛奶,新出的那款,你有什么想吃的看着买就行。”
  康岚不想吃什么,他从前就很反感赵任琦使唤自己,因为这总让他觉得自己与赵任琦的地位是不对等的,但他还是会做,因为他喜欢赵任琦。
  但现在不同了,赵任琦明知道自己喜欢他,却还是不避讳与他走在一起,还同往常一样要求自己做这做那,对此,他除了归结于是对方性格恶劣的原因之外,想不出其他。
  康岚接过饭卡,心中憋着股郁气。
  他将赵任琦所说的草莓牛奶买给他,看人拆开就着吸管喝了一口。
  “你要不要也喝喝看?”说着,赵任琦将那粉色包装的牛奶送到康岚眼前。
  康岚光看着那包装就觉得发腻,他摇头拒绝了。
  赵任琦收回手,康岚却不见他再喝第二口,路过垃圾桶的时候,赵任琦将那牛奶扔了进去,“一点都不好喝。”康岚听到赵任琦嘟囔道。
  注意到他好像赌气般的口吻,康岚奇怪地想道,怎么的,你还想和生产商去打上一架啊?
  喝了一口就扔掉,娇气又任性,他当初到底是看上了赵任琦哪点好啊?
  ====================================
  一个前提:攻以为他们已经在一起了
 
 
第2章 年少时
  康岚和赵任琦的关系要想往上追溯的话,那是可以从他们妈妈辈谈起的。
  他们两家是同一个小区里的对门,两对年轻夫妻又是接连产子,那平常关系有多好自然是不用多说。
  赵任琦比康岚小两个月,但这点年龄差却半点不妨碍他从小看着就比康岚来得健壮的事实。反观康岚这个做哥哥的,不但皮肤白,还总也喂不胖,头发稍微长一点就会被路人当做是赵任琦的妹妹。
  别人都是哥哥保护弟弟,到了他们这里却是弟弟看着哥哥。
  离别发生在某天下午,还在上小学的康岚与赵任琦从同一辆校车上下来,那时候的赵任琦就已经有一帮跟着他的“兄弟”了,他也不再和康岚一齐走,康岚走在前面,他们那伙人就走在后面,打闹嬉笑声一阵阵地传进他的耳朵,但都与他无关。
  小小的康岚都走上一层楼了,才听到赵任琦在楼下大声地同人道别,然后跃进楼道,三两步就超过了他,风也似的往楼层上窜去。
  康岚看着赵任琦瞬间消失的方向,颠颠书包带,继续一步一步地慢慢爬楼梯。
  他也说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赵任琦突然就不主动搭理自己了,想是他也觉得自己“没意思”吧,康岚听到过的,班级里曾有男生用这三个字小声评价过他。
  虽然最初的时候会感到失落与难过,但好像他的伤心情绪也不能改变什么,时间一久他也就渐渐将此事忘了。康岚有一个对自己很好的弟弟这回事,仿佛也随时间一并封尘在了记忆角落,成为了褪色的过去往事。
  康岚走得很慢,毕竟爬七楼对他一个小孩子来说还是略显吃力。他每走一层楼就给心中的数字加上个“1”,当数字从“4”变到“5”的时候,康岚蓦地停下脚步,抬头从楼梯的空隙间向上望去,他好像听到了哭声。
  康岚低垂着脑袋继续走,那哭声随着距离的拉近变得愈发清晰,间接还杂有同人争辩什么的说话声,康岚有点不太确定那声音是赵任琦的,因为他从没有看见过赵任琦哭。
  所以当他和赵任琦红肿的眼不期然间撞上的时候,他定住了,康岚站在楼梯上仰头和赵任琦对视,赵任琦猛地转过身,拿背对着他,不过那不住颤抖的双肩和哭狠了的泪嗝声还是出卖了他。
  “慧慧来啦,快过来,和任琦道个别,阿姨家啊今晚就要搬走了,任琦还舍不得你呢。”
  慧慧是他的小名,熟知他的人都会这么叫他。
  赵任琦舍不得自己?康岚觉得眼前香香的漂亮阿姨可能弄错了什么事。
  但他还是听话地和赵任琦说了再见,只是从始至终赵任琦都没有转过身来看他一眼,康岚开锁进门的时候想道,果然是弄错了吧,他都要走了不愿意看我,又怎么会舍不得我呢?
  傍晚父母下班回家,康岚正在客厅吃饭用的桌子上写作业,他们的交流并没有顾忌康岚的存在,康岚在桌下晃荡双腿,左手撑着颗脑袋,看着刚刚写下的“答”发起了呆。
  赵任琦的爸爸升官了,所以就搬到了一个更大、更好的地方。这是理所应当的事。
  头上的大风扇工作着,“哗哗”送下凉风,吹走康岚额间的黏腻。
  他爸在厨房里切了西瓜叫康岚去吃,康岚捧着西瓜出来的时候看到他妈正在打电话,家庭电话机的收音效果并不好,康岚听到那头有个女声笑说:“……哭得都睡着了,我说你要什么妈妈都买给你,他说不要,就要慧慧弟弟哈哈哈哈哈哈……”
  康岚木着一张小脸坐回他的板凳上,西瓜清甜的汁水在他嘴中爆开。他还是不信陈阿姨说的话,陈阿姨这么说只是在安慰自己和妈妈吧。他又想,明明赵任琦才是弟弟,他是哥哥才对,这都不记得,这谎话编得也太随便了。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康岚直到中午才看到赵任琦回来上课,赵任琦比康岚高,座位自然也就被安排在后排,赵任琦路过他座位的时候,康岚忍不住偷偷去瞥赵任琦的眼,他想知道赵任琦哭了是不是和自己一样,也会变出两个大红核桃出来,结果他被赵任琦瞪了。
  好凶。康岚低头的时候这么想到。
  “我妈让你上我家玩儿,”康岚的桌上多出一张写着歪歪扭扭字迹的纸条,“是我妈说的。”赵任琦丢下这一句就走了。
  康岚默默地念上面的每一个字,末了将纸条翻过来,发现背面也写了一模一样的信息,赵任琦是傻吗,干嘛同样的话要写两遍,康岚折了纸条,将它放进了自己的铅笔袋里。
  如果非要十七岁的康岚找出他与赵任琦关系转变的契机的话,那他一定会说是那张纸条。
  两个幼年时期最要好的伙伴,不知不觉间就彼此疏远了,却在其中一方的意外搬离之后,又恢复了当初无话不谈的亲密状态。
  究其原因,也不过是因为习惯被打破,有人难受罢了。而康岚的存在之于赵任琦,就是这么一种习惯,他习惯了康岚无时无刻不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就算他不再与康岚玩了,康岚也还在那,只要他愿意,穿过两道门他就能见到康岚。但突然有一天,就有人跟他说:“我们要走啦,以后就不住在这里了,等会儿慧慧来了要好好跟人家说再见哦。”
  说再见?他才不要。不仅不要,他怎么可能会和康岚再见呢?康岚应该是一直都在那儿的才对,他走两步、转转头就能看到了。不能再见的,他走了的话,康岚怎么办,康岚看不到他是要哭的。
  但他的力量还太小了,他改变不了什么。
  那之后的日子里,赵任琦虽然不再与康岚是邻居,却成为了康岚十二年的同学,他们小学初中都在一个班,甚至高中刚进去的时候也是,只不过高二分班的时候康岚进了理科重点班,他们这才又一次说了“再见”。
  但多少还是有点不同的。
  晚自习的时间,赵任琦坐在高二(4)班最角落的位置里,第不知道多少次打开手机对着康岚的备注傻笑,笑过后又咋舌,这人应该回家了吧,怎么还不给自己发消息。
  当然不同,他,赵任琦,现在可是康岚名正言顺的男朋友,他们之间永远不再会有“再见”。
 
 
第3章 木雕羊
  康岚不是住宿生,所以每天上完下午第四节 课之后,他便会坐公交车回家。
  封闭而狭窄的楼道因为没有开灯,显得更加昏沉压抑,楼梯之间的休息平台上虽然装了窗,但也因为经年累月的积灰而显得雾蒙蒙的,并不能照进多少日光。康岚一家人仍然住在七楼,曾经仿佛永远也走不完的楼层,也随着康岚的长大而逐渐变短,这段回家的路他已经走了十七年了。
  康岚站在门前掏钥匙,门墙上贴的对联早已发白脱胶,也难怪,毕竟都快有三个年头了,写的是“福旺财旺运气王,家兴人兴事业兴”,俗气又坦率的愿望。那个时候他的妹妹还没被检查出心脏有问题。
  赵任琦一家走后,康家的邻居换了有两次,现在住着的这户,听说是被大儿子从乡下接来的两个老人,送人进城安享晚年的,话是说得好听,可康岚从未见那个所谓的孝顺儿子出现过。两个老人在老家种了大半辈子的地,连根都是那里的,最初搬来的那段日子,天天都搬着个板凳坐楼下,逢人就说儿子有多孝顺,他们住两天就要回去哩,家里的老母鸡刚孵了小鸡,少不得人看着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