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登对(近代现代)——一枝发发

时间:2019-08-12 15:15:17  作者:一枝发发

   《登对》作者:一枝发发

 
  文案:他把曾经心尖白月光投来的爱踩碎在脚下。
  八年前,宋远棠对追求他的贺尹迟爱答不理,
  八年后,贺尹迟把他投来的爱意踩碎在了脚下。
  久别重逢,覆水难收。
  贺尹迟X宋远棠。
  不完美的人,不完美的故事,he,其他踩雷自负。
    微博/补车:就是那个荼呀
    作品标签:近代现代,都市爱情,虐恋,覆水难收,HE。
 
 
第一章 
  夏日天长,五六点钟太阳才刚刚西斜,逗留在西边沉沉不愿落下,透过办公楼旁的梧桐树,在贺尹迟的办公桌上留下昏黄光影。
  他抬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表,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了,但办公室里人还没走完。贺尹迟眼睛盯着桌上的文件,黑色的签字笔在他的双指间灵活转动,熟练的操作如同每个无聊的下午,最后“啪”的一声掉在了桌子上。
  “迟哥,还不走啊?”办公室里最后几个收拾好准备下班,敲了敲贺尹迟的桌子。
  贺尹迟抬头,“这就走了。”
  “今天陈楠生日,我们打算去聚餐,迟哥一起去呗?”
  贺尹迟笑了笑,摇头,“不,我不去了,一会儿还有事。”
  叫陈楠从几个人中探出头,虽然贺尹迟比他们高一级,但年纪相仿,相处起来丝毫没有压力,“迟哥要去接女朋友吧?带着嫂子一起来玩呗,正好我们还没见过呢。”
  “不是,晚上同学聚会。”贺尹迟还是笑着,手上合上文件夹,叮嘱他们道,“你们去玩吧,别喝太多。”
  贺尹迟还有正事,几个人也没再勉强他,“行,那我们去了,迟哥你晚上也少喝点。”
  “知道了,快去吧,怎么比副局还唠叨?”贺尹迟调笑道。
  他们说笑着走出去,其中一个呆头木脑的高大男生问,“迟哥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
  陈楠回头看了眼夕阳下的贺尹迟,敲了敲他的脑袋,“……笨啊,这么帅肯定有女朋友啊。”
  ……
  一群里离开后,办公室里静了下来,贺尹迟右手撑着头,左手还在转着那支水笔,盯着窗外,若有所思。
  时间在他耳朵边滴答流逝,太阳终于沉下去,徒留天边一抹残阳。等他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
  高中同学聚会,铂玺酒店,晚上七点半。
  晚风吹散了贺尹迟心中的一丝烦躁,他碰上车门,发动引擎沿马路慢慢往前开。导航显示铂玺酒店离这里不远,大概四五条街,开车十几分钟便能到。
  所以贺尹迟漫无目的开着转圈,等了好几个红灯,到了的时候也才七点二十一。
  他才工作三年,高中并不算是很久远的回忆,但贺尹迟对同学聚会显得有少许抗拒——不,并不是因为他高中与其他同学相处的不好,恰恰相反,他与班上每个人甚至是老师都相处的十分融洽。
  初中和大学同学聚会贺尹迟每年都去,偏偏高中就聚了一次,贺尹迟还在外地出任务没赶回来。他高中的时候和班上人关系都不错,这次聚会老杨特地打电话叫的他。
  铂玺大酒店,中高档层次的酒店,算不上多好,但对于普通的同学聚会来说,也够档次。贺尹迟把车停好,想抽根烟再上去,但想了想又收了回去,他不想迟到,继而成为话柄。
  按着包厢号找过去,里面已经一片热闹,老远便知道是人都到得差不多了。贺尹迟推门进去,目光唰唰聚集过来,尽管他不想,但从高中开始,他便一直是个焦点。
  “你看,我就说他要迟到吧。来来来尹迟,自罚三杯啊!”攒局的是杨秦雷,高中时候在他们班是班长,为人热情,跟贺尹迟做了半年的前后桌,两人天天一起抄作业,毕业后也没断联系,所以熟得很。
  贺尹迟抬起手腕,瞄了一眼上面的分针,手指在表盘上点了点,“哪儿啊,这不还有一分钟呢,老杨你这还没喝就醉了?”
  “这不大家都到齐了,就等你了嘛。”杨秦雷仗着跟他熟,非要闹他,“上回咱们聚会你没来还没表示表示呢,加上这回的,自罚三杯就算了。”
  “哎呀老杨,人家现在在公安系统,一天天忙得很,哪里像你这么清闲啊。”站起来的是一个女同学,个子不高,高中的时候常坐前几排,贺尹迟万年最后一排,所以并不算熟,但他还是清楚地记得这个女同学的名字,叫苗曼。
  实际上他清楚地记得班上每一个人的名字,包括隔壁班,即使已经过了七八年,还是能在记忆中搜索出来。
  有人说过这是他的天赋,记忆力和观察力超群,所以特别适合公安系统,但贺尹迟觉得有时候记忆力太好也并非全是好处。
  苗曼打趣地往他身后巴望,八卦地问,“今天的聚会可是说好有家属的要带家属的,贺尹迟,你的家属呢?”
  周围原本热热闹闹的,大家都在三三两两说笑。下一秒服务员正好推门进来,包厢里一瞬间安静了下来,苗曼没来得及收回的后半句就显得格外响亮,传到了座位上每个人的耳朵里。
  贺尹迟挑了挑眉,没说话,笑笑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四处目光向他扫射过来,人都是八卦的生物,静静等着他的回话。贺尹迟把酒杯转过来,开了瓶倒了一杯,缓缓道:“曼姐刚才自己都说了,我现在大忙人一个,哪儿有时间找女朋友啊?”
  他说的是女朋友,周围的看客似乎都松了一口气,又窃窃私语起来。杨秦雷怕气氛太尴尬,出来解围,“就是的,尹迟一天天可忙了,哪儿能跟你一样,一毕业就抱上孩子了。肚子里这个多大了?”
  “五个月了。”苗曼捧着肚子,小心翼翼地避开桌沿,“所以今天你们可别劝我酒啊!”
  “男孩女孩?查了没?”周围有人小声问。
  苗曼笑着低头喝了口水,“没查,现在不是都不让查了么?是吧,尹迟?”
  贺尹迟正在盯着酒杯走神,突然被叫到名字,“啊,对,这可是非法的。”
  一群人笑起来,哄闹着罚他的酒,贺尹迟推托不过,仰头将辛辣的液体灌入喉咙。过了几秒,又接连喝了两盅,杨秦雷才把白酒拿走给其他人倒。
  其实来的不全是他们八班的,有两个文理分班的时候去了七班,不过跟八班关系一直很好,这次聚会杨秦雷一起叫上了。
  其中有个叫李飞宇,经常跟他们一起打球,“这次你们聚会叫上我,那我可不客气了。过两天七班聚会我也得拉上个八班的去,礼尚往来嘛。”
  不知道是谁接了一句,“那你叫上贺尹迟呗,他跟七班熟啊!”
  “是啊,他当时不是追过你们班那个……叫什么来着……”有人拍着脑袋回忆,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贺尹迟般的记忆,“哎呀,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就咱们年纪那个学霸。”
  “你说宋远棠?”李飞宇提醒她。
  “对对,我没记错吧?”
  她看向贺尹迟,其他人的目光也投过来。贺尹迟已经料到他们会提起这件事——他追过宋远棠。这是多少人饭后茶余的话题,在那个被贺尹迟开了免打扰的群里也时常被当做玩笑提起。
  他淡淡地笑起来,波澜不惊的眼底有一丝无奈,“是吧,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记不清了。”
  “也是,你追过的人可不少……我记得后来你好像去追五班的吴凝凝了,追到手没有啊?”
  “没。”说话的是杨秦雷,“还没追到手尹迟就去警院了,可惜了这对金童玉……”
  杨秦雷这张嘴要是聊起来,那今天这局可就散不了了。贺尹迟刚才喝了三杯,他酒量不错,但那三杯喝得太急,又是空腹,此时胃里灼烧着翻滚。
  他站起来,从口袋里摸出来烟盒,抽了一根叼在嘴里,但顾及到有孕妇,不好在这里抽,于是说:“我去催催菜。”
  杨秦雷正兴致勃勃地讲着当年学校里的八卦,没有拦他。
  贺尹迟推门走出去,走廊里的风挟着暖意扑在他的脸上,勾勒着他凌厉的棱角。他没走远,就站在走廊的尽头窗户那里点了根烟。
  暮色席卷着天空,路灯盏盏亮了起来,不知是天气闷热的原因还是其他,贺尹迟胸口有股莫名的烦躁。
  宋远棠,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了,以至于刚才他们提起的时候,贺尹迟的心口一颤。
  他追过宋远棠,追得轰轰烈烈,闹得学校人尽皆知,连老师都找他谈过话,一是怕他影响了宋远棠学习,耽误了人家的前程。二是,一个男的追另一个男的,实在是荒唐。
  荒唐,胡闹,他们当年都是这么说的。
  或许连被他追求的宋远棠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吊着贺尹迟,将他的爱意玩弄于鼓掌之中。
  现在二十六岁的贺尹迟也是这么想的。
  简直太荒唐了。
  他怎么会喜欢过宋远棠那个人?
  “怎么站在这里,不进去?”去厕所回来的同学看到贺尹迟,向他打招呼。
  贺尹迟回头,随手按灭了烟,将烟头扔在垃圾桶里,“出来抽根烟。”
  话音刚落,在走廊的另一个尽头掠过一个熟悉的背影,贺尹迟愣了愣。但此时他的头是昏沉的,加上前面的同学挡住了他的视线,并没有看清,那个身影很快消失了。
  同学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的身后,贺尹迟的眼神让他感到毛骨悚然,立刻回过头来,但身后什么都没有。
  他疑惑地问贺尹迟,“怎么了?”
  “没事。”贺尹迟拍拍他的肩膀,“回去吧,菜估计都上得差不多了。”
  或许走神了,眼花了,看错了。也或许是刚才他们提到了宋远棠,他眼里才有了闪过的那个模糊身影。
  对于别人来说,那只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背影,但贺尹迟太熟悉了,熟悉到不敢相信,宁可相信那是自己的幻觉。
  没有这种巧合的。他告诉自己。
 
 
第二章 
  他们推门进去的时候,杨秦雷还在滔滔不绝,不过话题已经换到了别处,贺尹迟重新坐回座位上。
  菜上了一半,他拿筷子夹了两口,才觉得胃里舒服了些。他不是爱热闹的人,所以对杨秦雷他们的话题也没有多大兴趣,只是低头默默听着。
  “……好辣啊,这道菜不是说了不放辣椒吗?”有人尝了一口菜,发出不满的声音。
  杨秦雷找的地方,自然希望大家都吃得开心,于是喊来了服务员,“怎么回事啊你们酒店,刚才就上错了菜,现在又记错!”
  点菜的时候贺尹迟还没来,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点的。但显然是酒店方的疏忽,服务员在不停道歉,“对不起,今天吃饭的人太多了,可能搞混了……”
  “人多就该出差错吗,你们酒店还想不想做了?!”杨秦雷很丢面子。
  “对不起,要不帮你们换一份吧……”
  “我刚才都吃了,怎么换啊……”不吃辣的人小声嘟囔,“要不这盘菜给我们免单算了。”
  服务员为难起来,这种酒店说高档算不上多高档,但一盆荤菜最低也要上百,“这……”
  杨秦雷也不是要为难她,但实在是闹得不愉快,“去去去,把你们经理叫过来。”
  刚来不久的服务员红着脖子跑开,如释重负,去找他们经理。
  宋远棠边走边挽着袖口,这样闷热的天气,走廊里都是散不去的潮湿。一截雪白瘦弱的手腕在袖口露出来,他抬起头,正好撞上了来找他的服务员。
  “宋经理……”
  “怎么了?”宋远棠见她神色慌慌张张,问道。
  服务员把事情跟宋远棠大概说了一下,“他们下的单子我都看了,确实是我们的疏忽……那个包厢是小张负责的,她刚才跟我换班提前走了。她家里最近好像出了事,这几天都心不在焉的,可能搞错了……”
  这件事宋远棠知道,小张前两天还向他请过假,宋远棠给了她三天假,回来之后状态始终不是很好。
  服务员本来挣得就不多,都是辛苦钱,看到她都快急哭了,宋远棠安慰道,“没事,我去看下,你先去忙。”
  “宋经理,我跟你一起去吧,他们好多人啊……”
  宋远棠笑了笑,温润柔和,“没事的,去吧。”
  “谢谢经理。”服务员向他鞠了个躬,小声抹着泪离开。
  酒店里有人闹事是常有的,尤其是喝醉的客人,因为什么奇葩理由闹起来的他都见过,宋远棠整了整领带,露出一个无奈而标准的笑容,走向那间包厢。
  即使是包厢的门关着,也能听见里面喝酒碰杯的声音,宋远棠敲了两声门,并未得到回应,大概是里面的声音遮掩住了他轻柔的动作。
  他推门进去,才有人在喧闹声中注意到他,目光扫视过来,带着疑惑和些许惊讶。宋远棠并未认出来坐在对面的几个人——他不善交际,高中时更是只会低头学习,连自己班上的同学都很少打交道,更别说是其他班。
  哦,也并非全部如此,有的人便是例外。
  但如果不是那人追求了自己半年,宋远棠想,他也不会记住那个人,那个人也会和其他人一样,在他晦暗的高中生活里就像不曾出现过一样,了无痕迹。
  可蝴蝶的翅膀轻轻拍打空气,已经在他的人生中激起了无法忽视的涟漪。
  宋远棠深呼一口气,低下身段,“打扰一下,刚才这里是上错菜了对吗?我是负责这块的经……”
  “宋远棠?”有人回过头,不确定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是李飞宇,看到这张有些熟悉的面孔,宋远棠一时有点发懵。
  “嗬!还真是!”杨秦雷惊呼一声站起来。虽然不是一个班的,但整个年纪谁没听过宋远棠的名字?年级第一不会记得整个年纪几百人的名字,但几百个人一定会记得第一的名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