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在恐怖世界当万人迷(玄幻灵异)——啾咪啾咪兔

时间:2019-08-12 15:13:57  作者:啾咪啾咪兔

   《在恐怖世界当万人迷》by:啾咪啾咪兔

 
  文案:“恐怖轮回”的大神时子殊被挚友背叛杀死,意外重生在一个新人身上,并获得一项能力:只要将他人对自己的好感度提升到100,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对方。
  为了复仇,时子殊开始走上了人见人爱、鬼见鬼爱的万人迷之路。
  1.无限流,主角受,1v1双洁,CP风湮,不过会有各种修罗场情节~
  2.主角万人迷,长相绝美,苏苏苏,没有任何逻辑
  3.会借鉴一点现实中的恐怖游戏的设定
 
  内容标签: 恐怖 重生 无限流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时子殊 ┃ 配角:风湮 ┃ 其它:
 
 
第1章 复生
  时子殊从黑暗中睁开眼,立刻感到了浑身的剧痛。
  能感到疼痛还是好的,说明他还没死。他想。
  可是很奇怪,就算是他,也没办法在被人活生生砍掉四肢和脑袋后还能不死,而他的复活券也用光了,不可能复活。他是怎么活下来的?
  除非是有人使用了自己的复活券将他复活……但这怎么可能?且不论复活券在“恐怖轮回”中有多么珍贵,单是那个人想让他死,就不可能有人愿意冒这么大的风险将他救下来。
  一想到那人,时子殊顿时犹如被从头泼下一盆冰水,浑身的血都冷了。但这也让他从浑浑噩噩的精神状态中清醒过来,忍痛从地上坐了起来,迅速检查了一下周围的情况。
  刚才他躺在地上时并没有人或怪物袭击他,就说明附近暂时没有危险,可身上受了这么重的伤,也意味着这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找一个角落躲起来。
  他环视四周,四周的光线非常昏暗,不过依然能看出这是一栋大型建筑的内部,类似洋馆一类的地方,共有三层,陈设华美却破败,天使壁画高悬于穹顶,圣母雕像立在他的面前,投下悲悯的目光,那柔美的面容上却溅着暗红的鲜血,更显得诡异血腥。
  到处挂着蛛网和灰尘,破碎的水晶灯和碎掉的木质栏杆陷落在地板的洞里,时子殊一迈步,立刻将腐朽的木地板踩出一个坑,发出毛骨悚然的“吱呀”声响。
  这声响在这种环境下可能会引来什么不该来的东西,时子殊拖着剧痛的腿,以最快的速度躲在了石柱与楼梯的夹角之间。果然不多时楼上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还有人在小声呼喊着一个名字——
  “顾子殊……顾子殊?你怎么样了?”
  顾子殊?谁?
  时子殊眉头微蹙,脑海中的记忆忽然像是烟花般炸开,无数画面和片段纷纷涌现出来。
  原来他还是死了,不过现在确实也还活着,却不是用自己的身体复活,而是在另一个人身上重生了。
  这个人的名字和他一样,只有姓氏不同,名叫顾子殊,年龄比他小几岁,还是个高中生。
  然而即使复活了,时子殊却依旧不幸地身处于“恐怖轮回”之中。不同于他生前经历了六十多个恐怖世界,这个顾子殊是个刚被拉入轮回中的新人轮回者,这才是第一个世界就已经死了。
  其实像顾子殊这样命丧于第一个世界的新手有很多很多,却不知有什么特别之处,竟让时子殊附到他的身上重生了。
  也不知现在距离他死之后过了多久……
  虽然他没能摆脱“恐怖轮回”,但也不是没有一点好处——如果那人还没死,那么换了个新身份的他就可以在“恐怖轮回”中重新开始,就意味着他以后还有机会向那个人复仇。
  时子殊的脸上不停淌下冷汗,喘息着检查这具身体的伤势。左臂和右腿都极为疼痛,左臂估计已经摔断了,右肩被怪物狠狠咬了一口,右小腿被尖锐的木刺刺穿,是之前从三楼摔下来了。
  至于喊他的人,听声音应该是顾子殊的队友。
  一想到这里,时子殊脸上露出一抹冷笑。
  尽管顾子殊最后从三楼摔落的记忆十分混乱,但他还是能看出来顾子殊的跌落不是意外,而是被人从三楼推下去的。
  至于推他的人是谁,他不像顾子殊那么单纯,早已在第一时间就锁定了目标。
  这时楼上忽然传来一阵恐怖的嚎叫声,接着是尖叫和“砰砰”的枪声,队友们又遇到了怪物袭击,暂时停滞了脚步。
  时子殊暂时没有理会,他现在受伤不轻,手上也没武器,在凌乱的记忆中也没看到顾子殊进入轮回后获得的能力,什么都不了解,他当然不会贸然去送死。
  但是让队友死光了也不行,否则只剩他一人,在这种环境下不可能活着完成任务目标,他可不想在这里死掉。
  还是先看看顾子殊有什么能力再说。
  时子殊迅速做出判断,随后轻车熟路地在意识里召唤了系统,他人不可见的能力面板在他眼前展开。
  【轮回者姓名:顾子殊
  性别:男
  年龄:17
  职业:高中学生(高二)
  等级:1级
  体质:3点
  力量:2点
  智力:4点
  精神:3点
  敏捷:5点
  容貌:9点
  魅力:4点
  (1级平均值:5点)】
  【积分:0】
  【天赋:无】
  【武器:无】
  【自由属性点数:0点】
  【能力:惑(精神控制类能力)(1级)】
  【更多属性和能力待轮回者升级后解锁】
  有用的能力都没过平均值,只有容貌远远超出常人,就连能力也是精神控制类的,但这类能力只对有思维的人和鬼怪才有效果,对没有思维的鬼怪是不管用的。
  时子殊看着面板,顿时目光一沉。
  从之前的记忆中他不难看出顾子殊是个非常平庸的少年,看着阴沉土气,学习运动都是中下水平,家庭也不幸福,因此养成了胆小内向的性格,从小到大都没什么朋友。
  而且他容貌太过漂亮,精致得像是女孩,小时候因此被很多男生排挤,封闭自我,还用黑框眼镜和长刘海遮住了半张脸,所以即使容貌很好,也没有给他带来过什么好处。
  因为被欺凌过的缘故,他本来心理承受能力就差,头脑和运动也都不行,在进入这个恐怖公馆后,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了,极其艰难地努力才勉强跟上了队友们的步伐,更别说帮忙了。
  也就是这支队伍里最厉害的队长竟出奇地是个很善良的人,不愿意抛弃任何一个队员,否则顾子殊都等不到他上身,早就惨死了。
  时子殊揉了揉太阳穴。现在的状况太棘手了,他真的很难活下去。顾子殊进入这里之后太慌了,甚至都没查看自己的能力,1级获得的3点自由属性点也没有点。
  按照现在的情况,最合理的是把这3点自由点数都加在“敏捷”这一项上,如果敏捷快一点,或许还能躲过怪物的攻击。
  不过他还没有确认顾子殊的精神控制能力具体如何使用,或许还需要在“精神”上添加点数,毕竟精神控制能力的强弱程度和精神一项关系最大。
  为了确认能力,时子殊点开了名为“惑”的能力的具体说明。
  随后他微微睁大了眼睛,隐藏在刘海下的漂亮眼瞳浮现出了绚丽的光芒。饶是他生前早已是轮回中殿堂级的人物,此刻也不由被这个能力吸引了心神,激动得手指都轻微地颤抖起来。
  ……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顾子殊的能力竟然如此强大。如果能好好培养,到了轮回后期,这个能力必将会发展到极为恐怖的地步,甚至整个轮回被他掌握在手中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系统,我要分配自由点数。】
  时子殊按捺下心中的激动,跟负责轮回者的系统在意识中沟通:【1点分配在容貌上,2点分配在魅力上。】
  【请轮回者再次确认自由属性点数使用。添加属性为:容貌1点,魅力2点。是否确定?】
  【确认。】
  【点数已增加,具体属性变化请查看能力面板。】
  时子殊摸了摸现在已经属于他的脸,原来佩戴在这张脸上的眼镜早就在逃亡的过程中丢了,但本来顾子殊就不近视,只是为了遮盖他过于漂亮的容貌,丢了反倒更好。
  他增加了魅力和容貌,让容貌值达到了10。一旦超出平均数值的两倍,就会发生质的变化,而魅力值的加成虽然不多,却也超出了常人,现在顾子殊的容貌……
  内心的兴奋让时子殊连疼痛都暂时忘记了。他用还完好的手拨开碎发,捡起散落在地上的镜子碎片,里面映出了少年的脸。
  尽管脸上沾着灰尘和血污,却藏不住少年白皙到近乎透明的肤色。他双唇嫣红,唇角微翘,黑发如鸦羽般漆黑,淡金色的眼瞳染着玻璃般剔透纯净的光,微微上挑的眼梢却透出一抹冶艳,眉目含情,眸光流转间似有魔魅萦绕,轻易间便可夺人心神。
  是美到极致的相貌。
  时子殊勾了勾唇角,镜中的少年眉目舒展,在他的控制下随心所欲地转换着脸上的神情,或纯真或蛊惑,没有哪种模样是不适合的。
  “就这么藏着,你不觉得可惜吗……”
  略带沙哑的柔和嗓音响起,时子殊低声说着,开口才知道少年的声音也极为动听。
  然而少年已经死了,他无法得知少年的心情到底如何,但是既然他成为了少年,就绝不会浪费这具身体如此出众的条件,更何况这副美貌与能力相结合,能够发挥的潜力将会极其恐怖,他要凭借少年的特殊能力,让那个背叛了他、将他肢解掉的人尝到远胜他千万倍的痛苦——
  “嚓。”
  过长的额发被锋利的镜子碎片一缕缕地削了下来,纤长的手指抹去脸上的污痕,清晰地露出了少年动人心魄的绝美容姿。
  他笑了起来。
  与此同时,队长荆以铭将一根铁棍捅进了怪物的脑袋,“嗤”的一声,玩具熊模样的怪物鲜血喷溅,脑袋裂成两半,红白相间的脑浆从里面流了出来,高大的身躯“嘭”地倒在地上。
  【已击杀怪物,恭喜您获得经验10点,积分1点。】
  荆以铭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薄汗,虽然这一次前来袭击他们的怪物都已经被消灭,但他却没有露出任何轻松的表情,俊美的面容上仍染着几分阴霾。
  莫名卷入“恐怖轮回”,还亲眼目睹了三位队员死去,哪怕这些队员都只相处了很短暂的时间,荆以铭的内心却依然甚为痛苦——身为肩负责任与荣耀的军校生,他在入学时曾立誓守卫每一名公民的生命,但现在,他却对眼前发生的杀戮完全无能为力……
  悲哀与愤怒之色在他眼中一闪而过,不过下一刻,他的神色却变得更为坚定。
  逝去之人已然无法挽回,就应该更努力地帮助其他人活下来。他们都只是普通人,绝不该在这样荒诞的地方死去。
  眼下另一位队员顾子殊从三楼跌下,现在生死不知……如果他还活着,自己一定要将他救下来!
  “快下楼,找顾子殊。”
  荆以铭向其余六位队员招招手。进入这世界的有十人,组成一个小队,目前两人死亡,还剩八个人活着。
  “有这个必要?他从上面摔下来,没死也摔个半死了,带着他只会拖累我们。”
  有人如此说着,却被荆以铭肃容制止:“现在你也受伤了,难道我们也要把你当作是队伍的拖累吗?”
  那人脸色一变,低头闭上了嘴。荆以铭神色一缓,温声说道:“我的积分足够买伤药,一会我会分给你们,帮你们治愈伤势。这个世界最可怕的不是鬼,而是分裂和猜忌,只有团结,我们才能尽可能都存活下来。”
  他顿了顿,又道:“没有谁是拖累,只要活下去,就是一份力量。更何况顾子殊还没有使用他的能力,你们怎么就知道他不会在以后挽救所有人的性命?我希望大家都能记住,只有不轻易抛弃别人,别人才不会在危急时刻抛弃你。”
  “你说得对。”那人讪讪地道了歉,“对不起,我们去找他吧。”
  “好。”
  荆以铭笑了起来,他的气质本就温暖阳光,像是太阳一样,笑起来更是具有安抚人心的力量。
  几人下到一楼,在腐朽的大厅里扫过一眼,却没有看到那个怯懦又阴沉的少年。
  其他几人心中庆幸与否不得而知,荆以铭有点着急,但也不敢大肆扬高声调,只能像之前那样轻声地呼唤:“子殊?子殊?”
  “以铭学长,我在……”
  伴随着略显虚弱的声音,少年低着头,扶着自己染血的手臂,步履迟缓地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他叫他“以铭学长”。
  听到这个称呼,荆以铭不由怔了一怔。
  这个沉默寡言的少年在之前几乎没有开口说过话,只是喘息着跟在众人身后跑,但这次从三楼摔下来,或许是因为太过害怕,现在突然开始像是惊慌的小动物一般和他亲近了。
  尽管之前与少年素不相识,他们也不是同校,但荆以铭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这个称呼,甚至全然相反,他还对少年升起了几分亲近感,不由觉得对方还是个需要被人照顾的孩子。
  毕竟子殊本就是所有人中年龄最小的……
  荆以铭的内心蓦然柔软了几分。他看不清少年的表情,却也知道少年的状况不是太好,于是他立刻迎了上去,轻轻扶住少年的肩膀,关切地问道:“我们来找你了,你别怕。你现在怎么样?”
  “我没事……”
  少年摇了摇头,虽然说着自己没事,但实际上他已经非常虚弱,话音未落身体便晃了晃,重心不稳地向前倒去,一下子栽在荆以铭的身上。
  荆以铭下意识地将他揽入自己怀中,温热的手掌贴在少年单薄的脊背上,热度透过衣料,令少年敏感地颤了颤,肩膀轻轻瑟缩一下。
  “抱歉,我弄疼你了?”
  荆以铭心中一慌,有些无措地松开了少年,然而就在此时,少年却用没有受伤的手轻轻拽住了他的衣摆。
  “我没事,我真的没事……”
  少年柔软的声线染上一丝哽咽,他缓缓抬起头,露出盛着盈盈水光的瞳眸,对上了荆以铭难掩惊愕的目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