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去我家写作业吧(近代现代)——徐徐图之

时间:2019-08-12 15:10:32  作者:徐徐图之

   《去我家写作业吧》作者:徐徐图之

  文案:
  竹马文。
  两个小男孩一起长成大男孩,拯救世界(可能没成功)的故事
  三观是什么能吃吗攻(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代言人受(曲)——大概是强强(?)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野,曲燎原 ┃ 配角: ┃ 其它:竹马
 
  作品强推:宋野与曲燎原自幼相识,一起长大。在两人十六岁时,宋野家里遭逢大变,在他无依无靠,举目无亲的情况下,曲燎原与父母收留了他。宋曲二人在同个屋檐下成长,其后考入了同一所高中,在高中生涯的青葱时光里,两人逐渐脱去稚气和懵懂,体会到世界的喜怒哀乐,感受了人间的悲欢离合。
  竹马VS竹马,从青春期到青年期,一段漫长岁月里的少年成长史。作者从日常点滴入手,细致讲述这个“陪伴与成长”的故事。这对竹马将如何面对彼此心中渐渐萌生的感情;成绩欠佳的曲燎原又能否顺利通过高考,少年老成的宋野会成长为怎样的大人;未来步入社会后,他们又将共同面对怎样的人生,故事才刚刚开始。
 
 
第1章 小野和小曲儿
  那一年的晚春,时光冗长缓慢,悠悠闲闲。
  一大早,曲燎原晃荡着从家里出来,随意锁了家门,要下楼,去上学。
  他松垮地背着个单肩黑书包,身上一套蓝白色校服,拉链敞开着,露出里面的条纹海魂衫。
  最近突然流行起了海魂衫,这是前阵子他过十六岁生日,向父母要来的礼物,很喜欢,等不及夏天来,就套在校服里面穿,专门不拉上外套拉链要露出来,这几天走路都带风,自我感觉酷毙了——他,曲燎原,就是整个407厂最靓的仔。
  他家住的这片厂区家属院,十几栋楼都是老式房子,五层楼,住户全都是国企407厂的职工以及家属。
  曲燎原家住在二楼,他刚朝楼下走了几级台阶,对门的防盗铁门也开了,出来一个穿着同样校服的男生,叫他:“小曲儿。”
  站在台阶下面,曲燎原朝他呲牙一笑。
  像是收到了某种讯号,对方马上配合地露出戒备眼神。
  男生长得很好,眉眼尤其好看,是被班里哈韩那帮女生们称做花美男的长相,校服干干净净,从领口到裤脚都整整齐齐,对钩球鞋的两边鞋带都系得一丝不苟,同个牌子的背包。身上有种在这逼仄阴暗的楼道里,略微不合时宜的精致感。
  曲燎原在他的衬托下,就像个长得有点帅的未成年小混混。
  小混混用很混混的语气道:“小野,早啊。”
  被叫的宋野顿时皱眉,说:“又乱叫,什么小野?叫哥。”
  曲燎原把单肩书包向后甩了甩,抬起一脚,仗着腿长,很不礼貌地踩在生锈的楼梯铁扶手上,整个人把狭窄的楼道堵得严严实实,痞子样笑道:“叫哥也行,昨天那张数学卷子拿来,借我抄抄。”
  宋野用钥匙反锁上门,说:“怎么又没做?昨晚干什么了?不借,自己做。”
  曲燎原理所当然道:“我要是会做,还用抄你的?”
  宋野走下来,曲燎原像个捣蛋鬼一样,堵着不让他过去,他作势要推,但又没有真的用力推,口头威胁道:“当心我推你下去,摔你个脑震荡,八级残废,不能自理。”
  “那太好了,你推你推,”曲燎原昂首挺胸,笑着耍赖道,“下回模拟考我再没考好,就全都赖你,十级残废才好呢,你当心要被我赖一辈子。”
  宋野嘲笑道:“就你,能考好才怪,存心要赖我嘛。”
  此时他们临近中考,大大小小摸底模拟考试每周都有。
  最近一次,曲燎原正常发挥,考了第十九名,全班一共二十七个学生。
  面前这位他的同班同学宋野,还没掉出过前两名。
  俩半大少年推搡着下了楼,一楼邻居家出来个矮胖男青年,大背头梳得锃亮,手里拿着只时下最潮的滑盖手机往兜里揣,赶着要去上班,一见这哥俩堵着楼道口,斥道:“哎,你俩又玩儿什么?上学要迟到了!”
  曲燎原余光瞥见停在楼道里妨碍邻里出行的摩托车,就势搂住宋野的肩,两人并排堵在那里,和摩托一起把路堵得严严实实。
  “我们上学就几步路,才不怕迟到,是小杨哥你要迟到咯,”曲燎原不怀好意地说,“迟到可要扣工资,那你这破摩托车,还能加得起油吗?”
  “你就皮吧,叫你妈来了,”小杨高声朝二楼,叫外援,“高姨!来看你家燎原!”
  二楼完全没动静。
  “别叫啦,我妈出差了,还没回来。”曲燎原道。
  小杨道:“你爸呢?曲叔!曲叔!”
  曲燎原道:“嗨呀,你看巧不巧?老曲昨天上夜班,也没回来。”
  告状未遂的小杨看看宋野,声音低了八度,说:“那我叫宋厂长了。”
  宋野却一笑,说:“小杨哥你装糊涂是不,昨天晚上没听见?我爸和我后妈又打架,打得鸡飞狗跳,夫妻双双离家出走,至今未归。你叫,要能把他叫回来,算我输。”
  小杨:“……”
  曲燎原:“……”
  昨天曲家爸妈都没在家,他跑去别人家玩到很晚才回来,错过了对门家的鸡飞狗跳,全不知情。
  他也不闹了,往旁边让了让,手松松地搭着宋野的肩。
  小杨推了放在楼道里的摩托车出去。
  曲燎原还记得为什么要给这哥添堵,严肃道:“小杨同志,公共车库是用来干什么的?你就非得偷这两步的懒,这么大一摩托停楼道里,挡着大家路,再有下回,我扎你轮胎信不信?”
  “行了知道了,年龄不大,一天天事儿真多。”小杨同志骑上车,不耐烦地挥挥手,走了。
  宋野道:“你管这闲事做什么?说多了惹他烦,他再往你家门口乱扔垃圾,他又不是没干过这事。”
  曲燎原道:“他敢再来一回试试,我真扎他轮胎,他去加一次油我就给他放一次,跟我比熊?我怕过谁?”
  宋野就也笑了,道:“熊大,你吃早饭了没?”
  曲燎原拍了拍书包,说:“拿了袋牛奶和两个蛋黄派,熊二你要吗?分你一个。”
  “这种东西能吃得饱才怪。”宋野推他道,“走了,哥哥请你吃早饭,豆腐脑吧,给你补补脑。”
  “滚,就比我大几天,好意思一直给我当哥。”曲燎原笑骂,但也不恼他,说,“我还想吃包子。我妈今天回来,我让她多给你包几顿饺子还你。”
  宋野道:“好啊。”
  他俩同年同月生,生日只差了六天。
  这片家属院建成,两家搬进来做了对门那时节,宋野和曲燎原都已经开始记事了。
  两个还穿着开裆裤的小男孩年纪相仿,很快就玩到了一起去,后来从托儿所到幼儿园,再到学前班,到小学六年,现在初三快读完了,俩人都在407厂的子弟学校上学,一直是同班同学,没有分开过。
  学校和家属院隔了条马路,从宋曲两家住的这栋楼,走路到教室门口,五分钟左右。
  家属院门口和校门口各有一家小吃店,斜对着门,本来该是打擂台的关系,两家仿佛商量好似的,一家主要卖小笼包和各色粥,另一家则主打油条豆腐脑,开了这么许多年,相安无事,各自红火。
  曲燎原的妈妈是厂里采购员,爸爸在保卫科工作,家里收入一般,他日常也没什么零花钱,来这两家小吃店,十次有八次是宋野请他,他回请就是带宋野去他家吃饭。
  宋野在一边买了一屉小笼包,打好包,和曲燎原一起带到另一边去,要了两碗豆腐脑和两根油条,两人边吃边聊昨天的事。
  曲燎原道:“昨天我没在家,回来都十点多了,你爸和那女的又怎么了?”
  宋野道:“不知道,有时候他俩翻脸翻得莫名其妙,说着说着就打起来了。你去哪儿了?”
  曲燎原道:“去文聪家玩儿了,他爸给他买了个新电脑,他叫我去他家玩玩看。”
  宋野看他一眼,说:“我家又不是没有,放着也没人玩,你怎么不去玩儿?叫你也不去。”
  曲燎原道:“不是怕你后妈不高兴吗?我每回去她都拉着个脸,要说也算挺好看一女的……”
  “好看什么?”宋野道,“丑死了。”
  虽然他后妈为人是有点那个,但在没嫁给宋厂长之前,也是厂花一朵,怎么可能丑?
  曲燎原记不清楚宋野的亲妈长什么模样了,她去世的时候,他和宋野都是七岁。看照片,以及听自家父母说起过,宋野的妈妈很美,宋野长得更像妈妈。
  曲燎原不说这茬了,道:“你家是台式机,文聪新买的是个笔记本电脑,买来要一万多块呢,说是几几几的什么独立显卡,还双核处理器什么的,我也不太懂,反正说玩魔兽世界都带得动,那电脑就这么薄。”
  他比划了一下,很是惊叹:“能比咱们班主任用的那个薄上一半吧。”
  宋野说:“文聪他爸停薪留职,下海好几年了,应该赚的不少,给他买一万多块的电脑有什么稀奇。你能不能别整天想着玩,看你那成绩,还有仨月就该中考了,就你这分数,到时候可怎么办?”
  曲燎原不以为意道:“考不上高中正好,我当兵去,说不定还能跟健哥分到一个部队。今年过年他回来,你正好跟你爸出去旅游,都没见着他,他现在长得可高了,也黑了不少,穿那身军装,人民子弟兵,别提多帅了。”
  宋野泼他冷水道:“你以为当兵是那么简单的事吗?常健他家里有关系,你家里有吗?”
  曲燎原就是随口一说,被他说得有点不高兴,心想是是是,我是没有厂长爸爸,没说,低下头呼噜呼噜喝豆腐脑。
  宋野说完就后悔,说:“我是为你好。”
  曲燎原朝他呲牙,痞里痞气道:“废话,不然早打你了。”
  宋野想说什么,又笑了。
  曲燎原一下想起更重要的事,说:“我吃完了!小野小野,把你数学卷子拿来让我抄抄。”
  宋野冷漠道:“小野什么小野?叫我哥。”
  曲燎原毫无骨气,一叠声地叫:“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快让我抄抄,数学老师昨天放过话了,今天肯定要抽查我卷子,后面几道大题我不会做,全都空着!”
  宋野不给他抄,他强行去翻宋野的书包,拿过油条的手还要往宋野干净的校服上蹭,宋野边躲边大声骂他。
  小吃店的老板娘这会儿得了闲,坐在旁边翻着本旧旧的《青年文摘》,抬头看看这俩小孩闹腾,止不住的好笑。
  当天傍晚放学,一起回到楼下。小杨的摩托车没在楼道里。
  上去之前,曲燎原道:“去我家写作业吧。”
  宋野道:“是去你家,让你抄作业吧?”
  曲燎原没好气道:“我怕你回家一个人……算了,你也不识好人心,爱去不去。我才不抄你作业!”
  他抬脚先上了楼,宋野马上明白了。
  到二楼,曲燎原开自己家的家门进去,宋野跟在后面也进去了。
  两人也不说话,坐在书桌两边,各自写作业,都没再提先前那茬。
  没一会儿,曲燎原写完了英语单词罚抄和语文诗词罚抄,该做数学卷子和物理卷子了,他坐在那里咬笔杆,不会。
  等宋野写完一张卷子放在一旁,他才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卷子抽了过来,开始抄。
  宋野:“……”
  几天以后的一个大课间,喇叭里在放眼保健操的背景乐。
  曲燎原趴在桌上打盹。
  坐他前排的文聪转回头来,神神秘秘道:“小曲儿,跟你说个新闻呗。”
  曲燎原支起下巴,道:“什么?”
  文聪小声道:“宋公子要出国了。”
  班里同学绝大多数都是407厂的子弟,少数几个是附近没有厂办学校的兄弟厂的子弟。好些同学背后都叫宋野“宋公子”,不是褒义。
  曲燎原直起身来,茫然道:“胡说什么啊,他要考市一中的。”
  文聪更神秘了,说:“你不知道了吧?这种秘密,人家能跟你说吗?出国要花好多好多好多钱的,你懂的。”
  曲燎原似懂非懂,不是太懂,不懂就问:“你是说宋叔叔贪……”
  文聪忙来捂他嘴:“我可没说!”
 
 
第2章 北冰洋和雪莲
  这个话题没有进行下去,文聪不肯再多说了,曲燎原稍微一想就明白这种事轮不着他们这帮职工子弟讨论,而且说多了对宋野不好,便也就此打住。
  文聪颇有些幸灾乐祸地说:“你倒是真心实意对人宋公子,人家一去美帝,以后肯定不回来了,要抛弃你咯……”
  曲燎原骂他两句,说笑几句,就又说其他好玩的事了。
  别看大家都是一起长大,文聪也是曲燎原从托儿所时期就情同手足的好朋友。可是包括文聪在内的其他人,多数都是不太喜欢宋野的。
  小时候的宋野,还是有很多朋友的,他聪明好看懂礼貌,对人又大方,文聪和别的几个人,也都曾经和宋野玩得很好。后来宋野的爸爸从工程师升任副厂长、没几年还去掉了副字,不知不觉的,宋野身边就只剩下了曲燎原。
  文聪转了回去。曲燎原坐在倒数第二排角落座位上,若有所思地看向教室正中的宋野,被看的人正在认认真真地做眼保健操。
  他真的要出国吗?去美国?坐飞机去吗?
  曲燎原还没有坐过飞机,而宋野是坐过的,春节宋野一家去海南旅游,就是坐飞机去的,他们所在的地级市还没有机场,要到省会城市才有飞机可坐。
  不知道美国有没有寒暑假。
  上午最后一节课是自习,班主任过来强调了下纪律,就走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