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综漫同人)——羽萌

时间:2019-08-12 15:08:33  作者:羽萌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作者:羽萌
 
文案
穿越了,成了一个破败神社名义上的神主,括弧未成年。
氪金大佬扶了扶头上的乌帽子,理了理身上的鎏金狩衣,淡然拉开仓库——
一串刺眼的满级式神,六件套惊天动地。
大佬:没有什么是氪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又肝又氪。
所有崽:阿爸说的都对~o( =∩ω∩= )m
 
苏炸天轻松向,氪金大佬天下无敌,所有崽崽都爱阿爸!
大佬全程智商在线,淡定不变脸,关爱自家崽。
 
内容标签: 综漫 灵异神怪 少年漫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土御门伊月 ┃ 配角:二代目 ┃ 其它:崽,阿爸,氪金,大佬
 
 
 
第1章 斯世空蝉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始!热烈欢迎大佬莅临我文指导工作!!!
  CP奴良鲤伴,甜文互撩互宠恋爱向,不搞乱七八糟感情线。全文苏爆,大佬天下无敌,不适可退来得及。
  全庭院穿越,全阴阳术可使用,部分头像框会变成奇怪的东西,金币勾玉作为资产保留,崽崽们都在,会随剧情有所侧重的描写。篇幅所限不可能每一个都有所细化,但我会认真写好每一个登场的崽崽~
  鉴于原游戏主线尴尬,番外部分尴尬,文案时常吃书,所以绘卷、主线,以及与崽们的相识剧情在此会有所调整,特此告知~
  以此文献给我最爱的平安京!!!痒痒鼠还能再战八百年!!!放开我我还能肝!!!
  【已进入6699频道(当前人数:1007)】
  风月的不洁妖铛:来了来了来了膜拜大佬!
  wertyyu:大佬准备了多少抽?
  中秋月:卧槽上面名字脸滚键盘出的吧?
  豹子头零充:\\会长/\\会长/\\会长/\\会长/
  散成星:惊现零充副会!
  中秋月:前排合影!
  川流:合影!
  我有可爱多要不啦:合影!!!
  阴阳逆反:7  350
  豹子头零充:哎哟我叛逆的儿啊你在会长的玄学频道直播?!
  有喜欢的人了:啊啊啊阴阳大佬合影!副会走开!
  川流:走开!
  我有可爱多要不啦:走开!
  豹子头零充:你们……!!!
  豹子头零充:我生气了!!!
  风月的不洁妖铛:阴阳大佬数字啥意思?
  豹子头零充:我们会长敢日蛇.jpg
  中秋月:会长在群里直播抽卡呢,前面是SSR,后面是抽的数。
  阴阳逆反:零充切磋。
  豹子头零充:我们会长敢日绞肉机.jpg
  豹子头零充:爸爸!我错了爸爸!别打我!斗技让我拿帽子好吗!!!
  wertyyu:哈哈哈哈哈!
  中秋月:哈哈哈哈哈!
  路迢迢:师父五百抽了。
  路迢迢:黑屏
  路迢迢:新动画!
  【神眷】土御门伊月画出一个神秘符咒,召唤出了稀有SSR式神八岐大蛇!
  豹子头零充:草草草出货了?!我还抽着呢!
  风月的不洁妖铛:吸吸吸吸吸吸!!!
  我有可爱多要不啦:吸大佬欧气呜呜呜呜呜呜!
  路迢迢:师父厉害。
  【神眷】阴阳逆反画出一个神秘符咒,召唤出了稀有SSR式神八岐大蛇!
  豹子头零充:我日哟!!!!!!
  我有可爱多要不啦:哈哈哈副会氪不氪金啊?
  豹子头零充:等我冲个钱回来日的你们喵喵叫!!!
  wertyyu:不是零充?
  风月的不洁妖铛:假的,说是起一个这样的名字然后趁其不备猛地氪金,平时就装自己白嫖爬上斗技排行榜emmmm
  wertyyu:emmmm
  豹子头零充:你们夫唱夫随的吗?!带我一个啊!3P了解一下下求你们!
  【神眷】豹子头零充画出一个神秘符咒,召唤出了稀有SSR式神小鹿男!
  中秋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散成星:我哭了你们呢?
  wertyyu:带一下下没毛病2333
  路迢迢:师父出二号机了。
  豹子头零充:天道不公!!!
  豹子头零充:我们会长敢日蛇.jpg
  豹子头零充:我们会长敢日绞肉机.jpg
  豹子头零充:我们会长敢日仙人球.jpg
  我有可爱多要不啦:完了完了疯了开始报复社会了。
  【阴阳寮】土御门伊月把会长转让给豹子头零充,新会长将带领大家一起成长。
  风月的不洁妖铛:哈哈哈嗝哈哈哈!
  土御门伊月:五蛇齐,准备登机,下了,各位加油~
  我有可爱多要不啦:会长的波浪线属于我!!!
  中秋月:我的!!!
  路迢迢:shifumanz
  阴阳逆反:路上小心,一路顺风。
  土御门伊月:谢谢,后天聚会见。先下了,号代肝上。
  路迢迢:师父慢走。
  豹子头零充:伊月!!!
  豹子头零充:死鬼你不爱我了!!!
  下了游戏,他抬起头,看着贵宾室落地窗外的停机坪,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有消失。手机“嗡嗡”震动一下,代肝小哥给他发来消息。
  代肝小喵喵:喵呜~金主爸爸打算六几只喵?
  土御门伊月:……我希望能跟你有一些正常的交流。
  代肝小喵喵:一时没改过来……别提了,之前遇到个死肥宅,要求贼啦多。这年头就算是个代肝,不会装小喵喵也会被客户无情的嫌弃QAQ
  土御门伊月:六五只,有个套路想试一下。
  土御门伊月:【恭喜发财,大吉大利】。
  代肝小喵喵:爸爸!亲爸爸!!!
  土御门伊月:还是老样子,剩下时间刷御魂,满了清一下。
  代肝小喵喵:收到!放心吧大佬!
  这次彻底解决完了,他打开电脑处理了一下文件,很快机场工作人员就温声细语的请他去安检。处理完一切事情坐在登机口处,他看到一个女孩子一人拖着两个箱子差点绊倒,伸手扶了一把,笑一笑。
  “小心一点。”
  女孩慌忙抬起头,眼睛直了一瞬间,然后赶忙道谢。
  “谢谢谢谢!”
  等他转身回自己的座位上,女孩把两个箱子一放,兴奋的发了一条朋友圈。
  【在机场遇到了人超好超好看的小哥哥!帮我提箱子啦!】
  登机前五分钟,他拿出手机,发现了几分钟前的消息。
  阴阳逆反:一路顺风。
  阴阳逆反:……后天见,很期待。
  头等舱先登机,地勤人员已经在声音柔和的要求登机,他匆匆回了一句,把手机关机放进衣袋里。
  土御门伊月:后天见,我也很期待~
  @
  意识仿佛沉没在无光的深水里,他还能思考,还能想起之前混乱的客舱,想起空乘惨白的脸。他没有想过那么微小的几率也会降临到自己身上,当他从旋转的舷窗看到下方一片蔚蓝海面之后,他就确信了自己的生还希望无限趋近于零。
  他很担心父母,担心哥哥,幸而他是家里的幼子,公司主要是大他七岁的长兄在负责。可他仍然在最后关头把能写的都写了下来,银行账号,股票,各电子设备密码等等,他从小受的教育让他对死亡很冷静,更重要的信息永远在云端有备份,空间密码他们家人都知道,他并不担心哥哥会找不到。
  最后,他笔尖一顿,还是写下了近三年的游戏账号,指名交给阴阳逆反。
  主播的话,应该会需要一个高练度账号的,阴阳是很好的人,一定会善待他的账号。他在那个游戏里实在度过了太美好的一段时光,从一开始跌跌撞撞,到慢慢强大。最后玩得好的几个好友诸如阴阳零充之类提议要组建自己的阴阳寮。寮里有元老提议叫晋江,他们一起努力,逐渐将寮发展为服务器第一大寮,成了普通玩家口中的大佬。
  后来游戏中人来了又去,他们的晋江寮风雨不动,雄霸第一。
  ……就是总会有人对这个名字露出迷之微笑。
  他查过一次,发现很多诸如“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以及“纯爱”等等的标签……
  他还惦记着自己的崽崽们,招财套是永远不嫌多的,酒吞的轮入道还差一点点爆伤,他还有上百个御魂没有强化,还有……
  后天的寮聚会。
  他最终闭了闭眼,把储存卡和纸条放进防水的袋子里,扎紧了,贴身收好。
  飞机开始坠落,坠落,触及海面——
  他想起自己写在空间里的和歌,出自《古今和歌集》的,他喜欢用那种剥离了“人”这个概念的态度去描述生死。
  【斯世似空蝉,人间有变迁。樱花开复谢,顷刻散如烟。】
  ……
  ……
  ……慢着。
  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四肢,却觉得意识仿佛在有水的地方划动了一下。什么都看不见,身下有托举的力道。
  不是一个人,不是一双手,是很多很多小小的柔弱的手将他往上托,他渐渐看到了光明。柔软的水波中揉碎着光的涟漪,他听到了一些声音,嘈嘈杂杂,属于不同的人。
  “我的孩子……”有人说。
  “主人……”又有人说。
  “呜呜……阿爸……”
  托着他的力量加大了,他依稀听到那些小手的主人发出努力的声音。他侧过头,下方是墨一样的深黑色,视线中看不到一个人,却有一条红缨顽皮的晃动了一下。
  这红缨……
  他终于触碰水面,刺眼的亮光将他包围,回着头的他却看到一群系着红缨的小纸人在向他愉快的挥手告别。
  【亲爱的阴阳师大人:
  在大人的热情参与下,我们在平安京共度了愉快的时光!感谢大人长久以来的支持~
  绮美世界,有你相伴,寮办与全体扫地工在此为大人略尽绵薄之力,请大人继续与我们相伴,共同守护我们的平安世界!
  特此奉上贺礼一份,祝大人余生顺遂!
  寮办扫地工,敬上。】
  这一封信笺在他视线中缓缓隐去,他再次感受到四肢的沉重。眼帘动了动,他感到自己睁开眼睛,接着就被一具散发着雍容香气的身体拥抱了。
  拥抱他的人声音低磁柔媚,介乎男女之间——
  “我的孩子,伊月,你终于醒来了。”
  走廊上传来雀鸟啁啾声,日式拉门打开,身着旗袍的美貌少女在看到他的一瞬间,捂住嘴,泪水夺眶而出。
  “您终于醒来了,主人!”
  几只羽毛漂亮的小鸟随少女一同飞进房间,落在他被褥上,或者旁边的地板上,同样在关怀的望着他。他……土御门伊月看清了拥抱他的人的样貌,又怔怔的回头去看那名少女,接着他低下头,伸展幼小的手,几缕属于他自己的白发正搭在掌心。
  “我……”他吃力地发出声音,“这是……”
  “伊月大人!伊月大人!呜呜呜太好了!您先前病得很厉害,小白都要担心死了!”红白相间的小狐狸扑在他被子上,两条尾巴一阵猛摇。
  土御门伊月垂眸看他,伸出手摸了摸小狐狸的头,“是……小白吗……”
  “是!是的!是小白我!”小狐狸激动的快哭了。
  他又转向跪坐在门边的少女,“花鸟……”
  “是!主人!您平安无事真的太好了!”
  最后,土御门伊月看着那名最初拥抱了他的人,不,应该称之为大妖,对方的面具已经摘下,显露风华绝代的面容。他的嘴唇动了动,那个称呼自然而然的流淌出来。
  “舅舅……”
  大妖叹息着再次拥抱了他。
  “我的孩子,我终于……能够这样拥抱你了……”
 
 
第2章 异世
  土御门伊月披着衣服坐在廊下的时候,还有点发愣。他举起手里的小镜子——据说是从匣中少女的宝盒里借来的——镜子里是他二十多年来那张熟悉的脸,看上去缩水了足足十几岁,以及,不熟悉的雪或月一样的白发。
  他动动头上非人类的白狐的耳朵,陷入沉默。
  庭院里的雨一直在下着,这座庭院像是座神社。因为家里产业倾向日本的缘故,他曾经应邀参与过这类神社的仪式,所以很容易就从祈福的绘马和粗粗的围绕古树的注连绳上认出来,这确实是一间神社,年久失修、有点破旧的神社。
  “觉得没有真实感?”低柔的声音问道。
  土御门伊月抬起头,雍容的大妖带着笑意注视他,他好像十分愉快,眼梢一直带着笑,没有半点大妖怪的架子。
  “这是个陌生的世界……”他慢慢的说着,大病之后的身体还很虚弱,“我也以为……只是一个游戏……”
  虽然他已经在其中投入了深刻的感情。
  大妖安静的微笑着,“对你们而言,不过一个游戏;对我们而言,却是真实的世界。”
  “你又怎么知道,自己生活的世界……不是一个游戏呢?”
  土御门伊月怔怔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倒是……”
  “我们原本是不会有现在这样亲密的交集的。”大妖静静说道,“现实里的你出事了,对吗?”
  “……是,空难,应该不会生还。”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