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一念误钟生(近代现代)——甜饼窟里的仙女套

时间:2019-08-12 15:07:31  作者:甜饼窟里的仙女套

   《一念误钟生》作者:甜饼窟里的仙女套

 
    文案:伪父子,年上,小白兔一口一口被吃掉.
 
 
第一章 
  沧祈市。
  “陆总,葬礼马上就要开始了,请您准备一下。”
  今天是沧祈市最大的地产开发商陆震河下葬的日子,作为陆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陆钟鸣自然不会缺席。不过在教堂门口迎宾的人却不是他,而是他的儿子,陆震河的孙子,陆念恩。
  说起陆念恩,当年陆钟鸣刚满十八,就抱了个孩子回来丢给陆震河说是他的孩子,顺便还把DNA检验报告扔到了桌上。
  陆钟鸣和陆震河的关系说不上太好,尤其是陆钟鸣的母亲去世后,两父子的关系就陷入了僵局。陆钟鸣从初中开始就乱搞男女关系,仰仗陆氏地产独生子的身份,对他趋之若鹜的女生不计其数。
  陆震河原以为陆钟鸣只是年轻贪玩,结果陆钟鸣一上大学就给他弄了个孙子回来。虽说一开始他大发雷霆,但后来转念一想,想让陆钟鸣收敛起花花公子的性格,静下心结婚生子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这么想来,提前得个孙子也是好事。
  陆念恩自襁褓起就在陆震河的抚育下长大,他生得杨柳细眉,肤白胜雪,体格瘦弱,与陆钟鸣那般俊逸潇洒的面容没有半点相似的地方,别人看了总会多说一句,这孩子一定是长得像他妈妈。
  陆念恩不仅模样不像陆钟鸣,性格也是南辕北辙。陆钟鸣在青春期的时候,三天两头和人打架斗殴,陆震河替他收拾烂摊子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陆念恩不同,他乖巧听话,每天准点上学,准点回家,对于陆震河安排的家教他没有一丝抱怨的全盘接受,在学校的人际关系也极好,几乎没有人不喜欢他。
  陆震河越看这个孙子越喜欢,觉得这就是老天爷对陆家的恩赐。陆念恩很孝顺,空闲的时候不会想着出去玩,而是陪陆震河下下棋,读读报,去花园走走。
  陆钟鸣高中毕业的时候,就搬到市中心的高级公寓去了。自打将陆念恩抱回陆家的那一刻,他就没打算对他尽义务。陆念恩是林茜二话不说丢给他的,其实真正的DNA检验报告显示他与陆念恩并不是父子关系,他之所以伪造了检验报告的结果,就是希望能堵住陆震河的嘴。
  陆震河早就嚷嚷着让陆钟鸣联姻,可他还没玩够,怎么可能在一棵树上吊死。陆念恩的出现解决了他的问题,只要有了孩子,陆震河就不会催着他结婚。
  陆钟鸣看似多情,实则是个薄情的人,不管是对陆震河,还是陆念恩,他都觉得很麻烦。在有限的记忆里,陆钟鸣见过陆念恩的次数屈指可数。最近见过陆念恩的一次,好像还是三年前,他上初中,在学校运动会上晕倒。
  那次陆震河正好出国了,学校联系不到陆震河,只能联系了陆钟鸣这个父亲。
  陆钟鸣从不知姓名的女人的床上醒过来,好端端的美梦被人打搅,自然没好气,一听到对方说是陆念恩的事,火气更大了:“陆念恩的事找陆震河,找我做什么?”
  “陆董出国了,联系不到,所以才贸然联系您的。”校长在那头吓得冷汗直流,若不是陆念恩身份特殊,他又怎么用得着亲自打这个电话。
  陆钟鸣抱怨了一句,最后还是磨磨蹭蹭赶到医院。陆念恩是因为中暑才晕倒的,医生为他挂了点滴,这也是陆钟鸣第一次意识到陆念恩长得如此瘦小。
  陆念恩虽然年纪小,但是个极懂察言观色的人,他脑袋烧得晕乎乎的,还不忘和陆钟鸣道歉:“爸爸,对不起。我已经没事了,你要有事,就去忙吧,我自己可以的。”
  陆钟鸣不自觉摸摸僵硬的脸,他的不耐烦表现得有那么明显吗?
  “我没事。”陆钟鸣拉了张椅子,翘起二郎腿,拿出手机,“等你挂完了我再回去吧,否则你爷爷知道了,又得念我。”
  相比陆钟鸣对陆念恩淡薄的感情,陆念恩对陆钟鸣的执着可谓相当深了。他一直想做个优秀的孩子,不是为了完成陆震河对他的厚望,而是希望陆钟鸣能够多看他一眼。
  陆钟鸣几乎不回陆家,可他每次回陆家,陆念恩都很高兴,他想和陆钟鸣说说话,希望陆钟鸣像学校其他同学的父亲一样,夸奖他是个好孩子。
  可陆钟鸣没有一次将目光落在他身上,每次来得匆忙,走得也匆忙,从不多逗留,与他根本说不上半句话。
  陆震河有先见之明,他知道陆钟鸣只把陆念恩当作拖油瓶,等他两眼一闭离世,陆钟鸣肯定会想尽办法把陆念恩甩开。
  所以,陆震河在临死前,叫来他的律师,在继承遗嘱上附加了一个条件,那就是陆念恩必须搬去和陆钟鸣一起住,直到他结婚生子为止。如果陆钟鸣不同意,那他名下所有财产都会由陆念恩继承,公司经营会由董事会暂时选代表经营,直到陆念恩大学毕业接手公司。
  陆钟鸣看见遗嘱的时候,气得暴跳如雷,他没想到陆震河临死前居然摆了他一道,不得不说,知子莫若父。如果没有陆震河这份遗嘱,陆钟鸣这会儿恐怕早把陆念恩甩了。
  陆钟鸣做梦都没想到,当初自以为聪明的一步,如今却成了他最大的绊脚石。
  陆震河的葬礼上,陆钟鸣念着助理事先写好的悼念词,不管念得多么声情并茂,他始终流不下半滴眼泪。陆念恩却不同,他抱着陆震河的遗照,哭得撕心裂肺,甚至感染了在场不少宾客。
  陆家那些事大家都知道,也会当作茶余饭后的闲话,不少人同情陆念恩小小年纪身负重担,以前还能依靠陆震河,现在陆震河没了,只有陆钟鸣了,他该怎么办?
  葬礼结束后,陆钟鸣被迫无奈带着陆念恩回了公寓,他一想到从今往后就要和这个“儿子”生活在一起,脑袋就疼得不行。
  “我的房间就在你隔壁,没事不要打扰我。书房可以用,但我桌上地东西不能乱动。”
  陆钟鸣家里整齐干净,与陆念恩想象得完全不一样,他还以为陆钟鸣的单身公寓会邋邋遢遢。
  不过,陆钟鸣接下来的话证明,是陆念恩想多了,他这种衣食无忧的大少爷,压根就不是会亲自动手打扫卫生的人。
  “每天都会有钟点工过来打扫卫生,做晚餐。你想吃什么,早上离家前在冰箱上贴个字条就好。”
  陆钟鸣忽然想起,陆念恩今年刚过完十八岁生日,应该已经上大学了:“对了,你在什么大学读书?”
  “沧祈大学金融管理系。”
  陆钟鸣似笑非笑道:“真像是老头会给你挑的专业。”
  “你给我个课表,我会找司机过来接你去上学的。”
  陆钟鸣停顿了一下,似乎该说的他都说完了,希望陆念恩不是个会给他惹麻烦的人,他真的不擅长应付孩子。
  “你还有什么要求吗?趁现在一并说了吧。”
  陆钟鸣对陆念恩的态度,不像是父亲对儿子的关爱,倒像是在谈一场交易。
  陆念恩能感觉到自己并不受欢迎,但即使如此他还是很高兴能有机会和陆钟鸣在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处。
  “那个,可以不用钟点工,我会烧饭,也会做家务。”陆念恩的嗓音还掺杂着少年的稚嫩,听起来又软又甜,“上学的话,我可以搭巴士,不需要麻烦司机的。”
  说完以后,陆念恩抬起头,乌黑的眸直勾勾看着陆钟鸣:“我不会给爸爸添麻烦的。”
  陆钟鸣一瞬间哑口无言,他确实觉得陆念恩太麻烦,恨不得下一秒就把他踢开,可他没料到,这些阴暗的思想都被陆念恩窥视得一清二楚。
 
 
第二章 
  陆念恩果然没有撒谎,他确实会做饭,而且是很会做饭,完全不比陆钟鸣请的家政要差。
  陆钟鸣挺意外的,陆家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环境,他比谁都清楚。陆震河绝不可能苛刻陆念恩,让他自己洗衣做饭,所以陆念恩的厨艺到底为什么这么好?
  “以前在陆家,都是谁做的饭?”陆钟鸣忍不住问道。
  “是张妈做的,我就偶尔帮忙。”陆念恩似乎明白了陆钟鸣问题里的深层含义,“高中上的私立学校有课外厨艺班,我就报了一个,这些都是我那时候学的。”
  陆念恩的回答解决了陆钟鸣的疑问,由于陆念恩的厨艺不错,陆钟鸣还比往常多吃了一碗饭。
  陆钟鸣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从出生开始连自己的一件衣服都没洗过,更别提洗碗了。心情好的时候,他可能顺手塞进洗完柜,大多数时候,他用过的碗筷都是直接留在水槽里,等第二天钟点工过来整理。
  以前没时间仔细看陆念恩,陆钟鸣发现身为男孩子的陆念恩长得过于精致漂亮,白皙如玉的肌肤恐怕连女孩子都会嫉妒,他一直觉得,男孩子还是长得阳刚些为好,否则容易在学校遭人欺负。
  陆念恩收起桌上的碗筷,一一将它们放进水槽后,撩起袖子开始清洗。
  陆钟鸣没有阻止,只是起身道:“我去书房了。”
  因为葬礼结束后,陆念恩就被陆钟鸣带回了公寓,所以整理好的行李还留在陆家没有带来。洗澡后的换洗衣物就给陆念恩造成了难题,他不敢去打扰陆钟鸣,就在房间衣柜里找了一圈,发现一件陆钟鸣穿过的衬衫,只能暂时将就穿一晚。
  陆钟鸣的行程很紧张,即便今天是陆震河的葬礼,他在日程上的会议也只是延迟,而不是取消。
  开完网络会议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陆钟鸣伸了个懒腰,扭了扭脖子,打算换身运动服,去公寓楼下二十四小时经营的健身房运动一下。
  陆钟鸣一出书房,和陆念恩撞个正着。陆念恩的头发还是湿的,水滴顺着下颚低落到他凹陷的锁骨处,陆钟鸣的衬衫穿在他身上显得有为宽松,遮住了他的臀部以及一半大腿。
  陆念恩的皮肤白里透红,黑眸微微湿润,看起来一副纯洁无瑕的模样。陆钟鸣先是一怔,随后反应过来,故似凶状:“你怎么不穿自己的衣服?”
  陆念恩有点委屈:“行李还在爷爷家。”
  陆钟鸣一想,这事确实不怪陆念恩,随口给自己打了个幌子:“你这么穿容易感冒吧。”
  听到陆钟鸣关心的话,陆念恩顿时眼睛亮了起来,脸蛋也红扑扑的:“不会的。”
  说真的,陆钟鸣觉得陆念恩好看得有点过分,哪有一个男生长得那么软糯可爱的。
  陆钟鸣偏过脸,不再去看陆念恩:“睡觉去吧。”
  陆念恩见陆钟鸣这么晚还要出门,突然想起电视上经常报道陆钟鸣夜会女明星的新闻,他心口闷闷的,问道:“爸爸,你要出门吗?”
  “去下面健身房锻炼。”陆钟鸣换上运动鞋,“你去睡觉吧。”
  陆钟鸣今年三十六岁了,但看上去不过二十七八,这也得益于他常年保持健身的习惯。不管工作到多晚,他都会去健身房锻炼半小时至一小时不等。
  陆钟鸣锻炼结束回家,以为陆念恩肯定睡了,没想到这小家伙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现在是夏天,家里一直开着空调,陆念恩穿得少,两条细白修长的大腿暴露在空气里,难眠会引来感冒。
  “醒醒,怎么睡在这里?不是让你睡房间了吗?”陆钟鸣对于陆念恩这种不受教得行为有些无奈。
  “爸爸,你回来了吗?”
  陆念恩揉揉眼睛,赤脚跑进厨房,稍微捣鼓了一下,端着一碗热汤出来了。
  “这是肉汤,网上说健身过后喝,有利于增强体质。”
  陆钟鸣看着陆念恩那瘦小的身板,心想就算要增强体质,也不是他增强,陆念恩才真的该多吃点,都十八岁了,怎么看起来还像十五六岁。
  “你不用准备那些东西。”
  陆钟鸣一说完,陆念恩脸上喜悦得表情刷得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两只手藏在身后,轻声道歉:“对不起。”
  陆钟鸣有种自己是个恶爹的感觉,他还真是不太擅长应付孩子。陆念恩不像他,他小时候天不怕地不怕,就算闯完祸,最多也就是挨顿打,对他来说不痛不痒。
  陆念恩过去十八年的人生里,除了陆震河一个亲人外,似乎没有别人了。陆钟鸣对他向来没多大关怀,在陆家碰面了,也顶多冲他点点头,连半句话都懒得多说。
  现在让陆钟鸣在一夜之间学会和陆念恩相处,着实有很大难度。陆念恩很懂事,没错,可这种懂事令他莫名的烦躁。如果陆念恩像他,成他给他闯祸,他还能找个理由将他一脚踢开,现在他根本做不到。
  对陆念恩来说,陆钟鸣是唯一的依赖和亲人。离开了陆钟鸣,他无处可去。
  “你没做错,道什么歉?”陆钟鸣有点烦躁,他不知道怎么面对陆念恩,这时候他突然觉得,如果陆震河活着,他就不会有这些不必要的烦恼了,“坐下来一起喝吧。”
  趁陆念恩进厨房盛汤的功夫,陆钟鸣去房间拿了一条羊绒毯,等陆念恩出来的时候,他递给他:“挡着点腿吧,家里有中央空调。”
  对于陆钟鸣的关心,陆念恩高兴得像个受到褒奖的孩子,他坐在陆钟鸣对面的位置,小口小口喝着汤,没有一点声音,姿态让人赏心悦目。
  不得不承认,陆震河把陆念恩教得很好,不过主要还是要归功于陆念恩听话。如果陆念恩和陆钟鸣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话,恐怕陆震河就不会那么省心了。
  公司的事情很多,陆钟鸣没时间陪陆念恩回陆家,便吩咐他的助理周琛全程陪同陆念恩。
  周琛当陆钟鸣的贴身助理已经整整十二年了,对他的品味十分了解,就连陆钟鸣交往过的女人,都是经由他仔细调查过的,因为陆钟鸣讨厌麻烦的女人。
  周琛和陆钟鸣相处这么多年,早就学会了,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审时度势是他的长处,这也是为什么陆钟鸣换了那么多个女人,却从没换过一个助理。
 
 
第三章 
  周琛把车停在陆家门口,替陆念恩打开车门:“小少爷,请下车吧。”
  “周助理,不用麻烦你和我一起上去了,行李我都整理好了,自己拿下来就行了。”
  陆念恩是个不喜欢麻烦别人的人,住在陆家的时候,能自己做的事,他从不麻烦下人,所以陆家上下的佣人都特别疼爱这个乖巧懂事的小少爷。
  周琛不放心:“小少爷,您应该有不少行李吧?现在老宅的佣人都已经遣散了,如果我不陪您上去,没有人能帮您提行李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