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血缘兄弟abo(近代现代)——三心不是大人

时间:2019-08-12 15:06:18  作者:三心不是大人

   《血缘兄弟abo》作者:三心不是大人

 
  文案:大概内容就是受作为攻的妻子出生,但是受在三岁时被拐走了。后来攻找到了他,然后他们在一起了。
  注:文里非常强调血缘,攻和受是亲兄弟,所有人都知道,并且非常赞同,因为在上流社会眼中,亲兄弟的结合生下来的孩子,血脉才最纯正。
  文里有三对cp:
  1、虞枢和虞泽/小冰(骨科)
  2、虞熠和兰榕
  3、兰祁和兰舒(父子)
  各cp戏份所占比不同,但都不虐,这是一篇短短的小甜文!
  祝食用愉快!
 
 
第一章 
  小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满足的看着自己整理好的一箱箱蔬菜。
  “小冰,”母亲在他身后叫他,“快进来,天快亮了,你准备准备和你爸爸一起去虞家送菜。”
  “好的 ,母亲!我去冲个澡换个衣服就来!”
  #
  小冰拿了一盏灯小心而快速地爬上楼梯,现在天还没亮,大多数人都还没起床,但是小冰一家人已经全部弄好准备去给虞家送菜了。
  这是一份非常有面子的工作。
  虞家,上层社会顶层的家族。
  虞是一个非常尊贵的姓,勒肯国只有一个家族拥有这个姓。除了皇族的“席”姓,“虞”是这个国家第二尊贵的姓。虞家掌管着兵权,虞家家主,代代都是大将军。
  因此,但凡为虞家做事的人,都觉得非常有面子。小冰的父母仅仅是为虞家送菜的其中一份子,但是在肯都,除了中上层贵族,没人敢小瞧他们。
  #
  小冰简单的冲洗了一番,匆匆换上衣服,跑了出去,中途又想起什么似的折返回来,在床旁的抽屉里翻找出一支针剂,给自己注射。
  小冰是个omega,今年17岁,明年就快要成年,由于父亲为虞家工作的缘故,他们所住的街道已经有许多人向小冰的父母们发出结亲的意愿。但是小冰的父母非常尊重小冰的想法,并没有随意为他答应哪一家,只是告诉他,只要在成年前告诉他们,他自己喜欢哪一家的小伙子就好了。
  他还有一年可以挑选自己的Alpha。
  他想,他一定要好好选,不需要多有钱,多有权,只要能让他开开心心的就好。
  “小冰,怎么还没好啊!快下来,不然不等你了!”
  母亲的催促声穿过墙壁打断他的思绪。
  “下来了,母亲!”
  小冰把注射器拔出身体,扔进垃圾桶,随手拿了两只棉签压住穿刺口便下楼。
  #
  天空开始出现一丝丝红霞,小冰坐在父亲旁边看着父亲不断挂挡加速,他紧张的拉住车旁边拉勾。
  车窗外是一个个紧闭大门的店铺,现在天还没亮,大家都还在睡梦中,路上也几乎没有行人和车子,得益于此,他们的车开的非常顺利。
  手臂上的针孔已经不流血了,小冰把压针孔的棉签用塑料膜套上,然后放进自己的衣服口袋。
  带有omega体液的东西是不能随意乱扔的,尤其小冰还是一个尚未被标记的omega,若是不小心弄丢,被alpha捡到,这可能会成为对其的一剂春药。
  车旁周围的路开始宽阔起来,带着大门的店铺也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四季常青的松树,小冰的父亲开始减速,最后,在一扇铁门前停了下来。
  他打开车门跑下去,掏出证件给守门的军人看,小冰看到那人看了看证件,又抬头朝车看过来,然后点了点头。
  小冰的父亲带着一身寒气跑上车,发动引擎,缓慢起步,等车完全开进大门后再次停下来。
  他们面前还有一扇铁门,车并没有完全进入虞宅,现在只是进入了第一扇大门,而且这是偏门,专门用来接送一些从外面送来的生活用品。在第一扇门前给卫兵确认身份,之后进入第一道门,在第一道门和第二道门前称重,扫描,安检,合格后还需要等着里面接应的人出来才会打开第二扇铁门放他们进去。
  小冰仍旧坐在座椅上不动,旁边的父亲也没有下车,他们在等待着扫描安检以及负责收菜的阿叔出来。
  “滴滴滴……”
  车旁的路上两条长长的灯显示绿色,安检通过。车窗上一个人影逐渐变大,小冰父亲看到后立马下车,跑过去,然后和外面那人一边交流一边返回车上。
  “咔……嚓……”
  车门被打开,小冰父亲和另外一个人坐了进来。
  “小冰啊,又和你爸爸来送菜啊?”
  小冰转身给那人打招呼:“是的,德叔,今天继续承蒙您照顾了。”
  德叔连连摆手:“哎哟,哪里哪里,你多看看我家那臭小子,多和他说几句话就好了!”
  小冰有些尴尬,他看了看自己的父亲。
  小冰父亲一边启动车子一边随口问到:“德明啊,你们那小子不是比我们小冰小吗?怎么,学校里的那些omega看不上眼啊?”
  德叔叹了口气:“别说了,alpha真的不省心,我也说过他好几遍,但我家那臭小子说看不上学校那些o,说还没他小冰哥哥长得好看!你说他屁事是不是多,我们那个街,谁有你们家小冰好看啊!”
  小冰错了搓手,不敢开口,不过还好,车一下子就到了。
  父亲把车停了下来,下车准备抬菜,德叔也意识到现在不是谈论这件事的好时机,打开车门下去了。
  小冰也打开车门,帮助父亲一起抬菜。
  德叔在表格画上一个勾,小冰和父亲就抬上一箱菜跟着厨房工人们一起到菜库。
  天已经开始泛亮,厨房和菜库有些乱,人员嘈杂,挤来挤去,小冰放下菜后发现父亲已经出去了,他深呼吸了几下,擦了擦汗。
  果然,omega的体力真的太弱了,他现在连他的beta父亲的脚步都跟不上。
  #
  “你们这里葱放在哪儿啊?那种还种土里的葱?快点找一盆过来,二少爷想要!”
  “哎哟,茜拉姑姑啊,你怎么这个时候来找葱啊,我们现在忙的……诶,那边那小孩……你把你旁边的葱抱一盆过来!”
  小冰把擦汗的纸巾放在兜里,正打算出去,就听见穿着围裙的一个阿姨对着他说话。
  “对,对,就是你,抱一盆葱过来。”
  小冰对上她的视线,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指了指自己。
  “说的就是你!你旁边的葱,抱一盆过来!”
  小冰这才注意到自己身后有一箱葱,都是栽种在盆里的,你小心翼翼地挑选了一盆看起来长势喜人的葱,朝二人走过去。
  穿围裙的阿姨正想把葱从小冰手上接过去递给面前的茜拉,只见茜拉嫌弃的看了看这盆满是土的葱。
  “给这小孩抱着吧,跟我过去,这么多土,我待会不想换衣服……”
  围裙阿姨把葱塞回给小冰,顺便推了推他:“给,孩子,跟着茜拉姑姑去送个东西,待会再回来继续干活。”
  小冰被推地往前走了几步,他转过头,对围裙阿姨说:“阿姨,你给我爸爸说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阿姨知道啦,你去吧。”
  #
  小冰低低看着怀里的葱,盆里的土虽然不算多,但是盆边还是有些土蹭在了他的衣服上,脚下也是一双脏兮兮的鞋子,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他有些战战兢兢地踩在干净的地板上,地上留下一些带着土的脚印。
  耳边是茜拉的警告声:“你就专心跟着我走,不要说话,眼睛不要乱看,待会到二少爷房间后,你放下东西照着这条路往回走,不要到处跑,免得被卫兵抓住,不然到时候有你的苦头吃。”
  小冰点了点头,回答道:“我明白的,姑姑。”
  “你不止要明白,你还要做得到,你知道你们这样的下层人能踏上这里的地板是多么荣幸吗?你给虞家二少爷送过一盆葱值得你在外面吹嘘好久……”
  小冰耳边茜拉的声音一直不停,他其实不喜欢听这些话,虽然他知道这是事实,他们这样的人,能和上层社会的人有一丁点的接触,在他们那个圈子都是值得炫耀一辈子的事情。
  他盯着怀里的葱,双眼放空。
  他觉得自己和这盆葱也蛮像的,都是在脏兮兮的土里长大,现在被人领着到了上层社会的人的房间。
  茜拉打开一扇雕花大门,进去,指着门边的一小块空地说:“来,放在这里吧,然后你可以回去了。记住不要乱跑,直接顺着刚才的路走回去,你记得刚才的路吧?”
  小冰点了点头,接着在雪白的地毯上印上两个泥鞋印,放下葱,走出去,地毯上又多了两个泥鞋印。
  他转头看到茜拉一脸嫌弃的看着那四个鞋印,有些无措的搅了搅手指,他想说:对不起,要不我帮你把地毯洗一下吧。
  但是还未等他开口,雕花大门在他面前猛地合上。
  小冰捏了捏衣角,转身返回。
  #
  其实他不怎么记得路,这里的一切感觉都长得差不多,但是他觉得他可以靠着自己的泥脚印走回去。
  不幸的是,这座屋子里的清洁工非常勤奋,他找不到自己的脚印了。
  他从包里拿出刚刚擦过汗的纸巾再次擦了擦汗,然后把纸巾放进兜里,继续向前走。
  他打算先靠着记忆找一下路,如果遇到人,可以问一下。
  #
  不一会,在他刚刚踩过的地上,两只包着塑料膜的带血棉签被人捡起。
 
 
第二章 
  小冰感到有些奇怪,为何他走了这么久都还没有遇到其他人呢?这么大的房子,连他的脚印都可以立即清扫干净,为什么他就是遇不到呢?
  但是他心里也有些担忧,他怕遇到人之后,别人嫌弃他乱走把他扔出去。
  毕竟这是虞家。
  小冰停下了脚步,转过头往回看。
  走廊里除了照明的灯,挂着的壁画,摆放的鲜花以及他留下的泥鞋印外,干干净净,没有多余的东西。灯也暗暗的,发出的光芒并不能将走廊里的东西照清楚,这灯原本的作用仿佛不是照明而是为了装饰。
  为什么不弄亮一些呢?
  为什么每个地方都长得差不多呢?
  小冰想,要是我有这么大的房子,我一定要装饰的非常不同,北面以雪景为主,放上程亮的灯,铺上雪白的地毯,摆上松树,雪人,雪花片做装饰;南面以绿色为主,摆上超多绿色植物,像是进入森林一般,当然,灯也要非常亮!东面的话……
  有脚步声传来,打断了小冰的思绪。
  他有些害怕地瑟缩了一下,会是卫兵吗?不听我解释就把我扔出去……或者是清洁的仆人,骂我一通,说我把地板搞的非常脏,然后叫卫兵把我赶出去?
  小冰往旁边看了看,可是两边都是紧闭的门,他随意跑到一边,尝试拧开雕花大门,但是没有用,他着急的再次拧了拧,没用。
  他心里慌急了,眼睛开始四处乱瞟,这时他才注意到,门旁的墙上是指纹和密码输入的小屏幕。
  脚步声越来越近,甚至加快,小冰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冲过来将他按在门上。
  男人带着浓烈的乌木香将小冰紧紧地箍在怀中,头埋在他的颈旁,灼热的呼吸撒在他的脖子上。
  小冰害怕极了,他感受到了来自陌生alpha的威胁,他不停的挣扎,手脚乱动乱蹬,嘴里开始喊着“救命”,企图挣脱这个恐怖alpha的束缚。奈何omega的生理限制,他的体型和力量完全不够看,他挣了这么久没有丝毫用。甚至于男人感受到他的挣扎,将他抱地更紧,结实有力双腿夹住omega瘦小的双腿,一只手环腰并抓住两只乱动的小手,另外一只手扯开omega碍事的衣领,随后捂住他不断喊叫的嘴。
  小冰被完全压制住,不仅手脚不能动,现在嘴巴也无法呼喊,他只能透过男人宽大的手掌缝隙“呜……呜……”的叫着,口中的涎液来不及吞咽,顺着男人的手掌和手臂滑进了更深处……
  男人灼热的呼吸在颈边徘徊,突然,小冰颈后感受到一阵阵濡湿,同时身体一阵发软,他有些绝望地意识到,男人在舔他的腺体。
  小冰抬起脚想去攻击男人身上最薄弱的双腿间,但是他只抬起了一点便被再次压制住,同时,后颈一阵刺痛!
  痛,但不完全是痛,脑袋晕乎乎的,身上有种奇怪的感觉,四肢越加瘫软,要不是有男人压制住他,他恐怕就要直接到在地上。
  小冰抓住男人的衣服,眼睛有些湿润,粘在睫毛上,视线模模糊糊朦朦胧胧,他张口费力地咬住男人的掌心,牙齿发力,将全身最后的力量都寄托在四颗尖尖的犬牙上,直到嘴里有一丝血腥味。
  空气中弥漫着乌木混着鸢尾花的味道,鸢尾花是他的信息素的味道,至于乌木是谁的信息素的味道,答案已经不言而喻了。
  小冰四肢开始发麻,后颈的腺体开始发烫,alpha的犬牙还塞在他的皮肤里,只有alpha确认自己的信息素已经融进omega的身体里,他才会松口。
  小冰感到后颈腺体又痛又麻又烫,偏偏他四肢发软毫无力气,甚至于嘴巴也没有了力气。
  更糟的是,他发现自己的裤子湿了。
  #
  小冰被扔在松软的大床上,他愣愣毫无反应,他不明白自己下身为何会湿,他才17岁不是吗?他还没有成年,还没有18岁,发情期还没有到。
  男人撑着手,在他头顶看着他,不满意他的走神,俯身在他唇角咬了咬。
  小冰被疼痛拉回思绪,抬眼看向男人。
  由于房间光线昏暗,加上小冰自己眼睛里含满泪水,他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脸,但也是一张非常英俊的脸。
  男人开始脱衣服,三两下就把自己脱光,接着开始拉扯小冰的衣服,小冰挣扎着,甩开男人的手,然后翻过身体,向前面爬,打算脱离男人的掌控范围。
  可惜只爬了两步,便被男人扯着脚踝拉了回去,接着脏兮兮的裤子被剥掉,由于用力过大,外裤被撕烂,里面的内裤被扒下一点,可怜兮兮的挂在膝盖上。
  小冰伸手去拉内裤,男人却双手用力直接将他的两层上衣撕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