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被迫在校园穿女装的那三年(穿越重生)——管红衣

时间:2019-08-11 13:55:17  作者:管红衣

   =================

  书名:被迫在校园穿女装的那三年 [参赛作品]
  作者:管红衣
  文案:
  糙汉社会青年穿越了,身体还是自己的,却成为了一名备受欺凌的“女”高中生。
  ……还要求他全程女装不得泄露真实性别??
  为此闫寒表示:那我洗澡怎么办?
  系统:不去公共浴室不就好啰。
  闫寒:什么……学校还有游泳课?!
  系统:统统要以女装形式出席哦。
  闫寒:那老子要上厕所了咋整?
  系统:憋着。
  闫寒:我去你#%**%#!!
  系统:……作为鼓励和身份掩盖,系统为宿主开放了[终极美颜]、[终极身娇体软]等技能,宿主放心,您将是这所学校最闪亮的新星,请尽情造作吧!
  闫寒:???
  学习,赚钱,以及保持美丽……真·女装大佬纵横校园的热血故事。
  攻:我就静静地看着你捣蛋:)
  别名:《女装学渣逆袭日记》
  ※画个重点:攻受产生感情前攻已经知道受的真实性别,攻会自愿给受打掩护。
  恶搞沙雕片段一——掉马前:
  受尿急想上厕所。
  攻:为什么这位同学总在男厕所门前徘徊?还捂着个裆?
  恶搞沙雕片段二——掉马后:
  学校组织篮球赛,受被选进了啦啦队当成员。
  露脐装、小短裙、纯白色的高筒袜……受表示我去你大爷的,抢下篮球队长手里的球就来了个三分灌篮。
  篮球队长攻:这个三分球投的漂亮!不过我更喜欢看你跳啦~啦~舞:)
  武力爆表残暴不仁专治各种不服受×哪有事哪到啥啥都会各种不是人攻
  ◆全文架空,校园是作者自行想象的,一切设定只为了剧情服务,与现实情况很可能不相符。
  ◆本文沙雕,全文恶搞,没有逻辑,没有因为所以。角色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核心梗都在文案上了,不喜勿入。极端男权/女权主义者勿入。请别较真。
  ◆虽然沙雕,但也是一篇苏爽文,沙雕并不影响主角苏上天际。主角很苏,非常苏!这就是一篇玛丽苏文,不喜勿入。
  ◆攻名字源于“树深时见鹿”,出自李白《访戴天山道士不遇》。
  ◆谢绝扒榜么么哒。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系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闫寒,林见鹿 ┃ 配角:学霸|直播|娱乐圈|女装美美美浪浪浪 ┃ 其它:
  作者简评:
  身为一个糙汉社会青年,闫寒穿越了。身体还是自己的,却成为了一名备受欺凌的“女”高中生,并且被要求全程女装不能对外透露真实性别!对于闫寒来说在这所校规森严的重点中学读书难的不是如何成为一个五项全能的学霸,而是……上厕所怎么办?洗澡怎么办?上游泳课怎么办?……本文采用幽默的行文方式,讲述了一个痛改前非、重新回归校园的青年成长史。全文以浮夸的文风描写了一个主角在重重困难中不断提升自己,结识朋友,过关斩将,纵横校园的热血故事,嬉笑怒骂,笑中带甜,适合用作放松身心之读物。
  ==================
 
 
第1章 
  颜晗其实不叫颜晗。
  他是姓闫,单字一个寒字。
  下三城刚出来混的、辈分低的人喜欢叫他闫哥,同辈份的、混得久一点儿的,就都叫他闫老三。
  闫寒从小性子就火爆,是个练家子,打架狠,又讲义气。
  当年上学的时候就是因为义气两字儿退了学,那个年代能搞出这么大动静的人不多,因为这事儿“道”上的人都佩服他,都叫他一声大哥。
  可惜大哥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
  人倒霉了连喝凉水都塞牙缝,走在大街上被人一闷棍把魂儿都打飞了,你说这找谁说理去。
  现在后脑勺还处于闷痛的状态,周围围了几个人,小雀儿似的叽叽喳喳个没完没了,闹得人心里发燥。
  闫寒没好气说:“都滚边儿呆着去,别围着老子转。”
  周围终于安静了一瞬。
  紧接着却爆发出更严重的议论声——
  “这个四眼眼睛娘不会是被砸傻了吧?”一个女声说道。
  “不就是被篮球砸一下,还能砸出脑震荡来?我看她就是装的!”另一个女声说。
  “要碰瓷?还是要趁机吸引魏宁鑫的注意?”第三个声音不客气地传来,甚至更过分的是,那个人还用手指头怼了怼他的肩膀,“唉你说话啊,到底有没有事儿?你说句话。”
  魏宁鑫是他妈的谁?闫寒实在不耐烦,但因为对方是女生,所以下意识地不想与之计较。
  他勉强睁眼,阳光正透过半敞的窗户照射进来,光影斑驳交错间他看见几个穿着校服的学生妹围在他的床前转,不由有些发懵,感觉头更晕了。
  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一个穿白大褂的校医院老师已经走了过来:“别都围着转了!病人需要安静!唉你们都哪个班的,别糊在这儿了,快回去上课吧!”
  被这名老师带着大碴子味的大嗓门一喊,围着闫寒转的女生们就呼啦啦地散开了,没一个人留下来。
  不过闫寒倒是松了口气,心想终于安静了。
  但下一秒,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现在所处的位置,种种设备摆设都告诉他这里应该是一间医务室。
  这本来没什么。
  偏偏闫寒的床前侧面摆着一面全身镜。
  此刻他正坐在床上,大半边儿身子都被映在这面镜子里头,猛地一见镜中景象,闫寒便浑身汗毛一炸,蹿跳起来!
  黑发长及肩头,发质并不是很好,发尾干燥还有些自来卷,因疏于打理而显得凌乱不堪。
  刘海很长,几乎挡住了眼睛。
  刘海下面是一副无框的塑料眼镜,眼镜极轻,戴习惯了甚至很难察觉到它的存在,但也难以掩盖它很丑陋的真相。
  这副造型真的既土又俗。
  最叫人觉得惊悚的,他身上的这套校服裙子是怎么回事!!
  暗红色的制服上衣,黑红格子的及膝A字短裙……
  闫寒觉得除非自己疯了,否则怎么可能会穿这样的衣裳?!
  但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
  镜子里头的人无疑是他本身。
  闫寒伸手往下身一摸……
  确认过了,不会有错。
  心里没觉得安定,冷汗反而冒了出来。
  ……这特么是什么鬼?!
  闫寒跌回在床上,把那副无框塑料眼镜一把扯下扔的老远,眼前瞬间一片模糊。
  ……
  身体是自己的身体不会有错。但他的头发绝没有这么长,他也不近视。
  最主要的,他右眼眼角旁有一道已经挂在上面数年的狰狞伤疤,现在那里却光洁如初,没有一丁点儿受过伤的痕迹。
  情况过于诡异,闫寒却顾不了那么多,因为就在此刻他脑中突如其然地响起一串声音:
  【欢迎来到美丽梦世界。】
  【[终极美颜]技能开启。】
  【[身娇体软]技能开启。】
  【身体改造中,请稍后……】
  闫寒:???
  脑海深处炸开的一连串电子音叮咚直响,振聋发聩,恨不得直击灵魂深处。
  几乎就在话音一落的同时,闫寒觉得俩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说晕也不完全是晕。
  他的意识与身体脱离,但却是清醒的。
  清醒中那道电子音正为他介绍着这个关于美丽梦世界的一切。
  简单地说就是他发生了意外,临嗝儿屁之前身体被主神捞到了这个世界,进行了修复并与这个世界一个叫“颜晗”的同学进行了身份融和,现在他必须以这个身份在这里活下去,并完成主神交给他的一系列任务。
  任务内容很长,闫寒脑子发懵,听得浑浑噩噩,一时半会儿他也不知道对方想搞什么。
  但有一点他倒是挺清楚的。
  ……自己八成是回不去了。
  *
  意识再次接管身体的时候闫寒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经过主神的改造,他的视野重新变得清明,但本就不近视的闫寒并没有注意到这点变化。
  他刚醒,就被一阵惊叫声给镇住了。
  “啊!同、同学,你你你醒啦?你感觉咋样啊?”
  闫寒抬头一看,是刚刚有过一面之缘的医务室老师。
  这小伙儿看起来挺年轻,长得也挺俊,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一惊一乍的。
  日暮西沉,外面的天色已经是傍晚黄昏时候。
  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后,得知自己回到了高中校园之中,无论如何闫寒内心深处还是隐隐有些兴奋的。
  高中辍学是他一生中最悔恨的事。
  悔的是自己年少轻狂。
  恨的是自己不思进取。
  闫寒在从前的世界中早已无牵无挂,现在重新给他一次机会,他就全当是天上送来的馅饼,照单全收了。
  从现在开始,他就是颜晗。
  可即便是这样,闫哥还是闫哥,闫寒不喜欢被人盯着。
  之前赶其他学生还挺严厉的医务室老师这会儿见到他不知怎么,竟然有点口吃了,他明明已经没事了,还磕磕巴巴地跟他絮叨。
  “那个,同学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你你你好像跟刚才不大一样了?你是叫颜晗吧?”
  闫寒礼貌地冲这名老师笑了笑,说:“只是被篮球砸了一下,睡了一觉我现在没什么大事了,谢谢老师,我该回去上课了。”
  “不是,你等一下……”穿白大褂的年轻医生想拦住他,又有些扭捏,他似乎忘记了自己想说什么。
  对方说不清楚,闫寒自然不知道他想干嘛。
  他等了一会儿,又有点不耐烦了,只好说:“我是一年十七班的学生,老师如果有什么事就去找我。”
  随即离开了医务室。
  年轻医生微微张着嘴巴,眼见着那道纤长细瘦的身影迈出了医务室。
  脑海中映着的还是对方那一张艳色绝世的容颜——
  奇怪,他虽然不是个颜控,但那么好看的一个人、那种程度的颜值按说刚送来的时候自己应该就能发现啊!怎么对方摘了眼镜睡了一觉就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难道戴不戴眼镜对一个人的影响真的这么大?……对了,眼镜!
  “我想起来了,唉同学!你眼镜落这儿了!”
  *
  这个世界对于闫寒来说还是有点过于奇幻。
  刚刚昏迷中接收了关于“颜晗”的信息,闫寒一边儿往前走,一边儿整理着刚刚主神告诉他的一切。
  美丽梦世界并不是真实的世界,虽然逼真得像是真的,但“颜晗”却只是一个角色。
  一个设定为女同学,却造型很土、性格内向,学习成绩不好不坏,没什么特长也没有朋友,在班级里几乎就是个透明的存在。
  现在闫寒的任务就是充当这名女同学,力挽狂澜,完成德智体美劳五项成就。
  至于德智体美劳是啥?
  主神跟他说了挺多,闫寒自己总结了一下,意思就是要牛逼。
  什么学习啊,体育啊,劳动啊,方方面面都得很牛逼。
  这其实也没什么。
  对于重返校园的他来说完全可以当成是一项充满诱惑的挑战,闫寒觉得就算前路很长,困难很多也无所谓。
  可为啥偏偏要他男扮女装成为一名女同学?!
  闫哥身高虽然不能说八尺,但七尺估计肯定是有了。
  要他一个七尺男儿在学校里男扮女装?
  这特么是不是有点儿过分了!
  对于自己该怎么做闫寒现在也是有点懵逼。
  他这边正纠结着,没注意自己已经走出了医务室所在的大楼,来到了操场上。
  下课铃已经响起,下午五点钟,已经到了晚饭时间。
  但麓泽中学作为封闭式学校,晚饭后还有晚课和晚自习,所以这会儿操场上热闹非凡。
  恰巧今天一二年级私底下约了一场篮球赛,很多人干脆不去食堂了,在超市里买了面包奶茶和零嘴儿,都跑到操场上去看篮球赛。
  下半学期刚刚开学不久,冰消雪融,天气回暖,正是猫冬的人外出活动筋骨的大好时节。
  而校园里则永远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除了进入备战高考阶段的高三不是那么活跃了以外,其他年级还是洋溢着青春的气息,篮球比赛第一节刚刚开始不久,除了场上换了球服的男生外,其他观战的则围成了几圈,纷纷为今天要出战的、自己心仪的篮球健将喝彩助威——
  “魏宁鑫!魏宁鑫!”
  “啊啊啊魏宁鑫好帅!”
  “景辰学长!景辰学长加油!”
  但还在思索设定的闫寒显然与这一群人格格不入。
  见到前面有人群便下意识绕开,他本身虽然还年轻,不过二十岁,但辍学早,老早进入社会了,骨子里终究不是热情奔放天真烂漫的学生了。
  闫寒没有看比赛,专注比赛的同学也没人注意到他。
  可就在这时,闫寒却猛地听见一阵急促的哨声,伴随着周边人群发出的一阵惊呼,他抬起头,猛地见到一个飞得老高的篮球正朝着一个方向重重砸下……
  “啊!”
  说时迟那时快,眼见着那球就要砸到外围的一名女生头上,闫寒来不及想太多,几个抢步,又一伸手,“砰”的一声飞驰的篮球与他手掌相接触,闫寒就势抬起另一只手,稳稳地将球身固定在他的两手之间。
  双脚平稳落地,一瞬间全场变得安静!
  他这一系列的动作太快,其他人尚且没有反应过来。
  闫寒已经问那个差点被砸到的女生:“你没事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