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米优】无声爱人(终结的炽天使同人)_秋暮琦羽/琦sir/呷茶赏花/一座空城利艾

时间:2019-08-11 13:54:26  作者:秋暮琦羽/琦sir/呷茶赏花/一座空城利艾

   《(终结的炽天使同人)【米优】无声爱人》作者:秋暮琦羽

 
 
楔子 
  风凛冽的吹着,崖边,鸦羽色的短发在风中吹拂不定,少年眼眸低垂,衣袖被风儿吹卷在一起,他似乎毫不受影响,只是直直的看向崖底。
  刺骨的寒风夹杂着被吹散的树叶,发出了沙沙的声音,落叶在空中飘舞,然后飞向异地。
  “小优……”
  淡金发少年担心的皱眉,眼前的人儿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他突然有些害怕,好像马上就要失去一些最珍贵的东西。
  “我问你……当初的誓言,你是否还记得?”黑发少年缓缓开口,清澈的绿眸中不含一丝杂质,甚至还有几分绝望。
  “嗯,我记得……”米迦尔点点头,一缕淡金色发在空中绽开,凌乱的飞舞着。
  “可是,如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少年皱起眉头,转过身望着对面的金发少年,他心里似乎触碰到了某些东西。
  “……”米迦尔低下了头。
  “你无法回答,对吗?”优一郎笑了,笑的是那样鲜明。
  米迦尔看着那一头乌发,以及少年灿烂的笑容,月光微斜的照在他身上,很美,只是他无瑕再管这些。优一郎消瘦的身子此刻显得更加瘦弱,他后退一步,顺势就要往后倒,坠进那无尽深渊。
  “小优!”米迦尔慌了起来,飞快的上前,伸出手想要抓住他,一点,只差一点。
  他的手臂自然地顺着身体坠落,他哭了。
  泪水飘向空中,然后破灭,优一郎闭上了眼,随之而来的还有急速坠落的沙沙声。
  我答应你的,我做到了。那么,你答应我的呢?
  “小优!!”
  米迦尔不可置信的望着崖底,明明刚才还在眼前活蹦乱跳的人,现在说不见就不见了,他紧握着拳头,终于知道刚才快失去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优一郎的影子一直在米迦尔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他一直看着,直到优的身体模糊到一个点,他还是一直看着。
  “小优……”米迦尔的气息有些微弱,伸出的手无力收回,曾经他们是那么近,近的一伸手就可以知道彼此的存在,可如今,一个微微倾斜的角度便让他们拉开了距离,从此万劫不复。
 
 
第一章 *一个人,一座城。我在守,你的城。
  *在民政局里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夏天,在米迦尔的记忆中,就是知了不停歇地叫着,弥漫着炎热的气息,还有穿着白色短衣短裤的优一郎。
  米迦尔第一次见到优一郎的时候不过七岁,他独自一人坐在婚姻登记处门前的梯级上,时不时还晃着小腿,手里拿着青苹果口味的冰激凌。不知怎么的,他就这样看呆了,连妈妈轻声唤着他的声音也都因此远去。过了许久,离婚登记处的门被轻轻地推开,一名年轻男人跟满脸泪痕的女人走了出来。
  “爸爸,妈妈。”优一郎眼前一亮,开心地喊道,紧紧地搂住了眼前的母亲,连冰激凌“啪嗒”掉在了地上也不知道。
  那女人紧紧地搂住眼前的小男孩,强颜欢笑道:“优啊,以后就跟妈妈一起生活了……”
  “那爸爸呢?”优一郎睁大了清澈的翠绿色瞳孔,稚气的声音里带着疑惑。
  女人抬起头来,却看见男人一眼也没往自己看来,而是脚步坚定地走向了在街边停放着的轿车,轿车的车窗被缓缓拉下,车内是另一个年轻女人笑得花枝招展的脸。
  “优,爸爸有了新的爱人了,以后,就只剩下妈妈跟你了,即使没了爸爸,我们也能活得好好的,是吗?”女人重新低下头,笑着哄着黑发男孩。
  “嗯……”优一郎的年纪还没能理解到女人话里的含义,只是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米迦,叫你怎么不应一声?”暖暖的手指抓住了米迦尔的衣袖,金发男孩回头一看,原来是妈妈。
  米迦尔的妈妈好笑的拍了拍他的头,说他在发呆,米迦尔抬起头笑了笑,没有把想法告诉母亲,目光却一直停在了不远处紧紧相拥的母子那儿。
  “看什么呢?”米迦妈妈好奇地问道,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没什么。”米迦尔淡淡地说道。
  说完,他拉着母亲的手,催促着女人回家。米迦妈妈有着高度近视,再怎么看也看不清远处的人,只是依稀觉得,那名抱着小男孩的人,有些熟悉……
  牵着妈妈的手,米迦尔还是忍不住转过头去张望,只是那对母子已经站起身来,朝着相反的方向慢慢地走去他所不知道的地方。
  几天后——
  空了许久的邻居家搬来了人,那时米迦尔正在家里做着作业,隔壁“乒乒乓乓”搬移东西的声音让他无法集中精神,他看向客厅,爸爸和妈妈依旧很甜蜜地依偎在一起,看着电视屏幕里据说红得要死的电视剧。
  “老婆,我们要不要到隔壁打个招呼,以后也是邻居啊。”米迦爸爸突然说道。
  “那好吧。”妈妈伸了个懒腰,瞥见米迦尔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笑着问道,“米迦你要不要去看看啊?”
  “不了,作业还没做完。”米迦尔摇头道,其实隔壁搬家的声音已经吵到自己无法再做下去了,但还是懒得出去。
  开门声关门声在自己耳边响起,米迦尔无聊地转起了笔,猛地又想起了几天前看见的男孩,在脑海里不停地徘徊,他晃着腿等着母亲,他开心地拥住了母亲,睁大了眼睛的模样,都在一遍遍地播放。随之回放,越来越清晰,连米迦尔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耳旁传来母亲的惊呼声,米迦尔回过神来,立即打开门,看见母亲笑得花枝招展,眼里全是重逢后的惊喜。
  他看了看母亲身前的人,很熟悉……
  他想起来了,那是那个男孩的母亲,曾经紧紧地牵着他的手的,他的母亲。
  “米迦,叫阿姨,这是你妈妈认识很久的朋友。”米迦妈妈瞥见米迦尔突然走到自己旁边,连忙命令道。
  米迦尔乖巧地叫了她,随后优母欣慰地点点头,米迦妈妈又高兴的招待着优一郎的母亲,两者一时久别重逢耐不住的聊了很久,既然成为了邻居,今后也有了照应。
  金发女人握了握优母的手,问:“最近过得怎么样?”
  优母亲的眼里暗了暗,却是轻描淡写道:“前几天才跟他离婚呢,还好儿子的监护权我还是夺到了。”
  “也好也好。”米迦妈妈喃喃道:“我早就说过他不可靠,既然离开了,以后找个好的吧。对了,你儿子呢?”
  “在家里看电视呢。”优妈妈笑道,“刚搬完家,进去坐坐?”
  米迦妈妈笑着点点头,牵着米迦尔的手走进了优的家。于是米迦尔看见了优一郎,他一头鸦羽色的乌发,翠绿色的眼眸,他正看着电视,面容上满是笑容,看得米迦尔又愣了愣,半会儿才回过神来。他知道,此后他的世界里,只剩他一人,不再有他人。
  “小优,我是米迦。”
  “认识你很高兴。”
  认识不过几天,优一郎就跟米迦尔很熟了,一看见米迦尔就死死地跟在他身后。
  “小优,我们出去玩好么?”优一郎又坐在自己旁边看着自己做作业,米迦尔停下笔,终于忍不住建议道。
  “可是,作业……”优一郎犹豫半分,道:“做不完老师会骂米迦的吧?”
  “现在还是暑假,长着呢,会做完的。”米迦尔气定神闲地说道。其实只是因为优一郎坐在他旁边,总是集中不了精神啊。
  “那,好吧!”优一郎的声音总是那样刚毅。
  妥协后,优一郎牵住了他的手,米迦尔一时反应不过来,等回过神来,手里传来了阵阵暖意,比妈妈的手还要柔软呢。虽然只有七岁,米迦妈妈却从来不担心米迦尔会丢失,因为米迦从不走远,只会在小区附近走几圈就回来了。
  “米迦,你说我爸爸去哪了?”二人在最热闹的商业区乱逛,优一郎突然问道。
  米迦尔的年纪虽然小,但总比同龄人聪明懂事几分,自然也知道离婚是什么意思,只是,真的能告诉优一郎吗?
  “妈妈说,爸爸只是离开一阵子,要暂时和妈妈生活,但是妈妈从来都不告诉我爸爸到底离开我们去哪了……”优一郎低下头去,平缓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米迦尔下意识地摸了摸他的头,担忧地看了他几眼。
  优一郎突然抬起头来,坚定地说道:“既然爸爸还不会回来,那就由我守护妈妈吧,米迦你也可以保护妈妈的!”
  米迦尔愣了愣,然后笑开来,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小优,真是可爱呢……
  给优一郎买了一根棉花糖后,米迦尔牵着优一郎的手,缓缓地漫步在喧哗的商业街里,毫不在意旁人好奇的目光。回家之后果然被自己妈妈骂了一顿,妈妈数落他:“你怎么带着优乱跑?他才六岁啊,要是丢了怎么办?你阿姨都急得快哭了,出去也不说一声……”
  “对不起。”只能道歉。
  等长大之后,再一起出去吧。很喜欢跟小优一起出去呢,漫长孤寂的夏天,很庆幸,能认识到你。
  …… ……
  开学过后,优一郎正式成为了一年级生,米迦尔也升上了二年级。
  同校真好。优一郎这样想着,妈妈在房间外催着:“优,准备好上学的东西没?快迟到了。”
  “可以了!”优一郎应道,然后推开了玄关的门,门外亮光乍现,妈妈身旁是穿着小学的浅蓝色水手服校服的他,男孩正懒懒地站在一旁,书包被斜挂在背上,淡金色的头发在风中轻轻飘曳着,一抬头,便是清澈见底的湛蓝色眼眸。
  比平常还要帅啊,米迦。优一郎施施然地想道。
  “米迦等你一起上学呢,发什么呆,快去吃早餐。”直到妈妈催促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优一郎才回过神来。
  今天他就是小学生了。优一郎这么想着,挺直了腰,很是得意地走向了餐厅。米迦尔带着浅浅的笑,跟在他的身后。
  “我叫百夜优一郎,可以叫我优。”优一郎故作淡定地站在讲台旁做自我介绍。
  “下一个。”老师点了点头,示意优可以下去了。
  优一郎闻言,快快地走向了自己的座位,然后坐好。同桌是名栗棕色头发的男孩,因为是新生,他们还没有校服,今天优一郎穿着一件印着哆啦A梦的白色短T,外面是蓝色的背心外套,深蓝色的中短裤。
  “你穿得可真酷。”同桌毫不掩饰地夸道。
  优一郎笑了笑,过了半会儿才慢吞吞地说道:“这是米迦昨天送我的衣服。”
  “米迦是谁?”同桌好奇地问。
  “我邻居。”优一郎迟钝地道。
  同桌哈哈大笑,然后伸出右手,友好地说道:“我叫早乙女与一,希望以后我们能当好朋友。”
  优一郎受宠若惊地伸出了手,握了握他的,道:“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 ……
  放学之后,米迦尔站在优一郎教室的门口等他,见黑发男孩兴高采烈的从教室里跑了出来,忍不住说道:“慢点,小心摔倒。”
  结果下一秒,优就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
  米迦尔连忙走向前,拉起优一郎的手臂,指责道:“叫你别跑,你还跑,没事吧?”
  优一郎摇摇头,却突然发现膝盖和脚骨传来微微的疼痛感。米迦尔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优的膝盖破了皮,红得厉害。
  “先去医务室吧。”米迦尔见他已经因为疼痛站不起来了,脚也扭了,只好蹲下身来,准备背他去医务室。
  因为还是小孩,两人的发育要比女生慢得多,身高跟对方也差不多,此时优一郎呆呆地看着面前米迦的脊背,问:“待会儿我把你给压扁了,那怎么办?”
  “不会压扁的,我不至于连你都背不起来。”少年挑挑眉,说道。“快趴上来,待会儿肿起来就不好了。”
  听米迦尔这么说,优一郎也只好乖乖地趴上了他的背。小优并不重啊。米迦尔如是想,他直起了身,背着身上的男孩,往医务室的方向走去。
  “米迦,我重不重?”优轻声问道,语气里还有些许不好意思。
  米迦尔突然有种想耍耍他的感觉,便用十分无奈痛苦的声音回答他:“重啊,重死我了……”
  “那…你还是让我自己走吧!”优一郎果然被吓得脸色都白了,生怕自己真的压扁了他。
  “笨蛋,骗你的……”米迦尔的嘴角勾起了一道浓浓的弧度,心情甚好。
  “……”
  等优一郎醒来的时候,满目都是白花花的一片,愣了一会儿,才发现是自己房间的天花板。“妈妈,我怎么在房间里?”优一郎忍不住喊道。
  妈妈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他的房间,又是数落的语气:“是米迦背你回来的,你也真是的,还在米迦的背上睡着了,以后小心点,别老是受伤,麻烦米迦可不好。”
  优一郎这才想起,下午趴在米迦尔的背上实在是太过于舒服了,还没到医务室,自己就已经睡着了。优一郎看了看自己的膝盖,已经用药水涂好了,还有一股子药水自带的清香气味,同时还夹杂着一丝米迦尔背上的洗衣粉香气。
  优一郎回想着,突然就很想在米迦的背上一直趴着,因为那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
  ……
  黑色短发的男孩正坐在软软的床上,翻阅着手中的漫画书,看得津津有味。
  “优,米迦来找你。”优妈妈敲了敲房门,朝他喊道。
  “知道了。”优一郎一听见是米迦来找自己,连忙放下了漫画书,愉悦的跳下了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