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主人,你不要过来啊!(GL百合)——西长歌

时间:2019-08-11 13:50:43  作者:西长歌

   《主人,你不要过来啊!》作者:西长歌

  文案:五行大陆,五大圣女统领一方。
  但是……你们是我带过最奇葩的一届圣女了!
  水之圣女脾气火爆,木之圣女是战斗狂魔,火之圣女钟爱蓝色……
  还出现了第六个圣女?!
  渊十:呸,谁跟你是第六个圣女?那是我的影卫!!
  风楚:主人你冷静一点。
  渊十:不行,你是属于我的!你怎么可以和他们说话!!!
  风楚:……
  被主人这样那样之后。
  风楚(认真脸):主人的话,做什么我都愿意。
  渊十:mmp,莫名不爽。
  确认关系之后。
  风楚(冷漠脸):走开。
  渊十:你不是说做什么都愿意吗!!
  暴躁强悍浑身王霸之气主人攻X淡漠冷静坚信自己是主人最忠诚的影卫受,HE,一对一
  这里是萌新一只,请多多关照!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异能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风楚,渊十 ┃ 配角:火裳,木谣,惊尘,洛杉 ┃ 其它:圣女异能
 
 
第1章 屠村蛇妖
  天色阴沉,风楚抬了抬金色的眼眸,面色无波,轻声呢喃:“要下雨了。”
  “叩叩叩。”
  “主人,茶煮好了。”风楚轻轻敲击着房门,左手稳稳地托住托盘,音量恰到好处地开口道。
  “送进来吧。”一道慵懒的声音从门后传出,紧跟着一阵衣料的摩挲声。
  风楚推门而入,只见这大到匪夷所思的房间左侧,巨大的铺着白色干净床铺的床 上,一名赤发女子正斜斜地倚着枕头,血色的眸子里满是困倦:“小楚儿,我才睡了多久啊。”
  “主人,已经很晚了,还有客人在等。”风楚将茶放下,取下一旁衣柜中的一件红色长裙,“更衣吧。”
  “一点都不可爱,明明当初救下来的时候是个软软的小萝莉,这才到我手里三个月就被教坏了。”渊十,也就是那赤发女子低声道,一脸不耐地任风楚摆弄。
  风楚眸子低了低,手上毫不含糊地为渊十更衣,心中却是想起了三个月前,甚至是三年前的事。
  风楚出生在五行大陆北方的一座叫做洛杉的小镇上,她是孤儿,从有记忆起便生活在那里。小镇的人们朴实善良,更是有一对夫妻收养了她,视为己出,他们过着普通却无忧的生活。
  一直到后来有一日,风楚一如既往地进山采药,再回到小镇时就看见往日和睦的小镇已化为了人间地狱。
  一条修成内丹的蛇妖在小镇中大肆破坏杀戮,倒塌的房屋,血肉模糊难以分辨的人们,小镇的宁静已不再。
  风楚僵在原地,双腿害怕地颤抖,却无论如何也用不上力气。
  蛇妖屠杀了小镇,发现了她,吐着猩红的蛇星朝她游来,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扑鼻。
  “别过来……”风楚无助地喊,“你,你杀了他们,你这个恶魔!”蛇妖初具人识,巨大的蛇瞳愤怒地眯起,森白的獠牙上粘稠的血液滴落在风楚的手上,它,靠得更近了。
  “嘶嘶——”一阵腥风扑面,风楚大脑一片空白。
  “嘻嘻,有趣的小丫头呐。”突然,有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响起,蛇妖不明地颤抖了一下身躯,蛇瞳收缩。
  那是一个火一样的女子,一身红衣,赤发赤眸,霸道地闯入风楚的视线。
  “小丫头,给你。”女子正是渊十,她扔给了风楚一柄匕首,“杀了它。”
  匕首直直插入了风楚脚边的泥土内,风楚看了看渊十,稚嫩的小手握住了匕首,用力拔了起来。
  心中出乎意料的平静,风楚瞪着蛇妖:“我要杀了你。”
  蛇妖小心地撇了远处的渊十一眼,不明白这位大人的意思。
  风楚没有想太多,握紧匕首就冲了过去:“你把我的家还给我!”蛇妖眸中闪过一抹不屑,蛇尾一抽,将风楚用力砸在了地面。
  “噗!”风楚不受控制地吐出了一口血。
  疼!
  风楚抹掉了从额头上流下来的血迹,努力爬了起来再次朝蛇妖扑去。
  一次又一次,她的生命力顽强的不可思议,明明每一次都用尽了力气,可下一次却又可以爆发出不屈的力量。
  蛇妖小心地观察着渊十,似乎没有生气,那是不是意味着它可以吃掉这个人类?
  思及此,蛇妖兴奋地盯着地上遍身伤痕的风楚,等着她扑入自己口中。
  风楚又一次爬起来,她必须更快,非常快,而且残忍!
  小小的身影又一次扑了上去,这一次,蛇妖没有抬起尾巴,而是张开了它的血盆大口,朝风楚扑杀过去。
  风楚一惊,随即随即用左手挡住了蛇妖。
  “嘎吱!”
  獠牙镶进了骨头,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
  剧烈的痛楚引起风楚的身体一阵颤抖,但她却是抬起了右手,将匕首十分快速地刺入了蛇妖的眼睛。
  “嘶——”蛇妖凄厉地鸣叫,但匕首刺得并不深,不致命,反而激怒了它。
  “唔!”风楚痛呼了一声,蛇妖是真的怒了,但好在她的手挂在尖锐的獠牙上,蛇妖想吃也吃不到。
  不行,这样下去,等她的手断掉,就是她的死期!风楚在剧烈的痛楚中努力保持清醒,同时也感到了绝望。
  她需要力量,足以杀死蛇妖的力量。
  “哦呀,这小丫头还不错嘛,可惜了。”渊十摇晃着脑袋,风轻云淡地呢喃,“要不要帮帮她呢?”
  见蛇妖正要将风楚往树上撞,渊十撇嘴:“算了算了,今天心情好。”说着,纤手一抬,一根冰针毫无预兆地出现,竟是一瞬间穿透了蛇妖坚固的鳞片,带出一道血柱。
  蛇妖身形一顿,有些茫然,刚才不没拦着它吗,怎么又反悔了。
  渊十正要说些什么,却见一动不动的风楚身边忽然狂风大作,风抚过她染血的小脸,疯一样地涌向她的左手。
  “噗嗤!”
  一道风刃自里向外贯穿了蛇妖的上下鄂,鲜血喷射,一颗浑黑的内丹从蛇妖不可置信的蛇瞳中浮现出来。
  “风……哈哈,哈哈哈哈。”渊十愣愣地看着浑身是血的风楚,突然笑出了声,随即身形一闪,人已消失在了原地。
  五行大陆,强者为尊,人类与妖皆可修炼。人类武者同妖一样,分为1-10阶,然而相比起妖,人类要相对弱一些,不过在于数量众多,才一直没被灭族。而在人类中,除了武者,还有元素圣女。
  顾名思义,元素圣女是可以操控元素来战斗的女子,数量不多,一共五名。分别是金木水火土。每届圣女陨落后,才会产生下一届圣女,而这圣女是不需要所谓血统的,因为圣女注定无后。这也是圣女们的悲哀。
  那时的风楚自然不知道这一些,她仅仅只是依靠本能,将那颗带着腥臭与血迹的内丹塞入了口中。
  “小楚儿?小楚儿??”一只白皙的手掌在眼前晃动,把风楚从回忆中清醒了过来。
  “主人。”风楚抬头,这才发现她已经给渊十整理好了衣冠,渊十正拨着她长长的赤发,奇怪地看着她。
  “走吧,客人已经等很久了。”风楚将视线移开,打开门,恭恭敬敬地说。
  “小楚儿和我好生疏,我好不开心。”渊十撇嘴,闷闷地说着,走了出门。
  风楚本分地低头跟着,不多动,也不多嘴。
  “你们主人的待客之道还真是奇特啊。”正厅,一名衣冠楚楚的男子强压住心中的愤慨,面色铁青地说。他已经在这里等了三个时辰了。
  “请喝茶。”一旁的管家笑眯眯地为他沏了第n杯茶,面色如常,仿佛没看见他黑漆漆的脸色。
  “不喝不喝。”男子臭着一张脸,摆摆手。
  “哦?怎么,可是我渊雪城的茶不合你的口?”话音刚落,便听见一道气势十足的声音响起,一抹赤色的身影出现在了正厅。
  男子微微一惊,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她是怎么出现的!
  “圣女大人。”
  “久等了青国太子殿下,你刚受封就跑到本尊这来,是嫌太悠闲了吗?”渊十踩着高跟鞋坐上了正厅的主座,两条纤长白皙的长腿交叠,勾勒出诱惑的曲线,居高临下地看着青国太子青浩。
  青浩额角不禁滑下汗珠,好强大的气势,不愧是这届圣女中天赋最高的变异元素圣女,他几乎被压制得无法动弹。
  风楚一声不吭地为渊十摆好了点心,主人刚才已经喝过茶了,茶就换成柠檬水好了。
  “唔……”渊十捏了一片糕点塞入口中,这才收回了威压:“行了,有事就说吧,本尊的起床气可是很大的,要一不小心把你扔出去可别见怪了。”
  “……”青浩长松了一口气,果然是五大圣女中脾气最差的圣女啊,简直要赶超火之圣女了。
  “额,水与冰之圣女大人,在下是来邀请您参加三日后的五国武赛的,到时火之圣女和木之圣女也会到场。”青浩整理了一下思绪,恭敬地说。在圣女面前,他连自称本宫都不敢。
  “哦?火女也去?怎么,你们五国是想换换风格,观赏圣女吵架么?”渊十毫不给面子地说,天下人皆知水火不容,她和火之圣女自是看不过眼了。
  “不,不敢!”青浩立马吓得脸都白了,期期艾艾地解释着。
  “开个玩笑而已。”渊十好玩地看着他的脸色,半晌才懒洋洋地开口。
  青浩面色尴尬:“是,是在下大惊小怪了。”
  风楚看着渊十恶劣的笑容,再看向青浩,不由得哀叹一声。
  渊十不愿再多聊,随口应下便将人打发走了。
  “主人真要去应约?”风楚担忧地蹙了蹙眉,虽然主人很强,可她还是担心。
  “嗯,火女和木女也去了,我若不去可就不太好了。”渊十满不在乎的说,“对了,小楚儿,去把我的腰坠拿来。”
  “是。”
  主人有一个葫芦状的玉坠,每每出门总会要带上,她倒也不问,本分得很。
  “主子,她……”管家凑到渊十耳际,轻声道,“她若想要正式成为圣女,便需要打败一位圣女或是有圣女意外离世,放在身边会不会……”
  “张伯,我看人的眼光你还不清楚吗。”渊十笑道,“她可比她看起来要纯良多了,而且……”说着,渊十在张伯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
  “什么,竟是这样。”张伯眼中闪过一道光,“既然如此,她倒是个不错的孩子,是你贴身影卫的第一人选。”
  “自然。”渊十骄傲地扬了扬头,眸中却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
  是啊,如果没有那场荒唐的战斗,没看见那个荒唐的梦境,她也会这么想吧。但是现在,她已经不满足于此了。
 
 
第2章 到达青国
  “主人,玉坠拿来了,可是现在出发?”风楚将玉坠系在了渊十腰间,并为她披上了一件大红色的貂绒披风。主人身体偏寒,需要好生照顾。
  所谓五国便是青国,兰国,梦国,羽国,月国,是大陆上实力最为强盛的国家。当然,大陆并不是由五国完全统治,还有一些声望极高的大小门派与之各占半壁江山,相互间的关系也十分微妙。此次参加的是一年一度的武赛,是五国间的较量,同时,各大门派也会从中挑选一些习武人才进行栽培,这可是出人头地的大好机会,自然关注度就上去了。
  “出发出发,总闷在屋子里也不好。”渊十点头,“这一次就小楚儿和夜子陪我去吧。”
  “是!”一名与风楚着同样黑色衣服的少年从暗处出现,与风楚十分默契地应道。
  夜子是暗卫,与影卫不同,他们是负责在暗处保护主人的,而影卫则是主人的影子。
  渊十看着两人一样的色调一样的动作,恶狠狠地瞪了夜子一眼,转身就走。
  夜子背后一寒,妈呀,夭寿啦,他咋招惹主人了。
  风楚看夜子还没缓过神,淡淡的开口:“走了。”“啊,哦哦,知道了。”说完,也不敢再逗留,闪身没入了黑暗。
  风楚又交代了张伯一些她尚未做完的事,然后有些别扭地道别:“走了。”
  “呵呵,去吧,玩得开心点。”张伯慈祥地笑了,果然是个可爱的孩子。
  “嗯。”风楚应声,脚下生风地朝前方的赤色身影追去,好在平时常往外跑,身上的空间手镯里东西十分齐全,也不用多准备。
  风楚跟在渊十身后三步远的位置,朝渊雪城外走去,那儿早已有人备好了“车”。
  渊十无奈地看了一眼身后的人,叹了一口气。
  她们走的是一条无人的小路,是渊十的专用道,所以没碰见一个人,径直到了城门外。
  只见城门外,一辆精致华丽的赤色马车正等待着她们,而拉车的竟是四条赤蛟。此时,一向高傲的赤蛟竟是温顺得出奇。
  车身是由金丝楠木制成的,上面雕刻了细密繁琐的花纹,风楚十分擅长阵法,所以一眼看出这些纹路可不是普通的纹路,而是很多个组合阵,粗略看去,竟就有数百个。
  车帘是云纹鲛帘,下坠水滴状的夜明珠,风一吹便发出清脆的叮咚声。车顶有一盏灯,是由玄铁制成,散发着淡白色的光晕。那是一件法器,不仅可以照明,还可以配合阵法使用。
  光是这车的外表都价值连城,更不用说里面和那四只赤蛟了,这大手笔,也就渊十做的出来了。
  风楚的心思一瞬即逝,然后十分乖巧地上前拉开车帘:“主人上车吧。”
  渊十看了她一眼:“你也上来,夜子你赶车。”
  “主人,属下便不上去了,夜子他恐怕赶不好。”夜子从未赶过车,更不用说驾驭赤蛟车了。她虽然也不曾,可到底经过了培训的,而且怎么说她也是风之圣女,驾驭赤蛟还是绰绰有余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