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太子妃靠猫上位(GL百合)——柒殇祭

时间:2019-08-11 13:41:01  作者:柒殇祭

   《太子妃靠猫上位》作者:柒殇祭

  文案:
  原名:《东宫食色》
  乐宁以为穿越到古代,被一个厨子系统绑定的她已经够苦逼了。
  好在平时她还能撸撸猫解个压。
  但她万万没想到——
  有一天她的猫成精了!
  那只漂亮的猫妖把她抵在灶前,微笑着同她道:“今夜,你和小鱼干,你选一个喂孤。”
  乐宁:“……???”
  *
  一觉醒来变成猫,陆宛祯最初是拒绝的!
  后来,她看着将自己带回家的那个人熟睡的模样,在暗夜里深沉地思索着:
  孤以太子妃之位相许,能否顿顿吃上小鱼干?
  收藏须知:
  1.安利基友的文:《再亲我一下》by一只花夹子
  2.本文架空,古代美食流,朝代背景考据唐朝,有女扮男装设定,有私设,不喜误入。
  3.傲娇反差萌太子vs沉迷吸猫小厨师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美食 市井生活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乐(yue)宁;陆宛祯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楔子
  戌时。
  宵禁制度严厉的望安城内静悄悄的,连穿街而过的狸奴鼠辈亦是静悄悄的,只在黑暗中一窜而过,偶在巡查队的灯火照过来时,缩在角落里一动不动,见不得人。
  城中某处宅邸内。
  僻静廊下处,有一眉目清俊男子着紫色大科绫罗席地而坐,圆领袍衫衬出他气质如松,膝下处横襕被他的动作带的略微支起,他单手支在膝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不知在击打什么节拍。
  屋内有奴婢正坐着拿着蒲扇轻轻扇着火,小炉子里的茶香味在屋内飘飘袅袅。
  不多时,长廊旁处有脚步声匆匆靠近,廊下那人回过头,淡淡地吩咐一句:
  “上茶。”
  话音刚落下,客已行至近前,朝他行一揖礼,口称:“裴公。”
  那男子微微一笑,同他道:“十三郎,今日按例乃是一旬一休日,裴某从来不知十三郎却是如此惦记公务,乃至深夜来访。”
  来人朝他笑道:“让裴公见笑了,某今日听闻……只得深夜叨扰……”
  说着,那人抬手指了指东边的方向。
  廊下那人却不急着回答,只对他比了个“坐”的手势,让奴婢奉上茶来,他端起茶碗,鼻尖霎时间充斥茶汤里的辛香味,里面被碾碎的茶粉混合着葱、姜、茱萸、橘皮在翻滚。
  来人便也在他身旁撩起衣袍坐下,同样端起那碗茶,一口饮尽,背后已是一身汗。
  男儿本就体热,这一碗下去,那白面男子还是面色平静,他却感觉脚底都蹿上了火来。
  然而他却对此按捺不表,只笑着夸道:“好茶。”
  紫衣男子听他一言,唇边露出稍许笑意,也不去拆穿他的牵强附会,反而淡淡开口道:
  “你为东宫之事而来?”
  “还请裴公指教。”那人笑了笑,眼底流露出几分迫切,显然是被白日里打听到的消息牵走了心神,甚至不惜顶着“宵禁”的风声深夜前来——要知道,大晚上在街上溜达若是被巡逻队抓住了,他这乌纱帽或许都可能保不住。
  足见确认这消息对他的重要性。
  紫衣男子略一抬头,看了看天空,今日乃朔日,天上见不到月影,唯有点点星火在漆黑的夜里闪烁,同地上的萤火交相辉映。
  良久,才听他淡淡道:“消息属实,东宫确有其事。”
  “可某前日听说,先前的计划已有纰漏……?”来人着急地放下了碗,不知想到什么,又补了一句:“如今那位入宣政殿以来,本就脾性诡谲,加之后宫又有那妖后为佐,某实忧心今日东宫之变,怕是有诈。”
  紫衣男子听罢,不知想到了什么,眉目间笑意一收,紧跟着,他轻轻启唇道:
  “封宫是真,太子有恙亦是真,如此,你可安心了?”
  “裴公既出此言,某今夜回去,或可高枕无忧了,便先祝裴公日后得偿所愿!”那人无声地张口哈了一声,显是被这从紫衣男子口中确认的消息安抚了,恨不得抚掌大笑三百声,以抒心头畅意。
  紫衣男子眼中闪过几分微不可查的自得之色。
  他再次回忆起自己收到的消息——
  “颜色无常,举止有异,别于常人,如禽-兽状,行以四肢,饮食无礼,偶发癫狂,吠而不止,其症难言,宫医皆束手无策。”
  毫无疑问,东宫那位……
  十有八-九是疯了。
  哪怕之前自己的计划失败又有何妨?
  如今这怪病,看来是老天都在帮他。
  ……
  五更。
  承天门的城楼上敲响第一声报晓鼓,望安城内的各处南北向鼓楼亦然跟着敲响,鼓声一**从城内传到城外,宫门、各坊坊门依次开启,城外寺庙传来附和的晨钟声响,和着鼓声的拍点一下下地撞响,整座望安城在这清晨钟鼓声中醒来。
  居仁坊内,某间屋子。
  天还大黑着,骂声就从东边的房间里传出:
  “如今几更天了?你这畜生还不省得滚去做些蒸饼来?莫非是想饿死我们不成?”
  灶房内。
  乐宁艰难地和自己的眼皮子做斗争。
  这实在不能怪她,作为一个在现代修仙到天明,一两点睡是平凡的她,一夕之间回到古代来,竟然过上了凌晨两点起的日子,搁谁谁能忍呢?
  她觉得自己还能挣扎一下,说不定眼一闭一睁,自己又回到那张席梦思大床上了,也不用在这旮旯地方受这鸟气。
  鼓声敲响了百来下后作罢,乐宁成功唤回睡神,眼见着瞌睡虫又漫上来第二波——
  忽然间,有急促的脚步声混合着骂声从屋外传来。
  她登时就从床上跳了起来,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儿时上学被家里人一次又一次催起床的日子里,只是门外的人显然不似她的亲人那般友好。
  “你这乞索儿!日日吃我的用我的也就罢了,如今竟连懒皮子都披上了!今日邹师傅那儿招学徒,我已替你报上了名儿,卯时定要到,你若是搞砸了这机会,仔细你的皮!”
  乐宁:“……”
  放心,我比您更想离开这鬼地方。
  “发布拜师任务!请宿主努力成为邹德全的学徒,提升厨艺技能![拜师(0/1)未完成]”
  乐宁眼皮一跳,但并未作出反应。
  直到门外的人瞧见她在老实干活,才转身离开。
  尽管眼皮子还在打架,乐宁已经慢慢地走到了灶边,倒水,倒面粉,和面,加入一截之前发酵过的面团进行发面……
  乐宁一边揉着,一边听见脑海里那个欢脱的声音再次响起:
  “恭喜点亮蒸饼制作技能初级![蒸饼制作初级(1/1)√]奖励50点积分!请宿主再接再厉!”
  乐宁左右看了看,没见到那讨债鬼夫妻,趁着发面的功夫,跟脑海中那声音第一千一零次小声逼逼:“姐妹,行行好,你绑个别人去吧,我在现代吃好喝好、亲情友情俱全,你就把我送回去吧,我发誓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熬夜了!”
  事到如今,乐宁依然坚信自己三天前的穿越是老天给熬夜党的惩罚,这也是她甘愿在这破房子憋屈几天,领略本土人士花样骂街的缘由。
  那声音也不厌其烦地为她解答:“宿主穿越乃不可抗因素,非我之能,我只是想要找到合适的人!”
  “什么是合适的人?”乐宁问。
  “拯救大黎朝于危难之中,使天下安康、社稷太平之人。”那声音说起这终极目标,就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
  乐宁嗤笑一声:“来,你再告诉我一遍你叫什么。”
  “神厨系统!”
  乐宁拍了拍自己糊满面粉的手:“说得好,一个厨子系统,成天惦记着拯救天下苍生,究竟是你有毛病,还是我有毛病?”
  神厨系统不服气地反驳道:“治大国如烹小鲜!”
  乐宁第一千零一次回现代的计划破灭,恹恹地回答它:“我建议你先烹烹你的脑花,裹上鸡蛋液,粘上面包糠,下锅炸至金黄酥脆控油捞出,隔壁小孩都馋哭了。”
  神厨系统:“……QAQ”
  ……
  寅时一刻。
  乐宁捏了几个馒头放到锅里蒸,人就带着一条瘦长如指的肉干溜出了门,这还是图那所谓的邹师傅给学徒发的月钱,她才能在屋子里那俩扒皮夫妇的牙齿缝里留下这肉干做拜师束脩,否则怕是只剩下去湖里偷几个莲蓬才能交代了。
  通过她几天的观察发现,这个朝代统一把带馅儿的包子、馒头、加上各种花色的糕点,都统称为蒸饼——所以只蒸馒头也不怪她偷懒。
  她穿着一身打了补丁,有些泛黄的白衣出了门,上了大街之后,就闻见了那些个类似小吃铺子的店里传出的味道,有芝麻胡饼烤出的焦香味,耳听着那些个胡人师傅梆梆敲打着烧饼的声音,瞧见那蒸饼蒸笼里袅袅冒出的白气。
  街边偶有赶着上朝的穿着青色朝服的官员,匆匆去店里坐下,喊着“来一碗馎饦!”
  不一会儿,乐宁就瞧见店里伙计将一碗带汤汁儿面片端了上来,这才恍然那馎饦就是类似面条一样的东西!
  有伙计朝她笑了笑,开朗地问了句:“阿郎,可要点什么?”
  没错,她这会儿穿的是一身男装,毕竟若是小娘子,也不好独自上街,更别说是去拜什么师傅了。
  乐宁想到自己身上半个铜板也没有的窘境,对那伙计摇了摇头,兀自拎着自己的小肉干继续往前走。
  再走几步,她就瞧见了坊间四面被围起来的高墙,面上略有些发怔:
  坊市制度。
  脑海里对这个的印象只有在唐代,所以她是穿越来了类似唐朝的架空年代?
  乐宁还待再琢磨,忽然被街角的一幕引去了注意力。
  那儿有几只或土黄、或金黄的狸花猫,各个瘦长矫健,正围着中央一团灰白相间的小东西攻去,乐宁粗略一瞥以为是老鼠,路过走得更近时才听见那“咪——咪——”的声音。
  而后,那小东西勉力用后腿支起自己的上身,前爪朝着自己面前的一只狸花大猫挠去,竟是一爪子按在了对方的脸上。
  小东西愣了半天,仿佛不敢相信自己这一拳的威力,然而另一只被轻轻摸了脸的大猫可没发愣,当即就反爪一拍,一口咬住了对方的后颈皮。
  乐宁被那小东西先前的一个动作逗得“噗嗤”一声,以为自己看到了猫中拳王,谁知情势急转而下,登时在自己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先一步靠近了——
  “喝!”
  她轻轻跺脚,口中带了几分呵斥的意味,登时就让那些个野猫警觉地散去,原地只剩下那只被包围后又差点被咬伤的灰黑团子。
  瞧见乐宁,它竟是半点不怕,也不知是不是知道这人是救了自己的,居然原地抻了个懒腰,前爪撑地,后腿绷直了将自己拉成长条,露出自己迷人的小腰线,奶白色皮毛覆盖的肚皮隐约可见。
  乐宁:“……!”
  糟、糟糕!有点想吸!
  她仔细看了看这小家伙,见到它的毛发白与灰各占半壁江山,灰色的部分里又有黑色的云纹点缀,似是老虎身上的横纹,灰黑云纹配雪白毛发,加之四只雪白的爪子——哦不,现在应该说是脏白。
  若是让其他养狸奴的人瞧见了,定要以为它是得了什么病,唯有乐宁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再仔细打量了好几遍它的花纹,确定自己没看错。
  作为一只在现代每天云吸猫的人士,她不仅熟知养猫的各种常识,鉴别不同品种的猫亦是小事一桩。
  眼前这只显然是……
  美短加白!还是极品!
  在与它的目光对上的刹那,乐宁觉得整个世界都失去了颜色,仿佛只剩下它的黑、白、灰。
  乐宁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几乎觉得眼前一幕有些魔幻,但转念想到这小家伙被一堆本土猫给围了,又有些释然。
  是呢,就连其他的猫都将它当做怪物,它一定是品种不同才会被排斥。
  但,这只猫到底是怎么出现在这的?
  “喵呜~”在她思考的时候,小猫冲她软软地叫了一声,奶音里带了点沙哑。
  却也能明显听出是撒娇。
  乐宁听见自己“咕咚”咽口水的声音,可爱,想撸。
  以前她就一直想养猫,却碍于租房合同的要求,没能满足,如今一只极品放在她的面前,瞧瞧它性感的小眼线,标志的小脸蛋,还有那胎毛都没脱的软毛毛!
  小猫甩了甩自己毛绒绒的尾巴,一圈黑一圈灰的毛绒尾巴也显得格外可爱,从左边甩到了右边,随后小猫咪看了她一眼,转身蹿跑了。
  乐宁:“……”
  哎不是,说好的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呢?
  神厨系统:“……我觉得你想多了。”
  乐宁已经陡然陷入了混乱,犹在碎碎念:“美短加白,血赚、血赚啊……”
  ……
  直至走到邹德全的家门口,她才冷静下来。
  对方这宅院的气派,显然不是乐宁之前住的破屋子能比的,甚至还有专门的仆从,负责将他们这些上门来拜师的学徒带入院子里。
  好在门房代收那束脩的时候,并未用多么鄙夷的眼神看她,显也是知这坊间大多人家并不富裕的。
  等乐宁入了那院子里之后,就瞧见七八个同自己一般瘦小的萝卜头,如今大家年岁都还小,男女之别是不大的。
  小萝卜头们面上都带着紧张,不断地绞着自己的衣角,暗暗咬手指的也有。
  不一会儿,有一人负手醒来,花白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方型脸线条坚毅,目光如炬,周身有种常年身居高位、说一不二的气势沉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