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迷城(近代现代)——皮皮虾/晋江皮皮虾

时间:2019-08-10 16:21:30  作者:皮皮虾/晋江皮皮虾

 

 
《迷城》作者:晋江皮皮虾
  
文案:
父子 年上
小蝌蚪找爸爸的故事。
微博@爬爬虾扯蛋
晋江专栏@晋江皮皮虾
  
迷城、贞洁烈狗、变脸为免费文,《塑料婚姻害死人》《他靠脸上位》《不要和反派谈恋爱》为晋江vip,请各位朋友支持正版,转载请注明原作者,鞠躬。
顺便给新文打个广告
《不要和反派谈恋爱》星际文,高冷大美人在线殴打熊孩子(并不
  
  
Chapter 1
  能源大厦顶楼的董事长办公室,今日迎来一位不速之客。
  秘书周媛守在办公室门前,压低了声音和董如兰的司机打电话:“伞我已经让人送了下去,地毯我也让人铺好了,绝对不会让董女士的鞋子被打湿,好的,我明白了,一定给您办好。”
  刚打完电话,抬头一看,助理正要敲门,差点没尖叫出声:“你干什么?”
  助理是个年轻姑娘,被这声刻意压低的尖叫吓了一跳:“周,周姐,我去续水。”
  “续什么水?”周媛差点被气死,“不想被骂就按我说的做。”
  小助理悻悻地端着托盘回了秘书室。
  周媛又下了楼,确定伞和地毯都已经就位,这才回到办公室。
  这位董女士,是最让秘书室头疼的客人,也是最让贺崇感到无奈的客人。
  董如兰来找他无非是两件事,一件是婚姻,一件是后代,贺崇也不明白这些家事为什么要拿到办公室来说,可董如兰就是有这个爱好。
  “既然被认作是贺家的孩子,就要有点贺家子女的意识。”这位官家小姐连在自己儿子面前,都是一身的傲慢范儿,“读的又不是什么棚户区的公办学校,是怎么认识那些混混的?我看你要早点和贺琛的老师联系联系,看他到底在学校搞些什么。”
  “混混?”贺崇随口问了一句,“哪里的混混?”
  “还不是幸福路那群偷鸡摸狗打架斗殴的混混。”董如兰提起这件事来觉得生气,难得麻将桌上手气旺,偏偏有人多嘴问了一句“你孙子最近怎么总在幸福路那块晃悠”,让这个便宜孙子连同幸福路那群社会渣滓一起,带衰了她的运气。
  “总之你要好好管一下贺琛,你要是没时间管教,就让我来。”
  贺崇说:“我知道了,您不用操心。”
  董如兰没听出来贺崇敷衍的语气:“还有贺琛的老师,也要去学校投诉她们,一年六十万的学费,就是让她们放羊,任贺琛那么胡闹的?”
  贺崇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这事我知道了,也劳烦您特意来一趟,我接下来还有事,就不陪您。”
  “唉,你——”
  董如兰还没说完,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贺崇说:“进来。”
  周媛走了进来:“您四点在开发区有个会议。”
  贺崇说:“嗯。”
  他转过头来对董如兰说:“我送您一程?”
  “不需要你送。”董如兰知道今天自己的话,贺崇多半又当了耳旁风,没好气地站起来,“你别让贺琛天天气我就行。”
  “琛儿很优秀,哪里气过您了。”贺崇也站起来,替她把防晒披肩理好,送她出门,“您不要对他有偏见。”
  “我哪里对他——”
  董如兰的反驳被贺崇用手势打断了:“今晚我让司机把贺琛接回来,问清楚是怎么回事,明天给您电话。”
  董如兰憋了一肚子的火,这才稍微平息了一些。
  送走了董如兰,贺崇回到办公室里,给贺琛的老师打了一个电话。
  贺琛的老师说:“贺先生,今天周四,下午是社团活动,贺琛不在学校。”
  贺崇这才想起来贺琛这几周一直在忙社团活动,前几天还给他发了一份公益项目的方案,因为最近工作忙,贺崇把这个项目方案转交给了公司的副总陈术帮忙把关。贺琛一直很独立,能找上贺崇的,都是贺琛眼里的大事。不管这些贺琛眼里的大事在他人眼里有多么微小,贺崇都十分重视,养儿子和养女儿不同,男孩需要父亲更多的认同和鼓励。
  他便又给陈术打了一个电话:“贺琛那个公益项目,进展如何了?”
  陈术说:“挺顺利的,妇联和教育部门都很支持,孩子们也很有干劲。”
  贺崇说:“这个项目是不是和幸福路那边有关系。”
  陈术说:“没错,而且小琛还认识了几个朋友,关系挺不错的。”
  贺崇说:“那就好。”
  陈术开玩笑道:“那可不好,贺琛都这个年纪了,你就不怕他从幸福路给你带一个儿媳妇回来?”
  贺崇说:“有什么问题吗?”
  陈术接下来的话噎在了喉咙口。
  贺崇的性子就随了他的名字,就算是遇上天大的事情也不坼不崩,是个极其稳重可靠的男人。该年少轻狂的年纪稳当持重,过了而立之年更是步步稳健,可陈术却知道,其实贺崇这人一身反骨,只不过藏得好藏得深,又懂得收放,外人察觉不了罢了。
  普通人家的孩子带回一个幸福街的儿媳妇,家里的长辈恐怕都要上棍棒伺候了,可是到了贺崇这里却不一样,血缘关系,社会阶层,伦常性别在他眼里都不是事儿,他能把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领回家里当亲生孩子和继承人培养,就是最好的证明。
  贺崇问:“还有事吗?”
  陈术说:"暂时没有。”
  贺崇说:“贺琛不在学校,我听他老师说他们社团在幸福路那边有一个活动教室,去看看吧。”
  陈术说:“行。”
  幸福路离能源大厦大概有二十分钟的车程,陈术猜到贺崇想要知道什么,便把最近指导贺琛和贺琛交上来的资料都带上了。贺崇在车上一页一页仔细看了,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发现两行字。
  “面馆,刘阿姨,电话0***——*****,转接幸福路127号院子,方以撒。”
  贺崇拿给陈术:“这什么意思?”
  陈术说:“这位方以撒家里没有电话,也没有手机,贺琛只好把他家附近面馆的电话记下来,有事情请这位刘阿姨帮忙转接。”
  说完,陈术又补充了一句:“我早就看到这行字了,以撒这名字还挺独特的,当时我还问贺琛是谁来着,那小子竟然脸红了。”
  贺崇用资料拍了拍他的肩膀:“还差一年就奔四的人了,竟然专门八卦十几岁的小孩儿。”
  陈术说:“我还不是担心我的大侄子,你就不好奇这个贺琛专门写在项目建议书后面的孩子是谁?”
  贺崇说:“去看看吧,能写在这里,不是喜欢的女孩子,也多半是很好的朋友了。”
  然而让两人意外的是,这个让贺琛颇为重视的朋友,竟然不是女孩子。
  幸福路是一片棚户区,贺崇的车进不去,便停在路边询问活动教室的位置,也就是这么凑巧,他们停下来的位置正对着一家修车店,老板娘大嗓门,叉着腰在门口喊着工人的名字,其中就有方以撒。
  “等一下。”陈术打听到了活动教室的位置,刚想发动车子,贺崇叫住了他,“看看方以撒是谁。”
  
  刚刚还是乌云压城,现在又是艳阳高照,白天生意不算太好,几个工人在外面搭着条凳在树荫下睡午觉,听到老板娘的声音,也都懒得起来,互相推搡着去干活。
  “你去。“
  “你去,你他妈一早上没干活了。”
  “操,说得好像你早上干了活一样。”
  “算了,我起来。”
  一个胖子揉了揉肚皮,刚准备爬起来干活,看到修车店里一个人影,又躺下来,用毛巾遮住脸:“以撒,出来干活!”
  一听这名字,贺崇和陈术顿时上了心,齐齐向店里看去。贺崇不动声色,陈术的心却跳得有些快。
  大侄子都脸红了,应该是个小美女吧?要不,小帅哥?
  却见阴影中慢吞吞走出来一个人,身段倒是相当不错,可是陈术一抬头,看到他的脸时,却是吓了一大跳——
  这男孩脸上竟然有一条七八公分长的刀疤!
  陈术惊愕地看向贺崇,贺崇却没有任何惊讶的反应,他盯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这也太——”陈术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自己此刻的心情,“你怎么就能这么淡定?”
  贺崇转过头看了一眼陈术:“你觉得我应该有什么反应?嫌弃?”
  陈术无言以对。
  贺崇说:“把车开过去,加个压。”
  贺崇接送贺琛的代步车是一辆大众CC,也幸好今天开的是这辆车,所以并没有在这家破旧的修车店引起轰动。
  “好吧。”陈术把车开过去,打开车门,冲着修车店大门说,“加个压。”
  贺崇和陈术下了车,老伴娘连忙迎了过来:“加压是吧,等一下,我让那群懒鬼起来,哎,他们懒是懒了点,手艺很不错——”
  贺崇指了指方以撒:“我们赶时间,就他吧。”
  老板娘楞了一下,随即说:“好,行,以撒,过来!”
  那个叫方以撒的男孩拿了气泵和胎压计过来,他蹲下来按了按前轮,拱起来的手指指节粗大,是做惯了粗活的手。
  “我们这里只能加氧气。”
  “行。”
  方以撒的动作很麻利,前后几分钟便给前后两个轮胎加好了压,拍了拍手上的灰站起来。
  “您的车有胎压监测,胎压异常会有提醒,这功能挺好的。”他走到车前,又轻点了一下车头侧面,“这里刮了漆,很小一条,您可能没注意。”
  起初陈术看到方以撒躲在修车店里,还以为他是因为自卑不想让人看见,没想到他却落落大方,丝毫不在意路人异样的目光,直到老板娘回了一趟店出来收钱,听到他干完了活在和客人聊天,骂他道:“你又不带口罩,还和客人聊天,吓到客人了怎么办!”
  “啊,不好意思。”方以撒连忙从口袋里掏出口罩戴上,对陈术和贺崇说,“对不起,我应该带上的。”
  老板娘见识的人多,一看贺崇二人的衣着谈吐,就知道非富即贵,也跟着一起道歉:“不好意思啊,这小工刚来不久,不懂事,下回您来,我一定不让他出来。”
  贺崇说:“别这么说,他很细心。”
  老板娘一听这话,心想这恐怕是捞着了一个长期客户,连忙顺着贺崇的话夸道:“他是很细心,人也能吃苦,要不也不会留下他了。”夸完了还不忘给一棒槌,对方以撒说:“还不快去把工具收起来!”
  “好的。”方以撒弯身把地上的工具收回店里,走到门口时,听到身后贺崇对老板娘说,不必让自己带着口罩,心里顿时一暖。他闻声回过头,正撞上贺崇的目光。
  方以撒在口罩下露出一个笑容来,他的眉眼太灵太美,黑瞳仁又黑又亮,笑起来时眉眼弯弯,让人看一眼,就再也不想移开目光。
  他在说谢谢。
  贺崇冲他微微颔首,告诉他,我听到了。
  陈术也看到方以撒那个笑容,他愣了一下,满脑子竟然都是难怪贺琛会脸红了。
  “可惜了可惜了。”
  上了车后,陈术对方以撒的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从“贺琛也太容易脸红了”,到“这男孩要是脸上没这条疤,该会有多漂亮。”
  “看性格也不像是会打架斗殴的人,脸上怎么会有这么长一条疤。”男人都是视觉动物,这种有了瑕疵的美玉,自然博得陈术更多的同情和惋惜,“不过也没关系,现在整容手术这么发达,这疤肯定能去掉。”
  “也许是家暴,这种情况更复杂一点,哎,被家暴的孩子一般心理状态都不太好,作为朋友,需要担待更多。”
  贺琛是陈术看着长大的,叫了一声叔叔后,这侄儿算是认下了。他唠唠叨叨好一会儿,却发现身边的贺崇盯着窗外一言不发,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事情。
  陈术当然不知道贺崇在想什么。
  他在想,方以撒,以撒,果然是一个喜欢笑的美人。
  他还在想,他将来的爱人,可以不漂亮,但是笑起来也要这么灵动。
  
  
Chapter 2
  见到贺琛后,贺崇并没有提起刚刚偶遇的方以撒,他并不介意方以撒的朋友圈子里出现棚户区的男孩子,尤其是这位爱笑的小朋友。
  “爸,你怎么来了?”
  四张桌子拼凑的会议桌,几台电脑,一个文件柜,一台饮水机,十几平方米的屋子倒有些创业初期的雏形了,陈术开玩笑说:“后生可畏啊,大侄子。”
  贺琛把手边凌乱的文件收拾好:“诶,还是有点乱。”
  这话听起来就少了些底气,尤其是在贺崇面前,贺琛就像是一只即将成年的幼狮,憧憬着父亲的雄姿,又喟叹着自己的渺小。
  贺崇倒是不介意:“刚好下午路过这边,听到陈术说你社团的活动教室在这边,就顺便过来看看,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贺崇和他的小伙伴们连连摇头:“没有的。”
  贺崇笑道:“那就好。哦,对了,给你们带了奶茶。”
  陈术说:“还有可颂和纸杯蛋糕。”
  少年们开始欢呼。
  到底是孩子,甜品和奶茶轻易地拉近了贺崇和他们的距离,贺崇看到他们新的调研方案,意外地发现了方以撒的名字。
  贺崇心里一动,问道:“这位方以撒也是你们的社团的吗?”
  一个男孩说:“这是住在幸福路的一个朋友,帮了我们挺大的忙,这次还是要麻烦他帮我们做调研。其实我们已经做过一轮调研了,但是效果挺不好的,这里很多人挺不理解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个公益活动,总觉得我们是吃多了闲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