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公主嫁到(gl)——JQ万年坑

时间:2019-08-10 16:18:42  作者:JQ万年坑

   《公主嫁到(gl)》作者:JQ万年坑

 
  文案:奉天承运,陛下诏曰:因连年征战,死伤无数,圣上特下此配婚令。
  凡女子年满十八,男子年满二十二未婚嫁娶者,罚银百两,由当地县府强制婚配。
  ……
  煦朝镇西北边境威远大将军,镇国侯封无熙年满二十五,圣上怜其十五岁起便为煦朝出生入死,至今孑然一身未有妻房。
  四公主端阳姿容秀美,自幼养在御前,仪态端庄。
  今特赐端阳公主于威远大将军为妻,定于下月初八完婚,赐公主府……
  cp:女扮男装侯爷·封无熙x公主
 
  内容标签:因缘邂逅 女强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封无熙,端阳公主(箫云笙)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煦朝国都,向煦城。
  此刻城门大开,街旁兵卒神色肃立。
  被兵卒拦于身后的平头百姓此时争相眺望城门方向,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来了来了,人群顷刻间就混乱了起来。
  兵卒不能伤了这些手无寸铁的百姓,被挤得节节后退。
  也就在这时,从城门外头响起了整齐划一的马蹄声和踏步声。
  最前头那个骑在马上的,是整个煦朝无人不晓的镇国侯爷威远大将军封无熙。
  出身世代守护煦朝边境安宁的镇国侯府,自当年辅佐高祖皇帝以来,恪尽职守,为国尽忠。
  封无熙的父亲兄长都死于抗击外敌入侵,战死沙场,她当初临危受命,束发之年披甲上阵抵挡住戎国的铁骑。
  至今镇守边关十载,不知多少次击退戎国的进攻,兵法布阵刀枪剑戟无一不通无一不精。
  封无熙一身玄色胄甲,铁面覆脸。
  一对上那双沉静无波的眼,众人只觉得心底起了一阵寒气,不由的打了个哆嗦。
  这让本不相信传闻的人,心里都觉得传闻有了几分可信度。
  从他们眼前走过的这支军队,是此次跟随封无熙回来的近卫军。
  每一个都是身经百战。行走间扑面而来的雄雄气势,士兵行动间的令行禁止都让围观的人大气不敢出一下。
  直到严谨肃然的军队走过后,才有小声的说话声传来。
  “封将军好威武,被他一看我差点吓得尿裤子……”
  “封将军铁面覆脸,难不成真的和传闻的一样,丑如恶鬼才带着铁面……”
  坊间流言有愈传愈烈的趋势。
  镇国侯府。
  “你们都下去吧。”白衣俊美的骠骑右将军,跟随封无熙出生入死数次的姜越白侧头吩咐。
  封无熙一个翻身利落下马,看着已经等在侯府外的女眷,心情复杂。
  很快收拢起心中情绪,外人也无从在哪铁面上看出什么端倪。
  封无熙走到为首的那人面前毫不迟疑的跪了下来。
  “无熙见过祖母,劳您亲迎,是孙儿的不孝。”他开口,声音低沉。
  “好孩子,十年了你总算是回来了。”祖母慈爱的摸了摸他的头,语气是掩饰不住的激动。
  “婆婆,先让无熙进去再说吧。”封无熙父亲的嫡妻张氏在旁说道。
  “无熙见过夫人。”封无熙顺势被扶起对着一旁华贵的中年妇人,礼貌的点点头。
  “都是一家人,就不用多礼了。”张氏素来娴雅端庄,对于这个庶子从无苛待。
  “越白,进来喝杯茶吧。”封无熙招呼了一句。
  “难得回京,就不打扰你和家人团聚了,再说我也想回去看看。”姜越白摆了摆手,眼中带着些揶揄。
  既然越白拒绝,封无熙也没强留。
  她被祖母拉在身边步入镇国侯府大门,整个封家如今就剩他那么一个独苗,他以庶子之身担荣宠加身。
  不是没人说闲话,但只要想到这些是怎么来的,自动的就闭上了嘴。
  “自从你十三岁跟着去了西北,这十多年来我们祖孙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这一次不用再急匆匆的走了吧。”
  祖母拉着他的手不肯放开。
  “西北战事已定,戎国此次求和,短期内我不会离开的。”他一板一眼的回答。
  “那可真的是太好了,就留在家里。”祖母笑的合不拢嘴,看了一眼旁边的儿媳。
  “无熙说了不走了,他的亲事可就交给你了,一定挑选一个好姑娘给无熙。”
  “孙儿刚回来,婚事是否着急了,虽然说现在边境安定,但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又……”封无熙闻言,脸上的神情一僵。
  “呸呸呸,不许胡说。”祖母眼睛一瞪,“再说你这次可跑不掉喽,配婚令早已张贴天下,又是圣上亲自下旨。”
  “凡是年满二十二、十八的男女,都在配婚令约束范围之内。祖母没记错的话,无熙你今年已经二十有五了吧。”祖母眯起眼,喜不自胜的道。
  “近日京城的喜事可是接连不断的,侯府都十几年没办过喜事了,你父兄泉下有知也一定希望你早日成亲。”
  “娶了妻,再给我们封家生个大胖娃娃……”祖母说起来就停不下嘴,精神烁烁的样子让封无熙想反驳的话都吞了下去。
  “婆婆家宴已经准备好了,先让无熙吃完好好休息吧。”张氏看出他的窘境,帮忙解了围。
  “夫人说的是,不如先让孙儿陪祖母去用饭。”封无熙抓住这个机会,立时说到。
  不是他不想成亲,而是“她”不能成亲。
  家宴上其乐融融,侯府之中除了祖母和夫人,还有的就是他大哥留下的遗孀。
  “这些年劳夫人和大嫂打理家中。”封无熙同大嫂在花园中漫步。
  “京城安稳,边境危险,婆婆虽然不说,可她每次听说边境战事又起,都十分的担忧。”她大嫂玉舒摇了摇头,比起无熙她们做的不算什么。
  封无熙生母早逝,曾在大夫人膝下教养过数年,只是那时他已经记事,尊卑之分他知道的清清楚楚。
  因此和张氏的关系并没有多亲近。
  “方才祖母所说配婚令是怎么回事?”封无熙疑惑,一路急行军回京,哪里有工费理会别的事。
  “配婚令乃是圣上怜惜连年征战死伤无数,不少地方都只剩下一些老弱妇孺,现在战事休止,鼓励百姓早些成婚生养后代……”
  “凡是女子年满十八岁,男子年满二十二岁未婚者,除了罚银百两,婚姻大事全都会由县府牵线搭桥,早日成婚。”
  ——简直是荒谬,这样的诏令都能颁发。
  封无熙皱了皱眉头,这话只是放在心中想想,并没有同她大嫂说。
  ……
  回到自己的院子,封无熙的脑海里还是刚才大夫人所说的话,圣上所下的配婚令,对她可真的不是一件好事。
  “不是让你们回去休息么,怎么你在这里。”封无熙刚踏入院门,就看见一人守在房门口。
  “将军,末将曲泽前来复命。”曲泽年岁比他小一些,调来账下做亲兵还没多长时间。
  不过生性外向,是以不像寻常士兵那么害怕封无熙,为数不多敢在她面前嘻嘻哈哈的。
  “原来是把霜寒给我送来了,辛苦你了。”见到一旁立着的银枪,她了然。
  “霜寒送到,末将告退。”曲泽挠了挠头,露出一个笑嘻嘻的表情,转身就抛开了。
  “真是孩子心性。”封无熙抬起一半的手只得无奈落下。
  听涛苑时时刻刻有人打理,干净整洁的好像有人常住。
  事实上她没住过几回,和军营的营帐想必,这里更像是个歇脚的地方。
  关上门,坐在镜前。
  她抬手摘下面具,可怕的烧灼后的疤痕狰狞的生长在右脸之上。干净的左脸能看出曾经的风华,眉宇间英气不输男子。
  可她封无熙却实实在在的是个女扮男装的假男儿,真红妆。
  让她放心的是,当年知道这事的人不多,如今都死了个干净。现在除了她自己,没人知道她其实是女儿身。
  “配婚令?早知道回来那么麻烦,还不如一直驻扎在西北来的轻松。”封无熙神色泰然,没有过多担忧。
  只要她说不合心意,祖母也不会逼着她娶了哪位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
  真的娶了,也给不了对方幸福,若是被发现了就是欺君之罪。
  其罪当诛,满门抄斩。
  第二天,她脱下将军的胄甲,换上了一品镇国侯爷的侯服,进宫面圣。
  “臣封无熙,见过陛下。”她行礼觐见。
  煦朝如今的陛下萧北寒年近五十,保养得宜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岁数年轻不少。
  萧北寒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青年将军,整个煦朝最年轻的大将军和侯爷,如今也算是独一份。
  “侯爷进京车马劳顿,来人赐坐。”萧北寒话音刚落,立刻有机智的小太监搬来了椅子。
  “谢陛下。”封无熙落座,神色谦恭。
  萧北寒上下看了看封无熙,封无熙常年身在边关,他也没见过几次。
  这次看来,为人进退得宜没有那些武将的莽气,身着朝服也是挺拔如松,翩翩公子。
  除去脸上那凄厉的鬼面,怎么看都是顶好的青年俊才。
  云澜说的倒也不假,是个合适的驸马人选。
  “侯爷可曾娶妻或有心上人。”萧北寒想到这里,面带笑容的问道。
  长得丑些也不算什么,以貌取人最为庸俗。
  更何况封无熙脸上的伤也是为了煦朝才伤的,他身为皇帝,如果介意岂不是伤了文武百官的心。
  “未曾。”封无熙眼皮跳了跳,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爱卿今年也二十有五了吧,想当初你父亲在你这年纪,你大哥都满地跑了。”
  萧北寒和封无熙的父亲认识,那时候他还只是太子尚未登基。
  陛下这话,难道是……封无熙心中暗道了一声糟糕,正想说些什么,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萧北寒听到她的回答,满意的挥了挥手,一旁的太监立刻明白了意思,大声宣旨道。
  “圣上有旨:”
  “威远大将军一品镇国侯封无熙,劳苦功高,战功彪炳……四公主端阳姿容秀美,仪态端庄。
  今特赐端阳公主与镇国侯为妻,定于下月初八完婚,赐公主府……
  钦此。”
  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封无熙心中苦笑。
 
 
第2章 
  太监宣旨的那一刻她就已经从椅子起身,跪在了地上。
  “多谢陛下厚爱,但臣在边关出生入死,不知道何时就会……断不敢耽误公主终身幸福。”封无熙没有接旨,反而道。
  她怎么也没想到赐婚圣旨那么的突如其来,指婚的对象还是四公主端阳。
  “朕所下配婚令,年满二十二未有妻房之人都要成婚,侯爷已有二十五,如果不是战争所累,早就膝下儿女环绕。”
  “不瞒无熙,朕这个女儿眼高于顶,到如今十八岁了都还未许人,难道无熙是想让朕被天下人耻笑吗。”
  “臣不敢。”封无熙低着头道。
  “朕的姨婆瑞和公主当年嫁给了你太爷爷,这次端阳嫁给你,亲上加亲,朕放心的很。”萧北寒此意已决,半点反悔的机会都不给。
  “臣样貌有损,怕是会吓到公主。”封无熙抬手摘下面具,只要能拒婚,摘下面具又有什么。
  当初萧北寒亲口所许诺她可以即便觐见也可不摘面具,如今面具一摘,萧北寒自己也被吓的久久回不过神。
  等他回过神,马上道。
  “如果不是为了朕的煦朝,又何来长野一战,容貌尽毁。”
  “不用多说了。”
  “端阳识大体,不会介意的。”
  封无熙知道这件事很难从圣上这里改变了,她戴上面具行礼离开。
  宫中圣旨一下,很快的就传到了宫外。
  封无熙的事向来是民间经久不衰的话题,而京城百姓对于在这位端阳公主,也有不少的传闻。
  嘉辰宫。
  “臣妾见过陛下。”云贵妃起身行礼。
  “云澜不必多礼,朕不是早就说过了,以后见到朕不比多礼。”
  “朕已经下旨了,这一次端阳一定能嫁的出去。封将军少年浴血战场,煞气一定能镇得住端阳的克夫命。”萧北寒喜气洋洋的说到。
  他有五女三子,除去尚未及笄的五公主,就只有四公主端阳还未出嫁。
  不要说是定下婚约了,每次刚要下旨赐婚,端阳的未来驸马不是摔成残废就是暴病身亡。
  克夫之言,让人难以不相信。
  “端阳出嫁了,陛下也总算了却一件心中大事,这是喜事。”贵妃温柔的说着。
  四公主端阳是元后,自幼受万千宠爱于一身,性情温柔乖巧,是萧北寒最宠爱的女儿。
  暮云宫。
  “你们都给我滚出去!”性情温和,说话从来都轻声细语的端阳公主,砰地一声摔碎手中杯盏。
  赐婚圣旨一下,自然就有人来告诉她了。
  “公主您消消气,不要气坏了身子。”她的贴身侍女丝竹说道。
  “本宫怎么能不生气,父皇居然要把我嫁给那个凶神。听说他身高九尺,四肢发达,力大无比,脸上带着一个丑陋的铁面,就是为了遮住自己那张恶鬼一样的脸!”
  “嫁给他?!本宫还不如去死算了!”
  端阳聪慧,一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咬牙切齿的道:“一定是那个该死的贵妃在背后出主意,不然父皇怎么会做这样的决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