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延毕十二年的我想结婚(玄幻灵异)——Hakasecho

时间:2019-08-09 10:25:34  作者:Hakasecho

   《延毕十二年的我想结婚》作者:Hakasecho

 
  文案:讲一个催婚协会赞助播出的哨向故事。
  一切都是太优秀惹的祸。
  十二年前我喜欢过一个哨兵。
  今年一定要毕业。嗯。
  1v1,he,甜饼,以美加合拍《哨兵》设定为原型,有大量二设、乱设。
  第一人称为主,第三人称交叉叙述。
  雷点未知,因为我看文没什么雷点诶嘿。
    作品标签:星际科幻,平行世界,年下,哨向,情投意合,双向暗恋,HE。
 
 
第1章 
  顾承宴给自己泡了一杯白桃绿茶,摆出温柔的表情安抚身旁紧张到说不出话的神田音。
  “害怕吗?还是昨晚没睡好?哈哈,我也和厉主任提过这个问题了,学校在同学们考完试的第二天就安排见面会,对一些还未成年的孩子来说的确猝不及防——”喂,怎么越说越紧张了!顾承宴伸手点在神田的额头,指尖稍低的温度勉强将对方从胡思乱想的紊乱状态中拉回来,“这样吧,你先在我这里休息,下半场咱们看情况,如果你觉得可以我就带你进去,嗯?”
  “……好、好,谢谢学长!”
  “不谢,客气了。”顾承宴似笑非笑地看着,虽然捕捉到小向导眼中的后悔和犹豫,却还是起身离开了这间休憩室。
 
 
第2章 
  “……厉主任。”顾承宴躲在一株高大植物后观察见面会的情况,视线里出现一双棕褐色的军靴,他也不进一步确认来人,就那么散漫地打招呼。
  “你真把自己当牵桥搭线的婚介所工作人员了啊顾承宴。”厉主任解开手臂上绑得太紧的金属扣子,同样隐藏在树影中看向主会场。
  那里灯光充足,青春年少的俊男靓女们站在一面,事业有成的高职干员们站在对面。
  闪亮过热的灯光美化了每个人的表情,清甜的镇定剂的气味乘机加热蒸腾。
  “小顾,你可以下场参加一下。”厉主任嘴角的皱纹抖动了一下。
  “主任看上谁了吗?”
  “那边正数第五个,科研所第四实验室的新负责人,旸星大最优毕业,外祖父是现任高廷议员。够年轻啦,才三十九岁,配你——”厉主任叹口气,“配你是不配的,你根本不配他。但是我觉得你应该试一试,别再抢我的活了。”
  顾承宴喉咙里发出低笑,他的腰身近来又细了半寸,剪裁优良的衬衣勾勒出影影绰绰挺拔秀美的身材,言笑奕奕的脸在阴影里显得愈发温顺,明目柳眉,引人恍惚。学校BBS论坛人称交际花千人斩的美人在这个角落从上衣口袋摸出一根电子烟,念出一句经典台词:“主任,抽烟吗,进口烟。”
 
 
第3章 
  我姓顾名承宴,绶穗星第一向导学院延毕长达十二年的高龄向导,目前正担任学生发展处主任的学生助理一职,每月勤工俭学挣些零花钱。
  如你所见,一直支持我留在学校混吃混喝的厉主任最近又开始闹脾气了;他明明家庭美满膝下儿孙——儿女满堂,非见不得我过单身生活,每到毕业季就开始密谋如何让我毕业。
  领取毕业证的先决条件是有个合适的婚姻对象,这样荒谬的事情也只有在向导学院才会发生。
  哪怕是全星际最优秀的向导学院也逃避不了高廷议会的指示,兢兢业业为每一位应届毕业生匹配对象。
  比起占全人类数70%的普通人,向导这种返祖人种吧……按星际法是一定只能和哨兵结合,占比10%的向导,占比20%的哨兵,意味着将近14亿哨兵的伴侣是普通人。
  哨兵的身体素质远超常人,领导力强,缺少向导的安抚镇静却鲜有活过六十五岁的例子。
  六十五岁,普通人还能坚/挺在岗位上至少二十年——如果他(她)能在激烈的求职中找到工作的话。
  一个哨兵匹配一个向导,只要双方的精神体结合,占有欲和主从支配关系就天然排斥其余人的加入。也就意味着,在领取哨向结合同意书之前,任何在编的哨兵、向导的肉/体与精神必须纯洁。曾经有哨兵占有欲过强虐待自己的向导致残的例子,那位向导仅仅是婚前对一个普通人有过好感而已;无独有偶,在官方单面限定向导“双纯洁”后,被占有欲折磨的向导在为自己的哨兵治疗时将其残忍杀害——这样的惨案太多了。
  [每一个未婚的哨兵或向导,必须保持自身绝对的纯洁。这是对自我生命和未来伴侣尊重。]
  以上法规将哨向人群推向更极端的金字塔尖。
  哨向家庭就是少数人、异类、变种的集合。
  近些年网管(网络管理局)不再封杀臆想向导与普通人结合的小说,有几十部写得还真不错——不过我是从来没想过要叛逆到如此程度的——28亿的哨兵呢。
  也许我是在向导学院待太久,成功被催婚办厉主任洗脑了。
  我突然想结个婚,去教务处领取迟来十二年的毕业证。
 
 
第4章 
  厉主任本来对我那天拒不参加见面会(相亲会)的事很气恼,可一看见我递交了《期盼毕业:从为校毕业率争光、为社会节约资源的视角出发》一文后,还是颔首让我滚进来。
  “你想毕业了?”
  我不由老脸一红,觉得主任这话有性骚扰的可能。我们两认识多年,还是忍了吧。
  “嗯。”
  “好啊,好啊,太好了。”
  我露出微笑。
  “不过你应该清楚,学校这些年一直在教改,现在你要毕业——有些课程你还没上过呢。来,这是你缺的课表,下学期加把劲嗷。”
 
 
第5章 
  在我熬夜刷课预习复习踩着上课铃进教室的半年里,实在没什么值得一书的事。
 
 
第6章 
  至于为什么会延毕十二年……绝对不是因为我发现我是主角,想做个特立独行的人。
  只是、只是因为我那时候喜欢一个哨兵,但是。
  我本想继续说下去,可手边草稿未成的《再证福莱斯精神沟通法第二版本的出现年代》小论文不断召唤我。弗莱教授的课堂作业必须认真做,此事以后再说。
 
 
第7章 
  十二年前我曾经担任军部某飞船的随行医师。
  “白船长,你的大副又一次如厕不冲洗——”
  我总是被厕所的惨状恶心到,又抓不住犯人,只能一次次越级跟大副的最上级报告。
  船长白津就总是形式主义地批评大副,说你怎么能上厕所不冲呢你这样的话会给顾医师添麻烦的。
  他手下的大副就像说相声捧哏的那个,朝我挤眉弄眼,说对不住啊顾医师,咱们大老爷们没想到的比较多。
  我那时就放过了,如今想来大副的意思是我不是爷们吗?啊?
  白津紧接着叹息,说我们船还在草创阶段,智能马桶系统没条件安装,望顾医师海涵。
  他诚恳地替大副道歉——在做作的语气之外找不到一个诚恳的地方。
  我海涵他个大鲸鱼。
 
 
第8章 
  白津是哨兵,自然有存在于高维空间的精神体——一只大白鲸。
  我没见过,只是听那些船员在战斗后聊起,有的说长百尺凶猛骇人,有的说美丽不可方物,有的说一锅煮不下一只吃一年。
  白津手底下的船员的语言水平不超过B级,差不多听一半信三分得了。
  他的船包括白津在内哨兵有121人,每天都能看见船上活跃着各类动物,狮子、狼、虎、鹰……向导却只有两人。
  我和另一位傅医师轮流值班,帮忙纾解狂躁状态的哨兵的精神世界的病症。
  那年向导学院大改革,我们这些临近毕业的学生可自愿提出申请前往前线——现在是不可能了,这本身就是个急于做政绩的议员想出来的破主意。
  哨兵那么多,突然失控伤害到向导怎么办?
  向导的抑制剂没有及时配送,引发混乱怎么办?
  还有,向导喜欢上哨兵,可哨兵还不够资格和他提交结婚申请怎么办?
  我无时不在后悔当年的狂妄自大,自以为可以和普通人一样,应该体验一下保护区以外的生活,发挥一下在学校学到的知识。
 
 
第9章 
  我被分到白津所在的银狐座第二舰队62船,他们当时负责巡逻一个恒星系,远征军只是大致驱逐了这里的星兽,时常有小兽潮出现。
  该恒星系才刚允许公民踏足,愿意移民至此的人不多,倒是在满星际开连锁工业城市的方恒集团抢先在此建立了一座钢铁城堡和七个稀有矿石场。
  轮到我休息的某一天,白津轻扣我的舷窗,在门外问我:“顾医师,你要不要去方恒的城市一趟?”
  他这个人简直是书本上固执骄傲不容他人反驳的过激领导型哨兵的标准版,说是“要不要”,其实是在通知我“必须完成,这是任务不是请求”。
  我昨天才为了二副在厕所尿歪一事和白津交涉,挂了面子下不来台的永远是我,眼下只能冷哼一声表示已阅。
  “对了,65船的谢医师也会去,你、你注意一点。”
  我无意识地翘起了嘴角。
 
 
第10章 
  我看见谢尔盖的时候总忍不住想笑。
  他明明有37%的斯拉夫基因,白津却喊他谢医师,并以身作则带动62船所有人见到谢尔盖都是“谢医师”“谢医生”的打招呼。
  这是很严重的种族基因歧视,是我在学校从来没有体验过的“职场言语暴力”;我当时一定是昏了头,否则怎么会任由此事发酵,甚至从中获得趣味。
  谢医师冷漠地瞥了我一眼,即刻举起戴着医疗手套的左手,按下电梯的关门键。
  我就只能再等十分钟,无聊地数着电梯下降又上升的数字。
  因为是来这里取我和傅医师的抑制剂的,我不敢懈怠,跟着向导协会的工作人员来到冷库前,等待药剂经过一道道认证处理被运送出来。
  工作人员是个刚毕业两年的女向导,我和她交谈了一番,原来我们还是校友。
  女向导对我颇有同情,“认亲”以后就一直叽叽喳喳地问我在这里习不习惯、薪资补贴如何等等。
  “最重要的是,你跟的船上那么多哨兵,你一定要谨慎,能不接触就不接触。”
  我见原本笑嘻嘻的学姐板着脸告诫我,连忙证明自己的素养,“没问题的,我有按照预接法在注射抑制剂,连精神体也从未放出,在医疗区之外,也会尽量避开船员。”
  “欸,是吗。可是我看那个哨兵在那边等你挺久了。”
  你要注意,这两句话不带任何调笑的趣味。如果精神世界也有速冻剂,那么学姐一瞬间就豪爽地用了三箱冻结气氛。
  她实在是在很严肃地在告知我有这么个人的存在,我却下意识篡改了记忆中学姐不苟言笑的面貌。
  顺着她的手看过去,冷库外的休息区坐着一个高个子的男人,他似乎感知到我们在议论他,挺得笔直的背在起身时始终保持同一个弧度。银白色的感应光源照在他的脸上、手臂上,他既是一个人,也是一把在血肉、神经组织中自由进出穿梭的手术刀。
  锋利、冷静、血腥、完美。
  谢医师是哨兵。
  所以他身高两米,肩宽腿长,五官凌厉、冷若冰霜……向导根本长不到那么高。
  与我和傅医师不同,他是前线手术台的定海神针,断骨再植、无创去瘤、脑语言区跨桥联结……排除个人情感因素,他也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外科医生。谢尔盖?克里斯维奇在手术台上“挥斥方遒”时对手术进程和细节有变态程度的掌控欲,被他吓哭退伍的小医生、小护士可以组成一个工伤上诉团。
  “顾承宴,你在飞船上一切要谨慎、谨慎、再谨慎。学姐是过来人,我还是那句话,你尽快提交申请回学校吧。提前祝你毕业快乐!”学姐朝我挥了挥她右手上的戒指,眉眼中洋溢着幸福。
  我看着她的精神体,一只活泼的矮脚斑点鹿亲昵地蹭我的膝盖,福至心灵朝她说了句什么。
  到底是说了什么呢,我记不清楚了。
 
 
第11章 
  为了我未来与之结合的哨兵,也为了我的生命安全,我几乎是躲避非医疗区的船员们。
  同样,他们也是正规军校出来的哨兵,为了将来可能有的向导避我如蛇蝎。
  治疗的时候嘛,我被一个发狂的哨兵按在地上揍过。该哨兵神智恢复后向我道歉,用的是一封公开道歉信,左下角盖了白船长公章、第二舰队舰长公章、银狐座总军长助理金签、哨兵发展协会认证编码等密密麻麻的官方认证。此人能搞到这么多认证,也是个神秘的人才。
  白津是62船唯一一个能无障碍和我交流的哨兵。
  傅医师负责处理船长的精神世界,他来自其他向导学院,私下对待我和船员们一样拘谨生疏。
  饶是如此,我也渐渐从傅医师嘴里知道关于白船长的一些传闻。
  据说船长家境优渥——他比我还小一岁欸,就能担任船长——我也不知道我是仇富还是嫉妒船长的才能,得知他的家境后竟然松了一口气。
  据说船长的祖母是位精神力S+级的向导,在其多年照顾护理下船长的精神世界十分稳定。
  “我是给船长剪指甲的家用机器人……不不不,不是什么夸张奇怪的比喻啦顾医师!真的,我只是每周检查确认一下船长的状况。他的精神世界沉稳又宽阔,简直是度假区的浅海。”傅医师曾经如此比喻。
  我一定是无聊透了才会追问,“白鲸在浅海会搁浅吧?”
  傅医师诧异地打量我,他的语气变得幽浮不定,“不,呃,你怎么会这么想呢?……你是说船长还是他的精神体?……双关玩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