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回档1995(穿越重生)——爱看天

时间:2019-08-09 10:23:40  作者:爱看天

   《回档1995》作者:爱看天

  文案:
  上辈子黎舟为财而死,意外重生回到了1995年。
  那是一个充满商机和欲望的年代,他站在重新选择人生的岔路口,回档重来,这次他想尝试不同的人生。
  活在当下,顺水行舟。
  ****
  黎家有两位少爷,大少爷虽是领养的但理智冷静,另一位正牌小少爷性情不定疯狂的多。现在大少爷拍拍屁股走人,不要豪门家产了→_→
  ——————
  霸道狠戾小狼狗攻×温和淡然美人受,年下。
  日常甜文,撒糖不要命,养成系互宠,金手指白手起家爽文。
 
  回档系列文: 白洛川和米阳的故事回档1988
 
  内容标签: 重生 甜文 爽文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舟,黎江 ┃ 配角:等 ┃ 其它:90年代
 
  作品强推:豪门大少黎舟意外身故睁眼回到了1995年,这是互联网行业刚刚兴起的沸腾年代,也是他可以重新选择的人生。只是从一开始改变的命运轨迹,在弟弟黎江追到海岛上的时候慢慢和上一世重叠,黎舟带着上一世的记忆,购房置地、投资公司和海运,只想赚点钱养老却不小心变成投资大佬,还顺便带大了一只小狼狗。小岛少年,携手成长奋斗的故事。
  《回档》系列第二本,作者文笔流畅,生动有趣,亲情友情和爱情娓娓道来,写出了充满野性商机的90年代,值得一读。
 
【追根溯源】
第1章 重来
  黎舟死了,徘徊在墓碑上方无法离去。
  他最常做的事就是坐在那座雕刻精致的墓碑上,百无聊赖地欣赏这片豪华陵园。四周绿化的很好,白天来的话更像是一座公园,四季花树常开不败,定期有专人修建打理。反倒是他身上穿了一身简单的白衬衫和长裤,跟周围比起来,显得太过朴素,有些格格不入。
  黎舟赤着脚坐在上面,托腮想着,肯定是会不一样的。
  毕竟他不是黎家的人,不过是从外面领养来的孩子,即便懂事起就吃着黎家的饭、做着黎家人该做的事,但他毕竟是个外姓人——同黎江那位正儿八经的少爷不同,他这个大少爷,是假的。
  他被困在墓碑思考了很久,也从一开始的心有不甘变为平静。
  他在最冷的地方想了许久,他只是一个误入黎家的人,如果不是外公当初的救助他恐怕早就已经死了,说到底,是他亏欠了外公和黎江,即便是他为黎家付出再多,也无法偿还恩情。往日种种如过眼云烟,财富权利现在对他都不值什么,那都是死亡无法带走的东西。如果当初他能想明白这些,及早抽身,凭着他的本事在外面打下一片基业也未可知,只是现在已经晚了。
  他现在孤零零一抹孤魂坐在冰冷石碑上,最后却连一个来看他的都没有。
  哦,其实也有一个。
  黎江。
  年轻男人手捧花束如期而至,他走的很慢,如果仔细看还能看出他微微有些跛脚,但是往往人们只要看到他那张英俊的脸,就会忘记他身上任何缺点。黎江将近一米九的身高,身姿高瘦,整个人带着病态一般的白皙,越发显得异于常人的俊美。只是此刻他神色疲惫,放下花之后站在那里沉默了好一阵,人像是绷紧的弓承受不住一折就断。
  他靠近放花的时候,黎舟也在看着,他知道那双手力气有多大,能单手就掰断人的手腕。黎江隐藏的好,在他面前一直都是无辜者一般,什么都听他的,但在他瞧不见的地方好像也不曾吃过亏。
  黎江盯着墓碑道:“哥,我们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这个问题黎舟也想了很久。他和小少爷争夺家产是他横遭意外死去的祸因,人心不足蛇吞象,他的心里一直有一处空落落的,未曾满足过。他在乎黎老这位外公,在乎养母,在乎所有人的认可,在乎自己做了十几年努力拼命想做好的公司……他在乎的一切,从一开始就不属于他。他在黎家这艘大船上活了太久,久到都快要忘了自己是谁。
  黎江今天留了很久,傍晚还未离去。
  黎舟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己那个平日强势的弟弟,那么高的个子,蜷缩在他的墓碑一旁就像是一只可怜的狗。
  黎江喃喃自语,他说:“哥,小时候你最疼我了,都是他们不好,他们骗我,我没信,但是他们说的那些话你信了是不是?不过没关系,我帮你报仇了,我让那些人都给你陪葬,但他们不配住在这里。”
  黎舟心里一动,抬头去看他,黎江却没有再说这些了,他头依靠着墓碑,像是同一个看不见的人谈论家常一般轻松道:“外公喜欢山上,妈妈喜欢大海,但是我觉得还是这里最漂亮,我让人种了很多花,一年四季都常开不败,就我们俩住在这好不好?”
  黎舟心说,不好。
  如果有选择,他并不想再参与黎家这场疯狂的斗争,他上一世错就错在没有找准自己的位置,既然不属于黎家,就应该趁早彻底抽身——既然是被领养的,如果再有机会,他应当回去亲生父母身边。
  黎江忽然轻笑一声,他看着墓碑上的照片眉宇柔和,那张英俊到不可思议的脸上虽然是笑着但也透着悲伤,他成年以后张扬肆意,从未如此示弱过,“你走了之后,我忽然觉得一切都没什么意思了,我喝了很多酒,头都痛了,可是一直没等到你来托梦。”
  “昨天我终于梦到你了,你说这辈子缘分尽了,下辈子不做我大哥了。我不信,你那么疼我,怎么就不要我了呢?”
  “哥,你一直说我没有心,从来不信我……我证明给你看。”
  黎江头抵着墓碑,跟那张黑白照片说话。
  黎舟忽然有所感应,对方脸色苍白如纸,神情却带着久违的轻松,黎舟看到他吞咽了什么,一种隐隐不好的感觉袭来:“黎江!”
  黎江自然是听不到的,他还在看着墓碑上那张照片,嘴角含血,颤抖着身体亲吻了一下墓碑上的照片,脸色惨白的比照片还要厉害,只一双眼睛如墨色深沉,也透着疯狂。
  黎舟没有办法阻止,又急又怒,俯身冲过去的时候失去了最后的一点意识。
  ……
  “黎舟!黎舟!”
  黎舟猛地清醒过来,意识归位,眼前的一切像是流动的水一般模糊不清,瞳孔震动几下,视线才慢慢稳住重新变得清晰起来。
  对面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人有些不满地看着他,微微挑高了一边的眉头,“怎么站着也能走神?刚才跟你说的话听到了吗?”
  黎舟喉头滚动一下,看着对方一字未发。
  那男人看了他一下,忽然又摇头叹息道:“我知道,这件事挺突然的,不过上次谈过之后,我愿意尊重你的意愿,毕竟你现在长大了,再开学就要读高中,也应该自己做一些决定。”他拿出一张纸递过来,叮嘱道,“我让许秘书去查的,如果你决定了,就给她打电话吧,到时候我派车送你过去,不管最后你做什么选择,爸爸都支持你,不过你要记住,黎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我们也永远都是你的家人。”
  他站起身把纸条塞到黎舟手中,凑近了笑着开玩笑道:“怎么还在发呆,你弟弟都问过好几回了,比你还上心呢。”
  黎舟喉咙有些沙哑,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弟弟。”
  男人笑道:“对啊,你弟弟,黎江啊。说起来黎江这个周末也快放假了,我听许秘书说,他最近也在帮你查这些呢,毕竟过去这么多年,许秘书那边也只是从孤儿院查起,找的也不一定对。”他似乎很满意黎舟的视线转过来,又接着用慈爱又带些无奈的语气道,“老爷子最近还专门拨了人给他用,你弟弟现在本事着呢,怕是比我查的还全,不如等两天他回来,你们兄弟两个再商量一下。”
  黎舟可以确定,眼前这人虽然年轻了许多,但就是他名义上的养父江心远没错了。江心远是黎家的上门女婿,黎老爷子挣下家产无数,偏偏只有一个宝贝女儿,养母黎曼身体一直不好,单独住在别院休养,而且她对商业也并不感兴趣,只一门心思沉浸在绘画中。黎舟见的最多的就是江心远,因此对他的那套太过熟悉了。
  江心远一直以一副老好人的模样出现在众人眼前,即便是当着他和黎江也在演戏,这人像是笑着随口说了两句,其实是在无意中挑拨。黎舟记得清楚,江心远为了争夺黎家财产不惜父子反目,对他和黎江都没有手下留情过,他心里明白,这位可不是什么好人。
  黎舟见识过他的真面目,江心远恼羞成怒起来什么都骂的出口,甚至还骂过“你不过是黎家的一条狗”这样的话。江远心骂的何尝又不是自己,他们都被金钱迷花了眼,围绕着黎家打转不舍离去。
  但他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黎舟了,任凭江心远怎么说,他此刻心里乱糟糟想的也只有弟弟黎江在他墓前吞咽下什么的那一幕,黎江为什么跑来跟他说这些?他死后黎江到底发生了什么?唇角的血又是怎么回事?
  心绪烦乱间他看到江心远又走过来,下意识避开一点,江心远原本还想要拥抱他一下,但是看到黎舟身子僵硬又改成拍了拍他肩膀,“回去好好想想,你想怎么做,爸爸都支持你。”
  黎舟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纸条,上面是一串电话号码,他点头道:“我想去看看。”
  江心远有些惊讶,不过怔了一下就微笑着点头道“去看看也好,正好这几天学校也放假,你就当散心。”
  黎舟点头应了,回了三楼的房间去。
  他在熟悉又陌生的房间躺着许久,才吐出胸中那一口浊气。
  心里滋味难以形容,他竟然真的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黎江:哥哥,以后我们俩住在……
  黎舟(严肃):不好,我这次要活到99岁。
  黎江(笑):好啊,那我活到100岁陪着哥哥,你要等等我,我把一切安排妥当,一定会去陪你的。
 
 
第2章 归途
  黎舟回来之后第一晚睡的极不踏实,他晚饭都没有吃,昏昏沉沉地睡着。
  江心远让人上来看过他一回,听人说他还在睡,略想了一下道:“那就让他睡吧,能睡着也是好事。”
  江心远按照平日习惯用晚餐,又去看了一会报纸和书籍,这才回卧室去睡了。他多年来一直都是这般规律,除非是出差,在家中都是如此。
  黎家这座宅子里一共就只有江心远和两位少爷住,黎老在外地,而家里的女主人则因身体不好常年在别院疗养,吃住都不同他们一起。
  家里一直做事的阿姨倒是有些不忍,她又去看了一趟大少爷,瞧见黎舟桌上摆着的那张纸条又看看床上翻身蜷缩着的少年,她心里也难受的紧,毕竟是在黎家做事十多年,也算是看着两位少爷长大,突逢变故,她自己都有些难以接受。
  黎舟却是没有时间管这些,他在梦里也并不安稳。梦境断断续续,有些时候犹如巨石一样压的他胸闷透不过气来。
  他梦到以前的一些事,但是零零碎碎拼凑不全,他只记得自己在黑暗的小路上走了很远,终于到了一片被鲜花围绕之地,那里还有一座孤零零的石碑。
  他看到黎江依靠着石碑席地而坐,怎么喊也不应声,他心里烦躁,忍不住向前走了两步挥手拨开雾气,走近了之后才看到黎江唇角的血。
  他心里咯噔一下,有什么记忆正在涌上来,他奋力抬头去看了一眼石碑,上面贴着一张照片,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面冠如玉,眉目深邃,带着略有些清冷的疏离,这张脸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是他自己。
  黎舟猛地睁开眼,心脏在胸膛里剧烈跳动,喉咙沙哑干涩,话都说不出来。手背上微微有刺痛的感觉,他手抽动一下,立刻又被人按住了,道:“别动,刚打了针,小心一会碰到……”
  一旁的阿姨给他拿了软枕,小心扶着他坐起来,焦虑道:“可算是醒了,这都睡了两天了,大少爷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厨房煮了鸡茸粥,还有你最喜欢的小菜,我拿些来你垫垫肚子好不好?”
  黎舟坐起来一些略微好受了一点,身上依旧软软的没有力气,点头道:“好。”
  阿姨就高兴起来,立刻去拿粥了,只剩下家庭医生还没有走,留下又再给他检查了一下,确定只是有些低烧之后才叮嘱道:“这两天吃清淡一些,多休息一下,不要太累,养几天就好了。”
  黎舟点点头。
  门口有响动,这次跟着阿姨一同进来的还有江心远,他过来看了一下黎舟,问道:“怎么回事?”
  家庭医生把刚才的说了一遍,又道:“受了惊吓,情绪起伏过大都会这样,我已经开了一些安神的药打,输液之后休息两天就好了。”
  江心远又转头对着黎舟,面色不赞同道:“生病了怎么不早说,多休息两天吧,什么事都不要着急,慢慢来。”
  黎舟记得上一世的时候他得到消息也是心情波动太大,思虑过多,病了几天,那个时候弟弟黎江有事去了外公黎老爷子那边,半个暑假都没有回来,他那时刚知道自己身世,心情很不稳定,江心远一直细心照顾安抚他,还让他感动了许久,打那以后很是当了一阵这个养父的枪使。
  黎江此刻看着江心远嘘寒问暖,心里却没有半丝感动。
  江心远的演技在一个十来岁刚知道身世的孩子那,可能还过的去,但是他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黎舟了,只这一双眼睛就跟以往不同,要不是他上一世看的清楚,恐怕二十几岁就要替江心远担了罪名去坐牢。
  江心远没有察觉,看了一眼阿姨拿来的粥还在那说道:“只有这个?厨房里还有一些补品,花胶鱼翅那些多做一点。”
  阿姨道:“是医生说要吃清淡些。”
  江心远不赞同道:“我看着那些就挺清淡的,只是些汤汤水水而已。”
  家庭医生忙道:“低烧吃这些并不好,多吃些蔬菜和粥就可以了。”
  江心远瞧着还想留下陪陪黎舟,但是黎舟却不想和他多说什么,只借口说自己累了想睡,江心远又装模作样地看了一圈,这才离去。
  阿姨一直照顾他喝了粥,又切了水果过来,小声念叨让他多吃一些。
  黎舟对她印象很好,当初他们兄弟成年之后离开这里,只有逢年过年才回来一趟,但只要是他们回来,以前住的房间和常用的物品都是准备的好好的,都是她在张罗,从他们小时候起几十年来都没变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