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戏精的日常(近代现代)——经年未醒

时间:2019-08-09 10:21:45  作者:经年未醒

   《戏精的日常》作者:经年未醒

 
  文案:这是一个演技浮夸的演员通过努力最后成为喜剧大咖的励(沙)志(雕)小甜饼
  阅读指南:1、本文背景现代架空,同性可婚,有私设,请勿考据,不影射现实,请勿代入。
  2、如无意外,日更到完结。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章礼和 ┃ 配角:萧鼎渊 ┃ 其它:
 
 
第1章 
  上京临云地区,仁青山镇风景区的阔叶林里,一个剧组租用了一块地儿正在进行紧张的拍摄。
  这个剧组里有很多人身穿……呃、看不出年代的古装。
  好吧,对于雷剧来说,年代不重要,只要知道这是在拍一部古装戏就行。
  在一众黑咕隆咚的古装当中,忽然出现一身白色锦衣,不用想啦,这白色肯定就是主角呗。
  主角长得还挺帅,一身白衣风度翩翩,正是时下上升势头最火的小鲜肉孟子行。
  孟小鲜肉从他专属的化妆间里出来,一路上,下到群演场工、上到制片导演,都客客气气的和他打招呼,导演拿着本子主动上去和他讲戏。
  群演们在场外席地而坐,羡慕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唉……什么时候我也能这么红,导演都对我客客气气的。”
  “做梦比较快。孟小鲜肉有张好脸,你有吗?”
  “我有男子气概啊!”
  “哈哈哈哈……男子气概能吸引脑残粉吗?”
  很有男子气概的群演顿时蔫了。
  群演们都心有戚戚焉,他们跑了这么多年的龙套,不说演技有多好,但明眼人也能看出,就演技方面他们完全可以秒杀孟小鲜肉一百遍,可他们没有帅脸没人捧,演技再好也只能跑龙套,混得好还能有一两句台词,不然尸体也得演。
  唉……
  “不过,脸帅也不一定能上位啊!”忽然有人说这样的话。
  群演们一怔,然后集体看向跟在摄影身后东瞧西瞧的一个黑衣服群演。
  “就是啊,长得比主角还帅有什么用,演技那么浮夸,还不是和我们一样跑龙套。”
  “我前几天在另一部戏里跑龙套,他也在,演技不行还爱抢戏,导演都要被他气吐血了。”
  “他这演技浮夸得哟……啧啧,还不如孟小鲜肉的没演技。”
  “而且一个龙套还带着个助理,这也是没sei了。”
  “真是白瞎了那张好脸。”
  群演们吐槽了几轮,霎时又觉得自己内心充满了奋斗的动力,满满都是正能量,在副导演喊各就各位时,戴上蒙面巾,到指定的位置站好,迅速入戏。
  这一幕拍的是反派指使杀手追杀主角,追杀到林中,停下来,杀手围住主角,由杀手头目和主角程序化的叨逼叨几句,然后开打。
  黑衣追白衣、白衣打爆黑衣都是武戏,这一组要拍的是文戏——主角和杀手头目叨逼叨。
  先拍主角。
  孟小鲜肉面无表情音调平板的念完台词,中途虽然因为忘词NG了几次,但导演很快就让孟小鲜肉过了。
  接下来的主镜头就是杀手头目了。
  在一众黑衣杀手当中,其他杀手都用蒙面巾蒙着半张脸,只有杀手头目是整张脸露在外面,不要问为什么,因为这样说话方便(因为帅)。
  杀手头目只有两句台词,一个是“少废话,拿命来”,一个是“兄弟们,杀了他”,少是少,但比其他没台词连脸都不能露的群演要好上太多。
  场记打板,演杀手头目的比主角还帅的群演面对着镜头,凶狠的说:“少废话,拿命来!”
  “咔——”导演举着大喇叭吼:“那个群演,你演的是杀手又不是巫婆,重来。”
  把杀手演成巫婆的群演“哦”了一声,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再次开拍。
  他凶狠的说:“少废话,拿命来。”
  导演:“咔——能不能把你的表情收一收?!重来!”
  群演再调整一下面部表情,继续拍。
  他凶狠的说:“少废话,拿命来。”
  导演:“咔咔咔咔咔——怎么回事儿?你到底会不会演戏?表情那么夸张,你是打算把自己的五官都甩飞出去吗?”
  “对不起,对不起。”群演道歉。
  这一句台词NG了三遍,还是个群演NG,现场众人都明显不耐烦了,男主角孟小鲜肉更是直接吼起来:“你TM会不会演戏!一句台词你NG三遍,不会演就TM给我滚!”
  那帅群演怔了一下,场边等着的一名高大魁梧的男子眼睛微微眯起来,神色不善的盯着孟小鲜肉。
  “抱歉,”帅群演对着导演说:“请让我再试一次,我还是演不好的话,你就将我换了,可以吗?”
  导演沉默不表态,其他人不说话,其实都是在惊讶这个群演牛得一批,居然直接无视孟小鲜肉对导演喊话。
  被群演无视的孟小鲜肉也气炸了,就想摔手中的道具不拍了,这时,制片出面打圆场,对导演笑道:“黄导,小章是个很努力的新人,要不给我个面子,再让他试试,实在不行就换人,行吗?”
  现场的人都惊讶的看着制片,没想到他会出面为一个群演说话,这个群演什么来头?
  “那行,就拍最后一次,不行就换人。”导演松口了。
  孟小鲜肉其实不想拍了,可制片导演都这样说,他也不好撂挑子,只好忍着脾气继续拍。
  帅群演对制片感激的笑了一笑,制片回以一个鼓励的笑容,心里却在叹息。
  重新开拍,帅群演活动活动胳膊腿,拿着道具剑站在机位前,待场记打板后,他看着镜头,回想孟小鲜肉是怎么放狠话的,遂板着帅脸声调毫无起伏的说:“少废话,拿命来。”
  “好,过,一下场准备。”导演说道。
  帅群演:“……”突然很不想跑这个龙套了。
  下一场是主角说过“怕你们没这个本事要我冷傲狂的命”后,杀手头目轻蔑一笑,说“兄弟们,杀了他”,然后作势挥剑去杀男主。
  还是帅群演的主镜头,他对着摄像机挑着嘴角嗤笑,说:“兄弟们,杀了他。”举起手里的道具剑往前一挥。
  导演对这个群演的演技那是相当不满意的,那么浮夸做什么,那么浮夸做什么,还不如孟小鲜肉的面无表情,面瘫至少看着比浮夸少那么一点点尴尬啊。
  他拿着大喇叭就要喊“咔”,变故却在这时发生了——
  帅群演手里的道具剑往前一挥,剑身竟然脱离了剑柄飞出去,众人大惊,孟小鲜肉反应灵敏就地一滚,躲开了。剑身没有遇到阻碍,继续往前飞,竟哐当一下砸在了导演的头上!
  现场就如被按了暂停键一样,死一般寂静,只有风吹过的声音。
  一众群演:“……”力气真大啊(°ー°〃)
  孟小鲜肉:“……”雾草,还好躲开了(╬ ̄皿 ̄)
  制片人:“……”小章在报复导演吗(⊙o⊙)
  帅群演:“……”道具太劣质,我!冤!TAT
  导演……导演已经没法OS了,他头好痛,他需要医生。
  不幸中的万幸,道具剑是塑料的。
  “哎呀,黄导,你头上肿了个大包,倒是没有流血,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颅内出血。”副导演把导演的头摸来摸去,叫生活制片赶紧叫救护车,让导演不要动,给他科普什么是颅内出血。
  一会儿说会头痛、不安、呕吐、脉搏缓慢、瞳孔缩小,一会儿又说会意识消失、呼吸不整、脉搏微弱、瞳孔放大、大小便失禁,最严重的甚至是死亡。导演被他说得本来只是头痛的,现在变成了头痛不安,甚至还恍惚觉得自己想呕吐。
  帅群演紧张的奔到导演身边问他有没有事儿,导演并不想和他说话。
  救护车来得很快,医生初步检查了一下导演的头,就是一个肿块,并无大碍,但在导演坚持要去医院检查的情况下,只能无奈的把人送上救护车。
  导演去了医院,副导演跟去了,戏没法拍,制片就让场工收拾收拾,今天提早收工,转身见到一张沮丧的帅脸,他安慰道:“小章,别担心,导演头硬得很,不会有事儿的。再说,这事儿也不能怪你,道具组准备的道具太劣质了。”
  道具组的组长听到这话,那是拒绝背锅的,“李制片,我们也想把道具的质量搞好一些,但你们给的那点儿预算跟打发叫花子有什么区别,你给我一块钱,想要我去买一万块钱的东西,你觉得可能吗?”
  制片也不愿意背锅:“小王,话不是这么说的,资方只给拨了这些钱,我也是想尽办法从其他地方省下来,尽量给你们道具组预算多一些。”
  道具组组长当场就呵呵了:“你们把某些片酬预算控制好,我们道具组绝对要精钢剑不给纸片剑。”
  道具组长第N次呛声制片,其他人纷纷绕路走,帅群演也悄咪咪遁走。
  “朗哥,我们走,去医院看看黄导有没有事儿。”他找到自己高大魁梧的助理,拉着就跑。
  易高朗被拉着,无奈的提醒道:“阿贵,你戏服还没有换。”
  章礼和脚步一顿,低头看自己还穿着劣质的黑衣,尬笑:“忘了,还好朗哥你提醒我。”
  易高朗把一直拿在手上的衣服拿给他,陪着一起去群演的换衣间。
  章礼和的私服每一件都是高定,曾经在一个剧组发生过他衣服被偷的事情,那以后,易高朗就拿着他的衣服片刻不离手。
  倒不是心疼一件衣服,而是这事儿太让人膈应了。
  章礼和很快就换好了衣服,他们群演连个假发套都没有,都是用黑布绑在头上遮住自己的头发,妆也没有人化,素面朝天的入镜,换装简直不能再方便。
  换好衣服,和制片说了一声,两人便下山去停车场取车。
  车子是低调的黑色,但牌子是一点儿也不低调的凌越,两百多万的七座商务车开出停车场,引得同样在停车场准备走的孟小鲜肉时不时张望。
  “今天那个打导演的群演什么来头?”他问助理。
  孟小鲜肉虽然演技不行,但能够上位这么快,可不是只凭一张脸的,娱乐圈里,能往上走的都不是蠢人。
  助理一脸懵逼,“不知道啊,不就是一个长得好看的群演吗?其他的群演都排斥他,今天我听了一堆关于他的笑话,说是演技很浮夸,气炸了很多导演。跑龙套跑成这样也是厉害。”
  孟小鲜肉翻了个白眼,只觉公司给自己安排的这个助理真是有够蠢。
  ——不就是一个长得好看的群演?
  呵呵!
  试问哪个群演还带助理的?哪个群演会被制片那么照顾?哪个群演开的是两百多万的凌越?
  孟小鲜肉决定,回去就让经纪人给自己换一个聪明一点儿的助理。
  只是,今天骂了那个开凌越的群演,不知他记不记仇……
 
 
第2章 
  被道具砸的导演检查后的确没有大碍,头上的包是肿块,没破皮流血,更没有颅内出血,医生给开了一瓶红花油,让他自己回去擦。
  章礼和在他去照CT之前到了医院,积极主动的去交了费,然后眼巴巴等在CT室前。
  副导演盯着他瞧个没完,直到易高朗用菜刀眼扫他,才麻着头皮呵呵一笑,“那个小章啊,你先回去吧,医生都说黄导没事儿。”
  “我等CT结果出来,确认黄导真没事儿再走吧。”章礼和摇头,“毕竟是我手里的道具砸到黄导。”
  副导演的胖脸皱成一团,无声呐喊:可是黄导估计不太想看到你啊!你被制片强行安插进来跑龙套,黄导已经不满了,你演技浮夸就算了,还砸黄导的头,雷剧导演也是有小脾气哒。
  章礼和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虽然家教良好,但被宠得有些天真,偶尔会不懂得看人脸色(因为基本上是别人看他脸色),副导演让他走,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并没有体会这层意思。
  易高朗却是看出来了,眉头微蹙,又是一个菜刀眼扫副导演的胖脸上。自家捧着供着的小少爷被人给嫌弃了,他当然不开心。
  副导演头皮炸了,眼观鼻鼻观心,多一丝表情都不敢做——这个小章的助理眼神好可怕,好凶TAT
  “阿贵,咱们先回去吧。导演应该是没啥大碍的,副导演在这里看着就行,若是有问题,他会打电话的,到时咱们再过来。”易高朗说着看向副导演。
  副导演忙不迭的点头,“对啊对啊,我在就行,你们回去吧。”
  易高朗都这样说,章礼和不再坚持,和副导演说无论导演有事没事都请他打电话告诉自己一声,便离开了医院。
  副导演目送他俩离开,在心里腹诽:小章叫阿贵?那名字就是章贵?这名字一听就红不了,啧啧。
  回去的路上,易高朗开车,章礼和坚持要坐副驾驶,让智脑给两位爸爸发信息告知“今天提早收工回家吃午饭”后,他靠着椅背长长叹息:“估计这个角色黄了。连龙套都没机会演,感觉人生好艰难。”
  易高朗听了,嘴角不停抽搐。
  你章礼和还敢说人生艰难?那全世界其他八十多亿人要怎么活?
  章礼和姓章,对,就是炎国顶级世家章家的那个“章”,炎国现任总统是他大伯,他爷爷曾经也是炎国总统,还有他的爷爷的爷爷也是炎国总统,炎国建国至今共有四十人坐上总统之位,章家就有十人。
  多年前,时任炎国总统的邵元邵大神推动了同性婚姻法案落地,炎国承认同性婚姻受炎国《婚姻法》以及最高《□□》保护,这件事百年过去了还在被人拿来讨论或抨击。
  对立派系的人死咬着“同性婚姻是降低国家生育率的元凶”这个命题,与邵家、章家、卓家、崔家、李家为首的利益集团分庭抗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