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抱错儿砸了(穿越重生)——轻乌桃

时间:2019-08-09 10:14:25  作者:轻乌桃

   《抱错儿砸了》作者:轻乌桃

 
  文案:海城著名的暴发户陆家有一子,叫陆温安,读书认真,性子温吞善良。
  靠当保镖和打拳发家的陆爸爸摸了摸下巴,跟自己老婆说道:这儿子生的,性子也不知道遗传谁了。
  读书时代就是大姐大的陆妈妈却是很喜欢儿子这温吞性子,于是一巴掌打在老公脑袋上:随我的!
  陆爸爸摸着脑袋,敢怒不敢言。
  后来陆温安在学校门口遇到了一个年轻小混混,专门堵他这种富二代。
  年轻的小混混长得俊美飞扬,气势强大,竟然莫名的有点像陆爸爸。
  陆温安每次都怂啦吧唧地乖乖献上自己的零花钱,也不敢跟家里人说。
  后来到底还是被陆家知道了,陆爸爸不改江湖习气,叫上人决定教训一顿这个小混混。
  结果,陆家忽然发现,十八年前自己家抱错儿子了,面前这个飞扬跋扈嚣张得不可一世的小混混才是他们家的种!
  而陆温安,是乡下进城打工夫妻的儿子。
  于是,交错十几年的人生回到正确轨道。
  陆妈妈两眼泪汪汪,非常舍不得这个辛苦养了十几年的便宜儿子,陆温安多乖啊。
  旁边已经长得人高马大,胳膊上布满刺青的亲儿子双手环胸,兴味盎然地说道:“我娶他回来,继续给你们当儿子,不就行了。”
  后来,已经回归自己亲生爸爸身边的陆温安面对对方的强势追求:(⊙o⊙)
  注:主角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或法律上的亲属关系,认回来之后就不在一个户口本上了!
  排雷:1.穿书文,小受胎穿,长到十几岁才知道自己是穿的,手握剧情。穿书情节出现的时候跟作者临时起意一样突然,请系好安全带,做好心理准备^_^
  2.去留随意,砖花随意,但污蔑作者的,会怼,超凶的。
 
  内容标签: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温安 ┃ 配角:我的预收文《穿成炮灰昏君》和《尾巴给你玩》 ┃ 其它:
 
 
第1章 虎窝里的小奶猫
  花园别墅里,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照在一张超大的床上。
  此时的床上已经整齐地叠好被子,床边坐着正在穿衣服的俊秀少年。
  少年一头乌黑软发,皮肤白皙,一双眼睛像小鹿般灵动清澈,他弯着自己纤细的腰身,将袜子套上。
  “安安,快点下来吃饭哦。”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女子清朗爽脆的声音。
  陆温安连忙把最后一只袜子穿上,抬起头努力提高自己的嗓音,“好的,这就下来了!”
  作为家中嗓门最小的人,陆温安每次面对陆爸爸和陆妈妈的大嗓门,都感觉自己是虎窝里的一只软绵绵小猫。
  陆爸爸就常常说:“我和你妈妈都是老虎性子,怎么就生下你这只小猫咪了。”虽然是调侃,但语气里更多的还是遗憾,他就想要有一个跟自己一样威风凛凛人高马大的虎儿子。
  陆温安每次都觉得很抱歉,然后憋红着脸提高嗓门跟他们讲话,但每次都很失败。而且他长到初中,刚刚过了一米七,就不长个儿了,加上长相俊秀可爱,甚至还会被人认为是女孩子,身上是浓浓的书卷气,不像是暴发户人家的孩子,倒像是腐书网出来的。
  一家三口出门,气质都不一样,哎!
  陆温安甩去这些念头,小跑着跑出房间。他以前走路慢吞吞,陆爸爸说:“男人走路,应该是龙行虎步,你瞧瞧,走得这么秀气做什么。”
  陆妈妈倒是很喜欢儿子这斯文秀气的小模样,小时候没少掐他白嫩嫩的脸蛋,现在他长大了,不好上手掐,就只能笑眯眯地看着他,“我儿子真是越长越秀了,跟电视上的小鲜肉一样。”她最近迷上了一档选秀节目,满屏都是年轻的小鲜肉。不过她看来看去,还是自己的安安最漂亮。
  陆温安这时候就坐在沙发上,低下头有些羞涩地抓抓头发。陆爸爸在一旁大声叹气,真是没有一点男子气概。而陆妈妈则是越看越喜欢,为自己竟然能够生出小猫般可爱的儿子而骄傲,还好不是小老虎咯,不然够呛了。
  在陆妈妈慈爱又欣赏的目光下,陆温安小碎跑地下楼梯,走到餐桌旁边。
  位置上已经放好他的书包,目前陆温安刚刚读高一,青葱少年越发俊秀,虽然长得不高大,但身材比例很好,双腿修长,站在人群里也有鹤立鸡群的架势了,在学校里很受女孩子……还有男孩子的喜欢。
  在现在的社会,已经有很多夫夫和妻妻,人们一视同仁,习以为常了。
  陆妈妈将准备好的一大杯牛奶放在陆温安面前,“安安,乖,要喝掉哦。”
  陆妈妈年轻的时候学过柔道和格斗术,身手了得,体格相较于寻常女子比较高大,行事作风落落大方,嗓门又大,现在学着温柔妈妈的语气,听上去还是有点渗人的……
  陆温安却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自从见识过她对着属下发飙的气场,陆温安就非常珍惜现在温柔平和的妈妈,努力忘记她是能空手劈裂砖头的妈妈。
  现在的陆爸爸还在睡觉,不然他看到儿子喝牛奶,肯定又要发表自己的意见:“哪有男人喝牛奶的,男人喝的是酒!”
  但每次都以陆妈妈一巴掌打在他后脑勺而告终。
  陆温安要努力长高,所以很配合地每天一杯奶,以致于他身上总有淡淡的奶香味,更像一只刚从虎窝里爬出来的小奶猫了……
  “妈妈,我吃饱了,我去上学了。”陆温安放下手里一饮而尽的杯子,舔了舔嘴巴上残留的牛奶渍。然后他从旁边的椅子上拿起书包,规规矩矩地背好,扣好搭扣。
  他在学校里也是标准的好学生,遵照校规校纪,每天穿校服背书包上学,上课认真做笔记,一手字清秀漂亮,完全没有陆爸爸在合同上签字的那种龙凤飞舞霸气感。
  陆妈妈坚持这字是随自己,陆温安默默地看着她写的一手“草书”,乖觉地没有出声。
  以前陆家这对父母非常担心儿子遗传了他们不爱学习爱打架的性子,现在么他们完全没有这样的担心了,因为陆温安年年期末考都是排名第一,是个小学霸。
  陆妈妈觉得祖上肯定是烧高香了,所以赐给了她这么符合她幻想的完美乖儿子!
  她倚在大门前,依依不舍地看着儿子坐上车,由司机一路送去学校。
  坐在车上后座的陆温安攥着双肩包的肩带,看着学校的大门口越来越近,他越发紧张起来,脊背都挺直了。
  因为每天的早晨和黄昏,他都会遇到一个专门打劫自己的小混混。
 
 
第2章 遇到打劫
  这个小流氓长得人高马大,英俊潇洒,有着走在街上能引起少男少女尖叫的那种帅气。
  而陆温安看到他,也想尖叫,是害怕的尖叫。
  第一次遇到他,是在某个风和日丽的傍晚。因为放学的时间点,校门口堵满了车,所以司机大叔的车停在了红绿灯过去的路口,陆温安要走一小段路过去。
  就是这几分钟的路程,让他遇到了一群混社会的小流氓。
  这群少年看上去也是学生,因为他们也有书包,但相较于陆温安规规矩矩背书包的样子,他们背书包的方式就比较奇葩了。
  他们脱下校服,扎在腰间,露出里面松松垮垮的衬衫,一个个都挽着袖子,手臂上是花花绿绿的刺青,还有年纪稍微大点的,嘴里叼着一支烟。
  陆温安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架势,就皱着眉,加快脚步,想快点逃离这里。
  “哎呦,这里有只落单的小绵羊。”一个男生很快就注意到了通身新潮名牌的陆温安,见他皮肤白白嫩嫩,眼神闪躲害怕,就知道这是富人家被保护得很好的孩子。
  陆温安看着面前拦住自己的手臂,粗壮有劲,上面是随着肌肉在动的刺青,他吓得脸色发白,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变得湿漉漉的,“各位大哥哥,我……我家里人就在前面,你们让我过去吧,好不好?”
  少年的声音刚刚度过变声期,但也没有变得粗犷起来,而是有几分柔和,此刻被吓得沙沙的,也分外的好听和撩人。
  “妈的,连声音都这么俊。”有个男生瞄到陆温安俊秀的长相,忍不住笑骂了一句。
  然后几个男生心照不宣地凑上来,把已经吓得瑟瑟发抖的陆小猫围在中间,逗弄着他取乐。
  皮肤白皙的少年脸庞涨红,眼睛里已经有泪花在闪动,又在努力地憋泪。要是陆爸爸看到自己这怂样,估计又要发飙失望了。
  于是陆温安又努力挺直脊背,提高嗓门,“你们让我过去!”他用力瞪大眼睛,想拿出自己爸爸妈妈具有的那种气势来。
  那群少年看着这小猫一样的少年奶凶奶凶的,哄然大笑起来,想逗弄他的心更痒了。
  陆温安见完全吓不走他们,这下真的是慌了,他抬起头,努力去看他们的脸,要把他们的样子给记下来,之后可以算账。这也是陆爸爸教他的。
  “你们到底要什么?”陆温安想到书包里还放着妈妈早上给自己的零花钱。其实他一天根本用不了这么多,因为在学校他很少买零食的,基本都在食堂吃饭。
  “哈哈,你说呢。”有个人忽然伸出手抹了一把他的脸蛋。
  陆温安吓傻了,待在原地一动不动,难道不是劫财,是劫色?!
  他猛地朝前冲去,想一鼓作气突出重围,这时一只手从后面揪着他的领子,把他重新拎了回来。
  陆温安转过头,就看到那群小混混不知道什么时候分散站在了两边,现在他身边只有这个揪住自己校服后领的少年了。
  已经完全吓傻的陆温安眼睛里含着泪,像两颗黑曜石泡在水里,觉得自己太给爸爸妈妈丢面子了。
  他泪眼模糊的,都没有看清这少年长什么样,就听到上方传来他的声音,“这只小肥羊,以后归我了。”
  清朗又略带低沉的嗓音很有威慑力,那几个小混混面面相觑,都有些不甘心。要知道这些富家子弟都被保护得很好,今天也是碰运气才遇到这落单的小公子哥儿的。但一看到对面少年狠辣的眼神,他们又没有胆子上前抢人。
  秦初是这一带的孤狼,不跟人搭伙,总是独来独往,他跟他们一样抽烟打架逃学,有着自己固定的几个收“保护费”对象。起初他们自然不服气,就找了他麻烦,结果全都被这个狠家伙打趴下了,从此再也没有人敢去跟秦初“抢生意”了。
  现在秦初又盯上了他们瞄准的人,几个小混混很清楚,大概又是抢不过的。
  秦初卷着袖子,人高马大地立在那里,斜眼看向还在犹豫的那几个人,“还不滚?”
  他的眼神睥睨倨傲,很有气势。
  然后陆温安就瞪大眼睛看着这些刚才还很痞浪嚣张的几个小混混做惊鸟逃走了。他心里一抖,这个背后还拎着自己校服领子的家伙那得是多么厉害啊!
  他完了,肯定要被欺负死了。
  “真怂,遇到这些人你越害怕,他们就越欺负你。”正在想着自己悲惨命运的陆温安,忽然就听到背后少年不屑又鄙视的声音,好像在嘲讽自己。
  这语气……竟然莫名的有点像平时在教训自己的陆爸爸。
  陆温安就又好奇又努力地转过头,想看看这个能够把小混混吓退的少年长了一张怎么样的脸。
  还没有看清,他整个人就被对方拎着到了巷子靠墙的地方。
  陆温安靠着墙,书包挤得他整个后背都很难受,而面前是铁塔一样的高大身躯,对方比他高得多了,要说话还得弯腰。
  “喂,以后要想太太平平地走在路上,就认我当保护人。”他凑过来,看着陆温安白嫩可爱的脸蛋,理所当然地说道。
  “什……什么……”高大又俊朗的少年带着一股热气还有满满的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吓得陆温安像一只惊掉手中瓜子的小仓鼠,他就这样傻乎乎地看着他。
  秦初嗤笑一声,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脸蛋,“别装傻,先把今天的保护费交了,明天早上我会过来,以后早晚两次,初哥我保你整个高中高高兴兴上学,平平安安回家。”
  陆温安微微张大嘴巴,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然后又咽了咽口水,这个人怎……怎么这么像自己的陆爸爸!
  不仅仅是样貌,就连语气和气质都是一样一样的,透过他,陆温安简直好像看到了陆爸爸当初是怎么在街头收保护费的了。
  不过,这个少年比陆爸爸更俊美一些……
  陆温安的脸红扑扑的,心想会不会是自己流落在外的哥哥?就跟小说里写的一样?
  秦初看着面前满头大汗,脸颊通红的小少年,玩味一笑,“我是不是很帅?”
  “嗯……”随即反应过来的陆温安赶紧移开视线,声音开始结巴,“没……没有。”
  “嘁,谁稀罕。你就是觉得我天下第一帅,今天也得把保护费给我了。我可不能白罩着你。”秦初又微微扬起下巴,神态是不可一世的嚣张和痞傲,“反正你不交给我,还不是便宜那几个小流氓了。”
  陆温安歪着头认真想了想,竟然觉得有几分道理。他还真是宁愿给这个有潜在可能是自己哥哥的小混混。
  于是他赶紧扒拉下书包,从里面窸窸窣窣,摸出了自己的钱包,然后双手捧上。
  秦初勾起嘴角笑了笑,还算上道,从他手里接过钱包,从里面抽了几张,又重新甩回去给他,“不用全上交,以后都这个数就可以了。”
  “初哥,你还是挺有原则的。”陆温安带了几分激赏看他,完全不像是一个正在被打劫的,而像是这个少年的小狗腿子一样。
  秦初又扬起下巴,傲娇地说道:“那是。你小子还是挺有意思的,没事,以后哥铁定罩着你了。”
  他说完,还伸手揉了揉陆温安的头发,手感挺好,“叫啥名?”
  “陆温安,大家都叫我安安。”陆温安很乖巧地应道。
  秦初不屑,“太娘了这名字,以后我叫你小陆子。”
  “……”你确定这个就不娘了?陆温安很憋屈地看着他,却不敢抗议什么。
  然后这就成了规律,陆温安每天在上学和放学路上都会遇到这个初哥,为了能够方便他打劫自己,陆温安还特意让司机大叔每次都停在红绿灯过去的路口……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