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穿成豪门恶毒寡夫[穿书]——多金少女猫

时间:2019-08-08 09:47:08  作者:多金少女猫

   《穿成豪门恶毒寡夫[穿书]》作者:多金少女猫

 
  文案:常清一朝穿进了一本豪门生子小说里,成了一直阻碍攻受he的恶毒寡夫男配。
  这寡夫招蜂引蝶浪荡无度,上至小叔子下至大侄子都勾搭了个遍,最后被身为小叔子的攻打断腿赶出家门,沦落到无家可归惨死街头的下场。
  常清穿过去的时间点恰好是还没成寡夫的原主第一次爬上了攻的床。
  面对面色沉如水分分钟要上来痛打他一顿的陆怔,常清拢上散开的衬衫,一本正经地说:“……我只是走错房间,睡错了床,你信吗?”
  陆怔:……呵呵。
  *
  为了避免被陆怔打断腿赶出家门当乞丐,常清决定做一个贞洁烈夫。
  然而这贞洁烈夫不好做,书里原主主动勾搭都勾搭不上的各种大佬个个都反过来勾搭他诱他改嫁。
  对于这些大佬的殷勤勾搭,常清十动然拒,头上的烈夫牌坊闪闪发光:我很爱我丈夫的。
  只是最后连正牌攻也就是他的小叔子陆怔忍不住强拆了他的烈夫牌坊,死死地抵住他,磨着牙威胁:不准改嫁,敢改嫁就打断你的腿。
  *
  陆怔一贯觉得他这个大嫂骚里骚气,看人的眼睛总是带着勾子,总是若有若无的撩拨人,甚至有一天大胆到爬上了他的床。
  陆怔正想着怎么教训他,结果这人不骚了,扣子总系到最上面一颗,穿的严严实实,一点皮肤都看不见,一派禁欲正经,这又叫陆怔不爽了。
  他想扒了他的衣服,看他继续骚。
  ①主受,精明受x狠戾粘人狼狗攻
  ②闷骚的甜文,攻先单箭头受,后面双箭头,1vs1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常清 ┃ 配角:陆怔,陆轩,陆适,秦朗 ┃ 其它:寡嫂和小叔子的爱情
 
 
第1章 穿书(修)
  鼻间满是消毒酒精的气味,额头的伤口也隐隐作痛,常清有些怏怏地揉了揉鼻子,捧着手机玩贪吃蛇。
  旁边是陆花略有些尖利的声音,“大哥最喜欢你这张脸,要是破相了,看他不讨厌死你。”
  常清心不在焉地敷衍着,陆花见他这般散漫,忍不住抓过他的手机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地板上,“我和你说话你听不见吗?”
  常清看了她一眼,扯起唇角笑了,“我现在是病人,请你对病人温柔一点,还有——”
  他收敛起笑,一本正经地说:“你哥最喜欢的不是我这张脸,是我这个人,即使我毁容了你哥还会一如既往的喜欢我。”
  陆花气结,“不要脸!谁喜欢你?我大哥就喜欢你这张脸而已!”
  常清摊摊手,嘴角往一侧挑起,“这就是事实,虽然残酷,但你得试着接受。”
  陆花气得胸脯起伏着,她一贯知道这家伙牙尖嘴利,但今天段数突然就升级了,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她也不知道如何应对,干脆剜了他一眼,转身跑了。
  常清见她跑开,这才弯腰去捡被她砸在地上的手机,重新拿起手机,他倒真心实意地笑了。
  这手机质量委实不错,被那么用力地砸,居然一点划痕都没有。
  常清重新玩起了贪吃蛇,耳边隐约听见了陆花在和陆轩说话,这都不用猜了,陆花铁定是在和陆轩告状。
  他收起了手机,站起身来超大厅走去,没多久就看见了陆花扯着陆轩的手,在那儿像只麻雀似的叽叽喳喳。
  陆花见他过来,胖嘟嘟的脸颊都鼓了起来。
  常清第一次见到了这陆家的一家之主,陆轩,而现在他的身份是陆轩的妻子。
  是的,没错,妻子,这个世界是允许男人和男人结婚的,甚至……这个世界的男人还会怀孕生子。
  当然,想要怀孕的那方得吃药,吃够了半年的孕药,才会具备生孩子的功能。
  常清原本的世界不是这样的,现在这种情况其实也不难解释,他接受能力绝佳,早在昨天就搞清楚了他的处境。
  他是穿了书,穿的是一本豪门生子**小说,而他的身份也只是书里的一个恶毒男配,男主们也另有其人,其中的正牌攻就是陆轩的亲弟弟,陆怔。
  原着对原主这个角色其实没有用太多的笔墨,但有两点常清记得很清楚,原主的老公陆轩,也就是攻的亲哥哥会狗带,原主成为寡夫,攻也因为哥哥的死亡而挑起了陆家的大梁,成为标准的霸道总裁。
  还有就是……原主爱慕攻陆怔,在陆轩还健在的时候就已经各种若有若无的撩拨,陆轩没死的时候,就已经忍不住爬过一次陆怔的床,被陆怔打进医院住了半个月的院。
  陆轩一死,更是迫不及待地爬上了攻的床,结果当然是被痛揍一顿,丢了出去。
  但是原主死性不改,一次不成,就天天爬,夜夜爬,最后把自己的命都爬没了。
  陆怔年纪比陆轩小七岁,差不多是被陆轩养大的,对这个哥哥非常敬重,连带着对原主也忍让,直到最后忍无可忍爆发,直接将原主的腿打断,赶出了陆家的大门。
  原主最后的结局是无家可归,惨死街头。
  常清搞清楚状况后,脑海就有一个声音,很清晰地说:不能让陆怔和林逸风在一起!
  林逸风是原着里的正牌受。
  常清是不知道那声音到底是谁的,但他猜测大概就是原主。
  原主能有那样的结局,完全是自己作出来的,再来一次,居然还死性不改。
  但他也不能说他,毕竟他能重新活一回,还得感谢原主,即使是在一本小说里活,常清也是该感恩的。
  阻止这本小说的男主们在一起,这显然是不大现实的,一来常清对陆怔没什么兴趣,而来也不大想做那个恶毒男配。
  不过原主都这么要求了,他尽力而为。
  只是从他穿书的时间点也有些尴尬,正好穿在了原主第一次爬陆怔床的时候。
  想想昨天的尴尬事,常清的表情毫无异色,只是伸手摸了摸头上的纱布,那一撞撞得有些狠,流了一地的血,叫本来面沉如水分分钟要上来痛揍他的陆怔都慌了神色。
  不过好歹没被揍进医院躺十天半个月。
  常清想着,脑海里出现了陆怔年轻又充满锐气的慌张脸孔,忍不住笑了一下。
  他这一笑,就落入了陆轩的眼睛里。
  常清长得很漂亮,这种漂亮是超越性别的,可以说是一种纯粹的美,只是平日里他喜欢浓妆艳抹,弄得一团脂粉气,这种美便带了一种艳俗的味道,也因为这个,常常被陆花私底下称呼为“狐狸精”。
  只是今日不知道是不是撞到了脑袋受了伤的缘故,常清不涂眼影,不擦眼线,不搞乱七八糟的妆容,连华丽花哨的暴露衣服都换掉了,白衣黑裤,脸庞干净白皙,一派的纯净。
  这一笑,就笑出了几分春光灿烂的味道。
  陆轩看的眼睛都略微发直了,他长的英俊,但性格却有些内敛,不太能放得开,陆花在旁边,也不好意思说些亲密话,只有板有眼地问常清:“伤口还疼吗?”
  常清回答:“不疼了。”
  陆轩说:“我让张妈拿了祛疤药,你用着,别留疤。”
  常清:“嗯。”
  陆轩觉得有些奇怪,常清一直都很粘他,但是今天一反常态地站在了距离他两米的地方,让他有些在意。
  但陆轩没有问,他停顿了一下,说:“我去洗澡。”
  陆轩走后,陆花张牙舞爪道:“你看!我哥还是喜欢你的脸,你不信的话,要不要试试看不用祛疤药,留了疤我哥肯定就不喜欢你了。”
  陆花年纪也才十二三岁,板钉钉的光长个子不长脑子,说话一团孩子气,嘴再尖也没必要和她一般见识。
  常清忍不住欺负她,“要是你哥还是喜欢我,我不相信,你哥为了一表真情,将自己也搞破相了怎么办?”
  陆花一怔,尖叫:“不可能!”
  常清说:“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反正你哥喜欢的是我这个人,要是我哄哄他,他真的把自己搞毁容了呢?”
  陆花:“你敢!”
  常清:“我有什么不敢的,你哥喜欢我呢。”
  陆花气炸,恨不得挠花他的脸,“狐狸精!我就知道你是个狐狸精,我大哥怎么会喜欢你这种人!”
  常清说:“你也说了,我是狐狸精嘛。”
  陆花:“………”
  陆花气跑了。
  欺负完小姑娘,常清坐到沙发上继续玩贪吃蛇。
  整个陆家,估计只有陆轩真心实意地喜欢他,陆家无长辈,只有四兄妹,长子陆轩,次子陆怔,幺子陆适,再就是陆花。
  陆轩几兄妹的父母早在一场车祸中去世了,陆轩19岁的时候就挑起了陆家的大梁,在如狼似虎的亲戚和股东口中将陆家的产业重新夺回了手里。
  他其实没有继承到陆父陆承辉的经商才华,过于中规中矩,陆家集团在他手里不仅没有更进一步,反而还出现了颓势。
  陆轩活得很累,但是他不能表现出来,他是陆家的顶梁柱,身后还有几个弟弟妹妹需要他保护,所以他一直用一种很强大的姿态展现在陆怔面前。
  不苟言笑,威严,冷静,又有身为兄长不动声色的关怀体贴,这是陆怔他们对陆轩的所有印象。
  而常清在原主的记忆里,却看见了不一样的陆轩。
  他是脆弱的、焦虑的、内敛甚至是自卑的。
  陆轩会喜欢原主也不难理解,原主看似全身心的依赖他,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放得下身段,用得了手段。陆轩看着精明,其实再好骗不过,因此只被原主三言两语一哄,陆轩就将原主娶回了家。
  原先原主只贪图陆家的富贵,到了陆家见到了陆怔后,才转移了目标,贪图起小叔子整个人来。
  原主这样一只花蝴蝶,陆轩却从未怀疑过原主,他是真的喜欢原主,这种喜欢笨拙,木纳,反而被原主轻视。
  所以常清才会觉得原主作,然而用着别人的身体,又批判人家也是很不要脸的,常清不再去想原主的所作所为,而是考虑起一件事来。
  那本小说他记忆还算清晰,记得陆轩是怎么死的,是和陆承辉夫妻俩一样的死法——出车祸。
  具体哪天哪时,他不知道,毕竟小说中的视角大部分都是围绕攻受转,而小说里的时间线一开始就是攻当上了陆家集团总裁,陆轩的死也只在背景出现过。
  对了……背景!
  常清想起来了,陆家的产业很宽泛,其中一个产业就是娱乐公司,这是陆轩尝试的新领域,常清记得名字是叫天星娱乐。
  陆轩去世的时候,天星娱乐第一个电视剧正好要送播,结果陆轩死了,陆家股市大跌,送播计划也被搁置。
  直到陆怔走马上任,那个电视剧才得以播出,而那个电视剧也促成了攻受相识。
  常清深思,原主的结局,应该不会再出现,毕竟他不会再去勾搭攻,这基本就是在根源上改变了问题。
  这如果是游戏的话,对于他来说,这游戏基本就是so easy模式,随便打打都能通关。
  但现在有个问题摆在他眼前。
  他知道陆轩大概什么时候死,他得让陆轩活。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求评论求收藏!
  寡嫂还是你寡嫂,大哥会下线233
  推cp固氮穿书预收文~感兴趣的搜笔名收藏一下吧~
  我买的潜力股们知道彼此存在后by大叽叽女孩
  文案:万剑门那位俊美无双的绝世天才顾宗主在八百岁时终于有一子,即便没有灵根,也爱若珠宝,捧在手心,取名顾北芽。
  然而顾北芽不开心,他这是穿书到了一本三观非常有问题的全员复仇厮杀的群像小说《万罪修仙录》中,做了一名毫无修真天赋的路人甲,还是马上就要被主角们放大招,一招搞死的那种。
  逃是逃不了,于是顾北芽看了看自己的外挂‘潜力股养成系统’企图广撒网的绑定大佬,日后不管谁踏碎虚空他都要鸡犬升天!回到现实世界。
  但是贪心的顾北芽某天发现,自己的备胎们似乎知道了彼此的存在……
  爱子如命的顾宗主也知道儿子在外面瞎搞……
  顾北芽不得不当场‘失忆’:……我失忆了,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欸。
  高岭之花超爱假哭废柴大美人渣受X被甩十几次后黑化残忍舔狗竹马攻
  *《鬼王万人迷保姆的忧伤》by大叽叽女孩
 
 
第2章 陆家
  一个小时后,常清和陆家几兄妹坐一块儿吃早餐。
  陆家幺子陆适今年十七岁,念高中,正好是最年轻气盛的年纪,对常清这个大嫂的不满恨不得直接写在脸上,有常清出现的场合他绝对不会出现,因此餐厅里只有陆轩、陆怔、陆花还有常清。
  陆花一边喝着牛奶,一边叽叽喳喳的停不下嘴,她和陆轩要钱,“大哥,你必须得给我钱,王诗灵办趴体,请了整个学校的人,还每个人都送一部iPhone,现在投票谁当校花,大家都选她!你得给我钱,她送iphone,我得送比她好的。”
  陆轩皱眉,“胡闹。”
  陆花说:“大哥!你给我嘛,给我嘛!我想当校花!”
  陆怔头也不抬地说:“有这个钱还不如点了放烟花,好歹我还能看见影子。”
  陆花瞪他,“二哥!你帮我和大哥说说!明明我们家比王诗灵有钱的,她爸爸是挖煤的煤老板,是暴发户,她凭什么当校花!我要当!我要当校花嘛!”
  她闹着连早饭都不吃了。
  常清忍不住笑了起来,陆花眼尖,看见他笑,大声道:“你笑什么?”
  常清抹平了嘴角的笑,一本正经地说:“我头疼。”
  陆花气呼呼地说:“头疼你还笑,疼不死你!”
  陆轩敲了几下桌子,“陆花,吃饭。”
  陆花住了嘴,陆轩的话她还是听的,只是还有点不甘心,说:“哥哥,你给我钱嘛!我想当校花。”
  陆轩无奈了,他看了常清一眼,对陆花说:“你问你嫂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