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兽性ABO(玄幻灵异)——青小雨

时间:2019-08-07 11:38:46  作者:青小雨

   《兽性ABO》作者:青小雨

  文案:
  Be sure your sin will find you out
  我爱你,只因为你是你。
  陷入末世挣扎,以为是天灾实则是人祸。人性和兽性不过一线之隔,而爱使两者共生。
  “让人类永远保持理智,是一种奢求。”——《流浪地球》
  ABO末世文,后期人会兽化。
  AO配:流氓痞气点背攻X禁欲刀子嘴豆腐心受。(后期人兽化会造成性格转变。)
  【高亮排雷:】
  1.真末世挣扎文,无修真、异能、空间等设定。ABO有私设,末世丧尸有私设,无生子。
  2.1V1,HE,有副CP。
  3.全文架空、瞎掰,请勿当真,请勿对号入座。
  4.作者自我放飞,不保证虐点高低,但一定会甜。
  5.喜欢本文请多多支持作者,感谢。^O^
 
 
第1章 
  “A城B城已经沦陷了,我们现在要往西南的D城去,走这条……妈的,”项臣狠狠拍了下车载导航仪,“没信号了!”
  副驾驶上坐着的男人很淡定:“先去成怀区‘一夜风歌’俱乐部。”
  “什么玩意儿?”项臣转头看了他一眼,街对面有栋大楼正在燃烧,不断砸落的橘红色伴随着空气里干裂的浓烟味传来,项臣打开了车内循环,恶狠狠道,“你再说一遍我们去哪儿?”
  “俱乐部。”副驾驶的男人明显知道项臣话中潜藏的暗示,淡淡道,“我哥在那儿,十分钟前他给我发了定位,现在手机已经没信号了,我联系不上他。”
  “俱乐部!”项臣又拍了下方向盘,一脚刹停在了路中间,后面的车响起了急促地喇叭声,项臣看了眼后视镜,骂骂咧咧地将车停到了路边。他转身看着副驾驶上的男人,火光透过窗户映射在男人脸上,让他白皙的肌肤显出诱人的红,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像是藏着无人探访过的仙境圣水,令人向往。
  若是换了平日,项臣就算不乐意也会听他的,可今时今日不同,一步踏错小命不保。
  “我不会勉强你,”副驾驶的男人道,“你没有义务救我,更没有义务为我的选择冒险,我就在这里下车……”
  话音未落,项臣皱眉道:“你非得这样说话吗?闻川?你知道俱乐部意味什么?那里是人最多的地方,你哥……你哥很可能已经没了。”
  闻川平静地转头,看着项臣:“可那是我哥,他在十分钟前给我发了求救信号。”
  项臣深吸口气,闭上眼,像是忍下了满嘴脏话,随即“Shit”一声,开车急打方向盘,向另一个方向驶去。
  “我他妈真是上辈子欠你的!”他骂道。
  闻川抿下了唇,道:“你没有必要……”
  “闭嘴!”项臣威胁,“再说一句,我就在这儿把你给标记了!”
  闻川额角抽了抽,闭了嘴不再言语。
  十月秋高气爽,天空碧蓝如洗,可天空之下的世界却一片混乱。
  救援直升机在空中盘旋,防空警报响彻全城,四面八方都是惨叫、爆炸、汽车的喇叭声。从上空往下看,整座城被烟雾遮挡,最高的楼顶上挤着密密麻麻的人,正朝着直升机不停地挥手求救,流泪大喊。
  街道上,有撞在一起的汽车,玻璃碎裂,一个满头是血的司机被几个不明生物拉扯出来,半挂在车前盖上,手臂外加半个身体已被啃得血肉模糊,瞪着双眼死不瞑目。
  项臣开车经过,表情凝重,闻川对上了死不瞑目的司机双眼,那张脸上惊惧的表情未消,就这么永痕地定格了,随即那张脸被猛地撕扯下一半,露出凹陷的骨头。
  闻川捂住口鼻,硬生生忍下了干呕。
  两个不明生物扑到了他们的车窗上,发出野兽般地嘶吼,喉咙里像拉扯着风箱,发出古怪的喘气声。
  闻川看清了他们的样子:那是人,也不是人,它们大多身体残缺、伤口溃烂,却似感觉不到疼痛,拖着断肢断腿,皮肤发灰发紫,浑身遍布尸斑。说是活着,却又不似活着,同小说电视里形容的“丧尸”很接近。
  它们对光线不敏感,对声音却十分敏锐,感觉到车辆经过,立刻成群结队地扑了上来。
  “快走。”闻川淡定的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地颤抖,“走!”
  项臣没出声,强行撞开前面叠在一起还在漏油的空车,迅速离开了此地。
  一路上二人都没说话,越是靠近市中心,丧尸越多活人则越少。
  连救援的直升机都不会往这边来了,到得十字路口,几辆大车携着重型机关枪,喷火枪以及不少武器一一排开,十字路口前堆着沙袋和十几辆警车,红蓝的警灯狂闪,有警察带着头盔,举着护盾上前,做了个停车的手势。
  项臣降下车窗,一位身材高大的警察沉着脸过来:“怎么回事?里面不能去了,立刻去桥头进行撤离。”
  项臣道:“警察先生,我朋友还在里面,在成怀区……”
  “成怀区是重灾区,已经全面封锁了。”警察没空跟他们多说,他肩头的通讯器不断响着,传来许多人杂乱的声音。
  “A点失控!重复一遍,A点失控!”
  “F点无人存活!立刻撤离!”
  “来人支援!还有活人!来人!”
  ……
  项臣转头看闻川,闻川紧紧握着手机,三秒后突然开门下车。
  “你做什么!”警察立刻上前阻拦,走近了后突然眯眼,“是个O?”
  “我有名字,”闻川从沾了血的白大褂里摸出证件,“B城军工生物信息研究所助理教授闻川,你上级是谁,报你的警号给我。”
  警察核实了证件,军工生物信息研究不是普通人能进的地方,助理教授起码也是个少校了,警察敬了个礼,但还是铁面无情地道:“抱歉闻老师,我们得到的指令是保护所有Omega撤离,尽可能降低Omega损失,您不能过去。”
  “我大哥在里面,我得救他。”闻川直视警察眼睛,一字一句道,“你要是不能做主,联系你的上级,我亲自跟他说。”
  警察皱眉,道:“您大哥在什么地方?我们的人也许可以……”
  “成怀区‘一夜风歌’俱乐部。”项臣看了眼时间,道,“不要浪费时间了,距离最后撤离时间不到五小时了。”
  警察立刻摘下肩头通讯器开始询问,闻川在路边静静等着。他面色苍白而脆弱,但双眼却十分明亮,沾了血的白大褂穿在他身上别有一番气质,项臣靠在驾驶座里,隔着车窗看他,缓慢地深深地抽了口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到三分钟,警察回来了,敬了礼道:“‘一夜风歌’是成怀区最早出问题的地方,已经没有活人了,我很抱歉闻老师,那里起了大火,我们谁也进不去。”
  闻川只觉脚下一软,但很快他又站住了,他背脊挺得笔直,拿起手机不死心地再次拨打大哥的电话,没有信号。什么也没有。
  警察看了眼他微微发抖的手,道:“请节哀,现在请尽快撤离吧。”
  闻川转头,看向十字路前方,几步远的距离,却似阴阳两隔的地狱之门。无数僵硬行走,拖着血迹的丧尸在沙袋那头缓慢靠近,再被不断响起的枪声击毙,慢慢地尸体累成了新的阻隔栏,腥臭腐烂的味道充斥在每个人的鼻尖,不远处响起巨大的爆炸声,有警车一路撞开拦路的丧尸,从沙袋后飞跃而来,车头玻璃上满是腥臭的碎肉,车里载着救出来的活人,闻川急切地去看,却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
  项臣掐了烟下车,靠在车门上:“闻川,走。”
  身材高大的警察已经来不及顾及他们了,立刻和同事前往救援,刚将几人从车里拉出来,一个小孩儿突然嘴里喷血,随即七窍流血,浑身抽搐,司机反应过来大喊:“他变异了!开枪!”
  “我的孩子!”一个女人绝望尖叫。
  “别开枪!”一个男人的声音嘶吼道。
  枪声响起的瞬间,有人惊呼出声。
  那孩子在中弹前飞快地抓住了一人的手,一口咬了上去,绝望的女人抱住孩子的尸体,将被咬的人一把推开,痛哭不止。
  那被咬的人面色惊恐,捂住受伤的手背,想趁乱逃开。
  但已经有人眼尖地发现了他,指着他的方向大喊一声,四周登时一片混乱。
  被咬的人恐慌大叫,但感染速度显然极快,他的额头爆出青筋,七窍流血,瞳孔放大,伤口上的鲜血立刻变为黑色凝胶状,随即骨头发出怪异的“咔嚓”声,脸色苍白,眼瞳变得浑浊发灰,整个变异过程不到一分钟,他缓慢地将脖子扭了180度,看向了路边的闻川。
  项臣暗骂一声,朝闻川冲了过去:“它们对Omega的味道更敏感!跑!”
  闻川在对方被咬得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但他没有立即逃跑,而是举起手机录下了他变异的全过程,被项臣拦腰抱起塞进车里的时候,他不敢置信地道:“感染速度太快了,不对啊?最初的感染者潜伏期超过了72小时,之后的感染者……”
  “这时候逃命要紧!你有病啊?!”项臣钻入车内,挂挡倒车,车尾连撞三辆警车,车头前响起密密麻麻的枪声和惨叫声。
  沙袋那头的丧尸翻了过来,变异的男人躲开了警察们的枪,扑上最近的人一口咬在了对方肩膀上。后院失火显然令众人手足无措,项臣在飞速逃离时看了眼后视镜,沙袋后的丧尸群冲过了封锁线,像一片漆黑的海,迅速淹没了警车。
  项臣背后冒起大片冷汗,加大油门一路冲出街道,拐上了去桥头撤离点的高架。
  高架上车祸拥堵严重,被反锁在车里的丧尸漫无目的地抓挠车窗,发出闷吼,项臣听到车后方响起闷响,有什么在砸后车窗!
  项臣转头一看,吓得不轻:“闻川!找东西把人砸出去!”
  “别!”一团黑影艰难扒在车尾,道,“我是活人,没被感染!”
  闻川定睛一看,道:“是刚才的警察。”
  闻川解开安全带,艰难爬上后座,项臣怒道:“别动!闻川!看清楚!”
  闻川比了个“放心”的手势,伸出手将挂在车后的人从破碎的后窗玻璃外拉了进来。
  高大的男人一身警服被玻璃碎片刮得破破烂烂,肩头上的通讯器掉在一边,他额头淌血,一条胳膊似乎折了抬不起来,苦笑着道:“谢谢闻老师。”
  项臣仔细看他,确认他没有被感染,才道:“你跑得挺快啊。”
  警察一笑:“本能反应。”
  项臣往后丢了只烟,道:“我叫项臣。”
  警察捡起烟没抽,放进衣兜里,抬手随意地抹开了额头血迹,道:“罗子淞。”
  强大的Alpha气息因为血液暴露极快地在狭窄车内蔓延,闻川不舒服地皱了皱眉又爬回了副驾驶位,系上了安全带。
  罗子淞不好意思道:“抱歉。”
  闻川从兜里拿出阻隔剂喷了喷,摇头:“没关系。”
  项臣吹了声口哨,英俊的面庞上满是灰尘,他的眉尾被削出了一点缺口,看着十分英气逼人,他一手搭在车门上,一手扶在方向盘上,看了眼后视镜里的罗子淞:“你要去哪儿?”
  “去撤离点。”罗子淞拿起通讯器,汇报了十字路口封锁区被突破的情况,片刻后那头有了回复,但情况并不理想。
  罗子淞皱眉听了片刻,沉着脸拧眉不语。
  闻川问:“怎么了?”
  罗子淞道:“救援人员已经撤离了,我的同事们也在做最后撤离,B城被放弃了。”
  项臣浓黑的眉峰蹙起,和闻川对视一眼,都没说话。
  高架上没有活人了,他们的车飞快地驶离这片土地,繁荣的B城像是被大片蝗虫侵蚀而过的麦田,迅速成为了一座冒着浓烟,千疮百孔的空城。
 
 
第2章 
  距离撤离点还有不到十公里,车快没油了。
  项臣找到了一家加油站,超市里的货物几乎被抢空了,几罐运动饮料滚在地上,白色的地砖上大片渲染着已经发黑发干的血迹,凌乱的脚印将这些血迹一路从超市里带到了门口地毯上,看起来很是触目惊心。
  四周静悄悄的,罗子淞拿着枪确认周围没有危险便坐在车边给自己固定手臂,项臣看着油箱上跳动的数字,又转头去看站在超市门口朝里张望的闻川。
  “胆子真大,是不?”项臣对罗子淞道,下颚点了点不远处的人。
  罗子淞愣了一下,笑起来:“他是你爱人?”
  “不是。”项臣撇嘴,“大学同学而已。”
  罗子淞点点头,并不八卦多问,他年纪比项臣和闻川都大,目测三十出头,体格十分健壮,肱二头肌绷起,将制服撑得很饱满。
  他额头的伤已经用创可贴遮住了,身上落满灰尘,脸也脏兮兮的,不过牙齿很白,眼睛黑白分明,鼻梁高挺,看起来很英俊,带着成熟男人内敛的魅力。
  闻川走了过来,怀里抱着超市里仅剩的一点食物和水,还拿了一些被人忽略的电池、口罩、暖宝宝等东西,用白大褂包起来扔进了后座。
  “薯片?牛肉干?”项臣啧了一声,“就剩这些了?”
  “你可以去找找有没有人放了个礼盒,里面装着方便面、自加热米饭、手电筒、压缩饼干和消炎药之类的,最好还给你扎了个蝴蝶结,用牌子画着箭头闪着LED灯欢迎你随时领取。”闻川面无表情道。
  项臣:“……”
  罗子淞忍不住笑出声,打圆场道:“有这些不错了,油加好了,赶紧走吧。”
  项臣摔上门坐进车里,等闻川坐进来时忍不住道:“闻少爷,老子好歹也救了你的命吧?你这什么态度?不会说话就别说话,少说一句会变异吗?你嘴怎么就这么欠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