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上清之云(古代架空)——喵的神奇

时间:2019-08-07 11:37:08  作者:喵的神奇

   上清之云

  作者:喵的神奇
  文案:
  这是一个战五渣草根军爷推倒武林高手道长的励志故事
  一见面,张驰就被慕流云当成杀人凶手暴打了一顿,又为了自证清白,被迫跟慕流云结伴开始了查案之旅。
  一个是武艺高强却没有半点江湖经验和生活经验的正派大侠。
  一个是武功很差却洗衣做饭样样精通会破案懂追踪的老(xiao)江(xian)湖(rou)。
  且看他们怎样携手揭开这凶案背后的重重疑云。
  美强受年下攻,据说会冷到死的正经武侠文
  没有穿越
  没有重生
  没有系统
  没有魔教教主和武林盟主
  不是剑三背景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江湖恩怨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流云,张驰 ┃ 配角:秦无期 ┃ 其它:
 
 
第1章 不挨打不相识(一)
  张驰伏在干草堆中,努力地平复自己急促的呼吸,一动都不敢动。
  那个白色的身影就如同索命的白无常,手中三尺青锋斜指着地面,一步一步地,逼近了他藏身的位置。
  无形的杀气扑面而来,张驰浑身的肌肉都不由自主地绷紧了。
  他很清楚,他根本不是这个人的对手。
  只要被发现,就是死路一条。
  他不怕死,但绝不能因为一场误会,就平白枉死在这种地方。
  是夜,满月,无风。
  对方一身白衣在黑夜之中极为显眼,而张驰一身灰扑扑的衣服却成了夜色中极好的掩护,与草丛的阴影浑然一体,哪怕近在眼前也很难发现。
  他本来还满心希望,对方会匆匆掠过,忽略掉他的存在。
  可是事情总是不那么尽如人意,那个白色的身影在离张驰不远的地方停住了步伐。
  他可以看到对方屏息静气,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衣袂被轻风吹起。
  明明周围还有吹过树叶的风声,蟋蟀蛐蛐青蛙蟾蜍无止尽的喧闹声,夜枭不甘寂寞的鸣叫声,还有不远处小河的潺潺流水声,但张驰却觉得周围仿佛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一片死寂中,张驰几乎可以听到汗水从额头“吱吱”地冒出,顺着脸颊流下,最后积聚成一个水滴,“啪嗒”一声落在草叶上。
  他从未觉得自己的心跳如此吵闹,“咚咚”、“咚咚”,如同擂鼓一般。
  经过了一阵令人窒息的沉寂,终于,对方动了。
  那个白衣持剑的身影,缓慢却坚定地,向着张驰藏身的地方走了过来。
  张驰的心跳加快了,将手伸进了身上的暗袋,就算躲不过,他也要拼死一搏,绝不能洗干净脖子乖乖等死。
  同时他飞快地转动着脑筋,回顾着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试图找出对方身上任何可以利用的破绽。
  ***
  如果不是事情真的发生了,他自己都不会相信他竟然能倒霉到这种地步。
  只不过是好端端地在路边客栈吃了个晚饭,就平白无故地惹到了这么一个可怕的煞星。
  就在半个时辰前,天色刚刚有点暗下来,他和平常一样走进一个很平常的客栈,放下行囊和铁枪,跟店家要了一碗卤肉面和一些方便携带的干粮。
  就在等着厨房煮面的时候,他按照平常的习惯观察了一圈周围,寻找让自己感兴趣的事物,就看到角落那桌坐着几个上清宫打扮的人。
  华山上清宫,在百余年前以道教为本创立门派,此后一直与嵩山少林寺同为武林中公认的武学泰斗,却素来过着避世清修的低调生活。直到以这一代掌门人为首的“上清七子”出道后,门派日益壮大,在江湖上走动得也多了起来。
  这么一个名门正派中的名门正派,像张驰这种初入江湖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想要上前结交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特别擅长自来熟的张驰拿出了自己在上个村子打来的好酒,只用了半顿饭的功夫,就跟那四个上清宫的人称兄道弟起来。
  那四人中,一个道号逸尘子的中年道人是上清宫掌门的弟子,看起来也是此行的领头之人,其他三个道号以清字开头的,是第三代弟子,都称呼逸尘子为师叔。
  四人风尘仆仆,显然是赶了一天的路,逸尘子说他们是出来办事的,至于办的是什么事,张驰也不好冒然打听,只听逸尘子说起,同行的除了他们四个以外还有他的师叔,师叔素来爱干净,还未用饭就先行沐浴更衣去了。
  张驰当即一脸向往地说:“能被阁下称为师叔的人,想必是和贵派掌门人天行道长同辈的老前辈了,不知来的是上清七子中的哪一人?我可一定要好生拜会一下。”
  逸尘子笑着卖了个关子:“等师叔下了楼,你自然就知道了。”
  又聊了几句华山的风土人情,逸尘子脸上的表情就不对劲了,捂着肚子好像有些不舒服。
  “逸尘道兄,你这是怎么了?”张驰关心地问了一句。
  “好像吃坏东西了……”逸尘子说完,他的几个师侄也都变了脸色。
  “师叔,我、我也不舒服……”
  “我也是……”
  逸尘子脸色一白,一把抓住了自己的剑站起来,却站立不稳颓然倒地,并且吐出了一口发黑的血。
  这显然是中毒了,张驰也被这突发状况吓得愣住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发作这么快,效力如此生猛的毒`药,就在他蹲下身去试图做点什么救助逸尘子的时候,逸尘子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满头冷汗地盯着他说:“你……为何要害我们?”
  “不是我……”张驰解释的声音淹没在另外几个上清弟子的打滚惨叫中,客栈老板和其他食客也都大惊失色,尖叫的尖叫,逃窜的逃窜,场面一时混乱不堪。
  张驰惊慌地一抬头,就看到一个身穿白底黑边道袍的人,几乎是足不沾地地从楼梯上飞跃下来。
  而逸尘子拼着最后的力气,死死地抓住了张驰的手,挣扎着对那人说:“师叔,是他下毒害我们……报仇……”
  张驰觉得自己简直比窦娥还冤,天地良心,他真的什么都没干。
  可对方连开口的机会都没给他,逸尘子的“仇”字还没说完,张驰就觉得眼前银光一闪,对方背上的剑已然出鞘,出手就直接向着他的要害刺来,速度之快令张驰觉得,别说拿武器抵挡或者闪避了,他恐怕连尖叫都来不及发出,对方手中的剑就已经刺穿了他的咽喉。
  生死关头,张驰哪还管得了会不会引起更大的误会,下意识地就将死死抓住他不放的逸尘子拉起来挡在了身前。
  果然,顾虑到同门,对方猛然收势,张驰趁机挣脱了逸尘子的手,将逸尘子的身体推向了对方,拿起兵器就夺路而逃,连行囊也顾不上了。
  那个“师叔”大约是停下来查看逸尘子和其他门派弟子的情况了,没有立刻追上来,为了稳妥起见,张驰还是一口气跑出了很远,直到彻底看不见客栈的灯火时才停下来。
  他喘着粗气,正想着回头该怎么跟上清宫解释这个天大的误会,就看到远远的一道白影如同鬼魅般地向着这个方向飞掠而来。
  黑夜里看不清白影的速度,但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那个“师叔”的轻功相当了得,他根本跑不过。
  情急之下,张驰飞快地往路边草丛里一趴。
  他本来还指望在夜色之中潜伏起来就可以不被对方发现,可事情显然不如他所想的那么乐观。张驰听说过,内力高强的人都很擅长听声辩位,他那点隐匿的伎俩,大概也就只能忽悠一下寻常武夫,根本逃不过真正的武林高手的法眼。
  ***
  越来越近了,张驰几乎已经能听到对方的锦靴踩断草茎的声音。
  他都有点佩服自己,都到这种时候了脑子里还能冷静地分析着事态。
  首先,对方很年轻,应该还不到三十岁。
  以至于张驰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就是逸尘子口中所说的“师叔”,他的年纪都可以反过来叫逸尘子“叔叔”了,但上清宫一向是个长幼有序、辈分森严的门派,逸尘子不可能开这种玩笑。
  除非逸尘子被毒坏脑子了,鉴于人家无端端地非要一口咬定是张驰下的毒,被毒坏脑子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看对方的衣着打扮和出剑的气势,说他是逸尘子的师叔也完全说得过去,或许人家只是易了容,或者特别养生有道也说不定。
  许多江湖门派在着装上都相当随心所欲,但上清宫毕竟还是个道教门派,有自己统一的服饰,并且与常见的道家服饰略有区别,门派中人不是穿着黑底白边的得罗,就是穿白底黑边的道袍,大概只有地位较高的道长才会像他一样,白色外袍厚重笔挺,做工考究,边缘以黑线绣了云纹,黑色中衣款式简单却是质料上乘,腰封还上缀着玉制的八卦形带扣。
  虽然只是匆匆一眼,但张驰还是留意到,他脚上穿的黑布锦靴非常干净——赶路一整天还能保持得这么干净,穿着又如此考究,加上逸尘子说他到了客栈还没吃饭就先沐浴更衣这一点来看,此人必是有洁癖。
  这也算是张驰的一个特长,寻常人看人只能留下一个大概的印象,若是隔上几个时辰,大概连对方穿的是什么衣服都说不出来,他却能在极短的时间内看到一个人身上方方面面的细节,并且推断出此人的性格习惯。
  有洁癖对于一个高手来说并不是什么致命的缺陷,但对于张驰来说,却是他目前唯一可以利用的弱点,他偷瞄了一下近在咫尺的小河,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
 
 
第2章 不挨打不相识(二)
  慕流云现在很愤怒。
  他不过是上楼洗个澡换个衣服的工夫,竟然就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毒死了他的师侄和三个晚辈弟子。
  这些年来他不论是在山上听到的,还是下山之后亲眼见到的,都是江湖中人对华山上清宫又敬又畏的态度,从来没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招惹上清宫,想不到难得下山一次,竟然就让他碰上了这样的事情。
  慕流云知道凶手逃向了这个方向,并且借着夜色躲了起来,愚蠢地以为可以瞒过他的耳目。
  但他只是屏息静听了片刻,就已经知道了凶手大致的方位。
  慕流云朝着那个方向一步步逼近,但凶手相当沉得住气,居然一动也不动。
  他心中冷笑一声,脚尖随意地挑起一块小石子,射向了张驰藏身的草丛。
  张驰的大腿被打了个正着,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呼,慕流云确定了他的位置,便毫不犹豫地飞身上前。
  这时一蓬看不清是什么的白色粉末向着慕流云撒了出来。
  慕流云刚刚见过了逸尘子等人在极短的时间内毒发身亡,自然不敢大意,旋身一掌击出,凌厉的掌风将白色的粉末一扫而空,没有半点沾到身上。
  张驰趁机起身逃向河边,却猛然间听到背后传来一下尖利的破风之声,同时后颈到肩背部一痛。
  他一声惨叫卡在了喉咙里,对方难道是鬼吗?人的速度怎么可能会这么快!
  那一瞬间他有一种脑袋和身子已经分了家的错觉,随即又意识到,对方并不是鬼,也没有那么快,刚才砍到他的并不是对方手中的剑。
  以前他总以为剑气伤人什么的,只不过是一个江湖传说,直到此时被剑气击中后背,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感觉,身上衣服明明还完好无损,身体却仿佛从表皮到骨髓都被利刃贯穿了一般。
  张驰踉跄了几步,转过身时,慕流云已经近在眼前,手中三尺青锋在黑夜里化作一道银光,对着他当头劈了下来。
  他躲闪不及,只能双手举起铁枪横枪一挡,只听“锵”的一声,精铁制成的枪杆竟被`干净利落地削成了两段。
  张驰还以为他整个人都要被劈成两半了,但所幸的是并没有,慕流云及时收了剑势,一脚踢在他的胸口,把他踢飞了出去。
  张驰觉得自己要死了,胸口的骨头大概全断了。他知道对方武功高,但真的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连半分还手之力都没有。
  ***
  慕流云眼看着对方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出好远,跌落在河边的淤泥里,还滚了好几圈才停住,随后就脸朝下地趴在烂泥里,一动也不动了。
  他虽习武多年,但真正与人厮杀搏命的经验并不多,看这情形不禁怀疑自己下手太重,这人搞不好已经被他失手打死了。
  虽然觉得很脏,慕流云还是决定上前确认一下。
  张驰很庆幸,自己在受了这样的重击之后,意识还能够保持清醒,没有当场晕过去。
  在这样的武林高手面前,他根本毫无胜算,现在唯一能够拿来赌的,也只有对方的这点小洁癖了。
  如果对方只是想取他性命了事,只需要用剑气再给他一下,或者像刚才一样拿一个小石子当暗器,那他也只好无辜地做个枉死鬼了。但是假如对方还打算查看一下他的死活,或者要把他揪回去问罪,眼前一块露出淤泥半指多高的大石头无疑是对方最理想的落脚点。
  张驰听到对方动了,他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慕流云果然跳向了他面前的那块石头。
  就在慕流云的脚即将落到石头上时,张驰闪电般地伸出了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脚踝,同时右手将一坨河泥甩向了他的脸。
  慕流云大惊失色,他本来以为张驰已经遭到重创,根本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还有反击之力,情急之下,他只来得及运气挥袖,挡开了对方丢向他脸上的东西,却被张驰抓住脚踝一把拉倒在淤泥里。
  ***
  慕流云慌了。
  他生平从未遇到过这样的状况,被人缠抱着,在腥臭的河泥里打滚翻腾,此时什么武功招数都被他忘到了九霄云外,脑子里剩下唯一的念头就是赶紧甩开对方。
  他慌乱地挣扎了好几下,才一脚将张驰蹬开,连手中的剑都不知何时被对方夺了去。
  再爬起来时,他已经从风度翩翩的武林高手变成了狼狈不堪的泥猴子,衣服上,头发里,鞋子里,全是腥臭的河泥,简直比猪圈里的猪还要脏上几分。
  生平从未遭受过如此的狼狈和羞辱,慕流云气疯了,运起了十二分的功力,再也没有半点手下留情的念头。
  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杀气把一向胆大的张驰都吓麻了,上清宫虽然以剑术闻名,但他毫不怀疑对方即使赤手空拳也一样可以轻而易举地拍死他,只能赶紧抓住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说出了被追杀起的第一句话:“别动手,我并无恶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