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到底谁是女主角?(GL)——满昭

时间:2019-08-05 09:55:30  作者:满昭

   《到底谁是女主角?》作者:满昭

 
  文案:N市上层圈子被迫吃到了核弹级巨瓜——
  赫赫有名的关家,居然上演了现实版的狸猫换太子:关家那位出了名的高岭之花,居然是别人家的孩子,而那位真正的“太子”沦落城西城中村,过着贫困潦倒的生活。
  ……这是要上演xx生死恋的节奏?
  于是知情人士纷纷实名看戏,猜测即将看到女主女配相爱相杀,激情互怼。
  可是随着剧情越来越奇怪,越来越偏离想象——终于有人发现了华点:这两人,到底谁是女主角?是城中村长大认真起来气场两米八的路筠?还是从小精英教育高冷矜傲的关曦?
  毕竟追剧站错队,结局必心碎啊!
  ……路筠本人表示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直到若干年后
  路筠看着穿着纯白色婚纱,正在和为她戴上戒指的关曦,突然想起这个问题,陷入沉思……
  ……所以,到底谁是女主角?
  #我以为我追了一部狗血剧#
  #……结果这特喵居然是百合剧#
  #谁能想到两人都是女主角#
  #编剧你够!
  1.从校服到婚纱。因而前期有大量校园戏。
  2.前期:非典型校霸x非典型学霸
  后期:霸道禁欲关总x退役小狼狗
  3.我也不知道谁攻谁受,在JJ这都不重要!
 
  内容标签: 阴差阳错 天之骄子 甜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路筠、关曦 ┃ 配角:爸爸*2妈妈*2哥哥若干 ┃ 其它:满昭甜文沙雕
 
 
第1章 伊始
  灯光打在舞台的中央,不知道布置场景的人工作时在想什么,那灯光正对着关曦,有些晃眼。
  关曦本人倒不是很在意,她坐在沙发上,状似无意的瞥了一眼手表。
  ——早知道就不该接这档节目。她不由想,同时漫不经心的给这个节目组打了三分,三分全归功于坐着的这张沙发,软硬得当,颜色也不错,等下结束了可以让小张问问牌子……其它全是零分,至于主持人,关曦很不留情面的给她打了个负分。
  废话太多,而且十分的不专业。
  采访主题本该围绕关总的成功创业和管理公司的经验,不知为何,这位吕姓的主持人却总是往感性方向跑——到目前为止,对方已经不下五次巧妙提及“童年经历”这个词了。如果不是后面那个巨大的节目logo在,关曦险些要以为自己走错了节目录制现场,在录制隔壁“天下有真情”。
  舞台上,主持人仍然不死心的诱导关曦“谈谈自己”,可惜关总人设不倒,话题一转就从“自己”转到了“自己的心血”,信手一拨就把话题转回了公司“西麓”。
  主持人表情有一丝僵硬,不过很快的,她笑起来,神色如常,顺着关曦的意思,夸起“西麓”这家公司以及关总的优秀来,主持人虽然不够专业,但毕竟舌灿如花,捧起人来也是一把好手,然而图穷匕见,到末了终于露出一点森冷的寒光来:“……不过,我们节目组之前倒是得到了一个有趣的消息,在这里,我也想向关总求证一下——听说关总您其实根本不姓关,而是二十多年前狸猫换太子被关家抱错的孩子?”
  ……
  “哒、哒、哒、哒……”
  高跟鞋叩击在亮堂堂的地板上,关曦身上的银灰色职业套装一丝褶皱也无,刚才录播厅里的那场闹剧好像没有在她心里留下任何痕迹,那双美丽的黑色眼眸依旧如一潭深湖,平静无波。张助理紧紧跟在关曦身后,虽然脸上一派商业精英式的镇定,不知不觉中却已经推了三四次金边眼镜。
  “……刚才确认过了,吕丽是宋之宴的前女友,似乎是因为对您和宋之宴之前的绯闻对您怀恨在心,所以才在节目中——”
  “宋之宴是谁?”关曦蹙眉,“什么绯闻?”
  张助理张口欲答。
  “算了。”关曦抬手,示意他不用继续,“这点小事你来处理就好。”这么说着,她已经走到了电视台给她安排的个人化妆室门口,张助理上前一步拧开房间门——关曦一边往里走,一边对张助理说:“我不希望看见什么不应该出现的新——”
  她停住了。
  依旧是走之前看到的那个化妆室。
  只是此时此刻,那张对着镜子的旋转座椅上,坐上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那人把椅背调的很低,几乎是半躺在上面,只要略一仰头,就能对上此时此刻站在门前的,关曦的视线,只可惜这人此时双眼紧闭,眼下浓重的黑眼圈,像是实在困极了,于是在这方寸座椅之间就那么睡着了。她的腿搭在化妆台上,为了舒展开来,椅子蹬了老远,迷彩裤脚随意塞在黑色军靴里,并不齐整。
  关曦的呼吸险些为之停滞。
  她的视线凝在那方旋转座椅之间,眼神一寸一寸,柔软了下来。
  “关总?”张助理有些疑惑,他往里定睛一看,浑身悚然——这不是狸猫换太子故事里的另一个主人公,关家真正的那位大小姐吗?!她怎么在这?!为什么偏偏这么巧??难道这次的闹剧其实是……
  这一刹那,张助理的脑海里闪过无数豪门恩怨,勾心斗角的资本主义塑料姐妹情,一时间汗毛倒竖,甚至想起了很久之前看过的某部《xx生死恋》女一和女二的纠缠恩怨,在这一刻,张助理毫不迟疑的将自家关总带入了女一的角色,终于恍然意识到:关总是个女的……啊呸!关总,是多么的纯洁无辜又可怜!
  虽然之前就已经听过很多这对“伪姐妹”面和心不和的事迹,但是直到这一刻,张助理才深切的意识到:他们关总,是真的苦啊!
  想到这里,张助理突然生出一股保卫关总的豪情壮志来,他上前一步,试图用自己的身躯,挡住关总弱小、可怜、又无辜的身影——
  然而还没等他完全挡住关总,关曦就已经转身,手搭上门边,作势关门:“你现在就去处理这件事。解决完了再过来找我。”
  张助理:“……???等……”
  门关上了。
  只留下张助理独自矗立,伸出的手凝成了化石的模样。
  门关上的声音很小,可是座椅上的人却依旧被惊醒了。
  她睁开眼睛,向往后看:“……曦?”
  一向沉稳的关总眼底闪过一丝紧张,她快步上前,按住了椅背,声音故作平淡:“小心点,别翻倒了。”
  这点小小的关心自然逃不过亲近之人的眼睛,对方笑起来,仰着头盯着上方的关曦,眼里像是漾碎了一池的星光,璀璨夺目。她伸出手,轻轻搭上关曦按在椅背上的手:“不是有你嘛~”她故意带上一丝奶音,像是在撒娇——她知道关曦最受不了这个。
  果然,关曦浑身一麻,连耳朵都慢慢红起来,险些维持不住波澜不惊的面容:“别闹,路筠。”
  “我哪敢。”路筠笑容灿烂,拉起关曦的手放到唇边,轻轻一吻,“你可是关总,关boss。”
  关曦别开脸,不和她近距离对视,只能退而求其次,描摹着镜子里那张无数次在梦中出现的面孔:“……这次怎么回来这么早。”
  “回来的早还不好吗?”路筠问,又忍不住亲了一下她的手,“这次我回来,就不走了,你说好不好?”
  关曦呼吸一窒,她极其缓慢地垂下头,眼珠似乎都忘记了转动:“……什么意思。”
  路筠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声音轻柔欢快:“意思就是,我失业了,今天以后我就是无业流民了,你懂我的意思吗?关小曦同学。”
  关曦握紧了路筠的手,像是有些恍惚,还没有缓过神来。
  椅子上的人却已经等不了了:“今后你可得养我啊,关小曦——对了,你看过网上那些小说吗?《霸道总裁的小娇妻》?感觉最近很流行霸道总裁男主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看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带入你,关总你不就是霸道总裁吗?就差一个带球跑的小娇妻了——”
  “你要当那个小娇妻吗?”关曦突然来了一句。
  路筠差点没被口水呛死:“咳咳咳咳咳咳——什么鬼!我哪里像小娇妻啊!”她愤愤然掀开上衣下摆,试图让关曦去看她的腹肌:“你见过有腹肌,有马甲线,能负重跑50公里,还能背着你单手坐俯卧撑的小娇妻吗?”
  关曦:“……”
  路筠得意洋洋的瞥了一眼关总,可爱的让关总心痒痒。
  她抑制住想要勾起的唇角:“你不是小娇妻,那你是什么?”
  “我……”路筠被难住了,她思索了一会儿,突然灵光一闪,理直气壮,“……我是被霸道总裁包养的小狼狗啊!”说着,她“汪!”了一声。
  关曦“噗”的一声笑了,她笑的直抖,迎着路筠的直直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似的,拿手轻轻挡住了路筠的视线:“好啊,你是我的小狼狗。”
  “那金主大人,你喜欢小狼狗吗?”路筠的睫毛扫在她的掌心,痒痒的,像蝴蝶。
  “喜欢。”关曦低声回答。
  “那——”路筠拖长语调,“不应该奖励一下小狼狗吗?”
  “怎么奖励?”
  关曦的心上好像也有蝴蝶。
  路筠指了指自己的唇,默不作声。
  关曦手一抖,抿了抿唇,她看着路筠,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弯起的唇,觉得耳朵火辣辣的。
  她并不是一个腼腆或者内向的人,她知道自己一向是个主动出击的肉食系,可是怎么回事呢?每次亲吻这个人,都像是第一次那样面红耳赤,每一次靠近她,都像是第一次那样心跳如雷。她永远、永远、永远都无法离开她。
  也许是沉默的太久,路筠以为她不想亲吻,开口道:“好吧,既然你这么害羞,那就只好……”
  有人轻轻吻住她。
  像一只蝴蝶,像一捧月光,轻柔又充满爱意。
  路筠闷笑起来,在那个轻吻即将结束之际,她伸出手,按下了对方的头:“……还不够……”她含糊说道。
  烟花刹那绽开,在大片大片的绚烂中,关曦想起录播厅里,那个主持人傻子一样挑衅的眼神。
  ——什么狸猫换太子、塑料姐妹情?全世界的人都瞎掉了吗?她们分明是分明是命定姻缘、天生一对!
 
 
第2章 关曦
  关曦第一次见到路筠,比一切正式拉开序幕之前要更早一点。
  那时候她还是关家的女孩,最大的烦恼是每天回来都被勒令,必须跟着哥哥们一起“锻炼身体”。
  于是每天下午她都要穿着训练服跑过整个家属院,却永远追不上哥哥们的队伍,她像一只被远远抛开、掉了队的大雁,死死盯着每次都会答应她稍微跑慢一点,但是一旦跑起来就陷入恶性竞争一个比一个快的大猪蹄子们,咬着牙将大院里那群围观女孩儿们的嘲笑暗自咽下,恨恨的心想自己一定不是亲生的——
  那时候关家的高岭之花尚且年幼,还不能遵循哥哥们的教导,无视掉那些“不知所谓者们的不知所谓”,她做出的唯一反抗,是将那些嘲笑的最大声的女孩子一一记下,等到过年的时候,再带着自己的成绩单向对方家长拜个早年。
  对关曦来说,那段时光无疑就是青春的阵痛期(虽然阵痛期里她痛总是要带着别人一起痛),除了一些自动围过来的蠢兮兮的男孩子,她没有任何可以交流的同龄人。
  直到小学六年级那年,N市出了一起恶性凶杀案,接连三个高中女学生被发现惨死在巷口,各个学校的老师们反复叮嘱学生放学时要结伴而行,紧张的家长们甚至亲自接送来保障孩子的安全。
  ……只除了关曦。
  她落了单。
  班主任给她的家长打了五次电话,却没一次能够打通,据说是因为父母出差偏远山区,班主任忍了,每天亲自送关曦回家。
  但当年轻的女班主任第七次骑着自己那辆小粉红电驴亲自把学生送回家,却没有见到一个能负责任的家长时,心中的愤怒已经不是自家学生小区门口,那持枪的警卫能够扑灭的了。
  那天气势汹汹的班主任在学生家里坐到了下午七点,虽然没有碰上关曦的直属监护人,却蹲到了背着手来串门的关爷爷,硬是给对方做了近两个小时的思想教育。
  这个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关家给关曦找了个保镖。随即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一个令人惊悚的问题:自家孩子居然没有同龄的小伙伴!
  可惜这会儿关曦已经被养偏了,对兄长们挂在嘴边的“强大者从不抱团取暖”奉为圭臬,加上她记忆力好的惊人,一见人家的脸立刻能想起来对方有没有嘲笑过她或者跟着孤立过她——不生气就算好的了,哪儿还有闲心交朋友。
  关家人忙得很,到头来这事落在不着调的关三哥头上,他拍了拍脑袋,想出了一个好主意——
  他给关曦找了个“对她忠心,说一不二,并且绝不会说她坏话孤立她”的好闺蜜——一条退役的军犬。
  看着有大半个自己高的藏獒,关曦:“……”
  “怎么样,三哥这主意好吧?”关湛得意洋洋,“它敢说你坏话?”
  藏獒瞥了关三哥一眼,默默趴下了。
  关曦,关曦没话可说。
  “你绝对找不到比它更好的闺蜜,忠诚、专一、不会叽叽喳喳说废话、而且还能保护你,哪个不长眼的敢来惹你,你就放狗咬人。”关湛拍拍关曦的头,”狗打不赢,你再找哥哥,乖啊,三哥要去打篮球了,你跟你闺蜜好好熟悉一下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