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七五 天刀]冥河血衣(七五同人)——酱爆三文鱼

时间:2019-08-05 08:33:06  作者:酱爆三文鱼

 [七五 天刀]冥河血衣

作者:酱爆三文鱼
 
白玉堂其实不在乎什么名号之争,
展昭其实不在意什么流言蜚语。
 
但是白玉堂还是盗了三宝,捆龙索还是把他们捆到了一起。
这个世界,到底是何人布下的棋盘,他们或许都只是一枚棋子罢了。
 
白玉堂:“傻猫,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别想丢下我。”
展昭抿嘴一笑:“臭老鼠,快去做饭。”
 
本文为白玉堂的爱恨情仇,同系列有:
白玉堂他爹的撩妹记录:《[综武侠]如何撩到唐门小姑姑》(后台准备中,求预收)
白玉堂他哥与公主殿下:《[综武侠]我以为我穿的是游戏》(后台全文存稿中)
 
作者围脖:酱爆三文鱼是魔鬼鱼
欢迎来找我玩呀~
内容标签: 七五 武侠 江湖恩怨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展昭,白玉堂 ┃ 配角:庞统,公孙策,白锦堂,赵霜妍 ┃ 其它:天刀各位NPC
 
第一卷 三宝记
传说中的封号
  作者有话要说:大改动一下  传说中的封号 
  皇帝赵祯,乳名赵受益,原是八王幼子,因真宗无子,在幼时过继给真宗,这才得了学名。赵祯在皇宫长大,由真宗皇后,如今的太后刘娥抚养长大。因年幼登基,天圣年间由太后垂帘,八贤王辅政。 
  太后手段雷厉风行,在朝中大肆打压对皇帝不屑一顾的臣子,八贤王却温和许多,至少面上温和许多。两人多年合作,也是努力将大宋治理的繁荣昌盛,却总是在对外战事时有所不和。 
  天圣四年秋,大长公主赵霜妍奉密命前往边疆后不知所踪,对外一致称大长公主前往大相国寺为国祈福。太后派人秘密寻找未果。 
  天圣七年冬,大长公主孤身返回汴梁,交旨后,以此生不嫁守护天下之誓言拒皇帝赐婚,只领了一座护国公主府,没过几日又留书离去。太后皇帝无法,只得时不时派人送些滋补药材往护国公主府。 
  天圣八年秋,皇帝赵祯并八贤王赵德芳做梦梦到一个黑脸书生,额头还带着月牙的,说是天上文曲星下凡,可助皇帝一臂之力。 
  天圣九年春,说来也巧,不过半年,竟寻到了一名唤包拯的黑脸书生,长相与梦中一般无二,皇帝校考过后得了三品开封府府尹官职。同年,开封府多了一个六品的主簿,名叫公孙策的白面书生。 
  天圣十年冬,太后刘娥结束了长达十年的垂帘听政,还政于皇帝,改国号明道。时年,皇帝赵祯二十有一,后宫有皇后曹氏、贵妃庞氏、淑妃张氏、净妃郭氏并大小美人才人十数人。 
  明道元年初春,开封府包拯向皇帝推荐一名江湖人士,此人在少年时便以江湖人身份在包拯各种落难时相助,今次更加是帮包拯捉拿要犯,如今已至弱冠,皇帝便命其在耀武楼前献武。 
  展昭听闻献艺已是不乐,心想深宫之人,怕连街头卖艺的也没见过。也罢,只把自己当做江湖卖艺之人一回罢了。 
  于是展昭就在耀武楼内施展开来,虽没用用上全力,也是将自己的本领展了几分出来。 
  只见那江湖人称南侠的展昭剑术、袖箭、轻功都是一绝,尤其那轻功,上天入地的,看得皇帝赵祯真是差点拍手叫好。 
  但是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展昭觉得皇上您还是拍手叫好比较方便。 
  赵祯说:“看着灵活的身法,哪里像是个人,简直就是朕的御猫!” 
  已经是半退休状态的刘娥差点“噗”的一声笑出来。 
  庞太师看到太后的样子,立马眼睛一转,对展昭说道:“展昭,还不谢恩?” 
  这话说的台上台下都没反应过来,庞太师看展昭还没有反应,着急的说道:“皇上御赐‘御猫’二字,还不谢恩?” 
  皇帝看了一眼庞太师,再看了一眼包拯,最后看到展昭身上。却发现,好像台下的那个人真的很像猫。 
  于是皇帝开始赐封展昭了。 
  “封展昭为四品御前带刀护卫,供职开封府。赐封号,御猫。” 
  刘娥在心里摇了摇头,自己这便宜儿子,都独自亲政了还是有些少年心性,好玩的很,不过也越来越有一个皇帝的样子了。 
  待臣子都下去后,最为尊贵的母子俩难得一同喝茶下棋。 
  皇帝执黑,太后执白。 
  棋盘上黑白不断,黑子有肃杀之意,白字却处处防守,和两人性子实在不搭。 
  黑子落下,吃掉几颗白子。 
  皇帝问道:“母后对孩儿今日赐号,因何发笑?” 
  太后将白子落下,再成守。 
  “不过一只猫儿罢了,那展昭留手了。” 
  皇帝笑了,说:“怕是人家江湖堂堂南侠客,是被包黑子忽悠来的罢。” 
  太后也道:“管他南侠还是北侠,能用就行。也就你调皮,竟顺着庞太师把这封号定了,就不怕江湖再起风波?” 
  皇帝听闻,问道:“难道母后不希望如今平淡的江湖起点风浪?” 
  太后顿了顿,未言,将白子落下,此局,黑子已然势不可挡。 
  皇帝说道:“母后,有时,还是需要主动出击的。” 
  待展昭到了开封府,还未曾休息,就见皇帝又派了太监来。 
  那是赵祯身边的小太监,姓王。 
  王公公也未曾说什么其它,对展昭倒是十分客气,将旨意说了之后还对展昭说道:“展大人前途不可限量。” 
  展昭一头雾水,因未曾和大内的人打过交道,包拯的性子又是刚正极了的,也只有公孙策将王公公送出去的时候给了一个荷包,说着请公公喝茶解渴。 
  王公公推辞不过,也只好收下。 
  那旨意也没有说什么,就是说展昭有每年千两赐名费,另未出公差时,每月十五进宫当值。还有就是得了百日假期用于祭祖。 
  后,展昭看了看说是给自己的一千两赐名钱,大手一挥,交由公孙大人处理罢了。 
  展昭虽不大懂打赏内侍之事,但也知道公孙塞了什么东西给了那王公公,也是脸红了一下。倒是公孙看着交给自己的千两白银,无奈的笑了。 
  这开封府都是什么人啊! 
  一个铁面无私的包大人,一个忠厚老实武功高的展护卫,八个武功平平各有特色的六品校尉,一个管家包兴,一堆衙役丫鬟。那八个六品校尉,四个是跟着包拯过来的江湖人,王朝细心,马汉谨慎,张龙勇猛,赵虎擅改装。还有四个是开封府本来就有的,董平薛霸李贵娄青。 
  唯一一个知晓官场弯弯绕绕的人竟然是公孙策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了。 
  甚至钱财方面也是由公孙策管理的。 
  只是公孙策心道:或许要多准备些伤药了啊,尤其是去腐生肌的药物。 
  在皇宫得到王公公回复的赵祯也笑了,这开封府还真是公孙撑着的,要不是半路出了个包拯,这开封府府尹的位置估计是公孙策的了,也罢,就想皇姐说的,时也运也命也。他公孙策就没这个命许也不是。 
  打开王公公拿回的荷包,果然里面是一枚丸子。 
  赵祯双指一抿,丸子里是一张小纸条,上书“平安”二字。 
  赵祯叹了一口气,将纸条烧了。 
  真是有关自身的事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啊。 
  没过几天,应是有人故意放出流言,说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南侠客展昭,投靠了朝廷,成了官府走狗,还得了个“御猫”的封号。有人见他朝江南方向走了,还脑补是不是说这猫去抓老鼠了? 
  结果流言这种东西越传越烈,越传越歪,竟成了官家对江南五鼠不满,封了个御猫去抓老鼠了。 
  这话传到松江府的时候,连“展昭”二字都不提了,直接是御猫抓五鼠。 
  松江府,陷空岛,聚义厅。 
  老幺白玉堂一拍桌子,骂道:“这算什么?我们五鼠怎么就挨着那个皇帝老儿了?偏偏去封了个御猫,还说要灭我们五鼠?” 
  老二韩彰忙安抚幼弟:“五弟,这流言不可信!这几年我们老老实实做生意,怎么可能会有人来灭?” 
  老四蒋平也劝道:“老五,流言这种东西都是三人成虎的,谁知道那传过来的话有多少是真的呢!” 
  老三徐庆在自己的工匠坊打家伙,老大卢方去了外头谈生意,故此不在陷空岛。 
  白玉堂听了两个哥哥的劝说,还没有什么好脸色,回道:“流言总有头,要不是出了个御猫,哪里有什么其它的事儿?” 
  说罢,白玉堂便闹着要去汴梁找那御猫一较高下。 
  老二老四见劝不住,只得又哄又骗的让老五答应了几个条件。 
  首先,到了汴梁切莫意气用事,先待三日查探。 
  其次,比武点到为止,切莫伤了人命。 
  最后,无论是个什么情况,至少十日一封平安信,不然就告诉他大哥去。 
  白玉堂听闻点头答应了,说:“这三条白爷都应了。爷这就上汴梁去查账!” 
  说完白玉堂竟施展轻功而去,去雪影居取了包裹这就上路了。 
  听闻自家老五要去查账,老四老二不由叹了口气。 
  晚间大哥卢方不见幼弟,问了起来。老二回道老五去汴梁查账了。卢方不解,自家五弟的性子怎的还能主动去查账? 
  倒是老四立马说道:“大哥,他白家的生意,怎么说他也是白家二爷。” 
  卢方听闻是白家生意也就没说什么了,也只叹了口气。 
  白家那两位爷,当初也是闹的乱了些。 
        
传说中的丁月华
  传说中的丁月华 
  明道元年三月初,江宁府,茉花村。 
  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丁府内也是热闹的很,一切只因为长年在外的丁家小女,年芳16的月华回来了。 
  说起这丁月华,也是让丁母头疼的很的。丁月华是丁家的女儿不假,但是她不是丁母生的,丁母嫁的是丁氏双侠的父亲,也是当时丁家老大,丁月华的父亲是丁家老二。 
  当年丁家老二惨遭毒手,唯独留下襁褓中的丁月华。而牵扯到了其中的还有丁家老二的义妹,女侠丁碧荷,后来幼年的丁月华想跟着姑姑丁碧荷学武术,丁碧荷将丁月华带回真武山教学。中途几次回来,才知道丁月华跟着丁碧荷在道观练武。 
  于是,丁母急了。 
  丁月华这闺女虽然不是她生的,但是也是她看着长大的,丁月华从小就嘴甜,经常哄的丁母喜笑颜开的,若是和她那姑姑一样,入了道门一直不成亲,丁母是绝对不愿意的。 
  所以,丁母决定要把丁月华嫁出去。 
  于是,丁兆兰丁兆蕙兄弟俩也头疼了。 
  丁家两位大哥问自家妹子想要什么样的如意郎君,自家妹子却开了让丁家两位哥哥想一头撞死的条件。 
  “未来和我携手的人啊,首先要长的好看,不然天天对着一张丑脸,饭都吃不下。”丁月华扳着自己的手指头说道。 
  丁兆兰和丁兆蕙点点头表示理解,将心比心,要是自己娶了个丑姑娘也是不愿的。 
  丁月华扳第二个指头,说:“第二嘛,要会疼我宠我对我好的,只能有我一个,不然还不如孑然一身没什么糟心事来得好。” 
  丁兆兰和丁兆蕙点头,要是不疼自家妹子,让自家妹子嫁过去干嘛!只有一个妻子,那也是当然的,自家从祖宗开始都是只有一个妻子的。 
  丁月华看了一眼自家两位哥哥,瞧他们很赞同自己的说法,也就笑着说:“第三嘛,武功要比我好,不然以后还要我护着他,麻烦。” 
  这个条件……丁兆兰表示有点难。 
  而丁兆蕙则直接黑了脸。 
  不说丁月华平时回家偶尔练剑,和两位哥哥也是切磋过的,两位哥哥单打独斗是绝对打不过丁月华的。最让他们了解自家妹子的杀伤力的是去年闹采花贼,有个叫花蝴蝶花冲的。而那个采花贼被自家妹子打的简直是……不忍直视。 
  身上全是血痕,那也就罢了,妹子练的那剑气实在是恐怖,尤其是手使双剑的时候,他们两个做哥哥的从来不敢正面接。最主要的伤痕是……花蝴蝶如果想要进宫伺候宫妃都不需要做什么小手术了。哦,那花冲的手筋脚筋都断了,没法进宫。 
  去年那事之后,因为丁月华始终是个姑娘,这种采花贼什么的还是不要和姑娘家联系起来为好,所以是丁家兄弟带了缺了第三条腿的花蝴蝶归案的。 
  至于花蝴蝶受伤,两位大侠说是花蝴蝶武功不错又使手段,结果打斗中就成这样了。松江府官员对花蝴蝶那伤都表示理解,还大肆赞美了双侠一番,说得两位丁兄都有点不好意思。 
  结果丁氏双侠的名声又响了一个档次,和南侠展昭北侠欧阳春成了一个档次了。丁家俩兄弟却因为家里外表如花似玉端庄贤淑内里不可描述的妹妹做了半个月的噩梦。 
  虽然月华妹子表示那一刀不可描述真的只是个意外,但是,两位兄长并没人相信。 
  丁兆蕙将自家妹子的条件整合了一下,结果记忆里居然还真有那么个人。 
  陷空岛锦毛鼠白玉堂。 
  陷空岛和茉花村可是近邻,都是做些水上生意的,怎么说也多有往来。可丁兆蕙和白玉堂还真是合不来。 
  丁兆蕙看不上白玉堂对人只随心意的张狂样子,白玉堂也看不上丁兆蕙翘舌兰花,其实他俩半斤八两。但是就算是这样丁兆蕙也不得不承认,白玉堂还挺符合丁月华的标准的。脸好看、武功高强,至于疼宠什么的,白玉堂其实挺护短的,江湖人基本也就一夫一妻了,很少会有妾出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