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笛花]风烟渡(吉祥纹莲花楼同人)——四顾门杂货商

时间:2019-08-05 08:16:30  作者:四顾门杂货商

   《(吉祥纹莲花楼同人)[笛花]风烟渡》作者:四顾门杂货商

 
  文案:年下。后来居上学生笛和水润润小花先生。
  每一段落之间有时间跨度,简略大纲短文(被打死)。
 
 
第一卷 第一章 
  01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有一个瘦削的灰衣书生撑着纸伞,晃晃悠悠穿过青石长道,撩开书塾的竹帘,进屋去了。
  以前的春日并不如今日的鲜亮明快。至少在李先生来之前不是的,这书斋里几个酸腐的老头子无趣极了,整日口吐之乎者也,你若与他争辩,不论黑白对错,你就是不知尊师重道,朽木不可雕。
  笛飞声自认是明玉之质,何须他人来雕。
  却只有在冲撞那小李先生时,他会听你一两言,之后便一脸木呆呆地道:“你这……也甚是有理……”
  李先生大名李莲花,样貌看起来不过二十四五,听说是打南边来的,有些读书人的穷酸一直挂在他的衣服补丁上,整日穿的衣裳也灰扑扑的,不过模样清秀,倒也还有几分书生样子。他身上没几两肉,做不了力气活,好在读过的书不少,就当个教书先生讨个生计,家中已无亲眷,因此来此地只一人而已,仍然继续当他的教书先生。
  这书斋里原本一直都是些白胡子老头,发起火来,胡子都炸开,再没有一位如他一般好欺负的了。
  今日讲课之时,亦有人在后座酣睡,有人偷传街头话本。忽有一阵春风拂来,一室纷扬,众人惊叹,伸头看柳絮,看飞花。李莲花似乎也一时被这烂漫之景惊呆了,他连道“妙极。”
  于是就放课了。
  02
  柿子要挑软的捏,先生要挑可爱的欺负。
  不知是谁蘸饱了墨的笔,啪得一声砸上了李先生的后背,留下黑乎乎一笔重墨。
  李莲花哎呦一声,一个趔趄。
  顽劣学生哄堂大笑。
  笛飞声抬眸不语。他自然不会一起做这等无趣之事,却也不会阻拦他们。
  打道回府之时,路过山下的河边,恰好见到李莲花在唉声叹气,认命地搓洗着自己乌黑的衣裳。虽是个傻里傻气的读书人,干起这些家务琐事来却也熟手得很,没有半点自命清高的意思。
  03
  天降滂沱大雨,屋檐雨水连珠作幕,濡湿一片新绿。似乎有意逼他与李先生留下来喝一壶热茶。
  父母自他年幼远游,留下府邸一座、家财万贯与他,长年不过寥寥鸿雁几只。其实这座书院的人大多是世家子弟,自有祖荫可乘凉,不以考取功名为出路,自然不愿用功寒窗苦读,整日便以撕书毁画、欺负先生为乐。
  一放课,学生早已作鸟雀一哄而散去。竹帘半卷半挂,或是斜束起来,于细雨蒙蒙中摇摇晃晃。满桌笔架歪七倒八,书册铺作地,狼藉一片。
  他在此处端坐练字,小小年纪一天到晚摆着大人脸色,执笔落墨,凝神静气。
  “喝么?”李莲花自顾自坐到他书桌另一边,给他也倒上一杯。他知笛飞声是有钱人家的小公子,必定养尊处优惯了,自然是拿了干净杯子,又取了花好几钱银子的新茶。
  茶叶悄悄浮沉,碧绿清香,一时雾气氤氲。
  笛飞声没有理会他,仍低头垂目写字。这等穷酸迂腐的书生,这等不能下嘴的粗茶,还不够入他的眼。
  李先生并不在意,他又偏了偏脑袋,一绺头发垂在桌案之上。他真心实意夸赞道:“你的字真当很漂亮。”
  纸上香墨,笔力遒劲,锋锐可见。
  笛飞声心中稍有厌烦,手腕一顿,添错一处。奉承他之人,从来多如牛毛。这种赞许,也太蠢笨直白了些。他毫无表情地收起这张写错的纸,丢在一边。
  李先生见他稍稍皱眉,心道,原来他不喜与人亲近?难怪笛飞声与其他学生,向来少有交谈,也从不见结伴出游——原来是个孤僻的可怜孩子。
  笛飞声仍不说话,似有罢手的意思。
  李先生叹口气,小孩子真的很难教……转头开始打扫这学堂,耐心地将笔一支支捡起洗净。其实他总是忘记,自己也不过大了他们八九岁而已。
  天色见晚,依旧有零落小雨飘着,这时府中有人来接他。李先生起身,打着那把旧伞把他送到门口。
  一把伞下,两人靠得极尽,笛飞声才高过他的肩膀。李莲花柔和的声音近在咫尺,他嘱咐道:“今日风凉,回去记得多喝些热参茶。”
  这书院中的学子,多是读书习武皆修,断不会轻易着凉生病。
  笛飞声不愿理这莫名其妙与他亲近的人,即便李莲花这幅模样又不像是别有心思,也不见得可信。他在马车前站定,十分有礼却脸色平淡道:“先生请回。”
  一句话硬生生撇开了李莲花对他的关心。李莲花见他如此生分,又不欲交谈,也知他也许是烦了,只好摸摸鼻子面带歉然地走了。
  笛飞声进入马车之中,闻到浓郁得有些刺鼻的熏香,他一抬手,就将帐上的熏香银球摘下,随手掷出窗外,才感到舒服许多。
  待马车走出一里路,他才忽然想起,方才两人共步青石阶,走动之间,他嗅到李莲花身上柔和的淡淡茶香,润物无声中,似乎也没想象中那般讨厌。
  李莲花一个人回来,收了伞,瞧了一眼那桌案上的茶,凉透了却无人动,令他十分心疼自己的钱袋子,只得可惜地摇摇头。
  04
  李先生知道肖紫衿在这群学子中年级稍长,因此嘱咐他多多照看笛某人。
  肖紫衿心里憋屈。他与笛飞声素来没什么交情,怎么就轮到他去关照?
  同窗之中自有拉帮结伙之人,自告奋勇要当笛飞声小弟的人难道少么?无非是笛飞声狗眼看人低,懒得搭理这些‘小弟’。
  李先生见他不肯,又仔细询问,才知晓笛飞声家中自小竟无长辈,孤身一人长大,无怪性格如此古怪……他为人师表,理当多多关心才是……他这般一想,就释然了昨日笛飞声的态度。
  笛飞声觉得今天的李先生一直在朝他笑。
  是他昨天的拒绝还不够明显么?
 
 
第二章 
  05
  笛飞声每天来的时刻极准。甫一落座,就看到桌上摆了小巧木蒸笼,小心地藏在桌上一角。
  有谁会大早上送他这个?
  他四顾周围,此时时候尚早,未有人至,给他放蒸笼的人显然来得更早。
  他打开来,仍有一阵未干的热气扑出在手心,湿漉漉的。只见里头搁放青团小小两个,绿皮松软浑圆可爱,艾草混着糯米清香扑鼻。他心里大约猜到了是谁。
  他捏起一只,指腹柔软温热。只咬了一口,尝出馅料是豆沙与些许芝麻。他嚼了几口,就有草叶芬芳在齿间留存。
  李先生正巧进来,拨开竹帘,见他已经吃上,遂微笑道:“我亲手做的,味道如何?”想来笛飞声从来无长辈关爱,他虽只是个教书先生,也当多留心些。
  笛飞声面色无波,评价道:“太甜。”
  “啊……”他昨晚上做了好几只,今天特意挑了两只绿莹莹的给他装笼蒸上,本以为总比茶水有些面子,没料到他竟不喜甜口。
  李莲花想喝茶可以解些许腻味,于是又问道:“那你喝茶么?”
  笛飞声清了清嗓子,道:“不必。”
  于是第二回 仍被拒绝的李莲花只好灰溜溜自己提着茶壶,去廊外喝茶去了。
  一炷香后,其他学子鱼贯入堂,一时间吵吵嚷嚷。
  角丽谯方坐下就往笛飞声那边瞧,她忽而眸光微动,心道笛飞声绝无可能带这种吃食来课堂,此事定有古怪。
  她上前一点也不见外地问道:“还有人送你这个?”
  笛飞声瞥她一眼,气定神闲地打开书册来。
  “你若是不吃,那就凉了,”角丽谯也不见气馁,又笑道,“不如给我罢。”
  笛飞声这回干脆不瞥她了。
  能容她带走,可见送的这人对笛飞声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角丽谯想到此处,稍许心安。
  李先生喝完一杯茶,走回来上课,却见那眼熟的蒸笼已经移到角丽谯桌上,脑瓜一动,原来竟是这样……
  06
  清明时节,学子射柳骑马为乐。场中插柳前,各自三两闲散交谈。
  胖墩白江鹑骑在马上,直叫人担心那匹马的安危。乔婉娩不善骑马,便由肖紫衿牵着马头四处溜达。
  笛飞声平日着素衣宽袖,今日黑底绣金的劲装,勒出宽肩瘦腰。他姿态闲闲驭马,必是心中有所把握,虽是年少风采,身姿已可见成人之形。
  他脸色仍然冷冷淡淡,并不看李莲花这头,一人一弓,纵马踏莎,抽箭搭弦。
  角丽谯倒是未去凑热闹,她偏过头,意有所指地柔声道:“他是不是好看得很?”
  李先生正在拾掇背篓里的东西,他啊了一声,连连点头,附和微笑道:“不知他箭术如何?”
  角丽谯的容貌自有嫣柔惑人之色,她见李莲花赞许笛飞声,也不在乎他是不是敷衍自己,只是忽也一笑,似落花流水,她道:“自然是百发百中。李先生不下场么?”
  李莲花一脸歉然:“这个……我不会。”
  李先生不会骑马,他席地而坐,静水湖边垂钓。一支白羽箭,穿破水雾而来。叮地一声破入柳木之中,箭尾嗡鸣而颤。
  李先生吓了一大跳,猛地一提鱼竿,那尾鱼一跃,走了。
  07
  李先生桌案上出现了一枝玉兰。柔白花瓣展开,清露欲滴,在桌案上浅浅投下花影。
  这是苏小慵悄悄爬上书院折下的。
  李莲花十分惊讶,他进来时,对着玉兰花走神了半日,呆若木鸡,好半天才道:“你们折花千万小心才是……那瓦片踩碎了也是不好的……”
  书院之中只有一株白玉兰。长得极高,因此只有爬上院角的亭子才能摘到。
  乔婉娩余光正好瞥见苏小慵,她轻声道:“呀,你的脸好红……”苏小慵一听,更觉脸上发烫。
  肖紫衿与关河梦忽然都微微侧首。座下窃窃私语起来。
  年少说不清的心思都静静在花香之中涌动。
  笛飞声心道,玉兰高洁质清,大概不适合李莲花这等时常对他无事殷勤的小人,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姑娘被蒙了眼睛。
  他连头也不抬,在素笺上落笔八个大字:情情爱爱甚是无趣。
  忽有风来,一片淡粉花瓣在他洁白纸面上翻滚一番,停在字上,似与他嬉闹。笛飞声无心于此,只拂袖扫开这片桃花。
  08
  今日书院里只坐了稀稀落落几个人,皆是倒头就睡。
  原因无他,李先生今日不在,因此由先前的老先生代课。
  听说是去后山钓鱼了。昨日课上就已经向学生告假了,但是笛飞声没听见,其实是不是李莲花上课都没差,他不见得会听。
  笛飞声又见上课的老先生吹胡子瞪眼,戒尺在桌上敲得惊天动地的响。这院中的学子身家都金贵得很,老头们只敢虚张声势,绝不敢下手去。
  李先生其实也有约八九寸长的戒尺一把,但是总是搁在桌上忘了拿,他说反正也无甚用处,于是抽空在上面刻了几朵精巧莲花,使得这把戒尺看起来就温润许多,全无威严。
  笛飞声看了一眼,今日也还忘在桌角处没带走。
  听了半堂课下来,他才发觉习惯了李莲花的温和语调,越听这些老头越发心绪浮躁。笛飞声顶着满堂目光,搁下笔,径自踏出了书斋。
  他刚走出门口,正遇上提着鱼篓披着斜阳归来的李先生,看起来收获颇丰。李莲花的屋子在书院外边不远处,那地方小桥流水,甚是清净,还有一大片的碧绿爬山虎。他只是恰好路过书院门口,并不是想进来。
  李先生见了他,欣喜地邀请道:“一起烤鱼吗?”
  笛飞声张了张嘴,一时还未来得及拒绝,就被李先生一把抓住了袖子,牵着去烤鱼了。
  其实李莲花想得不多,笛飞声开口迟缓,必定心里也是想去的,况且他也需要一个人替他劈柴才好。
  09
  那位老先生被笛飞声光明正大翘课的行径气得几乎昏厥。
  李莲花呛了一口气,他绝不敢说昨日自己还差遣逃课的笛飞声生火烤鱼。
  他怀疑笛飞声对他极度不满,不然也不会把他钓的最大一尾鱼烤成焦炭一块,无处下口,令他心疼惋惜得很,饿了一晚上的肚子。
  隔日石水就自告奋勇,要替他烤鱼。
  他发现石水果然很有烤鱼的天赋,而且十分听话,不会和笛飞声一样固执地不肯翻面。他虽长得不起眼,烤出来的鱼却颜色金黄,香气四溢,让李莲花很是欣慰。
  10
  李先生的白玉兰谢了。
  他精心养了几日,还是没能令它多活一段日子。
  于是他在自己屋子前新栽了一棵李子树。
 
 
第三章 
  11
  李先生来这里已经教了三个月的书。
  春日已过,天气燥热起来,学生们也委顿下来。这李先生,也逐步被归入了无趣的行列,既不因学子胡闹而生气,也不为考校一塌糊涂而叹气,永远是那一副微笑模样。
  虽是换了季,笛飞声仍着一身青衣,只不过内衬稍薄了些。
  这段日子以来,李先生已经不再一心‘讨好’他了。不论他到底有何所求,作出什么关心之状来,总之笛飞声是嗤之以鼻。他自幼一个人惯了,也不稀罕什么长辈照拂,何况是李莲花这等心思不纯之举。
  笛飞声忽然觉得松了一口气,要是角丽谯也懂这个理那便是更好。好让他一个人清静些,不必在这些无关紧要的事上费神。可若是问他除了读书习武,还有何有趣要紧之事,一时却也说不出一二来。
  李莲花暗中叹气,并非是他不想关心笛飞声,只是笛飞声似乎实在厌烦他,勉强无趣,不如相安无事的好。况且笛飞声只是从来不听所有先生讲话,日日从不迟到早退,已经是个很‘守规矩’的学生了。
  其他的学生中本有不少顽劣之徒,但好在懂事的人亦有许多,况且又有不少好看的小姑娘在场,少不得要摆出一副君子模样,并不给李先生摆谱为难,反倒好相处得多,不听便不听,睡便睡了,总比大吵大闹上蹦下跳的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