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离婚之前我老公变成加菲猫了(玄幻灵异)——开卡车的猫斯基

时间:2019-08-04 10:23:52  作者:开卡车的猫斯基

 《离婚之前我老公变成加菲猫了》作者:开卡车的猫斯基

文案:
没名也没钱,长得还无盐,伊尔戈斯是魔法帝国冈萨的一名普普通通的魔药师。
 
一夜之间他成了帝国最最最有名的一个,因为全帝国的黄金单身汉,多少少男少女的梦中情人——首席圣剑士艾德里安,成了他的老公。
 
当着几百双眼睛,被皇帝赐婚。
 
而他新出炉的老公似乎心中揣着另外一个白月光。
 
丧偶般的婚姻过了三年,帝国终于通过了准许离婚的法案。
 
伊尔戈斯还没来得及激动,就被告知,他的老公,那个名满天下的圣剑士变成了一只脸圆且憋,腰肥腿短的加菲猫。
 
冰山转世的圣剑士变成了叨叨叨不停的话痨。
 
“亲爱的老公,宝贝伊戈,来帮忙挠挠背撒~”
 
而艾德里安对他的感情,似乎也并不是他原以为的那样……
 
——————
魔法背景,先婚后爱
 
新文存稿的脑洞产物,前期刀里有糖,刀刀刀刀糖刀刀刀刀糖的水平
 
微博@开卡车的猫斯基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破镜重圆 异世大陆 魔法幻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伊尔戈斯艾德里安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我叫伊尔戈斯,是魔法大陆一个普普通通的魔药师。
  我容貌普通,能力一般,也没有过人的家世,可是我非常出名,非!常!出!名!
  这一切都要归结于我的丈夫,冈萨最有名的圣剑士——艾德里安。
  关于他的情况,百年魔法名人录是这样介绍的:
  艾德里安,男,28岁,拥有一头九月底小麦色的的长发(听听,还得是九月底,十月初都不行),瞳色碧蓝,身体强健。
  出身于冈萨古老的圣剑士家庭,10岁由家庭教师——前剑圣关门弟子,蝉联三届剑术大赛冠军启蒙,16岁入圣剑域,23岁学成归来,一举拿下当年剑术大赛冠军,成为冈萨史上最年轻的剑术冠军,后加入冈萨魔法军团,数次抵抗魔物入侵,获得冈萨最高荣誉——玫瑰勋章。
  后面花了十几页详细描述了艾德里安在战场的丰功伟绩,又花了几十页穷尽各种美好词汇来赞美他,从外貌到品格,据说这本书发行之后,很多家长买来辅导孩子写作文。
  我翻到最后一页,在最下面的备注里找到了一行小字:
  配偶魔药师伊爱戈斯。
  我的名字又又又写错了,在几家出版社的编辑脑子里,我叫过伊爱戈斯、伊尔迪斯、伊尔布斯……
  总而言之,在艾德里安的世界里我是个不重要的路人甲。
  事实也的确如此。
  如果不是那天我们研究所接了给王室庆功宴熬醒酒药的活,我也不会见到艾德里安。
  从前线下来的几百个魔法师,躺在宴会厅里“嗷嗷待醒”想想就刺激。
  这是一单大生意,我们连续加班一个星期,为了运送醒酒药,所长还奢侈地打了一飞毯。
  要知道平时为了多划价,我们买材料都是自己去人家店里抗回来的。
  我们几个挤在飞毯的角落里,一边留神别掉下去,一边畅想拿到佣金以后的生活。
  我想换个新坩埚,现在那只太旧了,老是胡锅底,听说新出了一种带涂层的。
  小林说他要买把新银刀,他做不出高级魔药主要是刀不好,切的分量不准。
  阿雷笑话他拉不出屎来赖茅房。
  俩人打作一团。
  他俩掉下去了。
  所长踹的。
  我的气泡术还是没能在他们俩落地之前赶到。
  小林扭脚了。
  阿雷胳膊骨折。
  还没到皇宫之前,我们的队伍就达成减员2/2的成就,似乎不是个好兆头。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预收,8月开:
《复活之后皇后成了克隆的》,专栏第一篇
谁也不知道妇产科远近闻名那朵冰玫瑰——顾瑾,顾大医生,竟然是帝国初代皇后的克隆体。
那个传说中美丽善良,温柔似水,铁血皇帝为他留下不少传世名篇的皇后。
他们的情书现在还印在教科书上,是多少人童年时代的阴影,一边吃着狗粮,一边熟读并背诵。
妇产科的医生、患者及家属都在想,上辈子缺了多大德,这辈子才会沦落到嫁给顾医生。
直到新公历741年,死亡300年的楚风大帝从坟墓里爬出来。
“快点过来,让你亲爱的前夫好好抱抱。”
顾瑾捏了捏拳头:“鉴于克隆体完美继承样本体的喜好,很遗憾的通知你,你是我最最最讨厌的类型。”
一边是爱了多年的白月光,一边是越看越喜欢的红玫瑰。
选谁好呢?皇帝愁的头都快秃了。
顾瑾:楚风你有病啊!这他妈的都是老子一个人啊!
强攻强受,大佬X大佬,伪破镜重圆。
 
  ☆、第 2 章
 
  醒酒药的数量果然不够,这些从前线下来的汉子实在太能喝了。
  库存用光之后,我们只好架起坩埚现煮现喝。
  我们每个人至少同时看着三个锅,手忙脚乱,好在这不是什么困难的魔药,就算步骤错了也喝不死人。
  即便这样,我们面前还是挤满了催促的宫女和内侍。
  “还能再快点吗?有个魔法师大人把二皇子变成了西非大猩猩,他现在不省人事,其他人束手无策。”
  这还他妈的能怎么快!
  我想去看大猩猩……
  “快一点,快一点,二皇子窜到吊灯上面了!”
  “我他妈……”所长忍不住骂了句脏话,然后指挥着我们所有人把坩埚直接架到了宴会厅里。
  前面是跳舞的精灵少女,腰细腿长,穿的又少……
  二皇子挂在吊灯上,薅玻璃珠子往下砸……
  有年迈的魔法师给自己施了一个防护罩,可他那个需要拿手一直举着,就像一朵大蘑菇……
  有几个不擅长法术的人躲去“蘑菇”底下,蘑菇下面多了一窝“兔子”。
  防护罩似乎给了土系法师灵感,宴会厅多了几道土墙……
  土系法师凑上了四个,开始打麻将……
  有人作弊,场上出现13个白板……
  宫女和内侍忙着四处救场,人手明显不够,到了后面,我们每熬好一锅醒酒药,就拎着大勺,挨个灌进去。
  扒嘴、灌药、合上嘴一捋脖,ok,又搞定一个。
  就在这一片混乱中,我依稀听见远处王座之上,好像有人说话——
  “艾德里安,你想要娶个什么样的老婆,无论你喜欢谁,我都会给你指婚的。”
  我旁边有个人突然握住我的手腕,那时我正在给一个醉鬼灌药呢,他一抓我,我一勺醒酒药就泼了人家一脸。
  我微微侧头,就望进了一双醉意惺忪的蓝眼睛里,我愣神的功夫,就听蓝眼睛说:“就他吧。”
  ……不是,兄弟,就我什么?
  蓝眼睛说完就彻底睡着了,留给我一个小麦色的后脑勺。
  宴会厅顿时安静了,落针可闻的那种安静。
  就见王座旁边一个端庄的中年妇人捂嘴轻笑:“陛下,您可听清了,艾德里安说他想娶这位先生呢。”
  等会儿,艾艾艾德什么安……
  艾德里安。
  谁想娶我……
  艾德里安。
  艾德里安想娶谁……
  艾德里安想娶你,你你你!
  我一脸懵逼。
  貌似是皇帝的一个小公主,捂着脸哭着就跑了。
  我看了看倒在我怀里的人,十分心累,大兄弟,你怎么就这笨,皇帝一看就是想把自己女儿嫁给你,只是想听你说而已,你不喜欢也找个别的借口,别连累无辜好不好,咱俩没仇没怨的,人姑娘看我那眼神,如果我活不过今天晚上,一定是你害的。我哥们是亡灵法师,就算做鬼我也不放过你!
 
  ☆、第 3 章
 
  虽然我的所长小气又抠门,还总是剥削我们无偿加班,可关键时候只有他最靠谱。
  此时此刻,我人生中最尴尬的时候,也是他一把将我揪过去,扔上飞毯带走的。
  我坐在他私人休息室的小板凳上,无辜地看着他。
  “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所长在我面前走来走去:“跑是跑不掉的,打……”他看了看我的小身板闭上嘴,把一堆瓶瓶罐罐堆到我面前。
  “这些都是个啥?”
  他拍掉我的脏手,挨瓶介绍到:“润滑的、修复的、带小玫瑰味的、不带香味的、油状的啫喱的纯植物不含荧光剂……”
  润滑油啊……要不要这么周到!
  “那下面这沓白纸呢?”
  “哦,给你签名用的,搞不好以后能卖钱。”
  “别用那副死鱼眼看着我,最后给你一个忠告——别挣扎,只要你还剩一口气,我就能把你救回来。”
  我看了看店里的廉价草药,十分怀疑这话的可信程度。
  信他我还不如去和艾德里安商量退婚呢。
  第二天一早,也不知道哪个大嘴巴把消息传出去的,总之,帝国上上下下的媒体头条都是关于艾德里安即将成婚的新闻。
  我怀疑艾德里安酒还没醒呢,昨天他也没喝咱的醒酒药不是。
  几个主流媒体虽然懵逼,但报道的内容还算公允。
  那些三流小报就不是了,搞的跟过圣诞节似的,我时而是隔壁王国落魄的皇子,时而是酒吧卖身的脱衣舞男,也有说我是魔药大师的后裔,掌握着一种失传已久的爱情魔药,也有说我本人是药材成精,娶了我延年益寿……
  故事编的有滋有味,我们凑了零钱买来换着看。
  时间过去一周了,艾德里安那边连个屁都没有,倒是我的工作地址被曝光了。
  前台小雪说她每天必须举着臭鸡蛋表现出同仇敌忾的样子,才能从来自全国各地艾德里安的追求者队伍中挤过去开门……
  所长他是个奸商!
  奸商竟然开始筹划卖票了!
  好吧,他还是有点人性的,至少没真把我关进笼子里。
  他做了个人形木板,上面写着我的名字,五十块钱扔一次,自备臭鸡蛋,没带的或者用光的,可以额外花十块钱买。
  一颗鸡蛋十块钱,他怎么不去抢!
  我错了,这比抢的来钱快。
  没出三天,整条街卖鸡蛋的赚得盆满钵满,关了店门全家出国旅游去了。
  奸商所长又推陈出新,店里提供升级武器,臭臭水50、毁容魔药100、至尊无敌变态地狱蚀骨草2000。
  蚀骨草听着吓人,但是药性单一,一根能用好久,店长某次脑子一抽,进了一箱,压了五年没用完。
  两天之后,箱子空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有刀,真的有刀,你们坐稳了
 
  ☆、第 4 章
 
  就在奸商所长联系订货的时候,有一个自称是艾德里安家的人来上门提亲。
  “虽然是皇帝陛下赐婚,但是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艾德里安希望婚礼定在下个月一号。”
  “能不结吗?”
  对方仿佛没听见一样,转头继续和充当我长辈的所长交谈。
  “婚房准备妥了,如果伊尔戈斯先生有特殊要求也可以提前过去看看,哪里不满意我们在修改。”
  “嫁妆和聘礼?”
  “我们家族的规矩,聘礼是结婚人所有的婚前收入。”对方掏出一大摞的地契、银行卡,我余光看见所长吞了吞口水。
  “嫁妆就不必了。”对方打量了一下我以及我屁股下断了线的布艺小屁垫,“只要准备好礼服就可以了。”
  他可真是看得起我,我哪里像买的起礼服的人。
  我已经打定主意就去成衣店买套新衣服对付对付得了,反正想结婚的人也不是我,丢的也不是我的脸。
  然而第二天,艾德里安就派人送来了整套的礼服,从头到脚,从里到外,连内裤都送了两打,尺码竟然还挺合适!
  接下来的日子,每天天不亮就会有人来催命似的敲门,然后我就像一个提线木偶一样配合完成一项又一项工作。
  半个月的时间懵逼着就过去了,婚礼前一天,那个奸商所长背着所有人,给了我一张银行卡。
  “这个月的分红,你那个木牌子招揽了很多生意。”奸商罕见地有些惆怅,“职位还给你留着,也不知道你结婚以后还能不能出来工作……瞧我说的,你嫁的人可是艾德里安,帝国最出名的圣剑士,他怎么舍得放你出来辛苦,以后有时间,或者路过了,进来坐坐。”
  他这一煽情搞的我也挺想哭。
  我整理着自己的小行李箱,躺在床上度过最后的一个单身之夜,帝国法律是不许离婚的,如无意外,这将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婚礼。
  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就被揪起来化妆换衣服,搞的我出门时困得要死,一路睡到皇宫。
  “醒醒,我们要去拜见皇帝。”
  一双大手伸到我面前,我揉揉眼,迷糊着把自己窝进人家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还想再睡一会儿。
  那人似乎是没想到我这个骚操作,愣了好半天,然后才把我从车里抱出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