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穿到古代当名士(穿越重生)——五色龙章

时间:2019-08-04 10:21:47  作者:五色龙章

   《穿到古代当名士》作者:五色龙章

  文案:
  王孝伯言:名士不必须奇才,但使常无事,痛饮酒,熟读离骚,便可成名士
  宋时穿越成小官之子后,就过上了这样悠闲的名士生活
  本文是耽美文,CP桓凌X宋时,小师兄是官配,不喜勿入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美食 科举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时 ┃ 配角: ┃ 其它:
  作品强推:宋时带着晋江文献网穿越到一个历史上不存在的朝代,郑朝,成了一名举人的老来子。在父亲选上县令后,他就跟随父亲上任,一面读书一面在晋江文献网上发表论文挣钱,下载自己需要的文献。他凭借这些现代知识帮父亲治理地方,推广现代农科技术;并在师兄桓凌的帮助下清理地方豪强,得到的御史表彰,在民间和官场上渐渐扬名……
  这篇文章以架空的宋、明为背景,从古代县官的日常工作入手,穿插描写了着许多宋明时世风俗,内容新颖,语言幽默,是作者继《穿到明朝考科举》后又一穿越力作。
 
 
第1章 
  大郑新泰二十年四月初七,汀州府,武平县。
  清晨未交五鼓,圣果寺僧众便将佛像用鲜花彩帛装饰起来,由几名年少精壮的头陀抬上香舆,缓缓绕街巷而行。其余僧众穿着洁净的僧衣紧随在后,一路沿街唱佛诞偈,挨户敲门化缘。
  转过衙后街时,县衙后的小门忽然朝外推开,一队衙役牵着马出来,呼喝着排开路人,将马排在路当中,在门外腾出一片空场。之后便有几名儒生打扮的年轻人从衙里出来,身上都穿着纱帽绸衫,轻薄细滑的衣料在阳光映照下闪动着流水似的光泽,与周围百姓身上的麻布、蕉布衣裳格格不入。
  这群人堵断了半条街,佛像抬不过去。主事的僧人无尘便主动上前商议,请他们让让路,叫佛像先通过。
  外头的衙役也念了声弥陀,笑着说:“师父们今天运气好,碰上了贵人出行。中间那位小爷咱们新任县太爷的公子,名叫宋时的,是位极舍得使钱的财主。你们与其争这一时,不如用心唱偈子,唱得宋舍人高兴,多打赏你们几两银子也未可知哩。”
  无尘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眼便看到了被人拥簇在当中的陌生青年。
  宋舍人也恰巧偏过头,朝圣果寺僧众看过来。初夏灼烈的阳光打在他脸上,模糊了五官,只映得肤色透白如玉,眉睫也染上了一层淡淡金色。唯独一双眼深湛如浓墨点染,在那张清素的脸上格外分明。
  那双眼看人时太过专注,不像是在看路上偶遇的僧人,倒好像读书人看到了圣贤书,迫不及待要看懂其中蕴含的精义似的。
  无尘只看了一眼便垂下眼帘,合掌行礼,改用官话说:“小僧无尘,见过诸位檀越。小僧等是城东圣果寺僧人,为贺明日佛降诞,故抬佛像沿街洗佛,求些布施以备龙华法会。”
  话音才落,近处的一名儒生便不耐烦地对一旁衙役说:“咱们还有正事,哪有工夫跟这群和尚纠缠。叫他们让开路,别碍着我们出行。”
  僧人修养极好,只当没听见他说话,仍旧默默站在一旁。
  几个儒生要赶僧人们离开,宋舍人却挥手止住他们,合掌答了一礼,那若有实质的目光转到无尘脸上,温和地说:“我前两天听僧官提到龙华会,还想着四月初八要去庙里看看,倒没留意日子过得这么快,明天就是佛诞了。不过已经到这个时辰,怎么只见圣果寺一家的大师出来洗佛,别的寺庙不往县衙这边来么?”
  无尘双手合什,垂首答道:“回檀越,本县佛寺多在县外,县城里只有几处庵堂和圣果寺一处僧庙。远处的寺庙这时候来不及进城,比丘尼也不方便抬佛像出门,是以舍人只见着敝寺僧众化缘。”
  他又朝那群公子躬了躬身,说道:“望诸位檀越布施一二,以作浴佛之资。”
  也有几个书生翻出碎银、铜钱布施,更多的只冷眼旁边,不肯掏钱。宋时看着僧人手中少得可怜的香火银,再看看路边装饰朴素的香舆与打扮得更朴素的僧人,不禁有些感慨:“我随家父到这里也有几个月了,见本地不少神庙香火都旺,百姓们也肯重金延请巫医,怎么佛像抬出来倒比那些庙里的神像还简素些?”
  最早喝斥僧人的文秀才冷笑着说:“巫医至少能医病,这些和尚只管念念经,能有什么用?再说这圣果寺也不是什么名刹,宋兄若真的好佛,不如去城外均庆寺,那里是定光古佛道场,比圣果寺灵验。”
  宋时“哦”了一声,下意识问道:“怎么个灵验法?有什么故事传说吗?最好能有些小说、话本、诗赋文章之类的。”
  文秀才忙凑上两步答道:“倒没什么话本、小说,可人都说均庆寺求姻缘是百试百灵,也能求子嗣。”他仰脸看了宋时一眼,压低声音说:“宋兄不是快要跟桓侍郎府上的孙小姐成亲了?就在均庆寺许个愿,请个玉佛,保证宋兄能顺顺当当娶到可心的佳人。”
  宋时脸上却没多少得意、热切的神色,只淡淡一笑,颔首应道:“既是文兄力荐,我定然要去见识见识那座古刹。”
  没人知道,他其实是个后世来的穿越者,三观早二十年就在现代社会塑成了,对这种父母包办的婚姻并不感兴趣。此外,他穿到这个世界是从婴儿做起的,前后两世加在一起四十多岁,想到要娶一个实际年龄不满十七的未成年人,心里总有负罪感。
  不过这未婚妻是他恩师桓先生的女儿,桓先生与师母早逝,师妹就是他的责任,他一定要承担起来的。
  算到如今,桓师妹连守两重孝,从十四拖到十七,在古人眼里已经是大龄,今年二月一出孝就该办婚事了。他跟父亲眼下虽在福建,老家却有两位兄长替他操持的,这一两个月间可能就有消息过来,也不用他多操心。
  只不知道是要他上京迎娶,还是桓家送新娘来武平。
  他算着日子,忽然想起自己刚才当着圣果寺大师的面跟人说起怎么去均庆寺,恐怕大师们听得憋屈,忙叫人取四十两银子来作布施,又许诺明天要到圣果寺参加龙华会。
  无尘合掌谢道:“宋檀越大方布施,敝寺感恩不尽。待小僧回去,定为檀越多诵几卷经文祈福。”
  “不必了,”宋时待要谢绝,目光扫过僧人那张人如其名,绝无尘俗气息的脸庞时,脑中蓦地灵光一闪,没说完的拒绝就在舌尖上打了个弯,改口问道:“大师可会作诗么?在下一向羡慕前朝坡仙携佛印大师共游的故事,大师若能作首偈子赠我,倒比念经更好。”
  无尘微微一怔,旋即答道:“舍人有命,何敢不从?只恐小僧作得不好,有辱清听。”他不只是会作诗,文思甚至相当敏捷,略加思忖便口占四句:“天淡云疏草色真,绕街舁佛起轻尘。相逢中道何须问,共是龙华会上人。”
  “好诗!”宋时立刻鼓了鼓掌,含笑夸赞:“我从前听说江南高僧风雅多才,常与文士谈禅论道、共赏诗词,想不到咱们武平也有大师这样的诗僧!”
  随他同行的都是读书人,虽然不一定能读出什么来,倒都有颗附庸风雅的心,见这和尚竟能随口作诗,看他的眼神顿时跟刚才不一样了。
  诗僧,那和只会读经要钱的和尚能一样么?东坡居士就常携诗僧佛印悠游林下,他们身边要是也有个诗僧,不也能衬出几分坡仙般的名士风采了?
  几个儒生眼红心热,当场多掏了几块银子布施僧众。宋时安排衙役们把马往墙边贴了贴,给佛像避路,目送圣果寺洗佛的队伍远去。
  僧人们走后,一众书生也从名士梦里醒来,重新化身风流才子,商量起待会儿要去哪里消闲。
  与宋时最亲近的县丞之子祝清便道:“叫那些僧人耽搁半天,若是去山里玩,晚上怕就来不及回城了。宋三弟怎么打算?要么咱们今日就不去游灵洞山,先去徐员外的园子听听新戏?还是索性像前些日子那样,叫几个好孩子陪咱们到登莱楼吃酒耍子?”
  “好孩子”三字个,在这个语境下,特指从事特殊服务行业的漂亮男孩子。宋时亲身体验过,一个个都是女装大佬,妆容精致、身娇体软,还会绣花,不拿出鉴PS的精神努力鉴定绝对看不出来是男孩!
  从本心说,他一个从小叫八荣八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大的穿越者,是不想了解这种知识的。可受现实所迫,他穿越过来的这二十年,竟也经常进出风化场所,还多次包场请客,这其中……当然是有苦衷的。
  一切都得从这场穿越说起。
  前世的他是个私人小旅行社的合伙人。说是合伙人,其实就是几个大学同学凑钱合伙注册了个小公司,一个个挂着经理、总监的头衔,从计调到导游都是自己上阵,旺季带团累成狗,淡季还得跑关系、拉客户、开发新产品……
  要不是总得出去带团,运动量还够,恐怕早早就得秃了。
  好容易熬到十一黄金周过去,宋时送走了手里最后一个购物团,马不停蹄地回到旅行社设计新线路。恰好在公司坐镇的经理兼计调妻子临产,又检查出来妊娠高血压,做丈夫的紧张到心理失调,听见电话就哆嗦。那些团里有国内团,也有新开的出国团,24小时电话不断,宋时怕他叫电话吓出个好歹,索性把他那几个团揽过来,让他安安生生等着孩子出世。
  但接了这些工作,就得面对无穷无尽的投诉和要求。他整天忙着联系酒店、交通、地接社,根本拿不出整段的时间设计行程,只能拿着手机随想随记,下班时间脑子都转着目标市场、出游意向、消费行为之类。
  偏偏他大学学的历史与文化旅游专业,历史学、古代文化方面专业课不少,相应的旅游类专业课就不如旅游管理专业的精深,这些东西都是边学边做的,少不了要查阅各类资料。所以他手机上最常开的APP倒不是各类旅游网的APP,而是一个综合性的学术网站——晋江文献网。
  就连他穿越那天,也还一直在下载着旅游产品研发的相关论文。
  那天晚上他加班到后半夜,回到家刚睡着就被一个出国团的投诉电话叫了起来。正听着游客的问题,他忽然觉着胸背剧痛,呼吸困难,一阵冷意没来由地袭上全身。他的视线一下子被冷汗模糊了,顾不得游客那边的反应,赶紧挂掉电话去拨120。可突来的胸闷和疼痛让他意识模糊,手指也脱了力,握不住被虚汗打湿的手机。
  手机砰地坠地,屏幕翻向上方,展现出了不知怎么跳转过来的晋江文献网。刺耳的电话铃又一次响起,却再没有人接听,晋江APP浅绿色的界面当中静静浮动着一个提示:
  帐户余额不足,购买失败,请点击此处充值。
 
 
第2章 
  见证了宋时最后一段人生的是“点此充值”,而在另一段人生开始时,迎接他的还是这个充值提醒。但浮现在他眼前的显示界面却比原先的手机屏大了几倍,足有一个竖放的游戏本屏幕大。
  他也是个阅尽穿越小说的人,再没有惊讶的,当场就明白自己穿越了,眼前浮动的界面指定是他的金手指。
  这金手指可开大了!
  晋江文献网是他最爱用的网站,资料齐全、方便好用,下载文献五毛一页,硕博论文之类篇幅特别长的还有优惠,一份资料至多花个十几二十几块钱!唯一的缺陷就是,他帐户里现在就只剩下三块钱了。
  ——不过不要紧,他支付宝绑定的卡里还有几万,够他买出粗壮的金象腿了!
  宋时顾不得哀悼前世,伸手按向浮在眼前的“点此充值”。页面立刻转跳,屏幕一片空白,浮现出一句“无法连接到目标网站,10秒后跳转到首页”。
  不能充钱,要这辣鸡网站何用!
  他狠狠骂了一句,可是传进耳朵里的却不是熟悉的声音,而是一声响亮到刺耳的啼哭。
  这一道哭声把他从刚穿越的混沌中劈醒,更多杂乱的笑声和说话声涌入耳中。不是普通话,认真听倒也能听懂,是在恭贺什么宋举人喜得贵子,还夸孩子身体强健,刚出生就能挥手。
  原来他是穿到了古代,还是个胎穿。
  宋时警醒地放下手,啊啊地叫了几声,假装自己是个普通婴儿。好在古代人也不知道穿越,没人怀疑他,他也就随便哭了两声,然后假装睡着,闭上眼折腾起了他的金手指。
  那张屏幕始终漂在视野中央,他便闭着眼转动眼球,将屏幕调到一个不用太大幅动作就能触到的角度,双手缩在襁褓里连点充值。
  无数次失败后,他终于死心,放弃充值,点开了个人中心。
  正常情况下,购买的论文在十天内可以反复浏览或下载,他先把前十天买过的文章都点开看了一遍——还好,都能浏览。打开的文档照样字体清晰、内容完整、格式正常,没像充值页面一样给他来个“无法连接目标网页”。
  能看,只是没法下载,大约是因为只剩层膜跟着他穿过来了,没地方存储这些文章。
  宋时松了口气,随即又深吸一口气,拿出大学期末考试前一天背两门重点的本事,从时间最早的一份徒步旅行线路设计开始,一头扎进了背书大业。
  一页五毛钱呢!这可是他从现代带来的唯一的东西,管他在古代有用没用都得背下来。背不下来的话,十天之后他的钱就白扔了!
  人逼急了,什么都干得出来。
  宋时硬顶着婴儿那么点的脑容量,花了十天工夫把后台那堆旅游线路规划、模式分析等等的文献都背了下来,之后又是漫长反复的温习。直到这些从现代带来的资料都烂熟在胸中,他才从狂热的背书中抽离出来,开始考虑自己穿到了哪个时代,现在叫什么名字,家里是干什么的。
  因为他还是个婴儿,大人说话都不避他,这家里的情况倒是很快就弄清楚了:
  这一家人也姓宋,跟他倒挺有缘,就连给他的起的名字也和他前世一样,仍叫作宋时。他上头还有两个哥哥,是宋举人的正室樊夫人所出,一个叫宋晓,一个叫宋昀,比他着大十来岁。他的生母纪氏却是宋举人新纳的妾,过门后一向颇受宠爱,他又生在宋举人中举的好时候,出生之后母子二人就更加受宠了。
  宋时刚知道自己的身份时,简直觉得他们家是打脸爽文的标配:嫡母和两个哥哥肯定把他们母子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处处欺凌;他少年时忍受万般磨难,直到有一天风云际会,鱼化成龙,回到家咣咣地打他们的脸……
  但事实证明,YY的小说不可全信,也不是哪个庶子穿来都得逆袭的。宋家生活其实相当和谐,嫡母把他生母当女儿养,两个兄长把他当儿子养,父子两代愣过出了三世同堂的感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