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十分中意你gl(Gl百合)——讨酒的叫花子

时间:2019-08-03 11:00:45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

   《十分中意你gl》作者:讨酒的叫花子

 
  文案:全文已完结,接档文《最喜欢你》求预收~
  许念偷偷喜欢着一个人。
  那人叫顾容,性子清冷,淡漠禁欲,永远都是一副凉薄如冰的模样,虽然时常会碰到,但相互不熟,甚至没说过几句话。
  她以为两人的关系便仅止于此了,直到有一天,她成了顾容的房东,与对方住一个屋檐下,共同生活。
  再后来的多少个夜里,这人曾无数次抱紧她,一遍又一遍地喊:“阿念……”
  ——越是克制,越是放肆。
  你是易燃的绚烂烟火,只能为我绽放。
  占有欲超强小鬼X清冷长腿模特
  甜剧场:
  许念半撩起眼皮,有意无意望了望沙发那边,当触及到对方的目光时,又佯作若无其事地别开脸:“辅导员说,暑假留宿必须家长同意。”
  顾容皱了皱眉。
  “你帮我应付一下,否则他不签字。”
  顾容没说话。
  下午,辅导员来电:“你好,请问是许念的家长吗?”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
  “是。”
  “许念家长你好,许念同学申请暑假留校你同意吗?”
  对方没动静,许久后——“不同意。”
  划重点——
  1、同性可婚背景,慢热恋爱日常文,大概就写写住在一起后的暧昧与甜,不会涉及太多事业相关,重点,不会涉及太多事业相关,想看事业文的小可爱慎点,么么;
  2、20与27,年龄差7岁;
  3、日更,更新时间每晚九点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念、顾容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2016年三月,G市。
  许念梦到了初次遇见顾容的那天——彼时她十九,刚读大一,在南山别墅里参加室友沈晚举行的生日泳衣派对,偌大的泳池周围有许多人,但她除了沈晚谁都不认识,只能坐在泳池边看着。
  派对很热闹,从下午开到天黑,她在泳池里游了两圈,正打算上岸时却被人撞了一下,一个踉跄就跌落水中,落水以后并不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可以挣扎着站起来,身上似有一堵无形的墙死死压着,她脑子里一片空白,手费力地乱抓。
  这时腰间忽地一紧,一股力把她拉了起来,她下意识抱住那人,身子严丝合缝地贴紧对方。
  那人便是顾容,她带她到泳池边。
  余惊未散,许念没敢松开,反倒越抱越紧,越加贴合,犹如攀墙的藤蔓用力缠着,生怕放开手就会没命一般,慢慢的,当冷静下来,她首先感受到了两团柔软,再是紧实光滑的长腿,以及环在腰间的有力的小臂……
  在十九岁这个敏感躁动的年纪,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能诱发荷尔蒙与多巴胺疯狂分泌,使不经意成为不可磨灭,深深植根于心底里,为青春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一笔下力极重,历经一年之久都没能淡去,反而愈发艳丽,不安分地蛰伏着,亟待冲破桎梏。
  梦境渐渐变得荒诞不可控,洁白软和的床上,温热与润湿交缠,潮水泛滥横肆不止,燥意四处蔓延,逐渐一点一点吞噬掉理智,将两人拉入沉沦的深渊。
  野火在肌肤上跳跃,从殷红的唇烧到白皙的脖颈,再往下,朝禁忌之处去,火势愈发大,快要两人彻底吞入其中……情至深处,红黄的火舌突然猛蹿,汹汹直冲头顶,许念看不清对方的面容,只隐约瞧见顾容耳垂上淡淡的痣。
  ……
  然后她醒了。
  周身薄汗粘腻,手心里汗涔涔,被窝里满是热气,她感到黏湿不舒服,大概是还没脱身梦中,只呆愣愣望着黄旧的木质天花板。
  昨晚睡觉前忘了关窗,和煦的风吹进,桌案上的书哗哗翻动,两片凋落的玉兰软塌塌地挂在窗台边沿,老式挂钟恰恰指向七点半,太阳刚爬上蓝湛湛的天。
  今儿周六,不用上课,许念缓了许久,终于坐起身,适才梦境里的场景此刻已模糊不清,但那种浸入骨子的感觉却经久不散,许是羞耻心作祟,她抿紧唇皱眉,透露出些许自我厌弃的神色,同时耳尖悄悄染上绯色。
  毕竟才二十岁,对于有些事终究放不开,这很正常。
  待平复下来,随意找了套浅灰的运动装进浴室洗澡,她仅穿了纯白紧身短背心和同色内裤睡觉,桃李年华的女孩子已然发育完全,腰肢细瘦,长手长脚,身材曲线凸凹有致,胸前两弧饱满圆润,浑身都充满了朝气与活力,又有那么一丁点儿成熟感。
  水温有些高,调了好一会儿才调到合适的温度,她扬头迎着水冲脸,再胡乱抹了把,勉强把旖旎的心思甩掉,热水沿着光洁的背滑落,流到排水槽处打转儿,简单洗了几分钟,擦干身体穿衣裤,收拾一番,下楼做早饭。
  这栋老旧的红砖房只有她一个人住,四下空荡荡,家具、装修都十分旧派,很有八.九十年代的装修风格,实木方桌,裸在墙上的电线,每间房就简简单单一盏白炽灯,厨房挨着客厅,正对院坝,里面还算宽敞干净,院坝周围建有两米高的院墙,靠近房子这边种了两棵玉兰,墙左墙右是低矮的冬青,院子中央则是一棵高大的黄桷树,至于大门那边,葳蕤的深红三角梅盛放,小部分枝丫爬过墙头,团簇的花儿将褐色的枝条压弯垂在院墙之上。
  房子是两年前外婆留给许念的遗产。
  许家父母十几年前就离了婚,许父以净身出户为条件将许念甩给许母,许母又把她丢给自家妈,夫妻二人离婚不到一年就各自再婚,许念鲜少跟他们接触,故而不熟,因为习惯了外婆带,也不觉得伤心难过。
  有了新家庭的许母无力负责许念太多,偶尔过来一次,打打电话,每个月给点生活费,零几年给三百,一几年给五百,直至许念读大学仍是这个数。
  外婆太了解许母,亦太担忧许念,所以在弥留之际把名下所有财产都留给了外孙女,连根毛都不给她,许母自知理亏,倒也不争不抢,一切尊重老人家的意思,只是不再对这个不亲近的女儿那么“上心”。
  半年前,她找许念谈了一次话。
  “你叔叔上半年动了手术,弟弟妹妹马上升初中,阿念,你能体谅妈妈一点吗?”
  许念能猜到接下来的话,从头到尾一言不发。
  “你外婆不是留了五万给你么……”她迟疑吞吐道,眼神躲闪不敢抬头,兴许觉得为难愧疚,说完这一句就没了下文,她看男人的眼光一向奇差,先找了个垃圾,后找了个吃软饭的,活了大半辈子也没能活出点色彩和通透来。
  看到这副模样,听见这番话,许念有点难受,但仅只一点。
  “知道了。”她回答得比许母果断多了,没有埋怨,没有生气,甚至语气都没有一丝起伏,像真正的陌生人。
  不过母女之间确实陌生,外婆活着的时候勉强能有交际,外婆不在了这份薄弱的感情亦随之埋进黄土,血缘关系,说重也重说轻也轻,看淡了就容易放下,没什么大不了。生活还是要继续,许念总不能拿刀架她脖子上逼迫,或者做出一些无济于事的行为,她需要为将来打算。
  五万块,坚持到毕业绰绰有余,可要是想读研,似乎少了些,除去奖学金和兼职,她想到了出租房子,但出租房子没想象中那么容易,挂网上的招租消息未溅起任何水花,这片儿地处老城区边界,交通不便,发展远远落后于其它三个区,加之招租要求相对较高——两千块一个月,半年起租,押一付一,与主人合住,无人问津实属意料之内。
  老城区离郊区最近,房租一般几百到一千不等,一般按单间出租,罕有出租整座房子的。
  做好早饭,她边吃边查看手机,依然没人询问,犹豫要不要降租,纠结半晌,还是决定再观望两天。
  近来倒春寒,白天气温回升得较快,早晚却寒气阵阵,吃完饭洗碗打扫干净,许念穿上加绒外套骑单车出门去西区做家教。
  老城区的街道破旧,但卫生工作做得不错,今年G市要向上面申请“全国文明城市”的称号,这儿就成了重点关注地区,商铺、摊位都重新整治了一番,相关明文规定更是一条接一条地下达。
  穿过曲折逼仄的巷子,沿延丰大道骑行十分钟,再往左别进堆聚的居民楼,出去便是热闹繁荣的西区,这里高楼林立,与后面的老城区对比鲜明。
  家教的地方在白领聚集区城河街尾,许念加快速度,赶在八点五十抵达小区外,停好车,跟门卫打过招呼后进去。
  家教九点半开始,一次上课两小时,一个小时50块,到了楼下她刚打算给家长打电话叫对方下来开门,但对方先打来。
  对方一家旅游去了,走的时候匆忙忘记通知她,车都开出G市才记起这事儿,家长连连说对不住,并转了两天的补课费给她,相当于不上课白拿钱,许念反过来宽慰家长,乐得清闲。
  挂断电话后,她慢慢朝外面走,盘算着回去的路上该买什么菜,刚走出小区,手机铃声倏尔响起。
  沈晚来电。
  接通。对面先开口:“在干什么呢,发消息也不回,家教去了?”
  许念用脑袋夹着手机蹲下身开锁:“嗯,不过他们出去旅游了,这周不上课。”
  那边哦哦两声:“对了,你那房子租出去了没?”
  “还没,”许念道,“可能价定高了,等过两天看要不要适当降些。”
  沈晚沉默了一下,说:“我小姨回国了,打算在国内休息半年。”
  许念霎时怔愣。
  “这段时间会一直呆在G市,她最近在找房子,可找不到满意的,郊区远市区闹,你家那房子不挺有特色的么,我就推荐给她了,你下午有空没,有空她下午就来看房,我现在在B市,电话号码发你微信上了,你自己跟她联系。”
  许念站起身,抬手拿着手机,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倒是沈晚故意解释,照顾她的自尊心:“这不熟人吗,我小姨住你那儿我家也放心,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小姨,不爱住家里不买房,经常天南海北到处跑,她跟我外公处不来,没办法。”
  许念讷讷,不知道该怎么回。
  “好了,就这么说定了,你早点回家收拾收拾,我这边有事儿,先挂了啊。”说完,真立马挂断。
  许念原地杵了一会儿,才划动屏幕打开微信,她望着那串数字踌躇许久,复制,添加好友,发送请求,而后将手机揣进兜里,骑车离开城河街。
  沈晚的小姨,就是顾容。
 
 
第二章 
  沈晚有句话说得不对,许念和顾容其实不熟,虽然时常会碰到,但相互之间压根没怎么交流,原因在于顾容这人性子清冷,凡事都太过于淡漠凉薄。
  “她这脾性,习惯就好。”——大家都这么说,清冷,不是冷漠,只是比较安静不爱闹腾而已。她是T台模特,十八岁开始走秀,先在国内发展,二十岁被大品牌发掘后走向国际,在模特界的地位不算顶尖,但比之国内大多数还是非常厉害了。
  T台、走秀,那是与老城区格格不入的字眼,日复一日的辛苦工作、微薄的薪水、一家老小……这些才是她们生活的全部,至于橱窗里的奢侈品,只会出现在电视和手机里。
  许念清楚顾容为何会来这儿,无非就是沈晚在变相地帮衬自己,两人的革命友谊深厚,特别是交作业和期中期末考之前,她能次次考试不挂科,全靠许念精准扶贫。
  许念亦很感激她。
  骑行到延丰大道中段,绕过破败的筒子楼,楼后面就是老城区最大最物美价廉的菜市场,她赶车进去随便买了两把时令青菜、猪肉、饺子皮。菜市场后面有条近路通往她住的宽北巷,回到家时刚刚十一点。
  G市的三月气候多变,下午阳光和煦,傍晚时分却天色昏沉沉,院里的三角梅随风左摇右摆,一场小雨在即。
  许念抬头望望阴暗的天空,麻利将晾在外面的衣物收进屋。
  发送出去的验证消息毫无动静,她下意识翻了翻手机,微信界面一个提示都没有。
  顾容可能在忙,可能临时有事。
  外头的风呜啦啦变大,猛地一下吹动未插销的窗户啪的重重撞击,她搁手机在桌子上,过去关窗,关好又下楼关其它窗户。
  院里的黄桷树叶子被大风吹掉落飘在地,不多时就铺满一层,许念干脆把门也关上,大风持续了两三分钟,又停了,天上的乌云仍堆聚,小雨迟迟不下,她打开门,站定观望天色,感觉真不会下雨了,才进厨房包饺子。
  馅儿下午早就和好,包饺子用不了多长时间,春日的天黑得快,包完天也快黑尽了。
  许念上楼拿手机,还是没消息。
  今天应该不会来了。
  她下楼,犹豫要不要做饭,刚下到客厅,手机屏幕亮起,看见来电显示,她愣愣片刻,划动屏幕接通。
  “你好。”电话那头的嗓音清冷沉静。
  许念条件性看向大门口,缓缓道:“你好……”
  “许念?”
  她嗯声,张了张嘴,略微不情愿地喊道:“小姨。”
  她和沈晚是同辈,顾容是沈晚的长辈,她得像沈晚一样叫人,直呼姓名失礼,喊昵称也不行,小姨,合乎情理,但许念不喜欢这么喊,差了一辈代表有距离,顾容今年27,只比她大七岁。
  “我在巷子口,车进不来。”
  顾容从未来过宽北巷,故不熟悉地形,宽北巷南窄北宽,小车必须从北面进,她应该开到了南巷口。许念拿起挂在墙上的钥匙,关门,边走边说:“我来接你。”
  这个时间点正值下班,巷子里老街坊们来来往往,照面就热情地打声招呼,路旁每隔一段支立一个路灯,灯柱柱身锈迹斑驳,可照明功能完好,昏黄的灯光柔柔投落在地,照亮整条巷子。
  许念腿长,走得又快又急,快到拐角处时故意慢下来,定定心神,慢悠悠走出去,南巷口的路灯更为密集,亮度瞬间增加。
  粗壮茂盛的槐树下停着一辆白色奔驰,顾容平时喜欢开宾利,这回倒低调出行。春季夜里阴冷,她穿着单薄,宽松型灰色高领毛衫,外搭纯黑长款双排扣风衣,皮质高跟鞋,一个多月不见,还换了发型,及腰大卷变成了齐肩中长直发,看起来十分利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