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钢炼/焰钢】如何让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钢炼同人)——未央君

时间:2019-08-03 10:57:47  作者:未央君

   【焰钢】如何让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

  作者:未央君
  随着电子和场之间互相作用的变化,电子质量本身亦会发生改变。
  ——施温格“重整化”理论
  【起】
 
 
第一章 
  “‘如何让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
  爱德闻言差点从高脚凳上摔下去,他赶紧伸手攀住作业台才勉强没让一桌子的烧瓶跌得粉碎。
  他恶狠狠地回头瞪过去,只见麟正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自己,一手插在衣袋晃悠着双腿,指尖正滑动着的手机显然就是罪魁祸首。
  “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明白。”爱德故作镇定地扬扬尖尖的小下巴,换来对方讨打的啧啧声。
  “那么不想让人知道是你发的帖子那就索性佚名好么?”麟笑着转过手机,“署名竟然还是什么‘学海无涯’,你是四五十岁实验室老大爷嘛?让我看看你的签名……我靠竟然是‘科学创未来,勤奋出真知’。”
  爱德华伸手就要送麟的手机进硫酸池,然而比自己小几个月的对方机智地利用了比自己高半个头的身高迅速伸直了手臂,晃眼间对方的肾6就已经升到在爱德的眼中和吊灯齐平的高度了。
  “而且还是这么落伍的BBS网站,拜托现在还有谁在这种地方发求助帖啊?”
  “那在哪里?”
  “X博咯。别跟我说你没有,我不是给你建过账号了吗?”
  “我又没什么粉丝,还不如BBS勒。”
  “……你也不看看自己成天发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中微子在飞行过程中的转变现象’,特么竟然还有配图。”
  对方是越说越有理了。爱德华怒不可遏又无力发作,只得将马克杯里的咖啡一饮而尽,喘口气再投入而战。但实话实说,自从那件事之后,他已经两天没好好睡了,眼下身心疲惫根本没精力跟对面那个天天沐浴在爱河中容光焕发的家伙撕逼。
  说到沐浴爱河,爱德就怒上心头,一切都特么是因为眼前这个傻逼引起的。两年前刚敲定在西雅图实验室工作那会儿,身为穷逼的他和这个同样是穷逼的东方少年在合租启示前相遇了。尽管对方的一脸傻笑看着就不像好人、背景还扑朔迷离疑似离家出走,但介于对方智商高于世间98%的人群以至于勉强和自己算是有话可说,再外加煮饭好吃、煮饭好吃和煮饭好吃三个优点,爱德还是和他成为了室友、并在后来发展成了普世价值观里最接近“朋友”这一定义的关系。这一神展开让几乎所有知道爱德华为人的人都感到日了狗了,尤其当自己身在巴黎读医学的弟弟通过电话得知自己的哥哥竟然交了朋友时,阿尔内心炸成的烟花简直隔着大西洋都感受得到。
  “中国人都是好人。”阿尔冯斯沉痛地说。
  可就在半年前,阿尔的脸就被打得啪啪响,事实证明再好的朋友也就不过如此。一年半以来爱德华扪心自问做得其实不错,他和麟白天一起在实验室里合作算是默契,晚上彼此各自工作娱乐的空间也都拿捏得当,双休日甚至会一起出去吃个饭什么的,总之除了联机玩口X妖怪对战时互骂对方是傻逼外,基本没有什么交往不愉快的地方。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错过了什么,反正等他某天回过神,就发现自己人生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已经忘恩负义地拍拍屁股跑人了、还厚着脸皮把野男人带到了家里。
  那么说大概有点歧义,真实情况其实是爱德某天和教授开会晚了回到家,推开门正撞上麟正靠在墙上仰着脖子和人接吻的画面。
  爱德华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打开方式出错了。
  然而当事人对于那么没羞没臊的事情处理得跟没事人似的,和爱德听说的中华人民含蓄委婉的感情抒发方式完全不符,因为麟随后很快从里面打开门,很亲切地跟呆若木鸡的爱德打了招呼,然后当着爱德的面和那个野男人告了别。随后,他毫无膈应亦全无预兆地跟爱德说自己要搬出去住。没错,完全没给爱德华消化那么多信息量的时间。
  “去哪儿……”
  “古利德家啊。”麟一脸自然,爱德觉得自己和对方两个人之间至少有一个人脑子有问题。
  “为什么……”
  “住男友家需要什么理由嘛?”
  “这也太突然了吧!!”爱德发作地站起身。
  “额,还好吧,我们已经交往半年了啊。”
  爱德华向后仰着直挺挺地倒在沙发上。
  自己的室友兼同事兼基友和不知道哪里来的家伙交往了半年而且已经发展到同居的地步了,而他特么居然一点都不知情。爱德华对这件事的深刻挫败之心简直天地可鉴,板着张脸整整三天不想跟任何人说话的样子让不知道他情商有多低的人都以为他失恋了。在爱德看来,对方那副理所当然的作态简直可耻,那行为根本就是重色轻友、为了男人就把自己给抛弃了。最让人生气的是,他周围人在这件事情上没一个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在老家汽修店打工的青梅竹马甚至还为此教育了自己一番。
  “已经交往半年了感情又很好,同居有什么不对啊!”
  “拜托我们可是平摊了那么久房租诶,突然就那么跟一个不认识的家伙……”
  “对啊对啊,人家也要为钱考虑啊!他不是一直想攒钱回国嘛?和男友住一起还能省下一大笔钱,是我我也那么干咯。至于认识不认识之类的纠结,你是女初中生吗?”
  “其实也算认识吧……”爱德回想起来,自己跟古利德之前其实是打过照面的。当时对方正和一个小混混打架,被路过的自己和麟拉开来还报了警。对方事后蹲在局子里青着眼角怒视着自己和麟的模样让他一度以为会被打击报复。万万没想到会演变成现在这个局面。
  “认识你还纠结个鬼!”少女的嘴是越来越毒了。
  “他可是把我抛下了诶!我身为他的朋友居然一点都不知情!”
  “那是你自己敏感度太低了好嘛!说到底,你还是嫉妒吧!好朋友有了交往对象这种事。”
  “温莉你到底是不是我的青梅竹马啊!”
  “那爱德你有本事也去交个男票咯!”金发少女叉着腰说。
  说得好,我选择狗带。爱德想。
  事先要向观众老爷们说明的是,尽管爱德情商、尤其是是恋爱方面的情商低得惊天地泣鬼神,但他在生理方面绝对是个能吃能睡能撸的正常男性。在麟还没和野男人勾搭上的那会,他俩还曾有过gay蜜间关于男人的热烈谈话,并彼此很愉悦地嫌弃对方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麟:“比我矮的PASS,长得再好看也PASS。”)。现在回想起来古利德和麟最后演变成这样的关系也没什么太意外的,他当时就说喜欢高挑有肌肉、坏笑起来很帅气的类型。爱德想,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那你呢?”
  爱德装傻,立刻被麟隔着茶几翻山越岭拍了脑袋。
  “别想蒙混过关。”
  爱德华抿了抿嘴,别过脑袋,他知道自己脸红的样子肯定已经被对方看到了,否则对方不会笑得那么猥琐。
  “真的不知道。头脑好、谈得来……就好吧。”
  “敢不敢再含糊点?”
  可是爱德真的不知道自己喜欢的类型是什么样子,好像看得顺眼并非没有,能让他心动的却恰巧无一。实验室里开始因为爱德显眼的外表和拔群的智商而追求他的男男女女为数甚多,但大多在意识到爱德对感情过低的认知能力、对工作的高度专注度以及时刻发作的尴尬症后就打了退堂鼓。(“艾利克,隔壁新开的烤肉店好像很不错的样子,我们一起出去吃个饭吧。”“没空。对了,你那组的报告怎么还没交过来?我们这儿都等着呢。”“……”)。就爱德来说,不管是谁似乎都缺了点什么,而那缺少的部分又似乎是唯一关键的地方。麟开始笑话他眼光过高,但很快也就不再多说,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在搬出去后多交了一个月房租,并积极地站出来带爱德出去联谊。他的意思是,有的就是看不到,就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所言极是。虽然与初衷中的邂逅有所不同,但如果不是因为那次机会爱德也不会就此认识罗伊.马斯坦古,尽管就目前为止,爱德无从判断这次相逢究竟是好是坏,唯独深知自己已经深陷爱河。
  在爱德华眼中,世界上一切他够不着的事物都与珠穆朗玛峰无异,那此时此刻麟手里的珠峰顶端就正闪烁着自己几小时前发在网上的求助帖,下面署名“学海无涯”,孤零零地标注着自己第一次如此幼稚却强烈的想法。
  如何让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
  TBC
 
 
第二章 
  ====================================
  >>【求助】如何让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
  第一次有了很想接近的家伙= =
  貌似是个名声不太好的人……第一次见面就很怪,但从没有那么着迷于某个人过。
  求助。
  学海无涯 <男 17>
  ——科学创未来,勤奋出真知
  ------------------------------------------------
  1L melon_日本画制作中
  沙发!
  ------------------------------------------------
  2L 第九大街
  坐上板凳~
  LZ说是第一次,莫非是纯情少年23333
  不过对方竟然名声不好?Σ(゚д゚;)哇,虽然那么说不太好,但是名声不好总有原因,这样的家伙应该不是楼主这种纯情少年可以驾驭的哟!还是不要有太多关联吧!("▔□▔)/
  ------------------------------------------------
  3L 世界的宝石菜
  楼上未免也太武断了吧!名声这种东西谁说了算啊!
  ------------------------------------------------
  4L 禾泉依云
  第一次见面怎么个怪法??
  ------------------------------------------------
  ====================================
  那天本来应该是极为doge日的一天。爱德华的原计划完美无比,收尾组里一个等着第二天展示的项目,然后跟麟去参加附近酒吧联谊。该展示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向八方土豪募集研究资金得以维持这个穷逼云集的研究所。这种和银子息息相关的事大家自然都十分重视,因此大家伙儿为了在保全学术名声的同时照顾土豪们极为有限的智慧,忙里忙外动了不少脑子,折腾了差不多一个多月。然而就在这要紧关头,实验室里和爱德华同组的一哥们儿竟然被条子抓起来了,还在他抽屉里翻出一支灌着粉的蒸馏瓶。画面的戏剧性足以载入研究所史册,警笛警棍警犬一应俱全,引来其他小组的纷纷围观。本组愕然,虽然他们之前知道那位朋友有着把【哔——】套倒扣在试管上做压强实验的独特爱好,但万万没想到他会走到这般田地,只能说压力太大、组织缺乏关心。
  他们本来就缺人,组员各个一生悬命。现在那位哥们的离去使得剩下的同志头大无比,只能硬着头皮气都不喘地捣腾。等和麟晚上九点从实验室里摸黑出来的时候,爱德觉得自己的眼睛已经自带分析器,看到路边猫猫狗狗朝着电线杆射出的小喷泉弧度都本能地计算起微积分来。爱德华进地铁站的时候掏出手机摄像头看了看自己,面白如鬼,眼圈发黑,呆毛乱翘,这模样出来联谊真的不是在招女鬼吗?
  就在爱德心里打退堂鼓的当会儿,极为无耻的一幕诞生了。同样奄奄一息的麟接起联谊那边打来的电话,用着爱德听起来不可思议的健气嗓音回应对方立刻就到,然后摁断电话跟爱德双手合十抱歉,说要先行告退。
  “我擦!你逗我吧你!?”
  “对方都是西雅图大学的小鲜肉,辣么好的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这店了。你咬咬牙吧。”
  “屁啊!你怎么不去!”
  “我有对象了呀。”说罢,虚弱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沐浴爱河的回春笑。
  爱德已经很多年没那么想抽人了。
  事实上爱德去得相当没有意思。等他赶到酒吧已经逼近10点,在座诸位已经很难说有谁足够清醒到发现爱德的存在,各个脸色酡红、大呼小叫,高等学府绅士淑女的高雅形象荡然无存。爱德华身为一群醉汉中唯一清醒的人感到分外孤独,环顾四周也实在没看到什么值得自己忍着倦意勾搭的角儿,于是在角落喝了几杯橙汁后就没带多少挣扎地决定洗个手便先行告退。可倒霉事就是一件接着一件,就在爱德华绕了半天走廊、推开男厕门的那一刹那,强烈的即视感带着铺天盖地的脏话从昏暗的灯光下涌来。
  一对男女正在逼仄的空间里忘我地热吻。男厕昏黄的灯光下,女性背靠在一隔间的门上伸手勾住面前男性的脖子;男人背对着门口,一手浸在女性的发间,一手将对方的肩膀摁在门板上。二人头发凌乱、衣物皱褶,爱德再傻也想象得出这对狗男女几分钟前在隔间里行了怎样的龌龊之事。看样子这还是情意绵绵的事后吻。
  这个画面当场给了爱德华一万点左右的暴击。
  这是什么节奏为什么全世界人都要在他的面前秀恩爱?爱德原本就累得发白的头脑此刻混杂着微积分曲线与支离破碎的脏话,老家爱达荷话、阿尔那儿学来的法文、和从麟那儿学来的中文等多国语言一齐上阵。而且非得在公共场所public play算是什么癌症你们就那么穷嘛钟点房都开不起,开不起那我把我隔壁间租你们算了,反正那间屋原来的住户也不是什么三观纯正的好狗。
  爱德华本应该当场摔门而出,然而那女的这时候偏偏还睁开眼睛看见了自己。她一下子瞪大眼睛,随后一脸娇羞地推开将自己摁在门上的男人,红着脸就提着高跟鞋擦过爱德的肩膀飞奔出厕所,徒留几分钟前还跟自己深刻交流的炮友与不幸目睹后半程的看客于尴尬至死的绝境中。
  所以这手现在是洗还是不洗?
  此刻的画面如是:小酒馆的昏暗男厕所,黑白相间的瓷地板、水槽、镜子,站在门口目瞪口呆的爱德华,靠在隔间门上、像是还没回过神来的事后男。
  我靠我只是想洗洗手就回家睡觉了现在这算个什么事儿啊,爱德腹诽。但是转念一想,爱德突然觉得自己一肚子的纠结并没有多少意义。说白了人家是小情侣,虽然选择地点比较重口,但是亲热亲热也没什么说不过去,再说了公共场所play啥的他自己想想其实也有点小眼红……重点是这跟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要害羞也不轮到他。想怎样自己进去快点解决了出来便是,他一个旁观者尴尬个鬼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