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苍红/政幸] Party Talk(战国BASARA同人)——Lunar Surface

时间:2019-08-03 10:57:04  作者:Lunar Surface

   《(战国BASARA同人)[苍红政幸] PartyTalk》作者:Lunar Surface

 
 
第一章 
  晴空万里。
  “Ha!真是好天气!”身着便服的伊达政宗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片仓小十郎不为所动地蹲在他心爱的菜地边侍弄着:“政宗大人,放在您案上的文书您都批阅完了吗?”
  “……”
  伊达政宗木然地望着天空沉默了片刻,再次开口:“小十郎,我来帮你怎么样?看我飞速地把你的菜地搞定,all right?”
  “不必了政宗大人,感谢您的好意。”片仓小十郎边摘下自己的农用手套,边站起来转身面向伊达政宗,“政宗大人,您是有什么差事需要吩咐我小十郎去做吗?”
  “Let's party!!”
  ——真田幸村看着信笺上的异国语言怔愣了片刻,回信的毛笔提起又放下。
  坐在真田幸村屋外廊檐下的猿飞佐助正拾掇着自己的忍具,想着要不要趁今天天气好全都拿到太阳底下晒晒,忽然听到一声急切的呼唤。
  “佐助——!”
  猿飞佐助走进居室,看到真田幸村正捏着一张信笺跪坐在几案前的蒲团上。
  又是奥州那位吗?猿飞佐助表情有些纠结地搔了搔脸颊:“怎么啦真田老大?”
  真田幸村拧过身来一脸肃穆地望向猿飞佐助:“最近我们武田军有可能遭遇伊达军吗?”
  猿飞佐助看真田幸村表情严肃以为军情有变,于是认真回道:“根据忍队的侦查,现在刚开春,各地仍处于休整期,动作不至于那么快。”
  “唔……那政宗殿下这是什么意思……”真田幸村沉吟一阵,最终还是放弃地扬起手,“佐助!”
  猿飞佐助看着脸前信笺上的“Let's party!!”有些无语地笑了笑:“如果不是说你们对决的事的话,那就只是单纯的宴会吧。”
  “噢噢!”真田幸村恍然大悟般表情顿时舒展,马上又拧过身去写起了回信。
  猿飞佐助不小心瞄到真田幸村根本无意遮挡的回信——除了称呼落款,内容同样只有一句话——不禁在心里叹气:这两人通信频繁到相当于即时对话的程度,估计根本没有考虑过信使的感受。不过我们家的真田老大对书信攻势完全没有自觉,总觉得龙的老大也是自讨没趣。
  “哼、还是一样这么没情调啊,那家伙的回信。”伊达政宗对着面前简洁直白的回信内容——敬语形式的因何何时何地——一脸不满的情绪。
  一旁的片仓小十郎“咳”地一声清了下嗓子,正色道:“政宗大人,您上次说的事是认真的吗?”
  “Ah?我曾有过哪一个决定是开玩笑的吗小十郎?”伊达政宗语气有些不快地反问道。
  “不,属下失礼了。如果是您考虑清楚的决定属下必当照办。”片仓小十郎并未因为伊达政宗的不快而退怯,仍旧不卑不亢地说道。
  伊达政宗自然听得出对方的言外之意:“No worry,小十郎。只不过是请几个相熟的人小聚,我相信既然愿意来,就没有人会想要在宴席上扫兴。”
  “是,政宗大人。”
  “咳、那个……”伊达政宗一手虚握成拳挡在嘴前,目光游移着说道,“真田幸村的事只是顺便,不必大张旗鼓。”
  看到伊达政宗欲盖弥彰的态度,片仓小十郎认为事实上正相反才对。
  “……政宗大人,记得要先完成政务才能彻底玩——咳、休息。”
  “这个我当然知道!”
  > > > > > > > >
  前田庆次再爽朗的笑容在满脸阴沉的毛利元就面前也维持不下去,连肩上的梦吉都怕得跳起来躲到了他的后脑勺。
  前田庆次忍不住把长曾我部元亲拉到一旁:“元亲,你是怎么把毛利小哥拉来的啊?我看他满脸不情愿……”虽然肯定不会是强迫,毕竟没人强迫得了自尊心比天高的毛利元就。
  “愿赌服输!”长曾我部元亲呲牙一笑,倒是与毛利元就正相反的好心情。
  前田庆次忍不住好奇道:“你们打的什么赌?”
  长曾我部元亲扭脸瞥了一眼后方的毛利元就,正好撞上对方正狠狠盯着自己的视线:“不能说。万一被毛利知道他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啊、还要加上我。”
  前田庆次也感受到了来自毛利元就视线的压迫感,梦吉也抱着他的脖子瑟瑟发抖,于是干笑道:“啊哈哈。那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啊。”虽说我如果真的想知道也不是没有办法,不过同为受邀作客的身份,还是安分点儿吧——长曾我部元亲应该庆幸前田庆次姑且还存有这样的觉悟。
  另一边,负责安排来客食宿的片仓小十郎有条不紊地指挥着侍从和膳房的工作,而伊达政宗正在广间与德川家康寒暄。
  德川家康平日里总是正气凛然的脸上此刻挂着亲和的微笑:“收到你的邀请时还觉得挺突然的,一下子就说要招待我来奥州做客。”
  伊达政宗耸耸肩:“Not a sudden.毕竟曾为了同一个目标并肩作战过。趁着还来得及欣赏奥州的雪景,想办一次难得的party大家一起享受一番。”
  德川家川站起身,拉开障子门向庭院看去,持续下到今天早上才停的奥州大雪将原本修饰精致的院落覆盖得只剩一片单纯洁白的景象,负责维护庭院的下人正在将小径上的雪清扫到两边,乌黑的石板路面随着下人的脚步渐渐延伸着。德川家康眨了下眼睛,恰好廊檐上的积雪也像是忍耐不住似的簌簌落下一些,他不禁微笑起来,呼出一口气——这样宁静温馨的景色……
  “三成他……果然还是拒绝了吗?”
  听出德川家康略有些遗憾的语气,伊达政宗看了看对方的背影:“是啊。哼、难得我也把他算作battle companion……要是真的来了也不好办吧。不会打起来吧?”
  德川家康转过身神情有些复杂地笑道:“如果打一架矛盾就能解决倒还简单了。”
  伊达政宗没有再说话,只是用手指摩挲着握在手中的茶碗边缘若有所思。
  “有时候我会羡慕你和真田幸村那样的羁绊——互相认定对方是自己命定的对手。一心一意地。”德川家康有意转换话题,口气变得轻快起来。
  伊达政宗对此羡慕倒是有些不能苟同的怨气:“Ah?所以你希望有个人每次一见你就高喊着‘一决高下’杀过来吗?”
  德川家康大笑起来:“哈哈哈,那样也不错啊,永远都不会觉得无聊。”
  伊达政宗放下茶碗,垂下眼睑:“总有一天会感到无聊的。”
  ——当你想要更多的时候。
  “说起来,真田他还没到吗?”
  “啊。那家伙……慢死了!”
  不知不觉间,雪,又开始下了。
  > > > > > > > >
  前田庆次第三次跑去问伊达政宗“独眼龙幸村怎么还没来”的时候,真田幸村正坐在伊达政宗面前,猿飞佐助坐在他的侧后方。更重要的是——
  伊达政宗和猿飞佐助之间完全一副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态势,而真田幸村则完全一副状况外的样子。
  果然,刚才闯进来的那一刻,那两人似乎同时想要有所动作不是自己看错了啊。
  真田幸村听到前田庆次的声音,立刻回过头来主动打招呼:“久疏问候,庆次殿下!啊、还有梦吉殿下!”
  “喔、幸村,好久不见!”前田庆次高兴地回道,肩上的梦吉也“吱吱”地叫着,“梦吉也很开心再见到你。”
  还想多聊两句的真田幸村此时才注意到猿飞佐助单膝跪地——似乎时刻准备来个“忍者弹射”:“佐助你这是什么姿势?”
  “啊、不自觉地就……”猿飞佐助重新坐好,“毕竟龙的老大向来出手很快。”
  伊达政宗发出了非常不爽的一声“嘁!”。本来是不想让真田幸村带那个忍者一起来的,但真田忍队的队长毕竟相当于近侍,再不谨慎的将领也不可能不带自己的近侍出门吧,想想有些强人所难就作罢了,结果果然碍事!
  “出手?政宗殿下要对什么出手?”真田幸村还是没有明白怎么回事。
  “啊、真田老大不用知道这个也可以。”猿飞佐助笑着想蒙混过去。
  伊达政宗一掌拍在案上:“Shit!你这个可恶的忍者少多管闲事!”
  猿飞佐助一掌拍在地面上:“我家真田老大的事怎么会是闲事!”
  真田幸村在两人之间神色慌张:“政宗殿下,佐助,你们俩为什么又突然吵起来了?”
  ——这三个人难道每次见面都是这种状态吗?
  前田庆次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明白。
  “政宗殿下!”
  最终真田幸村提起声音喊了一句,才让伊达政宗猛地停止了与猿飞佐助的争吵。
  “在下失礼了,”真田幸村低下头对喝止伊达政宗的行为表示歉意,束在脑后的马尾随着他的动作滑落肩上,接着他开口道:“在下北上的一路上看到了许多美景,也接受了一些来自素不相识的人们的善意,越往北在下越深感奥州在政宗殿下的治理下维持着安定繁荣的氛围,这让在下发觉自己还有许多地方需要向政宗殿下学习,因此在下十分高兴能够受到政宗殿下的邀请前来……一路上,都期盼着能早日见到政宗殿下,可是——”
  “别说了,”伊达政宗打断真田幸村的话,同时别过脸去,似乎不想让真田幸村看到自己的表情,“我是东道主,是我失态了。一路上辛苦了,你跟忍者先去休息一下吧,宴会午后开始,到时候再过来也可以。”
  “真田老大,抱歉。”猿飞佐助也为自己没有顾及真田幸村的感受有些自责。
  “别在意,佐助。”真田幸村对着猿飞佐助笑了笑,又看向仍旧别着脸没有看过来的伊达政宗——对方的侧脸被黑发遮挡着,“政宗殿下……”
  “去吧。”伊达政宗没有让对方继续说下去。他左手扶在脸侧,胳膊拄在膝上,直到真田幸村离开房间前的最后一刻也没有转过脸来。
  终于只剩两人之后,一直作壁上观的前田庆次才开口:“独眼龙,你能不要再笑了吗?”
  “Shut up.”
  “好恶心。”
  “Get out!”
  “幸村他……因为太过单纯,反而很直接呢。”
  “……哼。”
  前田庆次看着伊达政宗抑制不住地抿起嘴角,仿佛被感染般也愉快起来。
  奥州的春天……已经提前来了啊。
  > > > > > > > >
  “Are you ready, gentlemen? Let's party!!”
  在伊达政宗发表希望所有来客不拘身份暂抛立场的开场致辞之后,宴席正式开始了。
  这次的宴会邀请了一些伊达政宗认为可以一聚的领主大名——请帖也送到了上杉谦信和武田信玄的手中,但是上杉谦信喜静于是感谢邀请的同时婉拒了,而暗自打算隐退的武田信玄说着“你们同龄人乐得去吧多观察多向其他人学习啊幸村”,让“甲斐幼虎”同时以个人身份以及代表甲斐的身份前来参加。至于说到真田幸村以个人身份受邀,那是因为本次宴会也请了一些诸如真田幸村这样广受认可的将领,像是“战国最强”本多忠胜虽是随同德川家康前来,但确实是受到正式邀请的——没有人不敬佩这样一位武力与德行兼备的武将。
  就算有伊达政宗“Take it easy~”的开场辞在前,刚开席气氛多少还是有些拘谨,不过好在这种拘谨也在宾客们邻座间相互轻松的寒暄中渐渐消弭。
  一会儿再来点dance助助兴氛围就会热起来了。伊达政宗握着酒盏抿了一口酒,装作不经意地抬眼看向真田幸村的方向。
  虽说是“不拘身份”,但这也仅指所有人共同享受宴会乐趣的权利,正如宾客们都身着便于分辨身份、绣有自家家纹的纹付和服,各人的坐席也是按照身份安排的,像是德川家康坐在伊达政宗的下首,而长曾我部元亲、毛利元就和真田幸村依次位列本多忠胜的下首一样。猿飞佐助则是一开始就跟片仓小十郎打了招呼,请对方尽量把他放在离真田幸村最近的地方——虽然最后不得不跟片仓小十郎作伴。倒是前田庆次,给他安排的座位不好好坐,趁着宴席气氛愈渐轻松,他又百无禁忌,不一会儿就转移阵地到了真田幸村身边。
  真田幸村人本正直,向来钦佩敬重忠勇的将士;同时又十分自谦,在这种名士聚集的场合,一改在战场上活跃热血的姿态,变得低调稳重不少,见人都是主动打招呼,态度不卑不亢,即便遇上毛利元就那样不冷不热的回复,也维持应尽的礼节,确实有着代表甲斐的自觉。
  伊达政宗看过去的时候,正巧不知道坐在真田幸村身旁的前田庆次说了句什么,真田幸村有些失措地红了脸,失态地抓起酒盏眼一挤吞下一大口清酒,一旁的前田庆次立刻大笑起来,真田幸村露出有些苦恼的表情看向对方。
  什么啊。这不是挺乐在其中的嘛。看到这一幕的伊达政宗正觉得有些索然无味时,真田幸村仿佛察觉到什么一样突然看了过来,于是伊达政宗迎着对方的视线勾唇一笑,真田幸村顿时有些愣神。看着真田幸村懵懂的表情,伊达政宗油然而生一种“俏眉眼做给瞎子看”的无力感。此时正好一侧的德川家康开口搭话,伊达政宗也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Tbc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