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训导法则(玄幻灵异)——凉蝉

时间:2019-08-02 08:43:33  作者:凉蝉

   《训导法则》作者:凉蝉

  文案:
  大学教师沈春澜初入职场,很快收到班上学生的一枚直球。
  饶星海:沈劳斯,我喜欢你,我要追你。
  沈春澜:四级过了吗?没过不要和我嗦话。
  但班上的麻烦人物远不止这一位。沈春澜每天都在“年轻人真可爱”和“年轻人真麻烦”之间来回挣扎,辞职信写了又删。
  饶星海:我最乖了。
  沈春澜:你闭嘴吧!
  ---
  “训导:①教育,教导;
  ②新希望尖端管理学院的特殊教学制度,以矫正学生不合理信念、偏激思想和错误行为为目的,以工作实践、思想沟通为手段,是特殊人类教育学及心理学的重要实践方式。”
  (《现代汉语词典(2018年通用版)》)
  -----
  1.年下,哨兵攻x向导受,以多种特殊人类及普通人类共存的架空社会为背景;
  2.“哨兵”“向导”指文中设定的某一种特殊人类,并非现在意义上的哨兵及向导;二者都拥有一个动物形态的精神体。
  3.本文为胡说八道系列故事之一,前置故事有《逆向旅行》及《非正常海域》,但本文剧情独立,不看前面两文并不影响(但还是热情邀请大家去看哦!)
  4.一句话:这是可爱的人们跌跌撞撞奔赴幸福的故事。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异能 都市异闻
  搜索关键字:主角:饶星海,沈春澜 ┃ 配角:特殊or普通的各色围观群众 ┃ 其它:年下
 
 
第1章 我、很、麻、烦
  沈春澜总会在闹钟鸣响前的半小时醒来。
  这半小时对他来说是特别的,仿佛游离于每日二十四小时之外的片刻清明。
  他有时候发呆,想想昨天没看完的书或电视剧,有时候则认真回忆某场愉快的情事。
  不过大多数时候,他脑子里什么都没装。北京天亮得早,六点是一个暧昧不清的时辰,半明半昧的天跟他整个人一样不清醒,稀里糊涂地酝酿着毫无意外的一日。
  不过这一天的沈春澜在自然醒之后,捏着手机思考了十分钟。
  十分钟后,他注销了自己在同志社交软件上的用户账号,卸载了APP。
  他还冲镜中的自己默念:当个正经人,黑历史先删一删。打量着自己,他皱起眉头又舒展,竭力要在亲切和严肃之间找到一个满意的平衡点。
  镜中的青年有一张温和的脸,但眉毛压得有点儿低,让他看起来仿佛长久的不开心。长久不开心的人往往看起来阴郁,但沈春澜不是。他只要站直了,微微仰起脸,立刻变成一位浓眉大眼的正经人。
  出门时他遇到了对面的小孩。小姑娘跟他热情打招呼:“沈老师早上好。”
  沈春澜一直怀疑这五岁的小姑娘迷恋自己。他握着她的手,又温柔又亲切:“你好。”
  小孩又问:“你也去上学吗?”
  沈春澜点头:“对。”
  “沈老师是去上班。”小孩的妈妈更正。小孩于是又问了一次:“你也去上班吗?
  沈春澜:“对呀。”
  他的好脾气和好心情一直持续到走进教育科学系的办公楼。正从信箱里取信时,曹回从学工处走出来:“沈春澜,你班上的阳得意怎么回事啊?怎么往我信箱里塞情书?”
  沈春澜一下站定了:“……你?不可能。”
  他的回答令曹回不满:“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你不可以侮辱我的外表。”
  “你的身形和年纪不符合他的标准。班会上他自我介绍,一开口就说自己喜欢身材好的帅哥,年龄上下浮动不超过三年,而且不吃窝边草。”沈春澜拿过曹回手里的卡片,“你看错了,这是教师节的贺卡,我也有。”
  曹回:“这是你第一次收到教师节贺卡吧?你咋看起来这么不爽?”
  沈春澜叹了一口气,轻声说:“好烦啊。”
  曹回:“我靠,沈春澜,你班上就12个人,全校所有新生班里人数最少的一个。其他老师都羡慕死你了,有什么可烦的?”
  沈春澜:“12个人,每个人脸上都是四个字:我、很、麻、烦。”
  曹回满脸八卦之色:“那阳得意是不是你们班上最帅的那个?”
  沈春澜把班上几个男孩的模样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不是。”
  他关上了信箱,一边看贺卡一边走向办公室。
  他从来都是个最怕麻烦的人,所有麻烦的职业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但研究生毕业后他居然当上了老师,这事实令他自己都感到惊讶。新希望尖端人才管理学院是他本科的母校,研究生读完了又跑回来当老师,他跟这儿仿佛有切割不开的缘分。
  在这个特殊人类和普通人类共存的世界里,新希望学院是一个特别的学校:它只招收特殊人类中的哨兵或向导。
  在染色体变异或受到特殊病毒感染后,普通人可能会成为俗称的“特殊人类”:地底人、半丧尸化人类、哨兵、向导、雪人、茶姥、海童、狼人……
  而在所有的特殊人类之中,占比最大的是染色体变异而形成的特殊人类:哨兵和向导。
  这是两类具有极强精神力的特殊人类的称呼,他们迥异于普通人甚至是其他特殊人类的最大特点是,他们天生拥有把自己精神世界具象化为某种动物的能力。
  他们把这个伙伴称作精神体。
  据说一个强大的哨兵或者向导,会深爱自己的精神体并且以它为傲,恨不能时时刻刻展示自己的精神体。
  沈春澜看着桌上抓起贺卡疯狂啃噬的毛团,陷入沉默。
  显然,他的精神体绝对不是“强大”那一挂的。
  他手指轻弹,毛团散做一股白色雾气,潜入他身体中。此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他应答后,有人推门而入。
  一个顶着满头白毛的脑袋钻进来。是阳得意。
  这是沈春澜在新希望里任教的第一年,带的是教育科学系特殊人类认知科学专业唯一的一个班。他是辅导员,也是任课老师。
  班上虽然只有12个学生,但阳得意显然是学生中最扎眼的那一个。新希望学院对学生的外貌和衣着没有特殊规定,学生和老师们纷纷乱七八糟地穿,学校里一片群魔乱舞的繁荣之象。即便如此,阳得意那一头白毛和左耳的一溜银环,也足以令他卓然于众人。沈春澜每次看到他就觉得眼睛疼:头发和耳环反光强烈,令他心烦。
  “沈老师,班长去开会了,让我把名单给你。”阳得意总是笑着,全无忧愁和心机,“老师今天好帅啊。”
  沈春澜端起了老师的架子:“嗯。”
  他过了一遍面前的名单,微微皱起眉头。
  根据规定,每一个哨兵和向导都必须有一位指定的监护人,这个监护人可能是父母,可能是兄弟姐妹,在婚后可能是自己的伴侣。眼前的“监护人联系方式”表格上,有一个学生空着没写。
  “饶星海怎么没写?”沈春澜问。
  阳得意正在玩手机,头也不抬:“他说他没有。”
  “……这不可能。”
  “对,周是非也说不可能。俩人说着说着就吵起来了。”
  沈春澜顿时紧张:“然后呢?”
  阳得意:“然后周是非就出门开会了。班长脾气好,不会跟饶星海一般见识的。”
  沈春澜松了一口气。阳得意看着他乐:“老师你怕啊?”
  “现在八点零五分。”沈春澜说,“八点半去礼堂听新希望学院校史,你再不走就迟了。”
  阳得意的手机传出了沈春澜十分熟悉的提示音,他的手顿了一顿。阳得意敏锐地察觉他的反应,凑过来热情地笑:“老师,我推荐你用这个软件,很方便……”
  沈春澜:“不必了,你自己玩吧。”
  这玩意儿他今早才刚刚删去。
  阳得意与他告别,转身离开。沈春澜鬼使神差地叫停了他:“你注意安全。”
  阳得意回头看他,脸上带着几分天真:“什么?”
  他脸上还残余几分稚气,还有大把苦头等着他去吃似的。
  沈春澜提醒:“在学校里也要注意安全。”
  阳得意:“学校有什么好怕的?”
  沈春澜:“学校里就全是好人?”
  阳得意笑了:“老师放心,我很懂得保护自己。”
  看着阳得意离开,沈春澜心里总有些不安。他一方面认为自己已经尽了告知义务,尽了辅导员的本份;但十八九岁的年轻人,血气方刚,一腔不怕死不知悔的莽撞,他心里头还是忐忑。更重要的是,万一整出事情来了,他肯定也会受责备。
  沈春澜看着学生名单,目光落在“饶星海”这个名字上时,又觉胸闷气短。
  第一次班会上,众人自我介绍时顺便自荐当班干部。除了周是非热情地表示自己从小到大都是班长之外,没有任何人对掌握班级权力表示兴趣。12个都是年纪相仿的人,很容易谈到一起,有人说“我是尤文图斯球迷”,有人说“我是二级运动员,打篮球的”,小教室里气氛很快变得热烈。
  就在沈春澜觉得一切顺利的时候,饶星海站了起来。
  他原本坐在最后一排,起身时前面的十一个人和沈春澜都回头朝他看去,那场面很是有趣。被众人盯着的饶星海顿了一顿,抬头时目光落在沈春澜身上。沈春澜被盯得有点儿紧张,忙冲他摆出师长的笑容。饶星海的目光没有停留很久,他跨出自己的座位走向黑板,那架势仿佛一位王步向自己的王座。
  写下自己的名字之后,饶星海把粉笔放回讲桌。
  ——“饶星海,哨兵。”
  这是饶星海说的唯一一句话,语调毫无起伏。他仍旧在众人目光中回到最后一排,坐下来后微微仰起头,眼睛再次斜瞥向沈春澜。
  周是非和阳得意率先鼓起掌,尴尬的气氛才随之有了变化。
  根本无需直觉,沈春澜立刻确认,饶星海可能是全班人中最麻烦的一个。
  但让沈春澜意外的是,最先惹上麻烦的竟然不是饶星海。
  开学第一周暂时还没有任何课程,新希望学院统一给新生安排了熟悉学院和特殊人类现状的各种讲座,沈春澜的课程安排在第二周的周三。他把“找饶星海谈谈”这件事记录在日程里,转头立刻投入手头更紧急的事务上。这一天是周五,他回到家已是十点,匆忙洗漱后立刻着手备课,查资料翻课本不亦乐乎。为了把第一节 课上得足够精彩,他愿意把一整个周末都花在备课上。
  将近十二点的时候,他手机响了。
  曹回的声音里带着复杂古怪的意味:“你在学校吗?”
  “在啊,宿舍。”沈春澜那根异常惊觉的神经忽然疯狂跳动,他立刻站起,气都喘不匀了,“出什么事了!”
  “你们班的阳得意,被保安抓起来了。”曹回说,“他和人在四教约会。”
  沈春澜长出一口气,慢慢坐下来:“哦,约会。”
  曹回:“不穿衣服那种约会。”
  沈春澜:“……”
  作者有话要说:  沈老师以前也是一个麻烦制造机。
  但这不妨碍他认为这届学生不行。
  沈老师:成年人的世界就是充满了双标啊!
 
 
第2章 掌声
  曹回说的话夸张了些许。
  巡楼的保安在熄了灯的自习室里发现两个学生时,俩人还没把衣服脱完,一切尚处于前戏阶段。
  保安对这些事情已经司空见惯,他熟门熟路地开灯,程式化地提醒两人穿好衣服,把学生证交给他。阳得意身上没带学生证,保安便通知了教育科学系学工处的负责人,曹回。
  沈春澜骑自行车从教师宿舍赶到保卫处,时长五分钟。
  在这五分钟里,沈春澜连自己被辞退之后如何找出路都想得一清二楚。
  他走进保卫处,紧张又尴尬,一张脸不红反白,灯光下愈发显得五官清晰,那不大开心的神情便浓墨重彩似的,被强调了出来。
  等他在保卫处签完了字,保卫处的人还好心提醒:“你的学生是初犯,不要太生气了。年轻人,我们都懂的,这种事情很多。”
  哨兵和向导在进入青春期之后,就有被别人诱发性反应的可能。这是一种生理本能,本身无法抑制,但它是可以被控制的:或者通过抑制剂这样的药物,或者通过个人意志。它并非不可违抗。这才是沈春澜感到愤怒的原因。
  一是阳得意犯了不该犯的错。二是这个错给他这个辅导员带来了麻烦。
  但是等阳得意从小房间里走出来,看到他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沈春澜也实在生不起气来了。
  看到辅导员就在面前,阳得意还有些尴尬,小小声地来了句“对不起”。
  沈春澜正要说话,身后又风风火火冲进来一个人。是生科院的老师,同样是领人的。
  沈春澜把阳得意带到保卫处外面,还带着暑气的风从小湖边上吹过来,阳得意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外套呢?”
  “脏了。”阳得意抓了抓耳朵,“丢了。”
  生科院的老师带着一位高大的学生走出来。那人与阳得意对视了一眼,没有吭声,低头便走了。反倒是沈春澜跟生科的老师点了点头,两人都挺不好意思。
  阳得意又抓了抓耳朵,手指拨动左耳的银环,路灯照得它们一个个都闪着光。他盯着那学生离去的背影,片刻后低头看着自己双脚。鞋带没系好,他揉揉鼻子,蹲下拨弄鞋带。
  “……是性反应没抑制好?”沈春澜尽量平和地发问。
  阳得意:“差不多吧。他今天大三,哨兵,精神体是东北虎,挺威猛的,我喜欢。他说以前也在四教里玩儿过,没被发现。我见他说得这么肯定,就答应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