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集齐九条狐尾可召唤神龙?(GL百合)——花匠先生

时间:2019-08-01 08:46:22  作者:花匠先生

   《集齐九条狐尾可召唤神龙?》作者:花匠先生

 
  文案:听说这个故事里只有三个秘密:
  一是妖怪小笼的真名;
  二是世上究竟有没有龙;
  三是最怕麻烦的女主角为何总避不过麻烦。
  温情日常向的小故事,有妖怪,有鬼魅,有善人,有恶人,有世间光怪陆离,有人心脉脉含情。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幻想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小笼,苏螭 ┃ 配角:苏虬,赵笑烨
 
 
第一章 恶作剧【一】
  盛夏炎炎,苏螭举着葫芦瓢往便利超市门口洒水祛暑的时候,店长带了个人站到她面前,邀功似的唤道:“小苏,快看!”
  苏螭抬起头,正午酷暑之下,一个身量高瘦的年轻女孩垂着手站在店长身后,炽热的阳光轰轰烈烈照在她满头银白短发上,衬得她一张脸素茫茫像块白瓷。
  店长是个矮胖圆润的中年男人,心地和善,长得却像只万年蛤蟆精,那女孩被他一衬,白鹤一样站在阳光里,她微微颔首,学着店长的口气,笑嘻嘻也唤了一句,“小苏,你好呀。”
  她的声音不高不低不轻不重,听上去就像十载故友旧地重逢,生疏之中透着亲昵。
  苏螭眯着眼上下打量这个陌生女孩,末了冷冷说道:“我不认识你。”
  “现在就认识啦,”店长歪着嘴笑道:“以后你们就是同事了,要成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哦。”
  苏螭对此并不表态,倒是视线离不开女孩白茫茫落了十年积雪似的头发。
  女孩注意到她的视线,揉了揉自己被剪得又短又乱的一头短发,笑得灿烂,“天生的!”
  那一头耀眼至极的少年白和她全身乱七八糟混搭在一起的衣服相得益彰,只可惜了一张素白姣好五官端正的鹅蛋脸。
  这女孩就像一块裹在花花绿绿破布之中的洁白玉石,只不知道,她究竟是块璞玉,还是块成了精的老石头。
  苏螭摇摇头,拎着葫芦瓢往店里走。
  关她什么事呢。
  女孩追上来,笑眯眯问道:“你怎么不问我的名字?”
  苏螭望了眼毒辣辣的日头,又看了眼女孩每时每刻都在汇聚光亮的脑袋,冷淡道:“你别在我眼前晃,眼花,头晕。”
  女孩果然不动了,她静静地站在苏螭面前,双手背在身后,脸上的笑明艳之间渗出点叫人匪夷所思的狡黠,“你还没问我名字呢。”
  苏螭皱眉,“我并不好奇。”
  总归要知道的事情,何必急于一时。
  女孩张嘴正要说话,店长浑厚的嗓门蓦地响起,“小笼,快进来!我教你整理货柜。”
  “这不是知道了。”苏螭看也不看女孩惊愕后失笑的脸,推开便利超市的玻璃门,叮铃,超市门上悬挂的贝壳风铃愉悦奏响,沿海南方城市的盛夏故事在一片晴天里清清脆脆拉开帷幕。
  “是个好兆头呢。”跟在苏螭身后进店的女孩仰头瞥了眼贝壳风铃,微微笑。
  ---
  苏螭今年二十岁,在城市繁华街区的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超市里当一个小小收银员,苏螭自己对这份工作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倒是店长对苏螭十分重视。
  在胆小怕事的店长眼里,能够在龙蛇混杂闹市区的二十四小时超市里坚持上了大半年夜班还从没出过事的苏螭无疑是个天纵奇才。
  上夜班这件事并非店长故意为难苏螭这么一个小姑娘,而是苏螭某夜代班过后发现夜班相比白班不仅清静还能增加休假福利,便义无反顾地承担了超市的大部分夜班。
  普通人对夜班唯恐避之不及,像苏螭这么趋之若鹜的前所未闻,等苏螭平平静静完成一个月的夜班,既不疲倦也不上火一张脸完好无损后,店长终于勉强放下心来。
  用店长的话来说,苏螭什么都好,唯独待人接物比顾客还要上帝,不适合从事服务行业,安排在夜班,也是不错的。
  相比苏螭的冷淡疏离,新来的员工小笼无疑填补超市客服长久以来缺失的热情与活力,她那头翘得乱七八糟的银白头发几乎成了超市的活招牌,只要她出现在超市附近,不管隔着多远,总有认识的客人大老远冲她打招呼。
  “小笼啊,你这人缘,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这天换班的时候,店长终于忍不住,拉着正在整理生活用品货柜的小笼虚心求教。
  “天生的啊。”小笼的刘海长长了,她用一截笔帽将白白的头发松垮垮夹在头顶。
  “你怎么什么都是天生的?”店长笑道。
  苏螭恰好推门进来,明明见到这两个站在进门通道里聊天的同事,却堂而皇之地当做没看见,径直路过。
  店长朝苏螭努努嘴,小声问小笼道:“小苏这性格也是天生的吗?”
  小笼笃定笑道:“是天生的。”
  “说得你见过似的。”店长不以为意,转身冲苏螭笑道:“小苏,今晚小笼和你一起值夜班。”
  “知道了。”苏螭给自己套上超市围裙,依旧没往他们这边看。
  店长解开围裙,笑道:“你们两个小女孩,半夜如果遇到可怕的事,逃跑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带上今晚的营业额,好吗?”
  小笼从货柜后探出脑袋,笑着冲店长挥挥手。
  店长推开店门离开,超市里一时只剩下苏螭和小笼两个人。
  苏螭从来不多话,这会儿也只是埋头整理收银台,对从货柜后走出来明显有话要说的小笼视若无睹。
  小笼站在收银台前,她个子高,手肘撑在台面上时,上半身必须倾倒。
  苏螭一抬眼,看见的就是小笼脑袋上的黑色笔帽。
  小笼对上她的眼,笑眯眯道:“苏螭,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你脾气一定不大好。”
  苏螭淡淡说道:“什么时候不爱说话也变成坏脾气了?”
  小笼更加弯低身,手掌撑住脸颊,上挑了一对桃花眼笑吟吟道:“不过没关系,我挺喜欢的。”
  “你喜欢不喜欢与我无关,但是有一件事我必须提醒你。”苏螭用手指轻敲收银柜,难得耐心地说道:“你偷吃的那几包卤鸡腿和辣鸡爪,并不算在员工福利内,你得自己掏腰包买单。”
  小笼惊得瞪圆了眼,“你怎么知道是我偷吃的?”
  “一天之内少掉一箱存货,还全都是鸡。”苏螭嘀咕道:“你是狐狸吗?”
  小笼摸摸鼻子不说话,门外恰在此时进来几个客人,店里一下热闹起来,小笼起身招呼客人,苏螭也不再搭理她。
  夏天入夜的时间晚,但是一入夜,城市里蛰伏了一整个白天的人倾巢而出,带出的气息几乎要再次沸腾这座临海城市。
  忙忙碌碌,等到苏螭和小笼终于清闲下来,已经到了深夜两点。
  小笼趴在收银台前,笑道:“你去睡一会儿,我帮你看着。”
  “我不困。”苏螭从抽屉里拿出一本书,从夹着书签的位置开始翻。
  小笼并没有马上离开,她笑道:“我从来没见你打过瞌睡,你精神这么好,为什么对很多事都爱理不理毫无兴趣?”
  苏螭头也不抬,淡声应道:“毫无逻辑。”
  不犯困和好管闲事,为什么必须牵扯在一起?
  小笼哈哈笑了两声,跑去小仓库拖了把折叠椅出来躺下,她高高翘起二郎腿,好整以暇,简直比吃饱打盹的熊猫还要悠闲。
  苏螭瞥了她一眼,冷冷说道:“去屋里睡。”
  “没关系,这个时候不会有客人。”小笼双臂枕在后脑勺,翘着腿准备睡觉的模样不矜持得像个粗老汉。
  苏螭不再理会她,由着她折腾。
  夜班寂静的超市里,只剩下苏螭翻书的哗哗声。
  不知过了多久,二十四小时便利超市的玻璃门忽然被人从外边推开,叮铃,盛夏深夜潜伏的热气涌进室内,和超市里的冷气无声碰撞,惊动到收银台后埋头看书的苏螭,她从书里抬起头,静静看向这一位三更半夜的来客。
  半夜会出现在便利超市的客人无非两种——午夜放纵的灵魂和无家可归的肉体,反之亦然。
  苏螭放下书,瞥了眼柜台后的监控画面,显示器上清清楚楚地显现出时间。
  午夜三点四十五分。
  来客是个身穿殷红连衣裙的女人,身材娇小,及腰的乌黑长发凌乱地披散在她耷拉微驼的肩脊上,随着她拖曳无力的走路姿势,长发晃荡,偶而擦过她苍白没有血色的脸颊,露出两瓣咬痕明显的薄薄红唇。
  女人一路脑袋低垂,黑发散乱,她看也不看收银台后的苏螭和长椅上呼呼睡觉的小笼,沉默着从柜台前摇摇晃晃路过,接着拐进后面的食物货柜。
  苏螭伸长脖子望去,正好瞧见女人拖曳的一条小腿下赤裸肮脏的后脚跟,以及后脚跟后紧跟不放的影子。
  有影子的话,那就不是鬼了吧?
  苏螭将视线转回监控画面,那个诡异万分的女人一动不动地站定在方便面货柜前,她既不挑选口味,也不转移目标,就只是怔怔地站在一人高的柜台前,像是在发呆,又像是灵魂出窍。
  收银台的小抽屉上悬着个明黄的护身符袋,里头装着一小串佛珠,是胆小谨慎的店长专门为值夜班的苏螭挂上的,据说特地请得到高僧开过光,能像杀虫剂似的防御各类妖魔鬼怪。
  苏螭想起店长每天换班时的殷殷嘱托,随手将那护身符往抽屉里塞了塞。
  长发女人站在方便面柜台前足足十分钟毫无动静,这期间,苏螭便也站在收银台后盯着监控画面一动不动。
  苏螭看得分外认真,总觉得下一秒,那个女人就要从监控显示屏里爬出来似的。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恶作剧【二】
  超市里静到落针可闻,偶尔传来小笼的一两声呓语,此外毫无动静。
  叮,电脑发出整点报时声,声音并不响,但是在这样的深夜,足以将一切沉睡的生灵惊醒。
  长发女人的身体明显颤了一下,她如梦初醒,终于将手伸向柜台,取下其中一个桶装方便面,然后继续拖曳着她□□的双脚,失魂落魄地回到收银柜台前,阴沉沉地将食物放在桌子上。
  苏螭替她结账,言语简洁利索,“客人,三块五。”
  长发女人点点头,半晌却没有动作。
  苏螭也不催她。
  “我没有钱。”女人终于开口,声音沙哑,和她的人一样有气无力,“对不起,我没有钱,但是我很饿。”
  苏螭想了想,从自己口袋里掏出零钱,放在桌子上,说道:“那边有热水,你可以去那里泡。”
  “谢谢。”长发女人点点头,捧着方便面走到超市角落,当真接了热水撒了调料包,等待面熟。
  超市的灯光打在女人身上,照亮她形单影只的背影,苏螭望了她一眼,低头将钱放进收银柜。
  便利超市沿街的玻璃窗后是一长排板桌和高脚凳,长发女人坐在其中一张凳子上,安安静静等了五分钟,这才揭开盖子,唏哩咕噜地吃起了泡面。
  整个便利超市充斥着方便面强劲有力的香味,苏螭吸了吸鼻子,微微皱眉,她转头看向长椅上躺着的小笼,手里捏了个纸团,悄悄扔向她脑袋。
  谁知小笼恰在此时转了个身,纸团落空,从椅子上弹动着落到地上。
  苏螭无语,再不打算叫醒这个没心没肺的人。
  女人吃泡面的时候很是小心,汤汁溅出一点点也要用纸巾仔细擦干净桌面,她将面底的汤汁一口不落得喝了个精光,然后舔舔嘴唇,动手将塑料碗捏扁后扔进垃圾桶,就连离开时都不忘把自己坐过的椅子摆正,这才站起身往店门口走去。
  苏螭把一切都看在眼底——看来这是一个教养良好尽量不给人添麻烦的人。
  路过收银台的时候,长发女人闷声问道:“请问这栋楼的楼顶要怎么上去?”
  苏螭心里疑惑,嘴上答道:“我不知道。”
  “哦,谢谢你的面。”长发女人往外走,蓦地又退回一步,苍白的脸上两只眼直勾勾看向苏螭,“谢谢你让我做了个饱死鬼。”
  苏螭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女人话里的意思。
  女人推门往外走的时候似是被门上的风铃吸引,她站在门下仰起脖子朝上望,苍白如纸的一张脸上露出浅淡的笑意,但是这种笑只持续了短短几秒,她马上又低下死气沉沉的脑袋,拖曳着瘦瘦的两条小腿,离开便利超市。
  苏螭看了眼玻璃门外蒙昧的天色,又看了眼监控视频上的时间,店门外的古怪女人已经拐进旁边大厦的入口,眨眼没了身影。
  苏螭想了想,将收银台锁好,转头要去叫醒小笼,谁知她刚转身,小笼那个白花花的脑袋已经伸到自己面前,下一秒,自己就被这个刚刚睡醒的女孩紧紧搂住。
  “好吓人啊啊啊苏螭我好害怕!”小笼紧抱住苏螭,声音拉得又紧又尖,刺得苏螭耳膜生疼。
  苏螭身体后仰,撑臂推开小笼的脸后,冷冷问道:“你醒了多久?”
  小笼哭丧着脸答道:“刚才就醒了。”
  苏螭说道:“你害怕的话……”
  她以为小笼是因为害怕才装睡,不想小笼立即扭过头来,一扫之前的胆怯懦弱,一脸恶作剧得逞地笑道:“她只是个人,我为什么要害怕?”
  苏螭盯着小笼,神情严肃,半晌不说话。
  小笼挠挠后脑勺,小心问道:“生气啦?我和你开玩笑的,其实我一点也不害怕!”
  苏螭冷静问道:“你怎么知道她是人?”
  普通人半夜遇到这种事,有几个能像她这么淡定?
  小笼不答反问,狡猾的像只千年老狐狸,“你不也知道吗?”
  苏螭顿时无话可说。
  应该说,普通人半夜遇到这种事,有几个是能像她们俩这么淡定的。
  “还不去追吗?”小笼敲了敲桌子,一脸置身事外的表情,却又善意提醒道:“如果现在不去把她追回来,说不定真的就要变成恶鬼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