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丧尸王的反攻之录(末世)——乐池

时间:2019-07-29 10:13:32  作者:乐池

   《丧尸王的反攻之录(末世)》作者:乐池

  文案:末世前,雨瞳性格软萌佛系,是个三好市民。成为丧尸后,她一心只想复仇虐渣,对于人渣,就该往死里虐!
  她一路练级打怪,顺便,虐渣渣成为丧尸王,打算收丧尸做小弟,可人算不如天算,曾经仰望的高冷学姐,突然找到了她。
  对白千珏来说,末世后,曾经暗戳戳放在心里的小学妹成为了她的全部。
  再次见面——
  她将她压在身下,目光微垂:“乖,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后来
  丧尸王每日扶着腰起床,红着脸哼哼唧唧……
  “比人渣更可怕的是衣冠楚楚的禽兽!”
  正经版文案:
  突如其来的末世,人类艰难求生,人性的弱点被无限放大……
  但,如果你不是人类呢?
  这是一个佛系女主成为丧尸后,复仇虐渣顺带被小姐姐拯救(撩)的故事。
  武力值MAX丧尸王(受)×衣冠禽兽异能者(攻)
  (末世升级流,有甜,有虐(微虐,不虐女主的感情戏),有沙雕,有温馨,虐渣甜宠,甜宠甜宠甜宠~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末世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主)雨瞳×白千珏 ┃ 配角:阮玉玲×慕星余 ┃ 其它:末世,丧尸,情有独钟,一见钟情,爽文,甜宠文,升级文,异能,复仇虐渣,一见钟情
 
 
第一章 白千珏
  夏日炎炎的大中午,太阳无比毒辣的照射在每一寸土地上,此时许多人都已经躲在家里吹空调,或者去一些小型饭店去蹭空调。
  但一些收入不高的人不会因为任何天气而挡住他们辛劳的脚步,在c市偏远的的村落,有一农妇还在拼命的耕田,田不大,只有一亩,但足够养活她与她的女儿。
  农妇名乔晓晓,在年轻的时候也是村里有名的小美人,不过命却不好,早在刚生出女儿不久就被丈夫抛弃,原因是女孩是个哑巴,一出生就不会叫,医生检查耳朵没有问题,想治疗需要一大把钱的,而且她的身体不好,无法再生二胎,而她的前夫是极度重男轻女的。
  直到后来,她才知道,她的前夫并不是因为重男轻女,只是单纯的把她当做生育工具。
  从此以后,乔晓晓独自抚养女儿,她父母死的早,没人告诉她要保护好自己,毕竟懵懂的年纪很容易被骗,所以才一不小心嫁了个人渣。
  好在还有一亩地,她没什么学历,所以将一切希望寄托与女儿,希望她能出息,不要像她一样,没什么文化,被人骗,被人瞧不起。
  好在,雨瞳很努力,虽然还是说不了话,但她却考上了全国最好的大学,n大,而且还是学费全免。
  乔晓晓微微原地休息了一会,随后不自觉地笑了,喃喃自语道:“生活总会好的。”
  突然,乔晓晓的眼睛被一双白净的纤手捂着,乔晓晓知道除了她女儿就没别人了,每次这么幼稚,放假回家就来这一套,打掉她的手,回身说道:“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幼稚。”
  雨瞳对着她笑了笑,用手比划道:我在妈妈这里要幼稚一辈子。
  雨瞳今年18岁,大二生,虽然不能说话,但整个人非常阳光,身高171cm,身形窈窕,眼睛大而有神,眉形笔直,鼻梁高挺,嘴唇大小适中,微微嘟着嘴,很是讨喜。
  雨瞳没有姓,因为乔晓晓既不希望跟人渣父亲姓,也不希望跟她这个没出息的妈妈姓,所以干脆起名叫雨瞳。
  乔晓晓无奈道:“好好,你呀,就是妈妈的宝,刚回来,赶紧休息一会,中饭吃了吗?”
  雨瞳摇了摇头,手指着自己比划:我来做给妈妈吃,让妈妈尝尝我的手艺。
  乔晓晓每次看见她不能说话,心里当然是难过的,但她总是强颜欢笑:“好,那妈妈就等着吃咯。”
  雨瞳点了点头,拉着她便一蹦一跳的回去了,她知道妈妈除了种田,还会去市里打些小工,或是洗碗,或是服务员,每次她想帮忙,都被严厉的拒绝,所以,她只能拼命学习,比别人努力在努力!
  家里不大,家具都很陈旧,简单的一桌两椅,狭小的厨房,一个座机,没有电视。
  乔晓晓就这么看着她忙碌,眼泪止不住的流,她不想她看见,微微转身,擦干了泪水,这些年,她已经不再年轻,虽然还有一点风韵,但她从来没想过再嫁,不为别的,只为女儿,只为一口气。
  雨瞳将菜肴端上桌,简单的西红柿炒蛋与一道排骨汤,雨瞳敲了敲桌,示意可以吃饭了。
  乔晓晓转过身,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忍不住地点头:“好,我女儿真棒,没想到手艺也这么好。”
  雨瞳看着妈妈吃的这么开心,她也开心,一直往她碗里夹菜,左手比划:妈妈你都廋了,多吃一点,我心疼。
  乔晓晓放下筷子,摸了摸肚子,笑道:“你个傻孩子,瘦什么瘦,你看看,我这里都已经肚皮起三折了,还瘦?”
  雨瞳才不管这些,一直夹,乔晓晓赶紧阻拦道:“唉,唉,别夹了,碗里放不下了,我也吃不完啊,一起吃,一起吃,放心,妈妈一定都吃光。”
  雨瞳看了看,的确满了,只能自己夹着吃,二人安静的吃着饭,这次的节假日,她只能呆几天就得回去上学,所以都很珍惜这一刻。
  ……
  几天后,雨瞳最终还是踏上了上学的路,走之前,妈妈给她塞了一堆特产小吃,叹了口气,她还有两年就能毕业了,等毕业,找个好一点的工作,给妈妈减轻负担,不过,她是哑巴,不知道会不会有公司要她!
  由于n大远离热闹的市区,这里绿树成荫,景色优美,环境非常幽静,节假日的结束,一群人都陆陆续续的回到了这里。
  n大是白家的产业,也是最小的产业,来这里读书的无一不是贵族子弟,当然,光是有钱也不一定能进来,还得有权,这些子弟来这里也只是锻炼,好回去继承家产,可是n大分数极高,这些不学无数的人又怎么能维持n大的名声?
  那就是靠那些真学实才的贫穷子弟了,他们以级高的天赋才能考进这里,无一不是天才,其中就有雨瞳。
  雨瞳也算n大的名人,不仅仅是因为长的好看,更多的是因为她是哑巴,可是却非常努力,很阳光开朗,很多男生都喜欢她。
  雨瞳背着一大包小吃回到了宿舍,宿舍是四人间,空空的,舍友显然都还没回来,将包扔在椅子上,人直接倒在了床上,坐了几个小时的车,她有些累,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舍友慕星余将她摇醒,笑道:“猪,赶紧起床,姐带你吃好吃的,别睡了。”
  雨瞳双眼惺忪,缓缓起床,整个人有些呆,显然还没缓过神,阮玉玲显然知道她,将准备好的热毛巾敷在她脸上:“醒了?”
  雨瞳拿下毛巾,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郭汝宣看不惯道:“还真拿自己当皇太后啊,我一个富家女都没你这么娇气,啧。”
  阮玉玲瞪了她一眼,冷声道:“到底是谁娇气我们心知肚明。”
  郭汝宣冷哼一声,自己出门去了,关门的时候“碰”的一声,恨不得把门给甩碎。
  雨瞳用右手敬礼,右手时指,中指,无名指,握住,象是六的手势,小姆指指向自:对不起。
  慕星余摇了摇头:“不关你的事,她那人,别理她,就一个被惯坏的熊孩子,以为世界都得跟着她转,走,吃饭去。”
  慕星余拉着她往外走,阮玉玲很细心的关紧房门,随后跟着。
  n大夜晚的天空有些寂静,这几天的天气也是越来越热,连夜晚都不在凉快,很是奇怪,雨瞳被慕星余拉着,边走边抬头看着天空,连一颗星星也看不到,难道要下雨了?
  阮玉玲拍了拍她:“小心点,专心走路,别东张西望的。”
  雨瞳朝她吐了吐舌头,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知道了,我不傻。
  几人是在摊子上吃的烧烤,只有慕星余喝了一点啤酒,不过酒量显然不太好,没一会整个人就开始胡言乱语:“你们说说,那个郭什么的是个什么东西,平时拿什么东西也不问问人就直接拿,一点家教都没有,你们说说,恩,她是不是很讨厌。”
  雨瞳无奈的一直拍着她的后背安抚,阮玉玲就在一边不停劝,说的嘴巴都干了。
  阮玉玲人如其名,整个人就是一个软妹子,不过那是她的外表,其实最彪悍的就是她,慕星余就一傻大个,人有一米九的高度,人也不能说傻,就是单纯,特别喜欢打篮球,力气也很大,为人很仗义。
  自从雨瞳来到n大,就多亏了她们两人的照顾,二人家境小康,有房有车,但对她是一点脾气都没有,她一直很庆幸,有这么两个好朋友。
  雨瞳拍了拍阮玉玲,示意她回去,她点了点头道:“一人夹一边,夹回去。”
  阮玉玲付了钱,二人便夹起慕星余回了宿舍,郭汝宣现在都没回来,估计是又不回来了。
  阮玉玲带着慕星余去了浴室,回头看了看雨瞳,问道:“不帮忙?”
  雨瞳摇了摇头,双手抬起,微微弯腰,掌心对着她,示意:你去就好,我不去。
  阮玉玲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实话,她只有一米六五,带着一米九的傻大个真的很吃力,奈何雨瞳害羞,肯定不会帮忙了。
  雨瞳在外面一边看书一边等,她吃了太多烧烤,有些口渴,看了看水壶,没水,浴室又被霸占,无奈,只能去楼下的公共场地接水。
  雨瞳拿着两水壶,独自一人下楼,n大的保安设施也很好,经常有保安巡逻,尤其是女生宿舍,所以她并不担心一个女生三更半夜的在空无一人的校园里走动。
  来到水池边,拧开水龙头,将两瓶水壶装满水,拎起来有些沉,早知道带一壶就好,要不,倒了?
  太沉,算了,还是倒掉一点点,抬起手,想将水壶放在池台上,可是由于有些沉重,没有抬的太高,水壶底部碰到的台子边,一个脱手,瞬间往下掉。
  “小心”,一声悦耳的女声在耳边响起,不过z文说的有些不太标准,水壶被她接住,没有打破,一只手无意间触碰到雨瞳的手指。
  雨瞳抬头看去,不由得有些怔住,浅蓝色的瞳孔里像是映着月光,清冷剔透,个子比自己高了些许,黑色的长发及腰,笔直的眉宇微皱,混血的五官凹凸分明,高挺的鼻梁,小巧的鼻尖,粉嫩的唇瓣抿着,皮肤白皙细腻,在月光的照射下有种朦胧美,令人心跳加速,摄人心魄,如同绽放的蔷薇花,华丽而魅惑。
  白千珏看着她,眼眸有些深不见底,将水壶放好,眼睛一直在打量雨瞳。
  说实话,这样的眼神,感觉有点怪怪的,这人她也认识,n大的风云人物白千珏,是白家的继承人,
  她的母亲是m国的大财阁cynthia(辛西亚),也是m国总统的女儿,名副其实的公主,人称西亚夫人,父亲是z国人白月辉,是白家现任当家,而她的爷爷白孜炎曾经是上将,虽然已经退役,但其手中的资源与追随者还在。
  虽然白家还有一个儿子白千盱,但白家儿子对于经商豪不感兴趣,一心想当兵,现在在军队中也混到了少尉,据说还是个实足的妹控!
  雨瞳看她一直不说话,只好一手伸出拇指,弯曲两下打破沉默,表示感谢,虽然不知道她能不能看懂,但是谢谢的手语大多数人还是能看懂,毕竟不像她的二位室友,特地去学了手语。
  白千珏见状,点了点头:“不用客气,我帮你吧!”
  雨瞳立马摇了摇手,表示不需要,白千珏却坚持,依旧自顾自的拿起水壶,用蹩脚的中文说道:“快点吧,天很晚了。”
  没办法,雨瞳只能弯了弯腰,再次表示感谢,一路上,白千珏沉默不语,弄的自己是有一点尴尬,只好试着指了指天,再指了指她,然后指了指地,就是想问问这么晚了,她又怎么会在这里?
  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估计她看不懂,没关系,只要说话就好。
  白千珏却点了点头,抿了抿唇道:“睡不着,随便逛逛。”
 
 
第二章 奇怪的梦
  雨瞳没想到对方尽然看懂了,连她的室友都不一定能看懂,这才仔细的打量眼前的女孩,玲珑有致的身躯,身上有一种无形的气质,怎么形容呢?就是很像她是老板,而自己就是犯了错的员工,很有压迫感,不能靠近。
  在看了看她脸色,有些红润,眼神一直往旁边瞥,这下感觉更奇怪了,一个这么有气场的人看起来似乎有些紧张?为什么?自己都还没紧张呢!
  白千珏显然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回头,吓的雨瞳差点把水壶给丢了,她犹豫了一会说道:“我叫白千珏,我能和你交个朋友吗?”
  哦,原来是想和我交朋友,还以为什么呢!雨瞳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水壶,双手伸拇指互碰几下:友谊,朋友。
  白千珏见状,对着自己勾了勾唇,这样含蓄的笑容感觉特别好看,当然,人也是自己见过中最好看的,她随后拿起了自己放在地上的水壶说道:“朋友,走吧!”
  白千珏说完便率先往女生宿舍跑,看的雨瞳有些无奈,只能紧跟在后面,没想到,对方提了两个这么沉的水壶都这么能跑,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回到了宿舍,开了门,两位舍友显然都已经洗漱好了,傻大个已经换了睡衣躺在床上不省人事。
  而软妹子还有点气喘,显然是刚刚才搞定傻大个,双手叉腰口中还破口大骂:“傻大个,以后你在喝酒老娘一定把你丢在马路上!”
  阮玉玲听到门口动静,回头才刚说了句:“你回……”
  而后眼睛突然瞪的老大,看着白千珏尖叫一声:“白千珏,偶像,哇……”
  是的,白千珏的相貌是男女通杀,其崇拜者无数,其中就包括软妹子。
  “偶像,来,您坐,水壶给我吧。”阮玉玲上前,有些激动,哆哆嗦嗦的接过水壶,期待的看着她。
  白千珏已经见怪不怪,皱了皱眉,显然是不太喜欢被人靠近,看起来有点老干部,她摆了摆手道:“不了,现在已经很晚了。”
  阮玉玲显然有些失望,无精打采道:“的确很晚了,那偶像路上要小心啊。”
  白千珏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雨瞳便离开了,阮玉玲走到门口依依不舍的一直目送她离去。
  白千珏自然不会跟她们一样住女生宿舍,而是住在n大给那些权贵特意安排的贵宾宿舍,哪里都是单人宿舍,安保也非常严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