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朕靠美色治理江山(古代架空)——入眠酒

时间:2019-07-23 11:07:34  作者:入眠酒

   《朕靠美色治理江山》作者:入眠酒

 
  文案:雷点避让!!! 第一人称论坛体!!!
  (省略号可以自由的发挥想象,或者cp论坛见全文,或者wb自取:搜索美色)
  np总受(很不像np的np,很素,零星一点车零件)
  “你的每一句好巧 都是我夜不能寐的解药。”
  轮椅骨科/装柔弱杀手/敌国将军
  过程1v3,结局1v1,买定离手,最后有可能赔的血本无归。
    作品标签:古代架空,宫廷斗争,虐恋,论坛体,HE。
 
 
第1章 太子死了
  1.我是九州八大国隔壁小国的皇帝,从小太傅和父皇就教导我,为了国家要鞠躬尽瘁
  我深深的把这四个字刻在心里,现下国不泰民不安,隔壁八大国各个对朕的国土虎视眈眈。所以当隔壁八大国之一的大宗派使者来的时候,朕就决定身先士卒,亲自上阵。
  2.其实最早诏书拟定的太子并不是我,毕竟模样我刚出生时,要不是胯下那拇指大的玩意儿,奶娘差点儿把我当成公主。父皇也不太喜欢我,说我模样太过软媚,丝毫没有威严的皇家之气。
  我穿着皓色的锦袍偏着脑袋看了看我上面的四个哥哥,大小眼的太子,脸上皱纹像沟壑一般深的二哥,小腿比大腿还要粗上一截的三哥,还有那个一双丹凤眼天天笑眯眯的四哥。虽然四哥成天笑眯眯的,但我其他的兄弟姐妹都怕他的很,说他心思缜密手段毒辣。
  但我不会怕比我还矮上一大截的男人,更何况他还坐着轮椅呢。
  3.太子和二哥三哥总是欺负我,我在父皇面前也不敢哭,只能在晚上偷偷跑到御花园哭鼻子。有一次我闷着脑袋跑的太快,一下子把四哥放在湖边的轮椅给撞了下去,我以为我四哥也被我搞下去了,憋着气一股脑就跳了下去。我在下面寻了半天也没见人,最后浮出水面的时候,发现我那单薄柔弱的四哥正坐在石凳上冲着我笑。
  月光洒在他身上,衬得越发他风姿绰约,尤其是那双狐狸一般的眼,看的让人心直发痒。
  “你在做什么?”四哥笑着问我。
  “我在寻你。”
  “在湖里寻我?”
  我干巴巴的点了点头,双手撑着地面从湖里爬了出来,湿溻溻的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坐在石凳上的四哥冲我招了招手,许是月色太美,我一时间忘记母妃劝告我远离四哥的嘱托,丢了魂儿一样的走了过去。锦缎面的靴子里全是水,走起路来仿佛有千斤重。我站在四哥面前,看着他纤细白皙的手指拂过我下巴上的水滴,然后笑着冲我说:去湖里是寻不到我的,我又不是鱼。
  对,你不是鱼,你是狐狸精。
  当然这话我没敢说。
  4.后来再见到我四哥的时候,他还是坐着和那天掉进湖里一模一样的轮椅,仿佛那天的一切都是个梦。直到太子再次在众多宫女和太监的面前扒了我的裤子,我再次在御花园碰见了一席淡竹色锦袍的四哥。他没问我为什么哭,我也没说,只是坐在他旁边哭了个够。
  直到我哭的差不多了,四哥才倒了一杯热茶推到我身前:“喝点水,哭的嗓子都要哑了。”
  我不敢跟父皇告状,他只会嫌我没出息,我也不敢和母妃说,因为母妃的脾气比父皇更差。我看了看四哥宽松锦袍下瘦弱的双腿,一时间生出了和他同病相怜的特殊情感。当下便声情并茂的讲述了太子平日里是如何欺负我的,又是怎么嘲笑我的长相的。
  四哥没说话,只是垂眸盯着面前的茶盏,直到我说了今天下午他扒掉我裤子的事儿,四哥放在桌上的手微微动了一下。
  “他脱你裤子了?”
  我看着四哥琉璃般透亮的眼,怔愣的点了点头。
  后来,太子死了。
 
 
第2章 越儿要不要做皇帝?
  5.太子和四哥是都是皇后娘娘所生,两人虽说关系并没有十分亲近,但彼此也是井水不犯河水。所以当太子的死讯传来时,一向宠辱不惊的四哥,还流下了几滴眼泪。他自己待在祠堂里,盯着面前的牌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站在祠堂外不知道要不要进去,直到空旷的祠堂响起男人温润的声音。
  “越儿,你怕我吗。”
  那是自打我记事起,第一次有人叫我的名字。
  6.我名叫时越,我坚信当时父皇给我取这个名字时还是对我寄予厚望的,我也很喜欢这个名字。可后来再大些,母妃看着我唇红齿白的脸只是叹气,一国皇子长成这模样,还是让人欢喜不起来。所以当四哥唤我的名字时,我心里还是有几分惊喜的,一时间忽略了四哥的语气。
  我冲着他笑笑,语气轻盈:“我为什么会怕四哥?”
  轮椅上的人指尖冰凉,他扶上我唇边浅浅的梨涡,漫不经心的道:“越儿真乖。”
  7.好景不长,在我光着屁股躺在床上吃桂花糕的早晨,穿着绛紫色官服的男人闯进我宫里。他手腕一抖,从袖口里滑出金黄色的圣旨,我顾不上未着丝缕的屁股,跪在冰凉的青石纹地砖上。
  只是吃完一个桂花糕的功夫,我就从一国皇子变成了霍乱朝纲的妖孽。
  观星台的人夜观星象,西边突然出现一颗紫星闪着异色,隐隐有盖过东边金色真龙之势。关于那颗紫色星星怎么就是我这回事,反正就是观星台的老头拿着个石盘,走呀走的就走到我宫里的后院,指着一株玫紫色的月季花道:“这花的主人,便是将来恐扰乱朝纲的妖孽。”
  父皇听说他儿子里有妖孽本来还有几分担心,但知道那个妖孽是我之后,松了口气。
  8.我关在不见天日的大牢里不知道待了多久,只知道牢外守门的侍卫换了好几次。牢里的饭从刚开始只有几根青菜,变成我最喜欢吃的糖醋桂鱼。
  后来我才知道,在我关在牢里的这些日子,外面早就变天了。
  身体康健却一直在炼丹药的父皇一夜之间暴毙,而之前拟好的圣旨,却写着传位给四子时予。
  堂堂一国之君居然是坐着轮椅的羸弱男子,大臣们纷纷向其余两个皇子上书,希望两人能站出来主持大局。但两人只是不语,接受了四哥分地封王的旨意,离皇城远远的。
  我被放出来的那天,四哥没有穿朝服,他一身淡竹色的锦衣,坐在轮椅上冲着我笑了笑。待我走到他身边时,他伸手摸了摸我的唇角。
  “越儿想不想做皇帝?”
  9.四哥的皇帝只做了一天,甚至新的朝袍还没赶制出来,他就随意一道圣旨把皇位给了我。这下别说大臣们了,就连皇城脚下的子民也都纳闷,昨天刚贴出来的告示今天就揭了,合着还能换着当皇帝玩儿。
  其实我真的不是当皇帝的料,让我吃吃桂花糕还行,治理国家真不是我能做的事。
  “没关系,我会帮越儿的。”四哥笑吟吟的看着我,那双勾魂的眼像极了深不见底的深渊。
  我再怎么蠢笨也知道天下没有白做的皇帝,我尽量严肃的问:“四哥想让我怎么做?”
  “越儿只要每天开心就好。”
  他替我拢了拢被子,又从润白的瓷盘里拿出一块桂花糕放在我嘴边,我想也不想的一口吃掉他手中的桂花糕,动作太大不小心舌头蹭过他的指尖。时予动作一顿,慢悠悠的收回手,盯着我吃完了一整块桂花糕之后,伸出手在我唇上擦了擦。
  “可能观星台说的也没错,这么好看的皇帝,准是要霍乱朝纲的。”
  10.当了皇帝之后,我除了吃的胖了些,生活几乎没什么变化。倒是我四哥,每天守在我身边,随身带着几大摞的奏折,就连去听个说书都跟着。我不喜出行有那么多人跟着,时予便屏退所有下人,只有我和他两人,听着台上人说着段子哼着调子。
  我在前面嗑着瓜子,时予便不声不响的坐在我身后批折子。有时候听到好笑之处,便扯着他的衣袖讲给他听,这个时候他便会放下笔,一脸认真的听完我的胡言乱语。
  不过他也不是什么都依着我的,比方说在选秀这件事上,我四哥就固执的可怕。明明十个折子里九个都是让我选秀纳妃的,但时予朱笔一挥,直接驳回。
  那天晚上,我裹着被子侧倚着发呆,房间另一头是点着烛火伏案批折子的时予。摇曳的烛火映着他的脸忽明忽暗,握着毛笔的手好看极了,我不想让他整天批折子。
  “四哥,你觉得我要不要选秀。”
  时予垂着头,听见我这话笔尖一顿,他没有抬头,嗓音喑哑。
  “只有我陪着你,不好吗。”
 
 
第3章 他的眼睛会说话
  11. 木质的轮子停在床边,四哥的手搭在轮椅扶手上,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看。平日里这个时候我早就就寝,所以屋内只在案边点了一盏烛火,现下时予的半张脸都隐在黑暗中,看不清神色。突然心里没由来的紧张,我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拽着四哥的袖口。
  “四哥要是不想我选秀,那就作罢。”见他还是不吭声,我接着道:“我只是担心四哥成天为那些无聊的折子发愁,才想着替你分忧。”
  隐在暗中的人叹了口气,他手腕一翻捉住我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在我掌心里摩挲着。我只觉得发痒,稍稍用力想收回手,却被那人攥的更紧了些。
  银白的月光落在他的肩头,时予弯着腰撩起垂在我脸侧的黑发,他眸色如水,正当我失神的刹那。他突然冷不丁的朝着我脖颈轻咬了一口,我嘶的叫出了声,却没有躲。在黑夜中,我身侧的人满身月光,眸色温柔,他冰凉的手探进我的内衣,在我胸口停下。
  “好想看看越儿的心,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我。”
  12. 时予说这话的时候,我真的有几丝慌张,生怕他突然抽出匕首,照着我的胸口就来上一刀。宫里到处都在传,父皇生前练的丹药就是四哥掉包的,连亲生父亲都能杀的人,给自己一刀还不是眨眨眼的功夫。不过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转着轮椅出了房门,一晚上都没回来。
  第二天上朝的时候,我硬撑着眼皮听完了底下臣子的碎碎念,随便应付了两句便退了朝。四哥走后我愣是没睡着,总是觉得有人拿着尖刀抵着我胸口,凉的吓人。
  今天四哥没来上朝,我心里一阵烦闷,闷着脑袋乱逛便走到了御花园,瞧见不远处的湖泊,挥了挥手屏退了两侧的下人,自己走到了湖边。
  不知道那时四哥看着我从湖里钻出来是个什么感觉,大晚上的他难道不会觉得撞鬼了吗。
  我这么想着,平静的湖面泛起涟漪,紧接着一只湿漉漉的手便扒上了我的鞋。
  13.四哥那时候一定也被吓到了,因为我被那只手吓得原地弹出去了几丈远,皇家威严荡然无存。我看着那颗探出水面的脑袋,努力的分辨这到底是人是鬼。
  “你坐在地上干甚?”
  鬼开口说话了,从小太傅授课时便说,若是敌方愿意与你交谈,那定是有机会化敌为友的。于是我咳嗽了两声,摆出皇帝的派头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泡在湖里作甚?”
  “寻人。”
  这一幕多少有些熟悉,只不过当年那个泡在湖里的人变成了如今站在岸上的那个。我走近了几步,这才看清楚那个鬼的长相。他的眉眼并不像我四哥那般勾人,和我相比也甚是普通。但他鼻梁挺直,鼻尖上还有一颗小巧的黑痣,倒衬得整个人俊秀又干净。
  我伸出手想把他拉起来,可胳膊还没伸直,心里突然有些发闷。当年我泡在湖里的时候,四哥坐的那么远,要不是腿脚不方便,他也是想伸出手把我拉出来的吧。
  想到这儿,我不禁有些发懵,直到湖里那人把手放在我掌心,我才下意识的把他拉了出来。
  这人从水里出来我才发现,他的个头居然比我还高出许多,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见身后男人带着笑意的嗓音。
  “好巧。”
  话是冲着我说的,可那双勾人的眼,却落在我和那人相交的手上。这突然让我想到一句老话,他的眼睛像星星,一闪一闪的会说话,说的仿佛是你再不松手把你手砍掉。
 
 
第4章 你只要回过头,就能看见我
  14. 我忙松开手,一边在衣服上蹭着手上的水一边朝时予走了过去。对上他有些苍白的脸,我想了想才开口:“四哥病要紧吗?”
  他没接话,浅淡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男人身上。他身上的浅色布衣已经湿透,贴在身上勾勒出精瘦的身材。感受到时予的视线,男子有些畏惧的向后躲了躲。那模样,像极了幼时胆小又软弱的我。我平日里甚是懒惰,对不相干的人或事都不上心,可那天,我蹲**,轻轻推了推我四哥的手臂。
  “我还不是看在四哥的面子上,才顺手一帮的。”
  时予淡然的脸上出现一丝裂痕,他垂眸无声的弯了弯唇角,轻声道:“外面风大,回去吧。”
  我不再看站在一旁的男子,推着轮椅朝另一边走去。
  15. 初春的天还带着几分寒意,我看着四哥裸在外面的脖颈,下意识的便把手背贴了上去,如寒玉一般冰凉细腻。我推着轮椅停在树下,脱**上的朝服披在他身上,在他颈边紧了紧领口,却被四哥按住了手。
  他语调不急不缓,像是落在玉盘上的水滴:“刚刚那人,生的倒有几分姿色。”
  “和四哥相比,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我几乎是脱口而出。对待四哥,我一向狗腿谄媚惯了,甜言蜜语不用过脑子张嘴就能来。可不论诚信与否,每每四哥听完我的话,都会弯着唇角,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
  就像哪怕我给他端了一杯毒酒,只要我甜言蜜语哄着他喝下,这人也会甘之如饴。
  16. 四哥的风寒是真的,只在外面待了一炷香的功夫,便脸色煞白。我本想留下照顾他,却被他笑着赶了出去,我只能顺着长廊往御书房走去。
  我眼尖的很,只是一瞥便瞧见那缩在角落里浑身湿透的男子。身形高大的男人缩在墙角,浸了水的衣服被风一吹更是冷的刺骨。我与他距离不近,但他鼻尖那颗小巧的黑痣我倒是看得清楚。
  他原本蹙着眉一副受惊了模样,但看清来人是我时,他眉间顿时舒展开了,有些委屈的扁着嘴角。
  “我迷路了。”
  17. 这四个字猛烈的撞击着我的心头。
  小时候发高烧,奶娘临时被调去给太子调汤羹,我只能凭着那颗晕晕乎乎的脑袋尽量寻着回宫的路。夜晚宫里的路并不好走,草里是悉悉索索的蟋蟀声,我手里拎着的灯笼被一阵妖风给吹灭了,我呆呆站在路中间不知所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