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林视狼顾(GL)——玄笺

时间:2019-07-22 07:44:50  作者:玄笺

   《林视狼顾(GL)》作者:玄笺

 
  文案:契约结婚,先婚后爱,假戏真做。
  文案一:不在娱乐圈混出头就要被迫回家继承家产的林阅微,赤手空拳打拼三年,终于大红大紫。圈内都传她有深厚背景,苦于没有证据。某知名狗仔一日爆出林阅微与商界新锐顾砚秋停车场热吻照片,吃瓜群众手里的瓜炸了,包养流言甚嚣尘上。
  隔天,林阅微在微博大方晒出和顾砚秋的结婚证,配文:三周年纪念日快乐!
  吃瓜群众:=口=
  文案二:很多人知道顾砚秋为了争夺家产和林家联了姻,但是新婚妻子从结婚后就没有和她一起公开露面过,外界传得沸沸扬扬。
  顾砚秋有一回填个人资料,在配偶栏里一笔一画用端正的楷书写下“林阅微”三个字,被助理看见。
  助理笑着说:“顾总您妻子和大明星林阅微同名同姓啊。”
  顾砚秋抬手,扬了扬无名指上的婚戒,碎钻闪闪发光,向来不苟言笑的脸上难得露出温柔笑意:“不是同名同姓,她就是我的妻子。”
  助理:“!!!”
  CP:清冷禁欲御姐X骚包傲娇女王
  双御姐,甜文,HE
  设定:同性可婚。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恋爱合约 娱乐圈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阅微,顾砚秋 ┃ 配角:顾槐,顾飞泉,程归鸢,屈雪松,江丛碧,林至,邵雅斯,嵇晗 ┃ 其它:结婚契约
 
  作品简评:在外留学的顾砚秋因母亲离奇病故回国,一面要查明母亲死亡原因,一面要与继母继兄争家产,独木难支,母亲生前好友为她伸来了橄榄枝:和她的女儿结婚。林阅微为了报恩和摆脱母亲的唠叨答应和从未谋面的顾砚秋结婚,本来约定井水不犯河水,奈何计划赶不上变化,两人竟意外生出情愫,把一场假戏做成了真。本文文笔温馨,善于日常之处发现细节之美,行文娓娓道来,情感变化自然有趣,渗透在字里行间,细水流长。文风诙谐幽默,叙事轻松流畅,却蕴含道理,读者会心一笑之余,留下思考的空间。剧情高潮迭起、不落俗套,令人耳目一新,是一篇值得阅读的佳作。
 
 
第1章 
  顾砚秋和林阅微的婚礼将在B市最大的教堂里举行。
  林顾两家豪门联姻,这是近来商界最大的盛事。
  结婚当天是个艳阳天,缤纷气球印在碧蓝天空,政商两界来了大半壁江山,如茵绿地上名流云集,从容优雅地穿梭在人流中。
  婚礼还没开始,众人便议论纷纷。
  “你说这顾二小姐也真是可怜,母亲死了没多久顾总就把小三扶正了,还带回来个便宜哥哥,听说了没有,这私生子比她还大上两岁呢,顾总结婚以前就播了种了,啧,风流啊。”
  “听说顾砚秋之前一直在国外念书,毕业回国才听到这个噩耗,愣是一滴眼泪没流,守了前顾太太的灵堂三天三夜,之后欢欢喜喜地叫上了哥。”
  “砚秋这孩子我小时候还抱过呢,现在……唉。”
  “你以为她是接受了这后妈和便宜哥哥吗?她这是要和私生子争家产呢,顾老狐狸家的女儿,会是省油的灯么?”有人一哂,杯底深红色酒液动荡,“等着瞧吧,顾砚秋现在攀上了林家这朵高枝,顾家怕是要变天咯。”
  婚礼后台。
  众人谈论的主人公顾砚秋端坐在镜前,膝头摊着一份名为《XXX可行性方案》的报告,她坐姿端正得近乎古板,乌黑的长发如云,松散在修长的天鹅颈后。
  缎面的婚纱质地精良,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射出柔和的珠光,细致的裁剪让布料熨帖地贴合着玲珑有致的身体。镜子里的女人约莫二十五岁的年纪,眉眼锐利又冷清。
  顾砚秋垂在身边的那只手上拎了一串佛珠,大拇指不疾不徐地一颗一颗拨过去。整个人像博山炉燃着的沉香,再精致的妆容,再华丽的装束,也显得安静而朴素,和外界“普天同庆”的氛围格格不入。
  助理敲开门,恭恭敬敬地提醒她:“小顾总,时间快到了。”
  “知道了。”顾砚秋合上文件夹,助理帮她接过去放进公文包里。
  化妆师最后给她补了一次妆,她底子本就极好,五官出众,略施粉黛便惊为天人。化妆师今天已经看着她愣了好几次神了,但是顾砚秋并没说什么,每次都静静等着对方回神,极有教养。
  倒是化妆师,频频脸红道歉。
  “没关系。”她声音低沉安静,有一把月光照在水中岩石上的冷润嗓音。
  化妆师抬手放下她的头纱,细细端详了一番,对方精心描绘过的眉眼在白纱中若隐若现,更撩人心弦。化妆师给这么多人化过妆,其中不乏明星大腕,私心里觉得能有顾砚秋这样相貌和气质的,一只手数得过来。
  “婚礼开始了。”再次来人提醒。
  顾砚秋拨弄佛珠的动作一顿,串在了手腕上,露出一个短促的微笑:“来了。”
  ***
  礼堂门大开,宾朋满座,一对新人相携走过花门,柔软的裙摆层层叠叠,纯白色的婚纱神圣洁净。她们走过的地方紫藤摇摆,花雨翩飞。粉雕玉琢的戒童捧着大红色的托盘,静立在新人身边。
  慈祥的神父面对着眼前的璧人,和蔼地进行最虔诚的询问。
  “林阅微小姐,无论贫穷、疾病、痛苦、富有、健康、快乐、幸福,你都愿意对顾砚秋小姐不离不弃,一生一世爱护她吗?”
  林阅微毫不犹豫,说:“我愿意。”
  “顾砚秋小姐,无论贫穷、疾病、痛苦、富有、健康、快乐、幸福,你都愿意对林阅微小姐不离不弃,一生一世爱护她吗?”
  顾砚秋亦没有丝毫迟疑,掷地有声地说:“我愿意。”
  顾砚秋知道此时场下一定有人咬碎了银牙,多亏了眼前这位林小姐,答应和她成婚。
  林阅微察觉到顾砚秋在看她,白纱下的秀眉微微挑了挑。
  神父:“我以神的名义,宣布你们正式成为夫妻,现在你们可以交换戒指。”
  两个戒指都是女式,素净的戒圈上点了一圈碎钻,是林阅微挑的。她答应结婚,顾砚秋对她所提的任何意见都没有异议。
  顾砚秋戴着蕾丝手套的手,牵起林阅微的,从托盘里取出一枚戒指,缓缓地推进她的无名指根部,钻石折射碎光,衬着修长的手指,格外地好看。
  听说左手无名指连动着心脏,即便只是一场契约,她的心中还是有一种莫名的情绪涌动着,继而看向了腕上的珠串,那串珠仿佛也在静默而温情地凝视着她。
  她略一垂眸,敛去脸上细微的动容和眼底依稀的水光。
  对方如法炮制,也给她戴上了戒指,靠过来的时候身上有淡淡的体香,很舒服。林阅微离她有些近,快贴着脸,分开的时候低声夸奖了她一句:“你手很好看嘛。”
  顾砚秋礼貌地回了她一句:“你也是。”
  林阅微微微一笑。
  这波商业互吹可以。
  神父:“现在新娘可以亲吻新娘了。”
  两人同时撩起面纱,皆是一怔。
  说出来在座的所有人都不会相信,她们结婚之前从来没有见过面。
  顾砚秋生了一双标准的丹凤眼,眼型呈流水型自然波动,眼角温润下垂,眼尾很长,向上微微翘起,瞳仁极黑极深,注视着你的时候似能勾人魂魄,微抿着淡色唇瓣,自带禁欲气质。
  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目光。
  但那些人不包括林阅微。
  神父重复了一遍:“现在新娘可以亲吻新娘了。”
  顾砚秋望向林阅微,林阅微心里想着别的事,没再看她。
  神父:“二位新娘?”
  林阅微抬眸,撞进对方漂亮又冷漠的黑眼珠里:“啊?”
  唇瓣一热,顾砚秋已经主动凑过去吻住了她。
  ……
  婚礼结束下场,到了没人地方,顾砚秋特意对林阅微说:“抱歉。”
  “什么抱歉?”林阅微不明就里。
  “刚刚未经你的同意吻了你。”顾砚秋望着她,眸底是墨染就一样的黑亮,十分真诚。
  “哦,没关系,是我自己走神了。”林阅微耸肩,不以为意,反正都是走程序。
  “……”
  “……”
  两人陷入微妙的尴尬中。
  顾砚秋轻咳一声,提议说:“婚宴要开始了,我们去换身衣服?”
  林阅微终于从快窒息的尴尬中解脱出来,笑着说:“好啊。”
  顾砚秋动作稍快,在更衣室出口等她,眉目一派沉静,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思考什么人生大事。
  “这里。”林阅微后出来,她循着声音朝顾砚秋望去,眼底飞快掠过一丝惊艳。
  婚纱隆重,礼服端庄,淡妆浓抹总相宜,就是手腕上的那串佛珠,碍眼了些,她不知道今日是什么场合么?
  顾砚秋略弯下腰,向她伸出一只手,林阅微将手递进她手里,两人相携向前,耳鬓厮磨,真如一对恩爱情侣般。顾砚秋比林阅微年长四岁,又是高攀林家,自认该多照顾她,便道:“我听阿姨说你不善交际,待会儿别人问话的时候,你可以不用说,我来回答。”
  “酒我替你挡,我酒量还可以。”
  “敬完酒以后你可以先去你妈妈那儿玩儿,我会去找你的。”
  她又望了望对方露在外面的一双雪白香肩,问道:“冷不冷?要不要我回去给你拿条披肩?”
  这人音质偏冷,说话的时候如同以长剑击水底石,泠泠透着清寒。
  不说还好,一说林阅微肩膀顿时瑟缩了一下:“……”
  顾砚秋会意地停下,温言道:“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回去拿。”
  林阅微:“……”
  女人窈窕纤瘦的背影渐行渐远,林阅微舔了舔上唇,不知道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细长手指敲着旁边的栏杆,玩味地勾起唇角。
  顾砚秋回来得很快,羊毛披肩披在身上,确实比一开始暖和很多,林阅微下巴懒散一低,礼貌而疏远地道了谢:“劳烦顾小姐。”
  “林小姐客气。”
  婚宴上,顾砚秋带着林阅微挨桌敬人酒,对方一口一个贤侄女叫得热情,不时有人把手搭在她裸露的肩膀上,林阅微用余光观察着顾砚秋的表情,发现她全程都不为所动。
  林阅微一口酒都没喝,她杯子里倒的其实是水,连顾砚秋也不知道。
  倒是有很多人敬她酒,毕竟她是林氏的掌上明珠。顾砚秋说话算话,说挡下就全都替她挡下,否则照这个喝法,就算是喝水,林阅微也够呛。
  最后落座在父母和岳父母这桌,顾砚秋喊了一声“爸”,顾槐嗯了一声,给她和林阅微封了两个大红包,威严却不失慈爱地说:“婚姻幸福,和和美美。”
  后妈和便宜哥哥也一人封了一个,说了句吉利话。
  林阅微的妈妈就热情多了,拉着顾砚秋的手东拉西扯,又是问在国外怎么样又是问刚回来适不适应,顾砚秋一一回答,乖巧懂事。
  永远知分寸、懂进退、识礼节,也永远透着清高孤傲的疏离感。林阅微冷眼旁观这么久,给她的新婚妻子评价却并不好:像个被设置好了精密程序、按部就班运行的机器人。
  纤长手指从白瓷碟里漫不经心捏起一块乳白色方糕,林阅微借着用食,素手掩唇瓣,谁也没看到她唇边浮起一抹似笑非笑。
  不知道这样的人失起态来会是什么样子?
  婚宴结束,两人在双方家长的目送下坐进了同一辆车,一路行驶进夜色深处。
  开了大约半小时,纯黑色的迈巴赫停在一座崭新的独栋三层别墅前,司机回头道:“小姐,太太,婚房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是个甜文,专注小甜饼一万年,互撩,双御姐,两个攻,以后谁攻各使手段叭,将来下注我会开盘的2333
 
 
第2章 
  婚房到了。
  “林小姐请。”顾砚秋礼让道。
  虽然说这场在外界看来声势浩大的婚礼筹备起来十分复杂,但是这一切都不关林阅微的事,她只是在婚戒和婚纱送上来让她选择款式的时候伸手指点了一下。
  饶是如此,今天天不亮就起来,来来回回地折腾了这一天,着实是累到了,遂不跟她客气了,率先点了点头,下了车。
  顾砚秋刚上车的时候和林阅微说过话,然而对方似乎不太愿意搭理她,全程不是闭目养神,就是低头玩手机,和朋友聊天。
  顾砚秋淡淡地笑了笑,对她的态度没放在心上,本来就是一场契约,她是得利的那个人,对方不想和她有过多交集哪怕是发点儿小脾气都是应当的。
  房子是婚房,哥特式风格,但大门前挂了两个大红灯笼,贴着双喜字。
  林阅微走到门下仰头看了一眼,露出十分嫌弃的表情,土不土洋不洋的,不伦不类,一看就是她妈出的主意。她向上翻了个白眼,不巧被顾砚秋捕捉到了。
  林阅微朝她看过去,两人目光对上,迟迟没有收回。
  直至顾砚秋轻轻开口提醒:“林小姐?”她耳颈雪肤悄悄侵上了一丝薄红。
  林阅微如梦初醒,“哦。”
  家里的密码她妈妈早就告诉过她了,脑子里记的滚瓜烂熟的数字,按上去的时候不知怎么竟错了三遍。
  “我来吧,林小姐。”
  “有劳。”林阅微微微颔首,不勉强自己,让开路。
  顾砚秋上前,从林阅微身边经过的时候,林阅微闻见了她身上独特的沉香气味,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脑子顷刻便冷静了下来,垂眼瞧着对方的动作。
  顾砚秋手骨节分明,手指更是灵活,在按键上轻点几下,“滴”的一声,门锁从里面打开了。
  林阅微看见里面的布置松了口气,幸亏她妈妈还没有丧心病狂到在里面也贴红双喜,否则她怎么住得下去。林阅微换上拖鞋,和顾砚秋一起“巡视”了一遍楼上的房间。房间自然是分主卧次卧的,主卧里有吧台小书房小客厅,次卧就是张大床,配一张沙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