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转世不续缘(古代架空)——单纯的宁宁

时间:2019-07-20 09:40:57  作者:单纯的宁宁

   《转世不续缘》作者:单纯的宁宁

 
  文案:肆无忌惮忘乎所以爱捅娄子死不承认攻×长相俊美还爱傻笑以德报怨前期圣母受
  一滴血色泪痣,两世纠缠不休。
  奈何前世情深缘浅,今生定要比翼双飞。
  ————
  万丞相的独生子万崇锋,天生一颗血色泪痣,自幼患有心疾。算命先生说:皆为前世因果,今生找到有缘人,再续前缘,心疾可解。
  何思是商贾人家的温柔二公子,某天,应万丞相邀请,给他那混世魔王儿子当教书先生,原因竟是因为一张生辰八字,难道真如算命人口中所说,他是万府找了十多年的“转世的有缘人”?
  众人皆知那何公子便是有缘之人,唯独万大少爷不知,何公子也矢口否认,所以这个缘,还能不能续了?
 
 
第一章 何思
  皇城脚下,一片繁荣,这里住着大官人大富人,街上行人衣着华丽,非富即贵,城内风景与城墙外衣衫褴褛的乞讨之人遍行之景截然不同。
  多少人想挤进皇城,可进城条件极为苛刻,除非有皇室的身世背景或是朝廷中的官员,普通人家是进不来皇城的,想要进皇城的普通人家,只有两种,一种是祖辈就在皇城,一生下来就是天子脚下的百姓,另一种就是富贵外露,财大气粗的商人,当然,若是普通皇城百姓出城,还不见得能顺利回来,既然进来了这片富贵地,那还有出去的道理?皇城里面的人不想出来,皇城外面的人又想挤进去,也就几十年的功夫,皇城中的人渐渐开始鱼龙混杂。
  要说其中一条趁机混进来的小鱼,那就不得不提及如今风光无限的大商贾——何家。想当年,何家大老爷何震不过是个小商人,他变卖了所有家当,买了几个仆人,带着一个小妾,给所有人置办了华丽的新衣服,买了辆新马车,用表面的光鲜亮丽来掩饰内部的空虚,孤注一掷只为瞒天过海,偏偏就凭着好运气混进了城,何家就这么叩开了皇城的大门。
  进皇城的几年后,何震仗着这片富得满地流油的宝地,加上自己的精明算计,倒卖古董的生意倒也算做得风生水起,不久便娶了京中一个不算小的文官的女儿作为正妻,后来又纳了好几房小妾。正妻生下大儿子何求,大儿子颇受宠爱,后来何震进城最初带来的那个小妾难产而死,生下了二儿子何思,不巧的是二儿子出生没多久,何震的其她一些小妾跟母鸡要下蛋似的也一个个有了身孕,加上亲娘死得早,这二儿子便一点宠爱也没有分到。
  一个整天繁忙的商人爹,一个时不时冷嘲热讽的娘,一群时不时绊自己一脚的姨娘,一个懒得抬眼皮看自己的大哥,两个整天叽叽喳喳也知道欺负自己的妹妹,还有一个啥事都不懂的弟弟,何家的二儿子何思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度过了自己的童年。
  要说何思从小到大所受到的欺负可不少,因为有爹不疼娘不爱这个事实,连家里的下人对他说话都没大没小。
  “哎,小二子,你去跟厨房说一声晚饭多加两个汤!”刘管家仿佛使唤跑腿的下人一样对二公子说道。
  “我会转达厨房的,刘管家。”何思也不恼,面上还挂着和善的微笑。他的心中有一种天生的知足感,想着自己生娘死得早,又生在这种大家庭中,日子本来应该不好过,可所幸的是,仗着爹对生娘的一点眷恋,给自己起了“思”这个名字,明眼人还是能看出点什么的,也不会真的有人为难自己,加上自己在兄弟姐妹中排行也算是比较大的,上面只有一个大哥,大哥不似那些纨绔子弟,没有被宠坏,虽然高傲得很,但也是不屑去欺负我这个弟弟的,弟弟妹妹们排行比自己小,自然也不会十分为难我这个二哥,姨娘们更不用说了,自己本来就没什么地位,不至于成为真正针对的目标,也就是偶尔欺负欺负自己,倒是大哥小时候险些被害。
  小时候何思不如大哥何求显眼,还沉默寡言,小何思经常被人使唤,一开始使唤自家公子的下人们还有所顾忌,久而久之,见小何思一点不反抗地被使唤,还会对自己笑笑,就渐渐放开胆子使唤了,下人们心里差不多都在想:这小二公子,还真是公子的身子下人的命,被人使唤还能笑嘻嘻,可不就是天生的贱骨头,真是白亏了这么好的出身。话是这么说,但下人们也不是当着谁的面都敢使唤二公子的,一是老爷何震,二便是大公子何求。何求对下人要求极其严格,且不论他对自己这个二弟有没有兄弟情义,光是看到敢有下人使唤主人这种破规矩的事情,那定是要勃然大怒的,而这个大公子发怒起来,有时候甚至比他爹还令人害怕。
  随着何思慢慢长大,少年稚嫩的面容也开始张开,本来行为举止温和,加上面容俊秀,笑容可亲,不知不觉俘获了家中一群丫鬟们的心,连家中下人们也忍不住多看两眼,这也能说明当初何震为什么这么宠爱他的生娘了,明明倾家荡产在外闯荡时也不忘带上这个美妾。
  因为年少时经常被下人使唤的缘故,何思跟下人们都很熟悉,见到掌勺的老厨师都要给个礼貌性的笑容,下人们跟他说起话来依旧没大没小,但他也不恼,只是静静地笑着,就连冲他发脾气的人都会感觉自己是一拳头打进了棉花里。
  何求并不开心。他对自己这个二弟并不上心,性格温和,任劳任怨,对下人放任纵容,怎么看都只是软蛋一枚,偶尔帮下人算算账,闲来无事便读读书,倒也不妨碍自己,可近来何思容貌长得越发俊俏,有几分想他那个死去的生娘,连自己这个大哥看了也不禁愣怔。
  何求拧紧了眉头,英俊的脸庞泛起一丝寒意,几个月前金侯爷在自家大堂中看了何思一眼,竟然想要认何思当干儿子!
  “哼,好个红颜祸水!”何求不自觉脱口而出。
  正要踏门而入的何思听到一怔,愣在了门口。
  何求见他来了,不由得一阵局促,随后才说道:“有事进来,愣在那里干什么!”
  “是,大哥。”何思低着头恭敬地走了进来,手上是一叠厚厚的账本。
  何求眉头一皱,他知道了,自己这个二弟又被下人使唤着写账本了。近年来父亲已经慢慢将一半多生意转给自己做,所以许多生意买卖账本要自己过目,二弟做的账本也的确比下人们做得清晰明确,想着想着就就接过了账本,同时也注意到了二弟轻轻地皱了一下眉。
  何求看过账本后才明白自己这个经常笑容满面的二弟今日为何皱眉,的确,这是一本让人笑不起来的账本,巨大的亏损,一不小心可能会掀起何家的家底。
  哼,何求心里冷哼一声,难怪那些算账的下人不敢自己来送账本,找了二弟来顶罪。
  何思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冷着脸的大哥,一言不发。
  何求明白近月来生意连亏,每次都是货物在入皇城的过程中不知道被谁私扣,要不就是货物损坏缺失,这是何氏做了十几年生意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知从何查询,也无处申诉。
  何求看了自家二弟一眼,眼睑低垂,脸庞写满了恭敬,反正他不参与经商过程,这也亏损也没有他的事,何求也并不打算责备他,摆摆手打算让他走,却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眉头紧皱,一手扶额,开口道:“等等,你把你的生辰八字留下来。”
  “呃……是……”
  何思走后,何求觉得自己的头痛越发严重了,让他头痛还不只近几个月的买卖失误这件事,还有二弟的事,还是那金侯爷,自打看上了自家二弟以后,隔三差五地来何家认干儿子,虽然每次拜访,父亲都会让二弟离正堂远远的,然后把金侯爷糊弄过去,那金侯爷却死心不改,金府也只有一个儿子,绝对不可能是来招女婿的,看那架势,金侯爷非得把二弟带回自己府里关起来玩赏不可。面对金侯爷的如此架势,何震想出来一招,如果何思娶妻成家,入赘豪门贵族,那金侯爷可就没有带走他的理由了,于是把这事交给了他这个大哥来办,他要来了二弟的生辰八字就是为了送去给媒人匹配个合适的官家小姐。
  离开大哥的书房,何思直径走进了厨房,厨房中正在做饭,烟熏火燎,一个眼尖的年轻下人看见二公子来了,麻溜地跑出来迎接他。
  “嘿,二公子,”那少年一点都不畏惧自家公子,眼睛只是闪闪的,说话也没大没小,“来我们这有什么事吗?”
  这少年名叫肖阳,是皇城的普通百姓,前些年刚进入何家,对自家这位二公子很有好感,犹记得第一次见到何思时被狠狠惊艳到了,加上二公子又平易近人,两人之间的感情自然也比较好。
  “小阳,麻烦你个事,”何思笑了笑,“过会你让厨房给大哥做一份参苓粥送去。”
  “知道啦,我肯定会传达的。”小阳揉揉脑袋,不知道为什么,自家二公子一笑,就感觉自己轻微眩晕。
  “那就谢谢小阳啦,下次出门逛街时带上你。”
  “那太好啦,”小阳兴奋地笑了笑,“不过二公子你对大少爷他们真是太好了,经常让厨房做些小点心什么的给他们送去,还不让说是自己送的……”
  “我只是尽一份微薄之力而已,不像大哥和爹那样整天为了经商事务操劳……”何思的回答透露着真诚。
  正堂内,何震满脸的假笑已经挂不住,对面坐着品茶的金侯爷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金侯爷品了两口茶,笑得满脸猥琐,一只手拍了拍自己圆鼓鼓的肚子,说道:“何兄,你还是好好想想吧,是辛苦赚来的家业和全家人的生计重要,还是一个不上不下的二儿子重要……”
  话说到这个份上,何震就算是傻子也听懂了,近几个月来的经商事故肯定跟金侯爷脱不了关系。
  何震疲惫地闭上了眼,似乎在做一个艰难的抉择。
  何思在院里偶遇了正要离开的金侯爷。虽然这名金侯爷因为贪图美色而臭名昭著,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家中的贵客,所以何思还是礼貌的上去问候。
  “何二公子不必客气,”金侯爷那双被脸上的肥肉挤小的双眼紧紧地盯着何思,他的一只胖手不停地抚摸着何思的手,“下次见面说不定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哈哈……”
  何思被他的毛手毛脚弄得浑身不自在,嘴上却又不好说,心里又对金侯爷的话犯嘀咕,只得糊弄过去:“多谢金侯爷抬举,小辈还有事,就不送您了,还望侯爷恕罪。”说完便脚底抹油走了。
  只留金侯爷还现在原地,眯起了原本就小成一条缝的眼睛,似乎是在回味刚才摸到的细腻手感。
 
 
第二章 万崇锋
  要说皇城中最忧郁的人,不是那日理万机的皇帝老儿,也不是那面临破产的何家老爷,而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万丞相万大老爷。
  万丞相可是为他那宝贝的独生子操碎了心,皇城中无人不知万丞相老来得子,宠爱无度,取名万崇锋,与何家大公子不同,这万少爷可是活生生地被宠成了典型的纨绔子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兴风作浪逍遥自在,看谁不顺眼就端平谁,除了皇上估计没有不敢惹的人,今天烧了城西酒楼,明天砸了刘员外的园子,后天废了李侍郎的儿子,每次惹事都得吓出万丞相一身虚汗,就怕哪天传到了皇上耳朵里,然后下令废了这不肖子。
  然而这还并不是万丞相最担忧的事情,他这儿子,天生患有心疾,每次发作便痛心疾首,生不如死,这么多年来,找了无数名医生,吃了无数珍稀药材都不管用,最后丞相亲自带着自己宝贝儿子出皇城,找了个算命的半仙,半仙一语指出:心疾活不过弱冠之年,汝儿左眼处血色泪痣与心疾成因相同。
  万崇锋的左眼处天生长着一颗红色的泪痣,刚出生的时候还有人戏谑过,这孩子日后必定是个痴情种子,可随着万崇锋渐渐长大,他们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万崇锋的性格简直辜负了那颗泪痣,十分暴躁凶残,蛮横不讲理,似乎一辈子都没有情爱的那种细腻感情,虽然万崇锋的相貌也算是英俊,可却没有人提出过想要与万府联姻。
  万丞相十分担忧,难道他万家的血脉就这么断了?不,眼下关键的是保住儿子的命,病急乱投医,万丞相也不管什么半仙不半仙,抛下重金只求一个治好自己儿子心疾的方法。
  半仙眯着眼,捋着自己细长的公羊胡,不疾不徐地站起身,缓缓解释,万崇锋的血泪痣乃是因前生爱……咳咳,有缘之人的逝去而留下的心结,心疾亦如此,想要彻底治愈,唯有今世弥补前生遗憾,寻得那转世的有缘人,长相厮守,方能解开心结……
  万丞相在一旁听得愣头愣脑,似乎被半仙这像模像样的架势吓到了,缓过神来问:“那,可问半仙,怎样寻得小儿的有缘人?”
  半仙没有说话,低头写了一张生辰八字,才说:“按此八字寻找。”
  万丞相手抖着接过那张薄薄的纸,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声音也有些颤抖:“多……多谢半仙。”
  此时的万崇锋还是个毛头小子,无意听两个老头子瞎扯,就专心地把弄起自己手上那把镶嵌着宝石的精致小匕首。
  只听“唰”一声,半仙的山羊胡被锋利的小匕首削了个整齐,半仙的眼睛突然瞪得老大,一直手中攥着的正是刚刚被削掉的一半胡子。
  “哈哈哈哈哈哈!”万小子捂着肚子大笑了起来,万丞相见势不妙,惹恼了半仙可不好过,便一手抓起自己惹事的儿子,一手攥紧半仙给的生辰八字,连声告辞都没来得及说,就脚踏疾风离去了。
  回到皇城后,万丞相稍加思索了一下,觉得那转世有缘人一定是个女子,要与自己的儿子成为转世恋人,因为半仙说要儿子和有缘人"长相厮守",所以立马下令派出了大量人力,几乎统计了皇城下所有女性上到七八十老太下到刚出生的女婴的生辰八字,愣是没有找到半个符合半仙写的生辰八字的人,万丞相后悔当初没多问一句,那转世有缘人到底在什么地域,他也曾再次出城去找过半仙,可半仙却没了踪迹,如今只能广撒网,不仅在皇城,万府在其它地域也派了人去搜集生辰八字。
  万府找了十多年,也没有遇到那个转世续缘之人,转眼,还有四年,万崇锋就要及冠了。
  对此,万崇锋表示无所谓,他才不信那个跳大神的算的命呢,随手写的生辰八字,要是真能找到符合的人,那才叫有鬼了呢,如果真的只能活到及冠,那更需要及时行乐了,他满不在乎,每天还是该吃吃该喝喝,但也有让他头痛的事,那就是时不时发作的心疾。每次心疾发作,万崇锋的心如绞痛,又仿佛心口被切去一块,同时又感到巨大的悲伤笼罩着自己。只有这时,万崇锋才会模糊地记起来那个半仙说的话,自己是因为那所谓的有缘人而受的这份苦,这么想着,就把痛苦转化为对那未谋面的转世续缘之人的恨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