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用余生去爱(近代现代)——空梦

时间:2019-07-20 09:36:22  作者:空梦

   《用余生去爱》作者:空梦

 
  文案:杜磊×闻古。
  闻古的成长,以苦痛为代价;杜磊的成长,以他的苦痛为代价。闻古算来算去,觉得他跟杜磊这一场感情,怎么算都是他亏了。
  都一年了,想想,他们甚至没做几次爱,两个大好的青年,每天同床异各怀心思,特别的没劲。
  闻古勾住杜磊的脖子,给名义上还是他伴侣的男人出主意:“例如打个炮下什么的,我给你这自由,你就放心大胆地干,事后我绝不会跟你计较,我发誓。”
  这话说出来,跟生挖杜磊的心差不多了,杜磊却连生气都不能,他笑笑,“行了,知道你不计较。”
  但他计较。
  计较到快要疯了。
  别扭爱情故事
 
 
第一章 
  “快!”
  “你就不能提前点?我跟你说过几百遍了!”
  “方总,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吗,你告诉我!今天不给杜总过目,三厂那边要钱,你去给钱啊!”
  “方总,我这边结算出来了,数目是对的,您看看。”
  “……小姑娘,不错,有前途,快打印出来。”
  “是。”
  下午五点差五分,杜磊看时间差不多,收拾要带回家的文件,这时,门被敲醒,他喊了声“进”。
  原料部的方海昌点着头哈着腰进来:“杜总,不好意思,晚了点,有个急件让您过目下,是三厂的结算单,明老板那边出了点资金问题,想跟我们提前一个月结算一下上半年的帐单,这件事前两天我跟您提过,您准了,说让我这两天整理出来单子给您过目就好。”
  杜磊工作日每天五点按时下班回家,这是他雷打不动的习惯,这是公司上下不少人都知道的事情。方海昌身为公司管理,比普通员工还多要知道一些内情,知道杜磊回去要跟他爱人过家庭生活,自从杜磊爱人前两年车祸从死神那里转了一圈被抢救回来后,他就养成了这个每天按时下班、从不加班的习惯,如果不是这次老明等着他们这边的钱救急,方海昌也不愿意这么冒失,占用杜总准备回去的时间。
  “好,拿过来我看看。”杜磊接过文件过目,“数目对过了?”
  “对过了,是新进来的高材生对的,没错,我在下面已经签字了。”
  “嗯……老明这次能挺过去吧。”
  “我们把他的帐一结,他就有资金安抚他那边的供应商了,短时间内问题不大。”这次他们提前结钱,老板仁义是重要的一方面,另一方面,也跟他们老板从不盲目扩张,有什么钱就做什么事的一贯坚持有关,方海昌以前觉得老板有点过于保守,在大家都捞钱的年代还坚持那套小作坊的习惯,现在看看,还是现金流能走的更长远。
  “行。老明那边如果还有更急用的话,一千万之内,”杜磊低头仔细看着文件,说道:“我能跟我先生那支出来借他急用,他有需要的话,开口就好。”
  三厂的老板文明是方海昌结识了二十年有余的兄弟,杜磊知道,但从来没敲打过方海昌不要公器私用给三厂行方便,他用人不疑,有时候还会尽举手之劳成全下员工的私情,方海昌之前没有具体体会过老板的徇私,这一次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一下子感慨万千,反应到嘴上就是连着几声的“诶”,一时反而嘴拙了起来。
  “行了,没问题,交给财务部吧,叫老途给你加下班转过去。”杜磊看没问题,签字,合上文件,交给方海昌。
  他扣上刚才收拾好的公文包,起身。
  “谢谢老板,我送您。”
  “好,走几步。”
  走了二十来步,聊了几句,电梯口到了,杜磊温和一笑,“好了,忙去吧。”
  “您走好,替我跟闻先生带声好。”
  “好,谢谢你。”
  提到自己的先生闻先生,杜磊的嘴更往上翘了一点,笑容更显真挚。
  带着对老板“真会做人”的一腔感慨,方海昌到了财务部,财务总监刘俊为正等他,方海昌一来,他就安排了副手去处理这事,趁空闲时间,方海晶跟刘俊为唠上了:“我们杜总脾气简直太好了,我以前还听说他脾气暴躁,进来我们公司发现根本就不是那回事,可见传言也不尽可信。”
  刘俊为忙着,心不在焉:“你拍马屁要当着当事人拍。”
  “我可是真心话,我这也不是拍马屁,老板这人还不够好啊!都圣人了我看。”
  老板的好友、从小一块儿长大的竹马翻了个白眼,瞅向方海昌:“老方,你不是开玩笑啊。”
  “嗨,这有什么玩笑开的。”
  刘俊为琢磨了一下,觉得老混蛋现在这德性是挺迷惑后来人的,方海昌是他挖过来的人才,管风控很有一手,人品也靠得住,所以他也不介意跟这以后的铁兄弟多说两句自己人话:“这两年才改的,闻古出事后的事。”
  “啊?”
  “要不他能改他那脾气?”刘俊为见方海日不明所以,顿了下,道:“闻古出车祸那天就是被他气着了,分了神,没注意到前面的车失控了。”
  “还有这回事啊?”方海昌惊讶。
  “要不臭水沟里的石头,能改本性?”刘俊为摇摇头,“还好人救回来了。”
  “可不是。”这人呐,可能经历过生死才知道什么最不重要,什么最重要。
  “闻先生还挺重要的哈,我看老板对闻先生也是情深义重,没他不行。”方海昌又道。
  “是挺好的,”这点刘俊为也认同,“闻古这人挺难追的,以前我还不懂杜磊为什么跟个哈巴狗似的围着他,一叼到手就不松嘴,现在想想,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要是我,我就不跟个把我气疯了的畜牲在一起,人大度!”
  刘俊为这一番话把方海昌说傻了,半晌才回过味来:“刘总,你这是在拍闻先生马屁?”
  刘俊为正好忙完,走出办公室给方海昌发了根烟点燃,然后格外意味深长地道:“别说了,我老婆、媳妇,他后援会会长。”
  可算是整明白了,方海昌大笑:“懂,懂,我相当懂,现在的小姑娘啊。”
  杜磊到家,闻古的后援会会长海珍珍正在闻宅的厨房里做饭,杜磊闻到饭香味,以为是厨师在做饭,没注意,海珍珍正好出来有点事,见到他,喊了他一声。
  听到一声“磊哥”,要去花园的杜磊郁闷转过身:“你怎么在?”
  “我过来给古哥做饭。”海珍珍笑嘻嘻道。
  “不管你男人?”杜磊挑眉。
  “不管了,谁要谁拿走。”海珍珍毫不在意一挥手。
  “你随意。”要是不想要,怎么会分了十几次手都没分掉,还结了婚,还打算要小孩,不过闻古把海珍珍当妹妹,杜磊向来看在这份上会给小姑娘留点面子,点点头就去了。
  杜磊在花园的一角找到了翘着腿在看漫画的闻古。
  闻古以前是个子承父业的富二代,学业一结就去了他爸的公司为继承家业做准备,后来跟家里出柜,被他爸打了一顿,身上断了好几根骨头,脑袋也破了一角,在医院里住了三个月的ICU才出来。
  他是为杜磊出的柜,好不容易从死神手里逃回来,杜磊后怕过一阵又故态重发,做事冲动、急公好义,所有的人必须都要听他的,因此没少招祸,闻古也没少为他收拾烂摊子。
  等到后面的车祸发生,闻古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和杜磊分手,杜磊也才算是真怕了。
  杜磊三年前在闻古的帮忙下完成了事业转行,因为闻古车祸的事公司近乎停摆了一年,后面两年公司才陆续进新员工,以前跟着他干的十几个人也都成了元老,很少在外面说他以前的事,现在他在公司新员工的眼里再完美不过,觉得被老板高高抬在外面的闻先生运气爆棚,遇上了像杜老板这样深情负责任的绝世好男人,但在知道个中内情的人眼里,闻古是负得起杜磊这份感情的。
  杜磊现在是知道怕了,也改了他那只凭性格做事的行事,但闻古对他的心态跟以前却有了很多的不同,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对杜磊没有以前那么大的关注,以及耐性了。
  杜磊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就知道杜磊来了,把一段情节看完才抬头,朝杜磊翘了下嘴,笑了一下。
  他身上盖着歪斜的毯子,杜磊蹲下身的时候把它拉正了,顺带摸了下闻古的手,见有点冷,道:“太阳快下山了,外边冷了,咱进屋吧。”
  两次大灾,闻古现在超怕冷,一冷身上就痛。
  他以前是无忧无虑的富家子弟,从小过的就是挺好的生活,直到认识杜磊,他就把他以前从未尝过的苦都尝到了。
  出来做人,早晚是要还的。
  闻古的成长,以苦痛为代价;杜磊的成长,以他的苦痛为代价。闻古算来算去,觉得他跟杜磊这一场感情,怎么算都是他亏了。
  一想到这个,他就不由心生恶意,想踹了杜磊这个扫把星。
  杜磊温温和和,再温柔体贴不过,他现在这个样子,谁能想到他以前那个狗见了他都要吠几句的恶像呢。闻古摸向杜磊的脸,意味深长一笑:“老杜啊,回来了啊。”
  他倒要看看,这扫把星能装多久。
 
 
第二章 
  杜磊要亲他,闻古没躲,就是杜磊亲完脸要亲嘴,他闪了闪头。
  “珍珍过来给你做饭?”杜磊对他的拒绝熟视无睹,当没看到。
  “饭应该好了,我去看看。”闻古起来。
  一同进了房间,杜磊看着闻古进了厨房,这才掉头回他们俩的房间。
  “刘俊为过来吗?”闻古进去,看料理台上摆了几样菜,走到水龙头下洗了下手,抓了块炸酥肉骨啃。
  海珍珍炒着菜,“没招呼他。”
  “怎么,又吵架了?”今天海珍珍自己过来的。闻古睡到大中午才起,起来只吃点了一点东西就昏昏欲睡,于是又一大觉,直到五点多才起,起来才知道海珍珍来了,不过等他起来海珍珍已经准备做饭了,他就去了花园醒神,两个人还来不及交流。
  “没。”
  “说说。”
  “真没。”
  “那行。”
  闻古说那行还真是那行,不会再过问,海珍珍有脾气,但脾气大不过闻古,她还指着闻古帮她出主意。
  “他妈想让我们赶紧生小孩。”海珍珍说着掐了下鼻子,鼻子一下就红通通的。
  “出息。”看她说句话就要哭,闻古过去接了菜勺,替了她的位置,见锅里的炒青菜差不多了,收小了火,“你呢,想不想生?”
  “我都不知道能和他过几年,搞不好没两年,”海珍珍自嘲一笑,“不用等他又喜欢上别人,我先喜欢上别的野男人了。”
  “那不生。”
  海珍珍沉默,过了几秒,她道:“我妈也想让我生。”
  菜好,闻古关火,起锅,装盘,“那你看着办。”
  “哥。”海珍珍眼睛红了。
  “叫爷爷也没用,你自己的人生自己不搞清楚,我一个局外人就是给你摘星星搞月亮也没用处。”装好盘,闻古把锅扔到水盆里,“你看看我,就知道情绪主导命运有多惨了。”
  她不觉得他惨,不过闻古哥一身病,每天身上都是疼的,医生说他活着的每一天都是在忍耐痛苦,于是话到嘴边,海珍珍也不敢说出那么残忍的话。
  她是恋爱脑,为了爱情什么委屈都咽得下,但她不敢说,如果她遭的是闻古哥的那个罪,她还会没有怨恨地和刘俊为在一起。
  “哥,你真的觉得你现在很惨吗?”手机响起,是刘俊为打来的,海珍珍没接,把手机翻了个面,放在了案台上。
  “你不觉得我惨?小姑娘,生命比爱情可贵。”闻古看菜都烧好了,转过身要出去。
  他进来本来是避杜磊的。
  杜磊这换好衣服又得来找他,他还是出去走走吧,他懒得和杜磊一起吃饭,倒胃口。
  还没厨房门,闻古就看到了穿着T恤休闲旁的杜磊站在门口。
  这是套了衣服就出来了吧,估计刚才他说的那话他也听到了,听到了也没事,闻古也不在意,朝杜磊一昂下巴,“饭好了,你吃,我刚醒来没多久,已经吃过了,没胃口,出去走走。”
  “我跟你一起。”
  “不用了,吃吧你就,都上一天班了。”闻古笑道。
  一出了门,他笑就没了,等到后面传来熟悉的脚步声,他甚至有些不耐烦,但杜磊一跟上来就没说话,他也不好发作,等走了两公里,往回走的时候起了风,才听杜磊出声说话:“饿了吗?想吃点什么?”
  天黑了,起风了,他们住的比较偏,大大的住宅区较真讲没几户常在这里住,也就双休人多点,偏偏去年杜磊把公司搬到了离这边不远新开发的写字楼,把上下班一个城的距离搞成了朝九晚五,也逼得闻古不得不天天面对他。
  都一年了,想想,他们甚至没做几次爱,两个大好的青年,每天同床异各怀心思,特别的没劲。
  “老杜,你觉得,”闻古耗得起,但老这样耗下去,也挺没意思的,“你要不要放个假,休息下?我批了,你要是觉得我没人照顾,我回家住一阵。”
  自闻古再次死里逃生之后,闻家对他已经没有要求了,只要他活着就好,现在闻古回去,闻家上下能把他当菩萨供起。
  “我又不忙,天天闲着,用不到你批我假。”闻古一点也不喜欢回去,他已经不把他那个家当家了,当初闻家为了逼他,断绝了关系不说,还把家里的财产提前分了,连他家里的狗都分到了钱,闻古却一无所有。
  闻古他爸当初做得太绝了,为了打击儿子,宁肯把钱给也不给闻古,那一次闻古就彻底伤透了心,可现在为了躲他,居然想回去,杜磊不知他该哭还是该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