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穿成弱受他大哥(穿越重生)——云织

时间:2019-07-20 09:34:54  作者:云织

   《穿成弱受他大哥》作者:云织

 
  文案:
  谢嘉恕一直以为自己是穿越了,直到某天字面意义上的被雷劈了一下,他才意识到自己其实是穿书了。
  但是已经晚了,
  甜宠文原著里的深闺弱受小弟,信息素都是甜牛奶味儿的omega萧临屿已经被自己养成了星际拳王,每周在星际直播里痛殴各种体质5s级别alpha,邮箱塞满无数omega的求爱信息??
  这天,晚分化的小弟突然发情了。
  刚刚回忆起原著剧情的谢嘉恕一脸懵逼。
  这当口让他上哪去找那个原著主角攻,帝国三皇子xxxxx(名字太长记不住)啊?
  带小弟踏上漫漫寻弟婿途的型男家长带头大哥攻x一心向哥哭着喊着不想被嫁出去的O装A装O甜牛奶味儿拳王omega受
  攻受无血缘关系,也无收养关系,是大哥罩小弟那种兄弟。
  主攻,公路喜剧,攻受双控双苏双箭头甜文。
 
  内容标签: 强强 机甲 星际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嘉恕 ┃ 配角:萧临屿 ┃ 其它:
 
 
第1章 
  谢嘉恕穿了十七年,直到今天上午被雷劈中,才意识到他特么穿的是书。
  书是一本星际甜宠文,讲的是他当成小弟罩了很多年的萧临屿和帝国三皇子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
  书里自己就是个龙套,唯一的作用就是把作为主角的萧临屿从荒野捡回来,交给隔壁没孩子的beta夫妇抚养长大。
  但现实中,那对收养萧临屿的夫妇很早就去世了。
  后来带孩子这件事,基本是他经手。
  自从十四岁那年,萧临屿的血液检查结果是alpha,并表现出对拳击的兴趣,谢嘉恕就送他去经受专业训练。
  如今他已经是IBA知名拳王,享誉整个星际,而书里——
  书里的萧临屿各种柔弱吐血,被一把抱起,哭的梨花带雨,是omega中的omega!
  谢嘉恕深感自己有罪。
  他把未来国母培养成了糙汉接班人……
  下午有萧临屿的比赛,谢嘉恕本来要去看现场的,但是现在,他已经完全没有心情了。
  他从长宽各四米的床上爬起来,对着落地窗外欣欣向荣的豪华植物园,表情十分忧郁。
  穿越要从十七年前说起。
  谢嘉恕大一跑去当了两年兵,刚刚退伍回到学校上课,课堂上睡了一觉,就穿越到了二十七世纪的星际战场上。
  星际时代的战争极端凶险,谢嘉恕多次险些丧命,依靠着学习能力和逃命能力苟到休战退伍。一场仗打了六年,等谢嘉恕回到原主的原籍,对方的家人已经全部失散。
  不知道该干点什么的谢嘉恕蹲在那个破破烂烂的房子门口犯愁,正巧这时候帝国发布了一条公告,将一部分土地向帝国公民出售。
  ——刚打完仗,国库空虚,帝国打下了一大片星系,可是管理能力却跟不上,于是决定把边缘地带的那些荒漠星球给卖了换钱。
  这个时代的人不爱买房子,但是从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穿过来的谢嘉恕就不一样了,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一个地主。没有想到,二十一世纪实现不了的梦想在二十七世纪实现了。
  谢嘉恕立刻跑到附近星系管理署的有关部门办理手续。
  对方听说他要买一颗荒星上的土地,立刻觉得是撞上了冤大头,热情地建议对方添点零头,把整个星球的海域也一并买下来。
  “这个地段的星球又不贵,我们买二送一,把大气层也卖给你。”工作人员怂恿道。
  谢嘉恕要购买的这颗星球,整个质量体积都和地球差不多,连自传和公转速度都很接近,温度也适宜。
  区别在于整块星球上只有一块陆地,比地球上的大洋洲稍大一点点,其余所有的表面都被海洋覆盖,除了零星的小岛。
  谢嘉恕一合计,相当于整个球都被他买下来了,以后他就是一个星球的球主了,怎一个爽字了得。
  等签字付完款,他那点退伍安置费全掏光了,又变成一个穷光蛋,回荒星的飞船船票还是那位工作人员帮忙垫的。
  工作人员完成了一笔大单,有很多提成,很高兴,就问谢嘉恕买这样一颗星球打算做啥。
  谢嘉恕很有理想:“我打算搞一搞宣传,把它建设成新马尔代夫。”
  然而他没有建成新马尔代夫,倒是建设出了了一个新沙特阿拉伯。
  ——买下星球的第二天,谢嘉恕在破房子门口挖井挖出了九种稀有矿!
  后来帝国勘探署勘明这个星球海底下全是稀有矿,皇帝的脸差点没气歪……
  以上就是谢嘉恕一觉睡到下午,还能如此有钱的根本原因。
  谢嘉恕在床上回了一回神,觉得自己还是得去一趟拳击场。
  自己当成alpha带了好多年的小弟竟然是个omega,一向以家长自居的谢嘉恕产生了深重的罪恶感。
  要知道萧临屿可是连omega必读的生理知识基础课都没有上过,他从内心深处的认知就是自己是个alpha,这种错误的认知必然会对他未来找对象造成很大的影响。
  而这,和他谢嘉恕可脱不了干系。
  所以他,谢嘉恕,一定要帮小弟找到世界上最好的对象!
  *
  市中心占地20000平米的综合体育场座无虚席,炫亮的强光射在正中央的拳台上,四周近十米搞得墙壁都显影着全息投影,全信道光波把IBA这场次中量级焦点赛事实时传递到银河内的四千亿个恒星系。
  “当当当当当当当——”
 
 
第十回 合结束的铃声响起,IBA今年最受瞩目的超新星萧临屿与上一任拳王的比赛结束。萧临屿最终靠点数取胜,拿到了属于王者的金腰带。
  不过这场比赛并没有出现备受期待的KO场面,这使得部分现场观众,以及数百亿直播前观战的银河系公民发出了失望的叹息。
  “真可惜,我以为临王一定能秒杀对手。”
  “萧已经13战全胜,胜战率100%,没有击倒对手只是打得没那么漂亮而已。你不能对一个omega拳击手要求更多!”
  “说实在的,我可不信‘漂亮男孩’是omega。”
  在人们的讨论声中,裁判高高举起了萧临屿的右手。
  舞台中央的年轻人,赤.裸的上身非常瘦,肌肉群相比其他同一量级选手要薄弱不少,但这不耽误他把他们按在地上揍。一场比赛下来,他总是毫发无损。于是人们给他取了一个古地球时期某著名同类型拳王用过的外号,“漂亮男孩”。
  萧临屿看起来甚至不满十八岁,五官深邃立体,鼻梁高挺,眉眼秀丽明亮。很多不了解拳击的人第一次在直播中看到他的人,会以为那外号是在形容他的长相。
  年轻人随便把象征着至高荣誉的金腰带搭在光裸的肩头,摘下绣着俱乐部苍鹰队徽的拳套,取下牙托,一屁股坐在紧靠栏杆的休息椅上。
  “冰水。”他伸手。
  助手赶紧把水递给他,萧临屿接过来,直接从头往下淋。
  今天状态不太对。
  冰水缓解不了他的燥热,身体持续产生着疲乏和躁动。
  教练担心问要不要去医院,萧临屿摇了摇头。
  左近观众的猜测声钻进耳朵里。
  “临王今天状态不对劲,会不会是……发情期?”
  开什么玩笑呢,萧临屿晃晃脑袋站起来,灌下一大口冰镇营养液,拍拍教练的肩膀。
  “我回家了。”
  萧临屿没有去管自己身后的议论,他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清楚得很——
  什么发情期啊,他怎么可能真的是omega。
  他的公开性别是omega,只是因为俱乐部老板说队里有omega可以减税而已!
  那时候……
  “减免80%税费!”老板激动道,“omega人权促进会提交的法案刚刚通过!重大利好!二临,考验你演技的时候到了——”
  萧临屿十分抗拒:“俱乐部这么多人,凭什么非得是我?”
  “因为唯有你称得上是偶像派。”老板特别诚实,“我们俱乐部一水的实力派,你看你左边的大猩猩,再看看右边的章鱼,再照照镜子,谁比较像omega?”
  大猩猩和章鱼忙不迭地展示自己身上沉重的肌肉块,他们是重量级的选手,又是壮年alpha,体型本来就是萧临屿这种未分化的小年轻能比的。
  萧临屿:……
  他十四岁的时候被谢嘉恕带去做性别分化测验,当时的测验结果就是铁板钉钉的alpha。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分化特别晚,明天他就十九岁了,却还停留在少年时期。
  长得帅又不是他的错,怎么这口装o的锅就扣在他头上了呢?
  萧临屿回忆着往事还在不平衡,走到场馆门口,撞上一个硬邦邦的后背。
  萧临屿这会儿有点神智昏沉,疼痛感传导减慢,捂着鼻子过了好一会儿才疼得哆嗦了一下——但疼痛还不是最难以忍受的,真正使他痛苦的是对方身上的味道。
  那是一种淡淡的、不易察觉的、难以形容的气味,又或者不是气味,而是一种介质。这种介质作用神奇,它能标记领地、显示地位、驱赶同类、吸引异性……那是alpha信息素的味道,而身边这个alpha,一定是最强大的那一类。
  几乎是在一瞬之间,萧临屿就晕头转向了。
  为什么我突然能闻到信息素了?
  萧临屿惊骇之下抬起头,努力睁大眼睛,所有神经绷紧,充满警惕。然后他看清了面前转过身来的人。
  谢嘉恕的视线中,仰起头的萧临屿略微惊愕地张了张嘴,目光中的警惕瞬间敛去,极为乖巧地叫了一声:
  “哥。”
  *
  谢嘉恕抱着极为复杂的心情来到了场馆外,结果不小心用后背撞哭了萧临屿。
  是的,撞哭了!
  谢嘉恕震惊地看着萧临屿眼眶湿红,眼神楚楚,书中的句子忽然冒上心头。
  “梨花一枝春带雨”,谢嘉恕手不由抖了一下。
  萧临屿鼻子撞得酸疼,于是以食指指骨抵着鼻梁,努力地闭着眼睛。
  谢嘉恕看在眼里,忽又冒出书中那句“汉白玉一般精雕细琢的莹润玉指”。
  谢嘉恕手又狠狠抖了一下。
  萧临屿疑惑低头:“哥,你这手怎么了?”
  谢嘉恕食指按了按眉心,摆了摆手:“没,没事。咱们走吧。”
  两个人心思各异地上了家用小型飞行器,在悦耳的女音提示下系上安全索。
  飞行器稳步升空,舷窗外,占地两万平米的多功能体育馆逐渐缩小成一点。
  他们掠过城市的绿毯,向另一端的家飞去。
  一百多公里也不过五分钟路程,可是在这封闭的狭小空间里,萧临屿很快有些支撑不住了。
 
 
第2章 
  舱门一封闭,萧临屿就没再开口过。
  谢嘉恕随意浏览着屏幕上显示的今日新闻,约有一分钟,身侧传来的沉重呼吸声终于让他转过头去。
  萧临屿硬撑着坐得挺直,封闭了十九年的知觉仿佛一瞬之间通透。乍一打开开关,他的知觉过度灵敏,残留在这架飞行器里的一点点陌生人的气息他都能察觉,omega或者alpha的……
  那些杂乱的信息素全都让他难受,他掐紧飞行器座椅的边缘,把皮质沙发按出深深的凹陷。
  最令他窒息的是谢嘉恕的信息素。
  过去十年,他们待在一起的时间太多了,但他从来没有闻到过对方信息素的味道。
  萧临屿没法确切的形容出那种味道来,单从气味上讲,肯定不是他所讨厌的什么东西……但是现在他不太正常,一切涉及到荷尔蒙的东西都使他排斥。
  萧临屿憋了太久,难受地扣紧操作台,俯身急促地呼吸了两下。
  ——霎时间各种浓烈的气味因子疯狂卷入呼吸道,他呛得眼眶通红,从未哪一刻这么难受过。
  谢嘉恕被这动静吓了一跳,他首先怀疑萧临屿是晕车了,但是这么多年这家伙从来没晕过车,可能性应该不太大啊。
  谢嘉恕凑过来给萧临屿拍背,然而他一靠近,萧临屿反应更是剧烈到不正常。
  “哥……”萧临屿努力抑制着发颤的声音,“你离远一点,我不太舒服……”
  他手捂着嘴干呕了两下,一瞬间睫毛都浸湿了,又觉得这样子简直丢脸至极,转过脸去呆呆看着窗外。
  我哥最讨厌alpha娘们兮兮了,萧临屿悲伤地想,他一定要讨厌我了。
  谢嘉恕是不知道萧临屿此时此刻那伤春悲秋的想法,他要是知道一定会出声安慰:没事,你哥我早上还被雷劈晕了四个小时。
  这世界上连穿书这种事都会发生,alpha娘们兮兮怎么了,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何况你还不是alpha呢。
  如果不是丝毫感觉不到萧临屿身上有信息素,谢嘉恕几乎要怀疑他这幅情态是发情期。来到这个世界十七年,就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omega发情期的状态他见识过,一个发情期的omega足以让方圆数十公里的alpha为他血流成河。
  不是发情期,那或许会是……
  谢嘉恕意识到了什么,果断让飞行器转向:“我们去医院。”
  *
  提前拿到许可后,谢嘉恕直接把自家飞行器停在了医院楼顶。
  椭圆柱型建筑屋顶就有小型停机坪,六名医务人员已经严阵以待地准备好了担架和各种急救系统,各个如临大敌地仰望着飞行器降落停稳……
  ——这副阵仗是因为谢嘉恕在通知他们的时候描述地好像病人已经快要不行了。
  不过萧临屿的身体素质在那里,哪至于一不舒服就要躺担架呢。他撑着自己走了下来,反射性地捂住了鼻子。
  ……我的天,你们味儿可都太大了吧。
  “小屿可能正在分化。”谢嘉恕严肃地说,“请立刻给他准备omega专用的封闭观察室……要最好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