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枫樱】击鼓其镗(霹雳布袋戏同人)——不加班就煮柚子的小侯爷

时间:2019-07-20 09:32:00  作者:不加班就煮柚子的小侯爷

   《枫樱】击鼓其镗》作者:不加班就煮柚子的小侯爷

 
    文案
  诗经·邶风·击鼓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
  霹雳布袋戏,枫樱同人文。古代AU,架空历史。主CP枫樱、副CP皇悦
  枫岫:太子伴读
  拂樱:火宅质子
 
 
第1章 惊鸿一面
  火宅的出使队伍浩浩荡荡进入慈光的时候,枫岫在太子身边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太子的功课进度真慢,这些开蒙的课程学了一年,还没学完。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睡过去的时候,先生下课了。
  枫岫起身,把双手拢在衣袖里,规规矩矩向先生行礼。等小太子也被人带着离开,枫岫才长出了一口气直起身。
  “听说火宅佛狱送来的质子长得葱白水嫩,人也沉稳,好多公主都争着去看了。”
  “别瞎说了,火宅佛狱那种贫瘠的地方,能养出什么样的人来。”
  枫岫听着宫女们纷纷议论,也没太在意。左不过又来一个政zhi牺牲品,有什么好看的。听说宫里揽月阁那边樱花开得正好,不如趁着月色过去。他薄薄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来。
  ……
  深夜,一道黑影在皇城内院的屋顶上如履平地。枫岫几个翻身就轻车熟路的摸到了揽月阁,偌大的皇城内院早没了人声。
  月下的樱树盛开,清风过,缤纷如雨,枫岫找了个最舒服的角落坐在屋顶,变魔术一般摸出一小坛酒来,他斜斜的倚在屋顶,仰头喝了一口,这样的人生才叫享受。天天守着规矩长规矩短,有什么意思?
  轻微脚步声响,那颗巨大的樱树下面似乎有人,枫岫一愣,这揽月阁荒废已久,什么人住在这里?借着月光仔细看,那树下人影显然不是慈光的打扮。
  影绰绰看那人一身粉白相间的宽袍大袖,手中一把长剑,举手,投足,借着月色和吹落的樱花细雨,一静一动竟成了一幅画。枫岫讶然,他的目光落在那人执剑的手上,腕白如玉,看似完全没有用力,手中长剑却舞成一片银光,旋身,踏步,展手迎长风万里,带一树落樱。
  那人一头长发随身拂过,自带了三分傲然,七分洒脱。要不是还记得在皇城内院,枫岫几乎要鼓掌喝彩了,他仰头喝了一口酒,不想下面那人听见这些微的声响,已然收了剑招抬头看过来。
  束发,金冠,紫衣随风。他身后是一轮明月,映着无边夜色,那人默默的注视枫岫侧身坐在二层那么高的揽月阁上,对月独饮,这样的豪情,在向来以保守派闻名的慈光可是少之又少,九天揽月……也不过如此。
  很多年后枫岫坐在庭院里提起这惊鸿一面,还感慨的说,那时候眼前就是一幅画,惊如天人,一旁的拂樱淡淡一笑,低声道:你在我眼里,何尝不是如此。
  待枫岫喝完了酒再低头,只看见一个背影,这个装束……是火宅佛狱?
  待枫岫正式见到这个人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的事,他是代替慈光太子去为这位火宅质子接风洗尘,那人的话少,但是声音却好听。
  “拂樱。”他微微颔首,眼里并没有笑意。
  “在下枫岫,太子殿下伴读,太子年幼,还不能亲自来迎,在下代为迎接,还希望殿下你不要见怪才好。”枫岫深深一礼,慈光对这位火宅的殿下显然也是怠慢到可以,别说王公贵族,就是连个臣子也看不见,找了个借口让一个太子伴读来相迎,于情于理其实都说不过去。
  如果拂樱震怒,也是情理之中。所以枫岫躬身一礼就没起来,然而拂樱眨眨眼,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多谢。”
  枫岫愣了愣,半天看拂樱没有发火儿的意思,也没见扶自己起来,他便直起了腰,“殿下初来慈光,有任何不适皆可开口,按照首辅大人安排,殿下暂居揽月阁,不知道殿下还有什么要求?”
  拂樱没说话,抬头去看宫廷上的壁画。
  枫岫觉得这人高冷的不行,又深深一礼,“殿下是对这些壁画感兴趣,不如在下带殿下四下看看?”
  “好,多谢。”拂樱再点头。
  “不必客气,殿下身份尊贵,既然到了慈光来,自然与皇子相当,枫岫一介草民,不过尽地主之谊。”枫岫对这种言简意赅的回话有些尴尬。
  拂樱还是看他,清亮的眼光里没什么情绪,他看了看左右侍从,对枫岫说,“让他们下去?”
  这句命令说的像是在询问。枫岫怔了怔,摆手让人退了下去,等人走光了再回头看拂樱,“殿下……”
  “叫我拂樱。”拂樱伸手拉住还要施礼的枫岫,口气有些古怪的开口,“我官话说的不好,你刚才说的那些,我不是很明白,所以没有外人的时候……你能不能说人话?”
  什么叫说人话?刚才那些……枫岫觉得自己的风度受到了极大地挑战,火宅果然是贫瘠之地,连皇子都是这样……这样的……他看了看拂樱,虽然刚刚是没怎么听懂自己说什么,可完全不乱,应对自如,倒是难得的沉稳老练。
  “既然如此……”枫岫开口犹豫了一下,想了半天才开口:“我跟太子的……老师说,以后你跟我们一起上课?”多年养成的礼仪习惯让枫岫几乎是用不惯我和你这样的称呼,他努力让自己说话速度慢一些,尽量让拂樱能听得明白。
  拂樱显然习惯这样的交流方式,也听得明白得多,他眼睛里终于有了一点笑意,“你叫枫柚?”
  “是岫,不是柚,阴霞生远岫,阳景逐回流的岫。”枫岫看拂樱眼睛里有变成了询问的光,叹了口气,伸手执起拂樱的手,在掌心写了一个“岫”字。
  拂樱看着他一笔一划的写,默默地记,等看完了,他又问了句,“那个……你们慈光之塔,夜里是可以爬那么高喝酒的吗?我那天看见你了。”
  咳咳……枫岫有点尴尬,“这个事情就不要和别人说了,我是偷偷去的。”
  拂樱点点头,然后狡黠的笑了笑,“那……你那天看见我舞剑的事情,可不可以也不要说出去?”
  原来是为了这个。枫岫明白了,拂樱并不是不知道慈光这边的一些礼制规矩,故作天真的问,完全是为了跟自己交换一个条件。也对,火宅来的质子身手不凡这个事儿,的确不应该让太多的人知道。
  “好,我不说就是。”枫岫点头。
  拂樱满意的笑起来,又回身去看那些壁画,“现在,你来给我讲讲这些画吧。用人话讲?”
  枫岫扶额,他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该去火宅游个学,然后研究一下所谓的“人话”到底该怎么说。
  ……
  火宅来的质子跟着年幼的太子一起学发蒙课的事儿一路传开,人们纷纷议论起,火宅佛狱果然贫瘠,虽然来的拂樱眉清目秀生的确实好看,但原来什么都不懂。
  但是很快,慈光首辅这边就收到了另一个消息,拂樱虽然是官话说的不好,但是学习进步速度却是惊人,短短的三个月不到,就已经能和贫士林的尖子生一较高下了。不过身体羸弱,三两天就生病。今天去过问太子的功课,又告了假。太子伴读枫岫去探望了。
  揽月阁。
  原本说生着病的拂樱正靠在廊下看书,枫岫靠在拂樱院落内的躺椅上晒太阳,手上端着特供的香茶,吃着最新送来的水果,“慈光这边看着是不重视你,这些礼节性的东西倒是一样不缺,你这边的供给,只比太子略低了一等。”
  拂樱不说话,手上翻书的动作也没停,过了一会儿,他把书递过来,“看完了,还有吗?”
  枫岫无奈,“你不累吗?过来歇会儿,反正你在慈光的日子还长了去。”
  拂樱伸手拿了一颗葡萄,动作迅速的剥了皮直接递到枫岫嘴边,后者给吓一跳,连忙坐起身,“咳咳,这个不能这么喂得,你又不是楼里的姑娘。”
  “什么楼?”拂樱一愣,“我家里有一个……妹妹,我也是这么给她剥的。”
  枫岫坐直了身子把葡萄接过来,“你在慈光别这么干了,咱们虽然是朋友,但是这样不行。”
  “反正也已经裸诚相见,你……”
  “坦诚!殿下,注意你的用词,是坦诚相见,裸,指的是不穿衣服!”枫岫脸都白了,连忙纠正,“坦指的是敞开胸怀。”
  “有区别?”拂樱看他。
  “区别太大了!”枫岫觉得自己的好涵养已经差不多用光了。当然,拂樱说话直接,不拘小节,近来天气炎热,与其跑去自己师兄那里正襟危坐的喝口热茶,憋出一身汗来还得端着,枫岫确实乐得往拂樱这边跑。
  他看着拂樱在旁边的座位上撩衣服坐了下来,直接架起一只脚就上了桌,“我能不能把上衣脱了?”拂樱问。
  “不能,你会把这边的宫女给吓死,我可不想明天出去听说火宅质子是变态的传闻。”枫岫拒绝的直接了当。他侧头,看拂樱正把那个粉色的宽袍大袖偷偷的撩起一点,晃来晃去的想让凉风进来一点。
  “殿下。”宫女的声音由远而近,拂樱和枫岫两个人互看了一眼同时起身,等宫女到了眼前,就见拂樱半闭着眼坐着,手上的折扇轻摇,明明是正热的时候,却是面色不改。枫岫在一旁站着,后背挺得笔直。
  “殿下身体既然不适,还是不要久在室外,在下陪您手谈一局可好?”枫岫颔首躬身,又是一礼。
  拂樱收了折扇,微微一笑,“也好!”
  ……
  ——未完待续
 
 
第2章 细说风雅
  “一曰稽首,二曰顿首,三曰空首,四曰振动,五曰吉拜,六曰凶拜,七曰奇拜,八曰褒拜,九曰肃拜。”揽月阁内,枫岫在这边手把手的教拂樱礼仪。
  拂樱学的虽然认真,但是眼神里也有三分不耐烦。枫岫笑,“你别这么瞪着我,我可是因为知道你会烦,主动请缨亲自来教你的,如果让我师兄无衣来,怕是这一个站姿你要练一天了。”
  “麻烦。”拂樱摇摇头,枫岫无奈,“再做一遍,要这样……不行,这样我看不见你。来,你!”他抬手点了旁边一个火宅的侍女,“这些礼节你会吗?”
  侍女点点头,枫岫也满意的点点头,“好,你来给你们皇子殿下做个示范,我在旁边看一下。”
  那侍女依言做了动作,枫岫负手站在一边看,他伸手去帮拂樱纠正动作的时候,突然挑了挑眉,不对!
  “今天到这吧,你们先下去,我再给殿下讲一讲其它的东西。”枫岫对着周围的人摆了摆手,等人走了,拂樱一脸疑惑的看着他。枫岫拉了他一把,“你跟我来。”说着直接转过屏风,把人带到里面的隔间。
  枫岫收了笑容,“殿下来慈光……也有一段日子了吧。”
  “四个月多一点。”拂樱算了算日子,“你怎么了?不是说过了,没人的时候叫我拂樱。”
  “我有些事情不解,想请教一下。”枫岫四平八稳的在茶桌旁边坐下,伸手倒了一杯茶,“殿下请。”
  拂樱怔了怔,他觉得枫岫口气中有些生疏,这份生疏让他觉得讨厌。
  “拂樱,我们可算得上是朋友?”枫岫喝了口茶,斟酌了一下用词,才慢慢开口。
  “当然是。”拂樱皱眉。
  “好。”枫岫再喝一口茶,“我们这边有一句话:君子交友,其淡如水,以诚为贵。所以你既然当我是朋友,我倒想请教一句,拂樱好友,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这话什么意思?”拂樱眼神一黯,一只手悄悄抬起按上腰侧。
  枫岫冷眼看着他动作,不动声色的喝了第三口茶,“起初,我以为佛狱皇子不懂礼节,官话不好,是因为佛狱贫瘠,对这方面的事也并不看重。但就刚才看来,你身边随便叫过来一个佛狱的小侍女,都远超过你这位皇子,到底是你身为皇子在佛狱的时候不学无术,还是你根本就是另有身份?”茶杯被重重的放在桌上,枫岫眼光变得有些凌厉。
  拂樱看着枫岫,四目相对,陷入良久的沉默。
  枫岫觉得不太好,他想说一下想法,没想到话到嘴边还没来得及,拂樱突然抬手,一把匕首裹着风声就到了枫岫眼前,枫岫一惊非小,急忙后退起身,堪堪躲过,拂樱动作极为迅速,一招未中,他旋身抬腿就踢过来,屋子里狭小不得施展,枫岫拼命躲闪,肋骨上也中了一招。
  等他再退,已经是退到床边。枫岫无奈,不还手看样子是绝对不行。他想着,就这么抬手接住拂樱握刀刺过来的手腕,翻手一拧,拂樱吃痛,匕首直接甩了出去,他抬起空着的手照准枫岫的脸又是一拳,枫岫后仰一闪,就一屁股坐在了床上,他看拂樱攻势太猛,抬脚对着拂樱小腿就踹了过去,结果后者一下失了重心,整个人压在了枫岫身上,“咚!”巨大的声响,是拂樱头碰到床柱上的声音。
  看他重重撞了一下头还想起来打人,枫岫连忙一把把拂樱手扣住,抬腿就把人压在了身下,“等等等等……你冷静一下。”
  拂樱挣扎了一下没什么效果,枫岫一个大活人整个压在他身上,“放开!”
  “不放,你这是要杀我!”枫岫断然拒绝。
  “不杀你,你去告诉别人,火宅必有危险。”拂樱拼命挣扎。
  “我不告诉别人。”枫岫无奈,他现在压在拂樱身上,两个手也废力制住拂樱的手腕,如果现在有人进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打算强奸这位火宅来的质子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