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荒唐(近代现代)——不归尘土

时间:2019-07-20 09:28:58  作者:不归尘土

   《荒唐》作者:不归尘土

  文案:如果不是毕业生晚会的那次意外,霍一唯永远不会想到自己会踏出自己的学术,也永远不会想到自己的一辈子竟然会和一个远远超出了他意料的人纠缠近二十年。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你会后悔吗?”
  霍一唯怔愣地握着开始变凉的咖啡杯,眼角被时光刻上了细细的纹路,青春已经不再,风华却越积越沉,他的眼里像是荡漾开了温柔的水波,声音沉稳而坚定,“不会。”
  “即使被伤害,这也是曾经的我的选择,永远不会后悔。”
  “永远不会。”
  “只是如果可以,我再也不想一个人走得这么辛苦。”
  ——————————————————————
  我把遇见他视做命运的恩赐,只可惜他给我的永远都只有伤害,我永远…都成不了他的唯一
  攻受属性:冷峻自私花心偏执渣攻X温吞坚韧心思缜密贱受
  部分情节内容选自现实生活故事,有部分夸张处理,勿细究
  雷:双不洁警告
 
 
第一章 
  十二点五十九分。
  嗯,距离他和祁容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十九分三十一秒。霍一唯看着手腕上的百达翡丽,这是他为了和祁容手上的5115能搭配起来特意托在瑞士生活的朋友买的,只是现在看起来他花费的这些心思实在是可笑。爆头,砰砰砰砰
  他知道祁容的工作很忙,所以特意将午餐安排在了天容地产大楼对面的鸿昇广场,只是那个人还是没来。
  霍一唯禁不住苦笑,却又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
  其实,他在来这里之前已经与自己打了一个赌,如果祁容能来——哪怕祁容迟到不准时来,他都会继续坚持下去,坚持着再喜欢再追逐祁容十年。
  可是他没有来,他输了。
  他特意选的勃艮第夜丘黑皮诺红酒已经失去了最佳的品尝时机,桌上精致的法式工作餐也都已经凉得没了味道,即使色泽依旧诱人,也让他没了食欲。
  霍一唯微微弯曲自己的脊背,吐出一口气,像是耗尽了身体里所有的力量一样,“放弃吧……”
  他小声对自己说道,今天是他的二十九岁生日,终于有了想要放弃继续追在祁容身后的念头。
  手机开始疯狂的震动,不用想霍一唯都知道能够在这个时候找他的人会是谁,他深呼吸一口,压下自己心头不断翻滚的苦涩,接起了电话。
  电话另一端的人声音爽朗而充满了朝气,完全不像一个已经要三十岁的男人,“霍一唯!你是不是又在等祁容那个混蛋!”
  霍一唯立马赔笑,“没有,我现在在鸿昇吃午饭。”
  电话另一端的人是展舒,是霍一唯认识了十几年的好友,他们从高中时期开始就是同学,缘分一直延续到了大学。
  “最好是这样,晚上来我家,我和郜澜给你庆生。祁容那个混蛋,你该放就放掉,十一年了,没必要在他一棵树上吊死。”
  “嗯。”
  展舒又在电话的另一头说了很多,无非是让他多注意自己的身体之类的话,别人说来虚假的话从展舒口中说出来就让霍一唯觉得舒心很多。
  你看,即使他十一年都追不上自己的爱情,至少还是有自己的友情和事业的。
  霍一唯撑起微笑,让自己下午能神色如常的去天容上班,毕竟他还是天容的副总,和祁容还要在公司里过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生活。
  然而霍一唯刚刚站起身,他好不容易撑起来的微笑就消失不见了。
  他选的旋转餐厅在鸿昇的十一楼,临窗视角极佳,正好能看到天容地产的大楼门口。而现在,他就清楚的看到祁容正带着营销部新上的新人陈意哲从车上下来。
  那样的距离和互动,绝对不是一般的上司和下属会保持的举止。霍一唯忽然就觉得自己真的是可笑极了。
  感情的事本来都是各凭本事,他追了祁容十一年都追不上是他没用,可如今,一个刚刚跳槽来到天容的新人连部门经理都算不上就能从祁容的车上下来,和他举止亲密。恐怕他和祁容之间,他再怎么努力再怎么追逐,都只能是没结果。
  霍一唯想起了一个月前祁容让自己去他的办公室,指着陈意哲说这是市场部从富力格新挖来的人,先放到他手底下的营销部练练手,让自己多指点指点。当时他还没有多想,就真当陈意哲是个人才,常青藤的归国高材生,家境优渥谈吐不凡,虽然觉得让自己亲自带着有点太过重视,但是霍一唯还是照做了。
  这一个月的时间手把手的带着陈意哲熟悉业务,就差没交出自己打拼这十来年的人脉老底,结果——竟然是这么个狠角色。
  霍一唯一口气没提上来,被气笑了。
  手机屏幕还停留在最近联系人的界面,列表中的第二个是他并不愿意联系的人,最终他想了又想,还是拨通了那个号码。
  “喂——是我,霍一唯,你之前说的让我去科院的事情我仔细考虑过了,我已经不从事规划设计很久了,帮你做些规划和调研还可以,入职我暂时不考虑了。”
  听着电话对面欣喜若狂的声音,霍一唯挂了电话,许久吐出一口浊气。
  “该说再见了。”
  十年的时间,足够让霍一唯如火的热情慢慢冷却最后化为平静的海水,霍一唯起身,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餐厅,就像是头也不回的告别了他的过去。
  天容集团早些年只是主攻地产,并不以对外商贸和科技产业为主,祁容在接下了从父辈手里传下来的位子之后才开始对天容集团的经营范围做了变动,十年的时间,天容也不负众望,生意蒸蒸日上,酒店度假庄开到国外,成了享受和高端的代名词。
  霍一唯从还没毕业的时候就在跟着祁容打拼,到现在他已经在这个集团中呆了十年,他持有自己百分之三的股份,是人人尊敬的副总,但是现在他的位子要拱手让给他人。说不甘心,他有,说愤怒,他也有,只是他想放过自己了。
  祁容是个什么样的人,十一年了他怎么会还看不清呢。
  想起展舒说的要给他庆生,霍一唯打起精神来,走进了天容的大门。
  一整个下午,霍一唯都躲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哪怕祁容的办公室就在走廊的另一端,他也选择用电话办公,他不想看见祁容,害怕自己情绪失控,怕自己好不容易才下定的决心在看到祁容的那张脸时又轻而易举的被瓦解掉。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的时间,霍一唯这才赶着下班的钟点分秒不差的离开自己的办公室,然后特意从普通员工梯下去,叮嘱自己的助理秦放任何人来找都不见,这才放心的从车库里开走自己的英菲尼迪先回自家去取给展舒带的特产,然后才取车去城郊的展舒家。
  本来打算趁着快下班的时间找霍一唯再多了解些事情的陈意哲扑了一个空,办公室空无一人,就连霍一唯的助理秦放都收拾东西准备走人,多一个字都问不出。
  要知道霍一唯往日是和祁容一样的加班狂魔,不干到完全收工根本没有要下班的可能。陈意哲拿着市场部刚送过来意向书申请最后到了祁容的办公室。
  “祁总,霍总已经走了。”
  正在批文件的祁容动作顿了顿,“走了?”
  陈意哲点点头,祁容抬头看着眼前俊秀的年轻人,目光里流露出满意的神情,“放在这,你可以下班了。”
  “祁总还要加班?”
  “等这些看完就走。”
  陈意哲忽然上前一步,那张清秀俊逸的脸上流露出一点蛊惑的神情,“那——祁总有没有时间晚上和我一起吃一个便饭?”
  祁容狭长漂亮的眸子里闪了闪,许久才说道:“好。”
  【作者有话说:新书和大家见面啦~
  这是一个非典型的渣攻贱受故事
  霍一唯是一个冷静又强大的人,大家等着看祁容认认真真验证真香定律吧!
  精灵龙还差几个番外,所以荒唐暂时保持隔日更的状态,22号开启日更模式
  阿土谢谢大家的支持~】
 
 
第二章 
  霍一唯走后天容大楼的三十五层发生了什么他一无所知,他现在在展舒的家中,正举着扎啤和展舒拼酒。
  勃艮第的黑皮诺是祁容最爱的葡萄品种,可是他喜欢的却是啤酒,尤其是举着瓶子吹的时候,感觉更是爽。
  展舒做饭的手艺很好,和郜澜一起做了一大桌子的菜,还有展舒亲手做的蛋糕。一桌子丰盛的菜肴被吃了七七八八,最后上的是展舒花了两天时间熬得老母鸡汤揉的长寿面。面条的口感筋道入味,吃起来让人觉得回味无穷。
  吃饱了,舒服了展舒就把郜澜轰去收拾碗筷,自己则和霍一唯到庭院里躺着摇椅看月亮。已经入夏了,这几天的天气还算不错,还能在四九城的天空中看见星星。
  霍一唯之前去湘地一带谈生意,从一位老先生那里得了两块上好的黑茶茶砖,知道展舒的肠胃不好,特地带了过来。
  “我决定要离开天容了。”霍一唯忽然说道。
  展舒晃在摇椅上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又慢悠悠地摇了起来,“真的决定了?”
  “决定了。”
  “你总算是有点出息了。”展舒顺手抄起小几上的报纸拍了霍一唯一下,“决定了就别再回去。”
  “祁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么多年一边跟你不清不楚的,身边的人还都没断过。断了好,之后你打算去哪儿?”
  “江铭扬让我去科院,老师的意思也是让我回去继续做研究。”
  展舒腾地一下起身,摇摇晃晃的样子,直看得刚出来的郜澜惊出一身冷汗。
  “当初我就是个傻叉,什么让你去勇敢追求自己的爱情,祁容压根就不适合你!”
  霍一唯一看展舒的脾气又上来了,“是是是,你说的对。”
  展舒的脾气实在是够爆,这么多年来和郜澜磕磕绊绊的走在一起也不容易。
  “过一周我要去非洲取材,你和我去。”展舒的语气横的有些不讲道理,但是霍一唯也知道展舒这是为了他好。
  看了看一旁眼巴巴地希望和展舒一起去非洲的郜澜,霍一唯还是拒绝了展舒的提议,“我想自己出去转转。”
  要知道,这些年来他一直跟在祁容身边,已经很久都没有过自己的生活了。
  展舒冷静下来,一边喝茶一边问道:“你打算去哪儿?”
  “去欧洲转转。”
  霍一唯的目的地让展舒闭口不再讲话,他知道欧洲对于霍一唯来说是一个未圆的梦,他不想让霍一唯伤心。
  “你、你去吧,然后去科院,别再和祁容纠缠不清了,他不是个好东西。”展舒的话说得断断续续的,霍一唯知道,展舒这是开始醉了。
  于是起身,和一直等在一边的郜澜打了个招呼就准备离开了。
  你看,现在他就算在想陈意哲和祁容真的在一起了,好像也没那么心痛了。
  最后他去了英国的剑桥郡,一去就去了半个月的时间,天容的工作一直都让秦放处理,实在处理不了的就转到他这里远程解决。原来他从来都没有出差的时间超过一个星期,原因是不放心祁容的生活交给他人照料,如今看来,没有他祁容也会活得很好。
  曾经他还以为只要自己够用心,无微不至的照料祁容的生活就会让他离不开自己,不过这半个月都没有一点祁容的消息——他还是太高看自己了。
  回到四九城的时候,这里的天气已经很暖和了,他穿着大衬衫和休闲装,戴着一副无框的大墨镜,一个人优哉游哉的从机场通道出来,然而刚一出来,就被几个西装革履的人请上了车。
  为首的那个人他认识,是祁容的贴身保镖。老实说再次看到这些人他还是吃惊了一瞬,祁容的这些亲信多少都有些看不起他,这是他一直都知道的,今天这些人这么毕恭毕敬的来请他,实在是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上了天容的商务车,为首的人是祁容一直带在身边的孙文,孙文还是那一张冷硬的国字脸,“霍总,祁总住院了。”
  霍一唯这才慢悠悠的摘下自己的墨镜,眉头微微皱了皱,“……他怎么了?”
  “祁总出去吃饭,回来之后就急性肠胃炎住院,到现在半个月的时间一直都没有好。我们请您过去,是想让您看看平时霍总都为祁总准备的是什么粥饭,我们好照顾祁总的身体。”
  听完孙文的话,霍一唯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己的袖口,半晌才应了一声,“……哦。”
  “陈意哲不在?”
  “陈先生为了照顾祁总累病了。”
  霍一唯掀了掀唇角,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那好吧。”
  他没应下孙文的差事,也没明面上拒绝,他现在还没完全脱离开天容,不能和祁容的人闹僵。
  孙文多看了霍一唯两眼,眼前的这个看上去有点病弱苍白的男人一声不吭地消失到英国的剑桥郡,还一去就是半个月,人是瘦了不少,但看上去精气神反而比之前要好很多。
  不知道他的预感准不准,总觉得擅自消失半个月才回来的霍一唯要比之前还难以应付。
  医院的病房里,祁容正在闭目休息,那张漂亮的脸上难得的没有神采,眼底还带着点乌青,一看就是多日都没休息好的样子。
  他刚一踏进病房,正闭目休息的祁容就睁开了眼,睁开眼,床上的仍旧是那个威名赫赫,气场冷峻强悍的祁总。祁容让他身边的祁双扶他起来,半靠在床上看着站在门口的霍一唯。
  半个月未见,此情此景竟然让霍一唯觉得有些好笑,“你还好吗?”他一直是一个礼数周全的人,哪怕一边祁双在用愤恨的目光等着他,他还是神情自若的和祁容打招呼。
  “你来了。”哪怕霍一唯站在他五步开外的地方,祁容仍旧觉得自己恍惚闻到了霍一唯身上一直带着的药草味。
  很清淡的味道让祁容觉得困扰他多日的头疼似乎有所缓解,连带着看着霍一唯的眼神都柔和了很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