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青蓝/老鼠偷灯油(近代现代)——因渣

时间:2019-07-19 08:24:43  作者:因渣

   《老鼠偷灯油》作者:因渣

 
  文案:平淡的校园和平凡的少年。 外热内冷攻x外冷内热受 作者文笔不好,傻白甜文,可以当消遣看。
  他以为要在暗处待一辈子,突然一道光出现了
    作品标签:近代现代,青春校园,情投意合,双向暗恋,HE。
 
第1章 补身体当然要打篮球啦
  有人说青春是炙热的红色,或者朝气蓬勃的绿色,也许是纯洁的白色。但在昭明眼里,他所拥有的那个特别的时期是青蓝色的,平凡不华又值得回味。
  “解开。”
  徐昊冷眼看着眼前坐在桌子上的人。
  他不过是出去接了个水,回来之后就发现不对劲。这会儿离上课就几分钟了,但他没法更换下节课的书,更没法把自己与班里其他人隔离开。
  因为他桌子抽屉被人挂了个密码锁,锁死的。里面不知道放了什么,抽屉边角空隙露出些纸条,还有地上一小块碎屑,一看便知道是有人从他身上寻开心。身着校服的少年双手紧攥着拳,脸上却看不出一丝端倪。徐昊低头与那位男同学对视,还是平日那张好像惊不起波澜面瘫表情,男同学被他看得不舒服,从桌子上下来后退了一步。
  “你别找我,是我的锁,但钥匙不在我这儿了啊。”说完还拽出裤子口袋,想证明给他看。
  教室里几个男生聚着堆笑,丝毫不打算避讳他。昭明也在其中,好像并没有发现他被人盯着,还在对周围的人说话。突然感觉到一股子拽他的力才停下来,对着徐昊露出一个微笑。
  “你猜下密码嘛,跟你有关。”
  徐昊没说什么,只是稍用力推了他一把。
  “哎,钥匙。”昭明见他没有把这件事当玩笑来看待,一时间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从书包里翻出一串钥匙,却不料扔出去之后却没有人接住,钥匙沿着一条抛物线掉到地上。“我去不是吧,你怎么不接啊?”
  昭明捡起钥匙递给他,还带着笑脸模样。下午的阳光刚好,昭明一侧对着窗外,弯弯的眼睛显出澄澈的琥珀色,这样的画面不知道能吸引多少人。但徐昊根本不吃这一套,他故意用力抢下钥匙。
  少了挡板的束缚,里面的东西一泻而下。纸团撒了一地,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做的还是从哪里搞来的,总之是让人看了很不舒服。徐昊把锁扔在那群男生面前,凝视了几秒,眼神说不上狠厉,但令人心惊。
  他转身走出了教室,表情这才有了一点变化。昭明看着不对,对周围的人说了声“快点给他扫了”后跟了出去。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徐昊的身影。
  高一教学楼后面有个不用了的篮球场,已经开始长草了,徐昊就坐在那里的石凳上发呆。他讨厌麻烦,所以从来不主动惹事,即使被人这样对待他还是懒得做什么。这本来还不值得让他生气,知道他看到昭明也参与其中,才有了一点愤怒。昭明是他开学半年以来唯一一个人姑且称之为朋友,在此之前他没有任何一个可以走得近的人,包括父母。
  徐昊用大腿撑着胳膊,闭眼低着头想事。好像被同班同学针对感觉实在不好受,他除了少与人交往,更从未做过任何招摇的事情,谁知道他们竟然把目标转向他。
  就像是被压迫着颈部血管,这整件事都让徐昊呼吸不通畅,这会儿还没有缓过劲儿来。突然一个篮球被他的脚挡住,他才意识到有人过来了。
  “找了你老久了,才从楼上看见你在这儿。”昭明一屁股坐在旁边,胳膊刚想搭上他的后背,就顺着徐昊坐直的身子滑了下去。
  “找我哈?”
  “找你道歉。”昭明戳了戳他脖子上的红印,“对不起,过分了。”
  徐昊扯了扯嘴角,给了昭明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他完全不觉得昭明会有任何一点内疚感。
  “谁的主意?”徐昊说完又自觉没有什么意思,补上,“算了,没意思。”
  “别啊!哎呦耗子,对不起对不起,真的。不是针对你,就是打赌打输了。那钥匙王易军扔给我我不好再扔出去吧。也不是,唉,总之是我的错。”
  “我没什么兴趣。”
  嘴上说没有兴趣那就是不打算再追究了,他对这些小孩子一样的人之间小打小闹有些抵触,看这些事总是带着一个故作深沉的成人的眼光,忘了自己也是那些小孩子其中一员。
  刚才在班里人很多,的确不好定性是谁的错,所有人都是参与者。他认为这件事只是让他更难以融入这个班集体,他试图把自己隔绝起来,就像是过去的十几年一样。但没有料到会有人来打扰他,非要把他从自己的小天地里拽出去。
  即使这个人也不是只对他一个人感兴趣。
  “你别啊真的!你要是生气你就说都是兄弟!”昭明有点慌张,抬手在徐昊眼睛前晃晃想引起他的注意,“你要不打我一顿吧,我不还手,你轻一点。”
  “你太聒噪了。”
  高一刚开学第一天,昭明与他说话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尽管大多数情况只有他一个人在说。他似乎是有成千上万个话题聊,无论是跟谁都不会有枯燥的时候。
  自来熟的威力冲击让刚入学还不适应的徐昊措手不及,十几年社交能力的缺失突然就被一个话唠的少年补上了。这个少年把他从自己的世界拽出去的方式大概是炸了那里,用各种不重复的生动的语言文字。
  而此刻只想自己静一静的徐昊内心很想爆炸。
  “能闭嘴吗?听不懂我讲话么。我、不、追、究、了。”
  “那那那......”昭明做了一个拉上拉链的动作,“最后一句话行么?”
  看到徐昊平日里最常见的看智障的眼神盯着他,他感到一丝丝委屈,用矫揉造作的语气道:“那能抱抱吗?昊昊?如果你不生气气了抱抱我呗,可不可以不要把脸转过去。”
  掐着嗓子讲话让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徐昊蹬了他一脚,站起来想走。
  “哎别走啊!”昭明迅速抱住徐昊的大腿,借着大腿的支撑又把手移到人家腰上,趁机还摸了一把。“还没抱抱呢.......挺细。”
  说完又蹭了蹭。
  “你真是......”
  “你别生气了吧不然我继续恶心你,我还有好几招儿呢。”
  徐昊扯着他的头发把他从自己腰上弄下来,又夸张的往后退了好几步。经过昭明这么一闹,这会儿他内心倒是不再别扭,把刚才那件事放下,内心起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别闹了,打会儿球。”他捡起地上昭明带来的篮球,故意砸在坐着的那人身上,不疼。
  “一会儿上语文啦。”
  “嘁......”徐昊嗤笑一声,“不上了。怎么,你怕?”
  “当然!......不怕啦,打就打。”
  篮球让徐昊忘却一切烦躁,在这里他只需要寻找如何攻破对方防守的途径,这样酣畅淋漓的运动让两个人沉溺其中。
  于是谁也没有发现他们已经被人盯上了。
  几分钟后,刚才还在球场上英姿飒爽的两位已经身处地狱——级部办公室,此时垂头丧气的站在教导主任面前。
  “长脸了啊你们?敢逃课了啊?”
  他们这一级的教导主任叫许成江,被大家称作许大喇叭,原因就是他话多还嗓门大。但因为惩罚学生的手段实在高明,整个级部都十分畏惧他,所以只敢在背后叫叫。倒是也有人挑战过他,之后后果......就不言而喻了。
  两个人都没出声,徐昊偷偷看了昭明一眼,发现对方也在看他。目光对上的一刹那,昭明开始小幅度的摆头和眨眼。
  实在是无法get到他的意思,徐昊眨眨眼表示疑问。不想对面那人十分不配合,勾唇笑了笑不再回应。接着脸上扬起了一种“事已办妥”的自豪......
  他理解成什么了?徐昊不太敢深入想。
  “说话啊你们?刚才不还生龙活虎的嘛怎么一见了我就耷拉下头来了啊?”教导主任很生气,已经把地中海上的几根发丝气的飞起了。
  “呃......应该说啥?”昭明问。
  “说啥?这个还用我教你们吗?哪个班的?姓名?为什么逃课?你们真是给我长脸啊!”
  “八班的,昭明。老师,我有点肚子疼,让他带我去医务室的。”
  “肚子疼到球场上啊?”
  “是这样的老师,我身体从小就不太好。校医说我经常肚子疼是因为缺乏锻炼,平时应该多跑跑跳跳。”
  徐昊被昭明张口编瞎话的水平惊呆了!不禁怀疑起自己是不是穿越到了小学时期。
  “于是你们就不上学啦?打篮球去了哈?”
  “希望您能理解,老师。校医说我这样老了以后有我后悔的,我怕我时间不够了,想利用好每一分每一秒,这才出了语文课打篮球的事情。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还有老师,你不要责怪......”
  “对不起老师,都是我们的错,我们甘愿受罚。”徐昊急忙打断昭明的话,他怕他再说下去就不是找班主任请家长那么简单了。
  许大喇叭似乎是被这两个人气的不轻快,估计从业几十年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学生。一个连瞎话都不想好好编,另一个虽然态度良好但一脸“我最厉害”既视感。他一时竟没想出什么好招用来治这两位神仙,于是在心里默默记下了一笔小账,把两个人赶了回去。
  到了班里,两人的事迹早就被传开。一群人围着昭明问东问西。
  徐昊没再理会他们,自己独自回到位置,刚想趴在桌子上补一觉就被人叫了一声。
  “那个......”是一个女生,也是密码锁事件发生时在场的人之一。“那会儿的事,对不起了。我当时没有敢说话。”
  他隐约记得这个女生是班里的宣传委员,似乎挺受欢迎。想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来道歉,她的名字叫龚......他忘了,只记得全班都叫她“老龚”。
  “谢谢你,我已经不在意了。”徐昊朝她一笑。
  老龚走出去几步后他还听到她和伙伴说着“原来都没仔细看今天发现长得有点帅”这样的话,心里觉得有点好玩,好像有什么解开了似得。
  从小到大他都是不被注意的那种人,别人不管他而他自己也很享受这种独来独往。但上了高中之后好像一切都在缓慢的改变,是环境在推动着这种改变。他有了人生中第一个朋友,同时似乎还能受到几个女生的关注。他把自己排除在外太久,也从来没有想过如果和一群人一起成长会是一种怎样的情况。
  这就是正常的高中生正经历的事情吗?他心想。
 
 
第2章 撩妹大佬惨遭男人拒绝
  关于逃课打篮球的事,最后还是由班主任出面解决。只罚了他们两个一人一份五千字以上的检查。
  虽然这份检查含水量很高,大部分都是从百度搜索直接复制黏贴的,昭明还贴心的帮徐昊也准备了一份。好在交上去的检查老师也没有什么看的兴趣,这件事就算这么简简单单的过去了。
  谁也没有把车锁事件捅到老班面前,自从老龚给徐昊道歉之后,陆陆续续又有几位同学以口头或小条的形式对他表达歉意。车锁的主人王易军也十分郑重的找他,不知道的还以为要表白了。
  昭明坐在徐昊的桌子上,随手揪起一张被叠好放在铅笔盒里的小条,大声念了出来:“徐昊,不好意思。我们当时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是我们的错,希望你原谅我们。如果可以的话......”
  徐昊一把抢过小条,阻止他再读下去。
  “干嘛啊又不是什么隐私!”昭明跳下桌子,稍稍整理一下校服,“她邀请你出去玩哎,你不去么?”
  “没这个打算。”
  “哎不是,你看看人家用粉色的便利贴耶。你说......她是不是看上你了啊?”
  徐昊嗤笑一声,没有理他。从桌洞里翻出英语书打算背单词,结果单词那页无情的被昭明的手挡下了。
  这只手骨节分明,指甲修剪的整整齐齐,徐昊不止一次在看他打篮球时注意过这双手。
  “你到底干嘛?”徐昊抬起头盯着他。
  “聊聊,聊聊啊。你看你长得也不错,还大度,除了有点小孤僻。不过现在的这种冷酷的帅帅的男生不是很受欢迎么?没理由她对你没意思啊!”
  “那你也对我有意思?”
  “切你真没意思,跟你天儿都聊不下去。哥们儿我还想给你传授我独家整理的咱班女生颜值分析呢。”昭明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弯下腰,几乎和徐昊面贴面,用极低的声音说。
  “你可真无聊,有这闲工夫为什么不去学习。”
  “哟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说得好像逃课的不是咱俩似得!”
  徐昊懒得和他理论,轻推了一把昭明。昭明嘴里叫着“靠你个混蛋敢打我”开始对他动手动脚,想通过痒痒肉击溃他的攻防。徐昊忍不住求饶,只在停下的时候笑骂了一句“滚蛋”。
  “耗子你太过分了,我走了!”
  “不送。”嘴里虽嫌弃的让他快走,说完后却自己都没发现的小幅度笑了一下。
  下午体育课时,徐昊依旧坐在一旁闭目养神,突然被几个走过来的人打扰。
  为首的是张金龙,他们班的体育委员。
  “徐昊,打篮球么?”
  徐昊的球技其实不错,只是很少参与到班级活动中来,体育课也只是独自坐着。被人邀请他还有一点受宠若惊的感觉,看到篮球架下面昭明朝他招了招手,犹豫片刻,道:
  “好。”
  一站到篮球场上,他就吸引了班里的几个女生。她们大概在疑惑明明平时没见他参与这些,为什么今天和这群男孩子玩起来了。徐昊朝她们那个方向微笑了一下,随后后退几步投入到运动之中。
  这一局他和昭明不是队友,路过其身边时,昭明低声道:“让你看看我真正的实力。”
  徐昊挑衅的一笑,没回答。
  敌队率先抢夺到了球,昭明带球想要抢占先机,他的速度很快,优势不仅体现在短跑上,还在球场上发挥的淋漓尽致。几步便到了篮筐下,欲弹起扣篮时不料被徐昊拦住,徐昊灵活的卡位没有给他突破的机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