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十年依旧(近代现代)——桃桃桃桃桃学啦

时间:2019-07-19 08:23:37  作者:桃桃桃桃桃学啦

   《十年依旧》作者:桃桃桃桃桃学啦

 
  文案:比亚与霍德的日常秀恩爱史。
  ---------- 属性:冬日暖心炖汤 ----------
  同行十年,感谢我爱你,你也爱着我。
  作品标签:近代现代,都市爱情,甜宠,年上,架空,情投意合。
 
 
第一章 
  彼时,他们已走过十年。
  十年间,并不是没有过争吵、冷战,其中甚至差点分手,但每一次矛盾爆发,他们总能发现,原来自己是那么地爱着对方,然后反思低头,重归于好。
  不止一个人问过比亚,到底是什么促使他们能够一直一直走下去。
  比亚曾认真地想过,只能归结为,在对的时候遇到了对的人。
  “在我想收心找个伴过一辈子的时候,你出现在了我眼前。自第一眼,我就知道这辈子非你不可,那时候我只想着,这个人必须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所幸,你接受了我。虽然迟了点……比亚,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坐在对面的霍德,虽然面带微笑满目深情,但比亚就是能看得出淡定之下的紧张。这样的霍德,让比亚恍惚看见了十年前的他,光明正大地追求,素来绅士有礼,偶尔耍耍流氓不要脸皮,但依然能感受到他的紧张不安。
  霍德明明就是个惯常霸道至极的人,却总是在某些时候,突然地将柔软一面显露出来,让比亚忍不住心软心疼,无法拒绝。
  “好。”比亚郑重而坚定。
  …
  ……
  喧闹嘈杂的餐厅,他一下子抓住了霍德·兰尼斯特的目光。
  他安静地坐在那儿,身前的餐盘用得很干净,认真地在聆听张牙舞爪的同伴说些什么,偶尔发表几句自己的意见,冷静地看着同伴突然像掉入沸水中的螃蟹一般剧烈挥动手臂。
  霍德·兰尼斯特从上到下仔细地打量着他,大概是这赤裸的打量打扰了他,他扭头精准地寻找到了视线来源,面无表情地与霍德对视,仿佛,或者说是,他就是在控诉霍德的不礼貌。
  霍德·兰尼斯特收回初见时内心泛滥的惊艳,抱歉地笑了笑,本以为他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去已经是最好的回复,却不料笑容也漫上了他的脸颊,虽然在他低下头的那一刹那转瞬即逝。但只凭那几秒的笑容,霍德·兰尼斯特知道他一下子跨进了自己的心。
  “天哪,我觉得我坠入了情海。”霍德·兰尼斯特注视着他收拾餐盘起身离开,在跨出餐厅时他转头不经意地扫了霍德·兰尼斯特一眼。
  “怎么了?”霍德·兰尼斯特的特助德夫注意到了老板的异常。
  “不,没什么。”
  我只是觉得我看到了误入人间的精灵。霍德·兰尼斯特内心道。
  霍德·兰尼斯特会走在斯坦福的校园小径上,纯属是跟材料科学的某教授有一项十分重要的项目合作。这份合作不仅关系到了之后公司发展的大方向,教授本人更是他曾经在斯坦福的导师,霍德·兰尼斯特必须诚意十足,所以今天他亲自来了。
  按照特助德夫汇报的下午行程,在饭后散步结束后,应当先在教授的办公室里畅谈一番,喝杯下午茶,再在教授或者他的得力助手带领下参观他们的实验室,重点自然在他们合作的那个小玩意儿的实验室。
  没错,霍德·兰尼斯特今天不止是来见教授的,更是来监工的。
  只是凑巧,赶上了斯坦福120周年校庆这天,本打算在饭后寻一条安静的小路走走,让紧绷好几个月的神经放松一下,却不曾想无论哪条平时安静的小路,都时不时有人经过。隐隐约约,还能听见学生们用音箱放着自弹自唱。
  虽然也算难得有了休息时间,但一想到晚上还要参加一场必须出席却并不十分重要的宴会,在宴会前,还有一个来自正在斯坦福取景拍戏的情人共用晚餐的邀约,霍德·兰尼斯特就觉得头疼。他头疼要和那些无关紧要,想从自己这里获得好处的人对话,要跟一个并没什么感情的人“你侬我侬”地用餐,用餐地点还是他并不十分喜欢的高档餐厅,也头疼晚上该找谁作伴赴宴、在哪儿过夜、和谁上床才能让自己心情好一点。
  霍德·兰尼斯特脑中那个青年的样貌一闪而过,顿时更觉一天的行程乏味至极。
  正当霍德陷入自己在他人眼中十分美好的烦恼之中时,德夫急匆匆地从远处走来,提醒已经在某状态静止很久的霍德应当开始转动起来。
  …
  ……
  这天本是比亚难得的休息日,原本打算睡到自然醒,中午去父母住所蹭一顿美味可口的中式午餐,再在藏书丰富的书房内,坐在落地窗前晒着太阳看本书,顺便可以跟父母来场各方面的深入交流,最后在与高中好友们的晚餐后回到校外的住所。
  但计划似乎就是用来打破的,教授一个突如其来的紧急联系,就让比亚不得不推翻所有的计划,带着厚厚几沓资料急匆匆赶往教授办公室。
  母亲亲自烹调的美味中餐,变成了学校餐厅内不甚得他心的西餐;午后的悠哉时光得陪着教授接待远道而来的贵客,还要作为个导游领着对方参观实验室;而与高中好友的聚会,则被自家亲爹趁火打劫,变成了形形色色的商人、政客都参与的宴会。
  原本好好的一个休息日,比亚脾气再好,也会觉得烦躁不堪。
  “霍德·兰尼斯特他就是个天才!”教授正费劲地给沙发换上格子条纹的新洗外罩,那是教授最喜欢的沙发外罩,却是让比亚忍不住翻白眼的审美。
  “是是是。”比亚敷衍道,他正用温度计控制着温度,好调配出恰到好处的奶茶,并不打算给教授帮把手。
  霍德·兰尼斯特,这是个让比亚耳朵都听出茧的名字。从入学至今,这个名字作为个极具传奇色彩的天才学长,被每一个材料科学专业的学弟学妹们传播,奇怪的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见过他,甚至是他的照片。若不是比亚时不时从教授口中听说些这位传奇学长的事迹,甚至今天下午就要见到本人,他都要怀疑是不是人为编出来的。
  “简直是太可惜了,他回国后就继承家业从商去了。”教授每每提起这位传奇学长,都不无遗憾,“他真的是我见过的,除你之外,最适合做科研的人才。没有任何经济担忧,又有着敏感的研究方向感,也有着对研究的热忱,耐得住科研时久久出不了成果的寂寞……真的是可惜了。”
  比亚没有搭理如中国中学课本里祥林嫂附身般的教授,绕过正打量着不大不小办公室的教授,走到窗边置物柜旁,开始翻找方糖。
  教授却并不打算放过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想要安静会儿的比亚。
  “你难道不好奇为什么他的事迹传得这么广泛,却没有一张他的照片吗?”
  比亚好不容易从置物柜的角落里翻找出没有过期的方糖,偷偷地翻了个白眼,思考着是回应还是不回应才能让教授赶紧闭嘴。
  “你的父亲都没有跟你提过英国的兰尼斯特家族吗?”
  比亚拿着方糖外盒的手顿了下,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会对这个名字有一种奇怪的熟悉感,昨晚同父母一起吃饭时,父亲才刚谈论过兰尼斯特家族,在父亲眼中兰尼斯特家族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上周在中国,好运和兰尼斯特的现任家主吃了顿晚餐,他是个很亲切有才的年轻人,真不知道是谁传出的他很高冷。”当时父亲手舞足蹈地谈论着,最后是在母亲的瞪视下才结束了这顿已经长达一个半小时的晚餐,但明显意犹未尽,还想说些什么。
  比亚完全不能理解父亲。他在15岁那年才跟随母亲回到美国,短暂的3年又是在忙碌的学业和对美国生活的适应中度过的,更别说是本家在英国的兰尼斯特家族了。直到被斯坦福录取,他才能有点闲暇时间去了解些什么,也是成年之后父亲才渐渐地和他说一些人一些事,例如兰尼斯特家族。
  教授并没有想得到比亚的回复,边在抽屉里翻找东西边继续说:“你才刚到美国快4年,不了解也正常。这个家族人数虽不算多,但能被外人所熟知的都是各个领域里的精英,他们并不单纯只是为了自己的事业和野心,更是为了这个家族的发展。其中,霍德是佼佼者,所以他成了这一代的领头羊。更具体的,我想你可以去问问你的父亲,你的父亲毕竟是贵族家族出身,哪怕是次子,从小接受的不是继承家业的教育,但该知道的他都知道。”
  教授挑了挑眉,拿出了一张照片,走近比亚,笑道:“你要来看看他的照片吗?这是他当年回国前与我的合影,大概是官方放出的照片外,仅有的在外的几张私照吧。”
  “说起来,时间过得真快啊,这张照片距今也有八年了吧。”
  比亚的目光完全无法从那张照片上挪开,甚至连教授在一旁又说了什么都没有注意到。
  是餐厅里遇见的那个男人。
  喧闹嘈杂的餐厅,他与那个男人双目对视时,周遭所有声音仿佛都远离了他们,他必须用冷静冷漠来让自己的无措不会外露。男人似乎觉得冒犯了他,温柔抱歉地对着他笑了笑,那瞬间强烈到无法忽视的心悸,他下意识地也对着那个男人笑了笑,而后不知所措到迅速逃离了原地。但他离开前却又忍不住回头,装作不经意般又看了男人一眼,却没想到男人的视线一直都没有从他身上离开。
  一切都在比亚看到照片的时候重放,让比亚一遍又一遍体会当时的心情,比亚在不自觉地颤抖,心里对即将发生的事有着既期待又害怕的复杂感觉。
  规律的敲门声让比亚惊醒,教授仔细地收起了照片,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笑道:“看来我们远道而来的客人很准时,比亚,是时候打起精神来了。”
 
 
第二章 
  中国有句俗语: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缘定终生。
  霍德·兰尼斯特第一次从中国的合作伙伴口中得知这句话时,他是不相信的。上天给了他足够的资本,不止是出身,还有出众的外貌与才能,可以说出生那刻起,他的身上就刻下了“人生赢家”的字样。这让他的身边从来不缺让人艳羡的莺莺燕燕,也不缺赏心悦目能力出众的情人床伴,但他从未遇到能让自己真正动心的人,所以他是不信的。
  直到,下午14:00整,准时敲响教授办公室,随着一声“请进”德夫打开了那扇紧闭的门,霍德一眼就看到站在窗前,午后的阳光洒在身上,犹如爱抚情人一般轻柔地擦拭着身前银色金属茶壶的,恍若精灵般的青年。听到脚步声,青年转头与他对视,微微笑了笑。
  对视其实就那么几秒,但霍德觉得就像是过了一辈子一样那么长,让霍德瞬间明白了什么叫“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教授的办公室同8年前并没有什么两样,沙发外罩依然是让人无法苟同的审美,茶几上摆放的都是霍德爱吃的甜点,不少甚至是现在德夫都会每天准备的,如果没猜错,青年手里拿着的银色金属茶壶里,是霍德最爱喝的奶茶,而不是什么咖啡、红茶。
  “教授,您的品味一如既往得独特啊。真是让人觉得,一下子穿越回了8年前。”德夫与教授简单的交流后,霍德收回视线,环顾一圈笑叹。
  “哈哈哈,我可是个很念旧的人。来,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我的新晋得意门生比亚·席恩。”教授将半藏在身后的比亚让了出来,“虽然才进大学近一年,但能力非常出色,丝毫不逊色于那些成日在实验室里的学长学姐们。噢对,他的父亲你一定认识,蓝礼·席恩。昨天我才刚跟蓝礼通过电,他可说上周你们在中国碰过面。”
  “是,上周才刚吃过一顿晚饭,还问我要了签名,说是我多年的粉丝。”霍德脑中转过了这个名字,印象并不算深刻,但还是做出一副原来如此哭笑不得的表情。
  霍德记性一向很好,这也是为何他外界评价如此之高的原因之一。不论是谁,是否值得霍德亲自接待,还是日后往来,他都会记住名字,在下一次偶然碰面时叫出来,让那个人有一种被重视的错觉。
  比亚站在教授一旁,只觉一阵脸红,不是因为霍德长时间将目光停留在他身上,而是因为自家亲爹的行为真是太值得吐槽了,难怪昨天更是将兰尼斯特这个姓氏捧上了神位。
  出乎比亚的意料,下午这是一场非正式的商业会谈。一切似乎都在轻松的犹如谈天的氛围下进行,没有比亚曾想象过的剑拔弩张,这也让他更加无法将注意力集中到手头资料上。
  霍德彬彬有礼,一副绅士做派,态度谦虚低调,再加上他优质的外型和常年养成的气质,还有低沉具有磁性的嗓音,让比亚忍不住时不时用眼神瞄上那么一眼。虽然比亚尽力做得隐蔽不让人发现,但霍德在他看过去时嘴角挑起的弧度,还是让他明白对方一切都看在眼里。
  对于教授而言,这场看似轻松的谈话并不轻松。若要形容的话,教授充其量只能算是只狐狸,霍德则是个老谋深算的猎人,狐狸终究难逃猎人的魔掌。
  但话题虽被霍德主导,教授却在尽全力地让自己这方得到更大的利益。在他的一片平和之下,背后早已被汗水浸透,时不时用手帕擦擦流下的汗水,并指挥比亚打开空调,用天气闷热来掩饰他的些微不自在,也借此让自己冷静下来。
  而对于霍德·兰尼斯特本人,大概是教授用心准备的这场时间并不长的接待取悦了他,或者是因为商人身份使然,与教授在愉悦的聊天中敲定了更多的合作内容,又或者是因为那个坐在一旁装作在认真看资料,实则正在分神关注他们的青年——那个中午仅一面就让霍德难忘的青年。
  霍德原本因今日行程安排而烦躁的心情,平复了不少。
  “我和我身后的研发团队不会让你失望的,更具体的合作研发,就等着你派专门的团队过来,再详细确认,签订合同了。”教授接过德夫递来的一份文件,翻了几页便点了点头收下。
  “我自然是相信教授您的,不论是当初还是现在。”霍德又喝了一口手中的奶茶,这已经是德夫为他添的第四杯了,“我现在主要在美国活动,之后见面的时间会很多,非常期待您能够在假期时,到我那儿玩玩,让我尽尽地主之谊。”
  在斯坦福的两年交换对霍德受益匪浅,也是那两年生活让他坚定了留在美国的决心,甚至不惜耗费很长一段时间,让家族产业重心渐渐转移到到美国。而这其中,让他下定决心的,有不少是受这位昔日导师的启发。
  要知道,从英国转移到美国,真的不是一件容易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