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崛起吧,Omega!(近代现代)——冉尔

时间:2019-07-19 08:14:31  作者:冉尔

   《崛起吧,Omega!》作者:冉尔

 
  文案:我是你睡过也得不到的O!
  金秋送爽的九月,警校开学了。
  靠着父母的内部关系考上警校的白易开学第一天就看中了一个alpha,一个沉默寡言又禁欲的alpha,可惜人家没看上他。
  没关系,白易心想,只要瓜在那儿,他就能拧过来,只要拧到手,谁还在乎瓜甜不甜?
  可他没想到缪子奇在乎。
  缪子奇就是那个被白易看上的倒霉alpha。
  作品标签:近代现代,青春校园,爽文,年上,ABO,破镜重圆。
 
 
第1章 人不如其名
  白易其人,挺对不起他爸妈取的名字的。
  白易,白易,老两口费尽心思就是想要他平易近人,奈何他从出生起,就踹了欣喜若狂的老白一脚,从此像是转动什么不得了的齿轮,彻底踏上鸡飞狗跳的不归路。
  说他是omega,当真是抬举他,整个大院里就没人把他当O看。
  那当A看?哪有alpha成天出去挑架!
  起先他爸妈并不在意,一来小孩子爱打爱闹是常事,二来父母都是部队出身,如果不爱闹那才奇怪呢,再说了,院儿里那么多小A,总有白易碰上钉子的时候,只可惜他爸妈低估了白易的战斗力,当小omega将院子里大部分alpha小朋友都打败以后,终于盯上了隔壁家荆老爷子的宝贝孙子。
  荆老爷子的孙子叫荆戈,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白易看他不爽很久,终于找机会去荆家的那天,荆戈的爸妈出事了。小白易虽然是个混球,但知道轻重,在荆家门口绕了一圈,一直到荆戈上学离开家,他都没去找大哥哥的麻烦。
  可是荆戈没麻烦,不代表院里别的小A没麻烦,据传,为了躲避白易,院里百分之九十的alpha从初中开始都选择住校,离家五百米远的都不愿意回来,剩下的百分之十,全部喜气洋洋地滚进部队,逢年过节才偷偷摸摸翻墙回家,翻墙之前例行打电话,听说白易不在家,绝对喜极而泣。
  倒不是说alpha发起狠来打不过他,而是身为alpha,谁好意思尽全力和omega打?
  既然打不了,那只能躲,毕竟打赢一个小O说出去太丢面儿。
  于是白易无法无天到了高中,依旧是校园一霸,连老师都没办法,每回给老白打电话,都隐晦地建议对方别再教自家儿子军队里那一套拳法,可老白浑不在意,也没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直到高考结束,白易以优秀的成绩被首都警校录取,老白眼睛一翻,在家里直挺挺地晕了过去。
  他妈吓得喊了救护车,结果老白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你干嘛!”白易他妈是个暴脾气,上去就拿脚踹,“想吓死我是不是?”
  “不是不是。”老白从床上坐起来,把录取通知书递给老婆,“你瞧瞧,白易这混小子……老婆!”
  原来白易他妈在看清院校的名字时也晕了过去。
  首都警校是所好学校,或者说是所好得有些过分的学校,院里退下来的老一辈大都毕业于此,年轻一辈倘若想走这条路,大部分也都考了这所学校,比如隔壁的荆戈,就是从这里毕业的。而白易的父母出身部队,因为某些原因选择在小城市定居,肩上扛得是武警的肩章,属于现役军人,所以知道警校是个什么光景,从小到大没少拿首都警校里面的训练吓唬自家儿子,但他们谁也没真的想要儿子考进去啊!
  其实考警校也没啥,问题是你不考公安类院校,也不考司法类院校,偏偏去考什么公安现役院校,不谈出来列入武警战斗序列,就拿招生来说,都是军校标准,一个omega凑什么热闹?
  他爸妈气到眼冒金星,老两口瘫在家里思考生个二胎拉到,可想来想去,万一二胎也跟白易一样,他们找谁哭诉去?于是只能作罢。
  不是白易的父母思想迂腐,而是认清事实,明白这条路对儿子来说太难走。
  这都二十一世纪了,同行里的omega多得数不过来,司法类文职一大半都是从警校毕业的O,哪怕是首都警校,也有百分之三十左右的在校O生,可人家学的是什么专业?是刑事科学技术,交通管理工程和网络安全保护。
  白易呢?
  可把他给厉害坏了,他报的是侦查与反恐怖学院。
  其实老白私心挺自豪的,毕竟人家首都警校最好的专业选中了白易。可他儿子是个O啊,一个马上就要迎来第一次发情期的O啊!
  老白悲痛欲绝,在白易嘚嘚瑟瑟走进家门的第一时间,把他拉到卧室,进行了一场毫无人性的男女混合双打。
  白易是被从小打到大的,他爸妈军人作风,每逢做错事绝对少不了一顿打,但考上大学还被打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所以直到屁股被踹了两脚,还趴在床上懵逼呢。
  白易抱着被子,反思最近有没有做过火的事情,可想来想去都觉得被欺负的那群怂了吧唧的A没胆子告状。他斜了一眼床边上的录取通知书,心里立刻有了底。
  “我想去上……”
  “不,你不想。”老白抬手捂住儿子的嘴,“告诉爸爸,你不想。”
  白易眨巴眨巴眼睛,含含糊糊地反问:“爸,你不想让我上大学?”
  老白一时语塞,转头向老婆求救。
  白易他妈拎起枕头就往他身上砸:“不上就不上,你以为爸妈需要你养?”
  白易蔫了,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妈,因为他妈会哭,只要被他惹生气,甭管什么场合,眼泪刷刷就往下掉。
  “妈,我报考的时候你们不是没反对吗?”他坐在床边上把录取通知书抱在怀里,小声逼逼,“为什么考上了你们反而不高兴?”
  他妈一时语塞,转头瞪老白。
  老白噎了一下,溜出门给老战友打电话。
  说起来白易报考的时候的确给爸妈打了个预防针,他爸吓了一跳,不是担心他考不上,而是担心他考上,毕竟白易的文化成绩在学校里数一数二,全国的高校还真没他的分数够不上的。
  所以老白就干了件特别多此一举的事儿:他给在首都警校任职的老战友去了个电话,电话主旨就是说自己儿子要高考了云云,还报考了你们的学校,请你们让他卷铺盖滚回家,谢谢。
  后来白易去考体测,老白更上心了,儿子前脚坐上去帝都的飞机,他后脚就拿出了手机。
  主旨一成不变:请让我的儿子认识到差距,然后麻溜地滚回家,谢谢。
  白易的确垂头丧气地从帝都回来了,老白很欣慰,转头给老战友寄了三箱子土特产,连当时的考官的份儿都没落下。
  “老丁啊。”白易他爸蹲在院子门前,哭丧着脸说话,“你这不是害人吗?”
  “老班长?”姓丁的已经是教授级别的人物了,接到电话依旧习惯性一凛,“报告班长,录取通知书已经寄走了,保守估计……”
  “保守什么保守!”老白无语望苍天,“我已经收到了。”
  “那感情好啊,没白瞎你那三箱子土特产。”
  “那土特产是给你这么用的吗!”
  “不对啊老班长,不是这么用,那怎么用?你不是给我打了两次电话,为的就是白易上学的事儿吗?”
  “对啊,我就是为了他上学。”
  “孩子我们看了,挺满意,你教得不错,体测虽然达不到优秀级别,但都过关了啊。”
  “……”
  “另外俩考官也挺欣赏他,所以这不是录取了吗?”
  “……”
  “老班长?”
  失魂落魄的老班长挂了电话,终于意识到问题出在了哪里。
  感情人家从头到尾都会错了意,将他当成为儿上学,含辛茹苦的老父亲,可换个角度想想也对,哪有人大费周章,又是打电话又是寄特产,就为了自家儿子上不了大学的。
  老白同志陷入了深深的自责,蹲在院子里没敢进屋。
  要是让媳妇儿知道了真相,可不得跪搓衣板?还不如让白易在里头顶着,说不准能蒙混过关。
  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老父亲卖了的白易坐在床上左顾右盼,瞧他妈像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房间里打转,干脆瞅准时机撞开窗户,直接翻上院墙。
  他们大院后的院墙一般人不敢靠近,白易从小翻到大,就没撞上过人,哪晓得流年不利,他刚站稳就瞧见有个人影打不远处走来,低着头看手机,好像在查地图。
  白易在撞上人和被老妈逮住暴揍一顿之间,果断选择了前者。
  他纵身一跃,准备好了与地面亲密接触,谁料走得好好的青年兀地停下脚步,不知是过于警觉还是本能使然,竟然伸手将白易稳稳地抱在了怀里。
  毫无预料地撞进温暖的胸膛,白易愣了愣,紧接着一个鲤鱼打挺从对方怀里挣脱,双脚沾地的刹那,四目相对,仿佛蜻蜓点水,又都移开了视线。
  干。
  白易舔了舔嘴角,那双眼睛真好看。
  作者有话说:
  开坑啦━(*`∀´*)ノ亻!国庆快乐,欢迎收藏!!!更新时间每天晚上八点整,有断更或者加更请关注微博@冉尔尔尔尔尔尔尔,爱你们么么哒w
 
 
第2章 这个O不好惹
  什么叫好看呢?
  在白易看来,能吸引他的叫好看,他面前的青年明显属于这一挂。
  而且很可能是个行业内人员。
  白易得出这个结论并不是瞎猜,而是认认真真地分析后的结果。比如青年在他离开自己的怀抱时,习惯性地抬手,似乎想要扶住帽檐,但很快意识到穿着常服,所以顺势抱起了胳膊,还比如空气中弥漫的淡淡的阻隔剂的味道。普通的alpha不会没事找事往身上喷阻隔剂,白易也只有在父母出去办事时才会闻到这个味儿。
  他面前的青年因为阻隔剂的缘故,闻起来很干净,就像一张白纸,可当对方抬眼的时候,白易又觉得面前是一把未出鞘的剑,只因为他不是敌人,所以敛去了所有的锋芒。
  于是不单单是吸引了,白易甚至想直接拉开衣领让对方把自己给咬了。
  而他在观察青年的同时,青年也在观察他。
  一个omega,缪子奇心想,一个从大院里翻出来的O,不好对付。
  “喂。”白易先开口,“你叫什么名字?”
  说完又道:“你在我家墙根下干什么?”
  短短几句话,缪子奇就在心里将白易划入不易深交的行列:“我找人。”
  “找人?”omega眯起眼睛,“你是哪个分局的,要找谁?”
  白易作为大院一霸,对院子里的所有住户了如指掌,这么些年见惯了费尽心思想要送礼走后门的人,面前这样的还是头一次见。
  alpha抿了抿嘴唇,眼神锋利,显然被他的质问所冒犯,但并没有生气:“我是学生,来找导师有事。”
  “学生?”白易闻言,眼睛亮起来,“你是哪个学校的学生?”
  “首都警校。”缪子奇不欲多逗留,从他身边走过,继续看着手机上的地址往前走。
  可白易听见“首都警校”四个字就不淡定了,他原地转身,顾不上回大院儿会被老妈逮住,亦步亦趋地跟上了alpha的步伐:“学长!”
  缪子奇愣住了,且是结结实实地愣住。
  “你叫我什么?”
  “学长。”白易勾了勾唇角,他笑起来很阳光,细碎的头发搭在眼角,整个O看上去都无比柔和,只有熟悉的人才明白,每逢他这么笑,肚子都在往外冒坏水,“我叫白易,首都警校的大一新生。”
  他仰起头,轻轻叹了口气:“不对,准确来说,是还没报到的准大一新生。”
  缪子奇眼里的惊诧慢慢淡去,一来他们学校的omega不少,信息技术方面的专业里,很多都是成绩优异的O,二来从大院里出来的孩子,不是去警校就是去军校,剩下的大都在部队里,所以即使是omega,报考相关的院校也没什么稀奇的。
  “学长,谁是你的导师?”白易叫得毫无心理负担,乖巧地走在缪子奇身侧,全然没有在学校里无法无天的模样,“说不定我认识呢。”
  缪子奇略一思索,被白易人畜无害的面孔骗过去:“我找荆前辈。”
  “荆爷爷啊。”他恍然大悟,“那你绕路啦,去他们家走西门比较近。”说完,也不给缪子奇拒绝的机会,主动带路。
  边走还边说:“荆爷爷都好多年没带过学生了,学长一定特别优秀吧?”
  缪子奇没回答,耳朵却有点红。
  白易得不到回应并不介意,他故意放慢脚步,为了能看见alpha的脸,特意转身倒着走:“不过这个时间点,老爷子可能不在家,你赶时间吗?”
  “有点。”缪子奇皱了皱眉,抬手看了一眼手表,“明早还有训练,我得赶回去。”
  “训练?”
  “嗯。”想着omega是小学弟,缪子奇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封闭式训练,为期十五天。”
  白易夸张地哇了一声,羡慕之情溢于言表。
  “对了,我有个朋友,也是首都警校的学生。”他走到院儿门前,脚步微微一顿,“他叫荆戈,你认识吗?”
  其实白易跟荆戈一点也不熟。荆老爷子的孙子自从家里出事以后,一直在外地上学,回来的机会很少,逢年过节他才能见到一次,可荆戈明显是不善言辞的那一类alpha,白易还在对方身上感受到了不好惹的气息,所以从来没敢像欺负别的小A一样找荆戈的麻烦。
  当然,白易这么问,还有另一层原因,他怕荆戈知道他在院子里的威名,连带着面前这个alpha也听闻过自己的“丰功伟绩”。
  好在他想多了,荆老爷子的外孙对大院里发生的事一概不知。
  但缪子奇显然是认识荆戈的:“荆戈?当然认识。”
  alpha的笑容意外有些腼腆:“他是高我一届的学长,今年毕业,是优秀毕业生代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