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一觉醒来成了豪门男人的男人(娱乐圈)——糖醋虾仁

时间:2019-07-18 10:28:56  作者:糖醋虾仁

   《一觉醒来成了豪门男人的男人(娱乐圈)》作者:糖醋虾仁

  晋江VIP2019-7-5完结
  总书评数:346 当前被收藏数:1806 营养液数:59 文章积分:24,427,668
  文案:
  林子平是娱乐圈小透明,有幸抱上了江牧这条大腿,嫁入豪门。别看林子平长的乖巧可人,作起妖来却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结婚一个星期,吃安眠药。
  结婚一个月,割腕。
  结婚半年,跳楼……终于遂了。
  于是,娱乐圈大佬林萧魂穿到了这位作妖大王林子平的身上。
  一开始,江牧冷眼看着林子平,语气凉薄:“我只是迫于无奈才会娶你,希望你摆正态度,好好配合。到时侯自然亏待不了你。”
  后来,红着眼睛、肿着嘴唇的江牧望着林子平,欲说还休。
  再后来,有初生牛犊不怕死的小记者发表了一篇名为《江家继承人江牧被年轻影帝林子平按在墙上亲!》的娱乐报道。
  有图有真相。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总裁大人才是被压的那个。
  再再后来,林子平的小助理冒死发了一条微博:一张林子平跪在门口求进门的图片。
  众人又恍然大悟:原来风华绝代的影帝惧内。
  林子平(攻)X 江牧(受)
  年下。
  内容标签: 强强 灵魂转换 豪门世家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子平,江牧 ┃ 配角:很多 ┃ 其它:糖醋虾仁
 
 
第1章 
  林萧没想到他还能活着,不仅活着,还抢了别人的身体活着。
  这具身体的主人叫林子平,26岁,一名演员。说起来两人也算同行。只是地位却相差千里。一个是娱乐圈天王,一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透明。
  具体怎么死的不知道,反正自己醒过来以后就在这具身体里了。
  当时心境,怎一个艹字了得。
  他没有继承林子平本来的记忆,姓氏名谁,还是查房时偷瞄病历才知道的。从护士的嘴里得知自己的职业是演员,演了一堆杂七杂八的剧本,也难得有一个知道自己的粉丝。
  但无论如何,现在的自己名叫林子平,既占用了他的身体,便要接受他的一切。
  醒来半个月,林子平慢慢地学会既来之则安之。除了每天必到的医护人员外,和他有关系的人一个也没出现过。如果说自己混的没有朋友那亲爹亲妈总有吧,还有……林子平用大拇指腹轻轻抚过白金男戒,左手无名指,这是婚戒。那另一枚婚戒的主人呢?
  这些亲密关系的人,他统统没见到。
  林子平叹了口气,倚在病床上,双目盯着电视出神,病号服有些大,穿在身上像是少了一圈的俄罗斯套娃。
  电视上正播着午间新闻,现在的时间是2056年6月5日12点15分,离自己出事已经过去了近一年。
  一年。
  忘掉一个死去的人,绰绰有余。
  不刻意搜索,电视媒体上已经见不到关于“林萧死亡”这类的话题新闻。以当初他“鞋带开了”都成被顶成话题的影响力,可想而知那时的“盛况。”
  可惜,耐不住时光流逝,物是人非。
  病房门被推开,又到了医生护士查房的时间。
  虽然林子平早就觉得自己可以出院,但医生不松口。
  有一种病叫医生觉得你有病。
  “从楼上跳下来就只摔断了胳膊,”医生一边埋头写着查房记录,一边感慨道:“说你命大好呢,还是别的什么……”
  有句话叫做祸害遗千年。
  但医生秉着良好的职业操守,没说。
  “跳楼??”林子平难以置信。
  医生的查房记录上只写着左臂骨折,他以为是不小心摔的,结果竟是……跳楼吗?
  “对啊,”医生将笔挂在白大褂的衣兜上,“你的光荣事迹,在我们医院都出名。”
  “……什……什么光荣事迹。”
  谈到这点,眼前这位医生最有发言权。林子平三次急诊进医院,值班医生都是他。
  缘分这个东西,最妙不可言。
  目送着医生的身影离开病房,林子平的太阳穴突突直跳。
  此等作精,林子平拜服,“你干脆叫林作作得了。”
  他现在终于能理解为何他的人缘能差到连亲生爹妈都不愿意来看他了。
  只是……
  “有人不让你出院,我们也没办法。”
  想起医生临走前的话,林子平眉毛轻蹙了下。
  谁不想让他出院?
  应该……谁都不想让他出院。
  林子平重重地叹了口气,倚在床边上发愁自己现在的处境,满面愁容。
  若是说“林子平”这个壳子,长的还真不错。五官柔和却不娘气,一双灵动的猫眼,巴掌大的小脸,皮肤白皙。是那种初次见面就能让人放下戒心、心生好感的邻家男孩。
  可惜呀,这么人畜无害的壳子下却藏了一颗作妖的心。他作到什么程度林子平不知道,不过看看自己无人搭理的状态……估计是没啥希望了。
  自己现在是没身份证、没钱、没手机“的三无人员。”为今只盼望着那个不想让他出院的人尽快想让他出院。
  林子平每天吃吃睡睡养身体,很快便是一个星期的光景。固定伤处的绷带被拆了下来,止痛药也慢慢停掉,连医生见林子平都有些烦了。
  “要不是你的住院费一直有人缴,我们都准备把你当三无人员处理了。”新一天的查房,医生这样说。
  林子平:“……”
  他这么浪费医院资源,也很过意不去的。
  医生的话音刚落,病房门再次被推开。
  来者是一名青年男人,目测190+,一身贴合的黑色西装勾勒出主人笔挺的身材,板寸头型利落而干练。表情认真,一丝不苟,像是要有什么大事发生般。
  “你是?”医生把不准对方的身份,疑惑地问。
  “我来接他出院。”声音粗犷,和他健硕的身材很搭。
  林子平瞧他一副随时准备挽起袖子干架的气势,再比量了下两人的差距,表示,自己并不想跟他走。
  “你认识他?”医生问林子平。
  林子平犹豫了下,点头,“他是……我家司机。”
  对方不意外地扫了林子平一眼,林子平装瞎看不见。
  二十分钟后,林子平跟在这个还不知道姓氏名谁的男人身后出了医院。
  看着面前川流不息的车辆,林立的高楼,感受着洒在脸上温暖的阳光。林子平终于确定,他是真的活过来了。
  往后的日子里,他将以“林子平”的身份生活。即便一秒钟,都是赚来的。
  “你……怎么称呼?”林子平坐到车里,礼貌而试探地问。
  “赵岩。”对方答的干脆。
  “是谁让你来接我的?”林子平继续问。
  “老板。”
  “嗯?”
  “……雇主。”
  言简意赅的说话方式,模棱两可的回答,再加上单手举铁的实力,让林子平恍然生出一种对方要把自己拉到某个人烟稀少的角落,直接“咔嚓”了的感觉。
  现在的林子平就仿佛一只刚破壳且没鸡妈妈保护的鸡仔,草木皆兵。
  “你的……老板是?”
  赵岩眉头一皱,想了想,“我不能暴露客户的信息。”
  行吧,林子平认命。大不了朝生暮死呗!
  一年时间,江广市并未有太大的改变。江广的开发早早就已经饱和,不会出现面目全非的改造,街道两旁的建筑林子平依旧记忆犹新。
  要是非得找点不同的话……
  林子平看着某大厦外立面巨大的明星广告,这些醒目的地方,已经见不到名叫“林萧”的身影。
  “要买东西?”赵岩见林子平一直盯着商贸大厦看,以为他要买什么东西,视线开始寻找露天停车位。
  “不用。”林子平收回注意力,赶忙阻止,“我没什么要买的,继续开吧。”
  一个多小时后,林子平望着马路两旁的景色,心忍不住纠到了一起。
  这是一片别墅区,靠山临海,景色宜人,格调和舒适兼具。能住在这里的人,身价地位,自然可想而知。
  车子在一幢刷了蓝漆的别墅前驶过,林子平来不及细看,只捕捉到了紧锁的大门和厚厚的遮光窗帘。
  “那栋刷了蓝漆的别墅……”林子平卡壳,不知道自己到底想问什么。
  “嗯?”赵岩看了后视镜里的林子平一眼。
  “没事。”林子平揉了把脸,牵强地笑了笑。
  在这片别墅区的里面,车子终于缓缓停下。
  “你是送我回家的啊?”林子平后知后觉。
  沿着这条路继续走,半个小时后就是一座山,他还以为……在对上赵岩理所当然的表情,林子平觉得自己真是没救了。
  难道死了一回,智商也下降了?
  “那你真是司机?”林子平瞳孔识别打开门,进了客厅,问一直沉默跟在身后的赵岩。
  “不是司机,是保镖。”赵岩答的一板一眼。
  “保护我?”林子平用食指指着自己。
  赵岩点头。
  “那……你的雇主是我妻子?”
  赵岩拒绝回答,“我不能透露客户的信息,我只负责24小时保护你的安全。”
  林子平了然,就是24小时监视呗。虽不限制自由,但跟条尾巴总可以。
  想到“自己”之前干过的好事,林子平压着抵触勉强接受了。
  “那麻烦你了。”
  赵岩摇头,“不麻烦。我拿钱办事。”
  “你住在着儿?”打量一圈房子的林子平见对方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忍不住问。
  一直杵在地中间的赵岩指了指一层最靠里面的房间:“对。我住那间。”
  “那你别干站着了。”林子平不知道对方在哪找的傻大个,这么憨实,忍不住笑道:“你放心,我出门前一定会告诉你让你和我一起去的。”
  “不用这么紧张。该干嘛干嘛去。”
  赵岩没动。
  “我们既然要长期合作,这点起码的信任应该得有吧?”林子平继续劝,“难道我睡觉上厕所你也要看着不成?”
  赵岩更加沉默,好像是在思考这件事情的可行性。过了一会,“那你不许一个人出去。”
  林子平连连保证。
  这人果然是来监视他的,就是……智商有点不够用。只要林子平想,早就卖了他数钱了。
  “那我去做饭。”赵岩看了看时间,开始找事做。
  “都行。”林子平准备回房间,忽然又对赵岩道:“你穿不惯西装可以不穿,我没这方面的规定。怎么舒服怎么来就好。”
  刚刚在车上,赵岩扯了不下三次的领带,林子平猜测他可能是不习惯西装革履的打扮。
 
 
第2章 
  林子平进了卧室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冲澡,在医院待了这么久,感觉浑身都不对劲。
  洗完澡,林子平在一堆“破破烂烂”的衣服里终于翻出一件浅灰色纯棉居家服。
  从房间的格局装修看,林子平觉得对方虽然能作了点,但是两个人的审美至少还是符合的。进了卧室才发现……大错特错。
  乱七八糟、破破烂烂的衣服把衣柜塞的满满当当,恕他接受无能。林子平换好衣服,顶着濡湿的头发,将衣柜里的衣服全部掏出来堆到一边。
  “衣服不怎么好看,牌子倒是不错。”林子平瞧着地毯上成堆的破烂,收回了想把它们捐出去的心。
  没继承原本的记忆让林子平很不便,不过好在只间隔了一年,生活常识不至于闹笑话。只是,对于“自己”,他现在是两眼一抹黑。
  床头柜上的手机传来开机提醒,林子平撂下破衣服,走到床边坐下,欠着身,拿起正充电的手机开始挖掘信息。
  通讯录里的联系人寥寥无几,最近的通话记录也是空白。林子平看着一目了然的联系人名称,完全不需要打过去确认身份。
  除了,一个叫“死全家”的联系人。
  林子平拧眉,这是得多大的愁怨才能备注成这么个名字。
  看看这巴不得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林子平忍住好奇心没打过去。
  其他的软件倒是没留下什么有用的信息,最后就只剩下微博了。
  林子平点开了微博,没开认证,100万多一点的粉丝,名字就是“林子平”。一共503条微博,林子平试着翻了翻,越翻脑壳子越疼。
  汽车、手表、各种高奢品牌的东西统统罗列在了他的微博里,再配上炫耀的文字……
  而底下的评论区也是乌烟瘴气。有的是羡慕有钱就是好,但绝大多数都是在职责这种拜金的行为。还有三两个臭味相投的橙V一起晒图。
  林子平二话不说直接取关。这种狐朋狗友,早断早利索。
  至于这五百多条炫富的微博……林子平试探了好几次,还是没删除。
  对方引以为傲的,无论好坏,自己似乎都没资格抹去。再说印象这种东西,不是删掉微博就是改变的。
  林子平把手机放回原处让它继续充电,接着探索。
  在靠窗的床头柜最底下抽屉里,林子平找到了一盒个黑色的皮夹。打开后,里面有身份证和两张卡。一张是普通的储蓄卡,一张是黑卡副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