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穿越之宅在荒野平原过日子(穿越重生)——慕容离白

时间:2019-07-18 10:16:11  作者:慕容离白

   《穿越之宅在荒野平原过日子》作者:慕容离白

 
  文案:陈启的人生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普通,没想到某一天会突然遇到穿越这种事,还是穿越到了危险重重的兽人世界,不会狩猎,不会兽化,连体力都是个渣渣的他要如何在这危险的兽人世界中生存?
  外面太危险?没关系,那就建房子,找食物,打造一个舒适的家在兽人部落里宅下去吧。
  没有部落?没关系,我们自己建一个。
  这就是一个普通人努力过好每一天,并且努力将自己的生活变得更美好的故事。
  此文又叫【穿越之宅在兽人部落过日子】
  提示:1.本文慢热,偏种田,节奏相对比较缓慢,大概会是个长文。2.主攻,1V1,温馨无虐种田,HE,【温柔忠犬兽人受x穿越平凡宅男攻】。3.主角就是个普通人,没有什么金手指,受宠攻,当然攻也宠受。4.里面大多数的设定都是扯淡,除非出现前后矛盾的情况,否则请不要用过于科学的眼光去看待它。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异世大陆 穿越时空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启,阿泽 ┃ 配角:卡洛,阿克,阿彰,其他配角 ┃ 其它:兽人,种田,慢热,主攻
 
 
第1章 
  陈启的人生就像他的名字一样的平凡,所以活了快三十年他从来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遇到穿越这种事。
  他已经站在这个茫茫雪野中十多分钟了,但并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干什么,常年处于有着各种噪音的都市,突然来到过于荒凉而安静的郊外,就算脑子里好像有某些模糊的信息在涌现,对于现在已经快被冻僵的陈启来说,他只希望现在只是一场梦。
  上一刻还处在干燥凉爽的九月,下一刻突然就脚踩几尺厚的积雪上,陈启现在无比庆幸在聚会中被好友多灌了几杯酒,离开的时候顺手穿了不知道是谁的黑色外套,至少让他不至于被直接冻死。
  但是离冻死也不远了吧?陈启默默地想道,环顾了一下四周,半人高的枯黄草丛被雪压弯了腰,入目就是无边无际的白,除了不远处稀稀落落的几颗高大树木外,看不到任何一点人类活动的痕迹。
  陈启拢了拢外套,从外到内的寒气让他的动作变得僵硬,但更让他难受的是脑海里那源源不断地冒出来的信息,模糊而不清晰,就像烦人的蚊子不停地在你耳边轰轰地飞个不停一样。
  陈启不敢随处挪动位置,这地方太过于陌生,半人高的草丛下不知道会不会躲藏着危险的生物,但是他也知道不能一直站在原地,穿着单薄的他在这样的雪地里除了被活活冻死外没有别的出路。
  在心里给自己鼓鼓劲,甩甩头,弯腰从脚边找了一根相对坚硬的草杆,用力折下来,一边用草杆拍打着面前的草丛一边往不远处一颗最高大的洋槐树走去。
  就算处于这样绝望的环境中也要给自己定个小目标,说不定爬到那棵树的顶端能够看清周围的情况,至少也要知道自己应该往哪一边走生存的几率会更大一点。
  全身覆满白色毛发的兽人蹲在洋槐树高大的枝丫上,初雪第一天他就半兽化出了毛发,除了五官,脖子以下全都披上了厚厚的皮毛,让他在初雪中也感受不到任何寒意。
  他已经在这里蹲了一夜了,他在等毛雪熊。弟弟的伴侣,他唯一的好友阿克已经怀孕三个月了,他们的孩子将会在这个冬天中出生。
  对于婴儿来说,多拉平原的冬天太过寒冷了,特别是娇弱的雄子,在冬天诞生的雄子很难活过第一年,白毛的兽人想猎来毛雪熊的皮毛送给这个还没出生的孩子,毛雪熊的皮就算不经过鞣制也是最软和最保暖的,每个家里有孩子的兽人都想要一张毛雪熊的皮毛,可惜毛雪熊的皮毛并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除了自身实力的强大外,更要看运气。
  并不是任何毛雪熊的皮毛都有这种效果,毛雪熊会在初雪来临的三天里出来寻找伴侣,它们的雄性会在这时候长出一年中最柔软最暖和的皮毛吸引雌性的关注,初雪结束后他们会躲回洞里等待夏季的到来,夏季的毛雪熊全身的皮毛都会变得又硬又短,这时候的皮毛连鬣龙的皮毛都不如,所以如果错过了初雪这段时间,想再猎到毛雪熊就要再等一年了。
  名叫阿泽的白毛兽人不想错过今年的初雪,所以他早早就等在这里,注意力一直关注着周围的情况,只要毛雪熊一冒头,绝对不会逃过他的眼睛。
  突然,阿泽身体紧绷了一下,呼吸也慢了半拍,身体微微向前倾,苍天,他看到了什么。一个雄子,竟然孤身一人在雪地里行走。
  身体快于思想先行动了,修长的手指抓着树枝,几个起落就跳下了树。
  陈启此刻已经快冻得没有知觉了,如果这时候面前有镜子,他一定可以看到一个面色苍白,嘴唇发紫的自己。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活着走到那颗高大的洋槐树下了,手中的草杆也失去了原来探知草丛危险的作用,脚步只是依然执着地往前走。
  阿泽发挥了自己最大的速度冲到了陈启的面前,一把将对方牢牢抱进怀中,陈启的身体很凉,阿泽感觉自己就像抱着一个巨大的冰棍一样,他希望自己的体温能稍微温暖到这个被冻僵的雄子。
  突然被一个巨大的热源抱住的陈启愣了愣,他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冻迷糊了,根本反应不过来现下的情况,只是感觉到了自己处于一片毛绒绒暖烘烘之中,只想最大限度地将自己埋进去,在被这股暖意包围得昏昏欲睡的时候抬起头,入目的是一张帅气冷硬的脸,只是那满脸担忧的神色将这份冷硬的线条柔和了几分。
  陈启在迷糊中感觉自己被带离了寒冷的雪原,虽然周围依然冷,但至少不会再有风不停地从四面八方往你身体里钻。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边好像出现了另一个热源,喉咙中火烧火燎的干涩感觉让他只想往里倒几瓶水滋润一下。
  正想着一个坚硬的东西靠近唇边,陈启能闻到一点肉香,张唇喝了一口,一股羊骚味,带着一点咸味和涩味,算不上好喝,但此刻的陈启已经顾不上味道了,吞咽下去后感觉身体从内到外慢慢被温暖起来。
  身边有人在说着什么,那是一种奇怪的语言,陈启听不懂,喝完水后懒洋洋地窝进身后软绵绵热乎乎的靠垫中,继续沉进了梦乡。
  陈启再次睁开眼睛是被肚子里那种难受的饥饿感弄醒的,环顾四周,面前是一片灰暗暗的山壁,旁边有一堆正在燃烧的柴火,身上盖着不知道什么动物的皮毛,不远处的地上放着一块不大的兽皮,上面摆放着几个红艳艳的果子,样子有点像苹果,但颜色实在是不像自己在超市中看过的任何品种的苹果的样子,就算肚子真的很饿,陈启也不敢随便拿起来吃。
  除了肚子中的饥饿感外,陈启觉得自己的身体并没有被之前的寒冷冻出什么毛病,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倍儿棒,这无疑是让他惊喜的。
  山洞并不大,洞口围了一圈干枯的树枝做栏障。
  陈启小心地绕过栏障出到外面,入目还是无边无际的草原,只是草原上再也看不见一丝雪片的样子,好像之前那铺了几尺厚的雪原一夜间全部消失不见一样,枯黄的各色野草在风中摇曳,碧蓝的天空上挂着一颗比月亮还大五六倍的白色球体,旁边还有一个和月亮相象的淡紫色圆球,正中的太阳洒着暖洋洋的光,气温跟陈启来到这里之前的G市气温一样,温暖而凉爽。
  好吧,陈启知道自己穿越了,而且可能还穿越到了别的星球。至少他活了快三十年的星球上可不会在大白天的时候挂着两个月亮,当然也不会存在有两个月亮。
  在昏睡前,陈启就被脑中那恼人的像蚊虫萦绕的声音涨得头痛,现在清醒过来后才发现那些声音是一段信息,关于这个星球上的一些基本信息。
  信息中并没有提到这个星球的名字,但陈启现在所处的地方却是这个星球上最大的平原,多拉平原。
  多拉平原和与它相邻的洛雅森林将这个星球的大陆分割成几乎对称的两份,他们的占地面积非常广大,从来没有人能穿过洛雅森林,森林中被数量庞大的剑龙占据着,任何试图横穿森林的人都会被他们坚硬而锋利的剑角刺穿。
  这个地方生活的人类被称为兽人,他们没有男女之别,身体特征一样,能兽化的被称为雌子,他们身形强壮,负责生育捕猎和养家。不能兽化的被称为雄子,他们身形比雌子娇小,但成活低,负责采集和养育孩子。
  这个星球没有四季之分,只有冬夏。夏天还好,气温跟陈启以前居住的地方夏天的气温差不多,虽然炎热,但并不会热到夸张的地步。但是冬天却不一样,最冷的时候甚至能哈气成冰,在这种完全没有暖气,保暖衣物只有兽皮的地方,就算最强壮的兽人也不能随意在这样的天气中外出。
  而且在这样极端的天气中,假设这一年有十个小孩出生,五个雌子五个雄子的话,那么就算放养,只要不遇到致命的袭击,这五个雌子都会活到成年。但五个雄子就算被精心保护着,能有一个活到成年的话也算是成活率高的了,所以雄子在这里是极端珍稀的存在,所有兽人,不管处于哪个部落,保护雄子基本是刻进他们基因中最重要的一项信息。
  只有雄子活下去,兽人才能不至于被自然所淘汰。
  而陈启之前看到的雪,就是这个星球上的初雪。这是一个比较特异的现象,冬天来临前会先降一场初雪,这个雪只会维持三天,三天后就像从没出现一样在一夜之间迅速融化并渗入地下,然后会维持一个月凉爽的气温,一个月后再次降雪就显示进入冬天。
  如果将这一个月按四季划分的话,那初雪后的这个月就属于秋天。许多果实会在这一个月里陆续成熟,各种动物的活动也会变得频繁,它们会开始进行长途迁徙前的准备。这时候就是兽人全体出动,为了后面漫长的几个月的冬季进行粮食储备工作的时候。
  陈启此时无比庆幸他来到这里的时间是初雪的时候,至少他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能准备怎么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活下去,譬如找个兽人部落投靠之类的。
  缅怀了一下自己已经逝去的文明岁月,陈启被一个渐渐靠近的身影吸引了目光。
  那是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穿着兽皮衣,就算全身已经没有了那一层厚厚的白色毛皮,陈启还是认出了这是自己在雪原上昏迷前见过的那个人。看来就是这个人救了自己,并将自己搬到了这个洞穴中的。
  男人肩上扛着一头已经宰杀好的小羊,一只手扶着猎物,另一只手抱着完整剥下来的羊皮,羊皮里还包裹着两个像椰子一般大小的青绿色果子。
  “你醒了?”男人的声音有点嘶哑,像是不太习惯跟人对话一般,显得有点踌躇,又有点讨好的感觉,跟他那张冰冷的面容有点格格不入。
  陈启需要微微抬头才能看清男人的脸,对方至少比他高了半个头,实在没法想象这种健壮的人会是生育孩子的一方。
  “是你救了我吗?”自从清醒后陈启就能听懂对方的话了,他记得在昏迷中对方好像也对他说过话,但是那种语言的发音实在过于玄妙,当时的陈启根本听不懂,但是现在这种语言竟然毫无违和感地与他的母语互通了。这简直和那莫名其妙涌进脑海中的信息一样无解,陈启只能将它当成自己的金手指看待了,至少不需要跟这个星球的本土生物出现交流障碍。
  男人点点头,将拦在洞口的栏障推到一边,迈着修长的长腿进了洞穴,陈启顿了顿,也跟着走了进去。
  男人将手中的羊皮放到地上铺好,然后才将猎物放上去。拿起其中一个青色果子,修长的手指上突然冒出长长的指甲,指甲在果子的顶端划过,瞬间就能看到里面流动的乳白色液体。
  男人将打开的果子递给陈启,陈启接过来,果子的壳很坚硬,拿在手中有种冰凉的触觉。
  “喝。”男人示意陈启可以喝里面的果汁。
  陈启轻轻抿了一口,入口冰凉,虽然是乳白色,但一点奶味也没有,味道很清淡,更像是加了甜味的水。
  男人看到陈启喝了后如法炮制地打开了剩下的那只果子,那只果子比较大,打开后男人走到火堆前,先扒拉出几根小一点还在燃烧的木柴,然后拿起旁边比较粗壮的树干架了个简易的架子,将手中的果子放到新架起的火堆上,然后又用指甲在旁边的猎物上割下几块肉放进果子里。一切弄完后开始在旁边的大火堆上也弄了个简易的架子,将整只小羊架到火上烧烤。
  陈启惊呆地看着男人忙碌,然后感慨了一句对方的指甲真不是一般的好用呀。看了看自己被修整得光秃秃的指甲,连忙喝了一口果汁压压惊。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羡慕不来的。
  男人很沉默,干完手中的活后就坐在火堆前盯着被烤的慢慢变色的小羊发呆。
  陈启盯着对方的侧脸看了几分钟,确定对方并不是因为厌烦自己才一直沉默后,决定打破这尴尬的气氛。
  “我叫陈启,你叫什么名字?”陈启边说着边将已经喝了一半的果子递给对方,男人只带回了两个这种果子,其中一个正放在火里煮着,陈启也不好意思将手里的全喝光,而且喝了几口果汁后饥饿的感觉更明显了,火堆上可是烤着整头小羊,他可不想以水充饥。
  看到陈启的动作,男人明显有点惊讶,除了他的弟弟外,他从来没有得到过任何一个雄子递过来的食物。
  陈启维持着递果子的动作一分钟,都要开始怀疑对方是不是嫌弃这是自己喝过的东西,自己这种将喝了一半的食物递给陌生人是不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的时候,男人才伸手接了过去。
  “阿泽。”男人接过果子后并没有喝,在这附近他只找到这两颗水乳果。“我叫阿泽。”
  打开了话题陈启自然不会再沉默下去,“阿泽,你的部落在这附近吗?”
  阿泽身体紧绷了一下,虽然现在部落的人口减少了很多,但是他依然不想将这个新认识的雄子带回部落,两年前他在洛雅森林救过的一个雄子,带回部落的第二天就被部落里一名强壮的雌子抢走了,虽然阿泽觉得没什么,但是心里还是对于这件事产生了膈应。
  “我没有住在部落。”阿泽低下头,磨擦着水乳果坚硬的果核,他并没有说谎,他没有住在部落里,而是住在远离部落外面的一片荒林中,那里长着几颗高大的无花果树。
  “你一个人住吗?”陈启邹邹眉,单身兽人在这样的地方存活下去的几率有多高?但看对方的情况也不像生存艰难的样子,那应该是对方是个强大的兽人吧,不知道这个大腿能不能抱紧,目前的情况他也没有别的信息可以找到兽人的聚居地了。
  阿泽点点头,“你的部落在哪里?我可以送你回去,你不应该一个人跑到平原上来。”
  “额,我没有部落。”
  阿泽微楞了一下,有点懊恼地道:“抱歉。”
  陈启有点讪讪地笑了笑,看对方的样子可能以为自己的部落是破灭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