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我还不给你标记呢(近代现代)——一粒小药片

时间:2019-07-17 14:03:44  作者:一粒小药片

   《我还不给你标记呢》作者:一粒小药片

 
  文案:抑制剂集团攻X发情剂公子受。
 
 
第1章 
  这是简小池第五次被父亲带到祈湛家,相亲。
  不是双方约好的见面,而是简震山单方面的上门推销,推销的不是产品,而是自己的儿子。一位十七岁还未成年的omega。
  简小池脸圆,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叫了声:“祈叔叔。”便老实地坐到了沙发上,听父亲和人聊天。
  祈湛家书房不大,铺着厚实的深色地毯,简小池把脚放在地毯上,偷偷的用脚画圈,地毯是联盟最好的工艺师东辰手工定制的,绒毛很长,脚踩上去软绵绵的,简小池一只脚碾过去,泛白一片,反向碾一次,又恢复原来的花色。
  “您看,我们家小池也要成年了…… ”
  简小池知道简震山的话外之音。祁士唐每年都会对他父亲说:“孩子现在还小,谈订婚为时过早,至少等小池和阿湛成年再谈婚事比较好。”
  这句话一应付便是五年,简小池今年终于十七岁了,他老爹迫不及待的想要把他跟祈湛搞到一起。
  说祈湛是联盟里Omega最想嫁的Alpha也不足为过。祈湛的爷爷在联盟担任政要,有两个儿子,一人从商,一人从政。祈士唐从商,是全联盟最大的抑制剂供给集团,和军部政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祈湛是独子,家里唯一的Alpha,全联盟的Omega都等着他成年。
  简小池就不一样了,他们家是全联盟最大的发情剂供给集团,也是数一数二的有钱,可再有钱也够不到祈家。简震山从前是祈湛爷爷的司机,大字不识一个,靠祈士唐资助卖情趣用品发家,联盟出了名的暴发户,及其有钱又属实没有排面。
  你一个卖情趣用品的再有钱,说出去也不好听啊,发情剂听起来跟印度神油似的。
  所以简震山做梦都想让自己家的小omega嫁给祈家的alpha,光耀门楣。
  “你看啊,你们家搞抑制剂,我们家卖催情剂。”简震山拍拍胸脯:“俩人以后在一起,强强联合,把整个联盟在情趣这一块拿捏的死死的,他们两个就是未来最有钱的夫夫。”
  “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这年代不兴婚姻包办。”祈士唐放下手里的毛笔,纸上赫然是一个“静”字,“我看还是让小池和阿湛自己决定,要是真喜欢,我不拦着。”
  简震山一听,人家这是不乐意。可思前想后,他也不愿意放弃这个“洗白”的机会,咬了咬牙又说:“你看p促腺成长技术?”
  祈士唐拿毛笔的手一抖,随即换上了另一副面孔,拍了拍简震山的肩膀:“震山,说什么客气话,咱们好好聊聊。”说完又朝外喊了一声,“管家,茶怎么还没上。”
  “见谅啊。”
  简小池被他爹拎着领子扔出书房外头:“为了你,咱们家搞了三年的研发,估计是保不住了。”又吼他,“你给我争点气!必须让祈湛标记你,实在不行整点咱们家的发情剂用用。”说完从兜里掏出一堆艳俗小药丸,针剂啥的,一股脑丢进他怀里。
  门“砰”得一声关上了,简小池给门震得抖三抖。
  简小池抱着一堆发情剂,站在书房门口愣了两分钟,又拿起一只带着刻度的金属针筒,看着里面的蓝色药剂,十分疑惑,不就是让人咬上一口吗?干嘛这么费劲,两家还是对家,祈湛恨不得咬死他才对。
  简小池撇撇嘴,顺着书房外的走廊往祈湛的卧室去,他知道祈湛住在二楼左边第一个卧室。
  “小池啊,你爸又带你来相亲了?”李阿姨手里拿着大杯牛奶,往祈湛房间里走,又瞥了瞥他怀里问,“怀里抱的是什么东西啊?给少爷的礼物。”
  “不是,不是,不是。”简小池脸色通红,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小玩具,我爸给我的一点小玩具。”说完慌慌张张的把东西往衣服兜里塞,装不进去的又跟烫手似一股脑扔进垃圾桶,“没了没了……阿姨,不许瞎说啊……”
  李阿姨见简小池跟个火烧屁股的猴子一样往祈湛房间里钻,着急的说:“小池,你敲门!”然而简小池已经冲了进去。
 
 
第2章 
  祈湛的房间很大,青天白日窗帘却遮的无比严实。
  简小池眼睛滴溜溜到处乱转,最后聚焦到床上凸起,翻了个白眼:还集团独子,希望,我的天呐,这都要下午了,还赖在床上睡觉,真不要脸。
  简小池没有见过祈湛。可截止到目前,简小池为数不长可怜巴巴的十七年人生里,有大半辈子堪称被祈湛操控。
  联盟的少年们从十四岁开始分化,祈湛在万千瞩目下不负众望地分化成了alpha。这样就意味着简小池必须分化成omega,否则简震山能吃了他。
  为了成功分化成omega,简小池被命令学习成绩不能拿A,拿B也不行,俩都得挨揍。
  简小池没有分化的那几年,整个联盟所有情趣用品的包装风格统一,完全贴近佛教任何产品,AO连做|爱标记都散发无比的禅意。简震山信佛两年,他妈吃素三年,简小池终于在十五岁成功分化成omega。
  而这些,通通都是为了能被……祈湛……咬上一口……
  就为了能被祈湛咬上一口……简小池觉得自己太憋屈了。
  “我他妈的还想咬他呢!”简小池咬牙切齿地走到祈湛床边,用手摸了一下祈湛的脸。他本来是想打他的,鬼使神差居然变成他摸一下。
  祈湛得了很严重的流感,昨儿夜里发了高烧,凌晨五点钟才睡下。管家怕人打扰,在房间里燃了一些助眠的熏香,剂量有些大,祈湛睡的还不错,就连情绪也获得了短暂的放松。
  他直觉有人摸他的脸,又软又凉,小声地抱怨什么,没过一会又摸他的睫毛,祈湛意识混沌,转了个身把侧着把脸埋进枕头里。
  摸他脸的手忽然停滞一下,他能觉察到那人呼吸好像都停止了。
  祈湛五官俊美,简小池学习不好,没有什么文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总之祈湛转了个身,脸往他面前一杵,他就不会动了,冲击力太大,简小池觉得他爹命定给他的alpha实在太好看了。
  祈湛没睡多久,又感觉到有湿湿软软的东西贴在他的后颈,冰凉坚硬的虎牙似乎在咬他的脖颈。祈湛觉得有些好笑,他又不是omega,没有腺体,咬他作什么呢。
  房间里没有开窗,助眠香剂量有些大,祈湛感觉到有人爬上了他的床,一只软绵绵的手轻轻地抓着他的耳朵。
  其实不怪简小池,简震山为了带他来相亲,凌晨就找人开始倒饬他。虽然他并不知道他那一头短毛有什么可值得倒饬的。简小池一夜没睡,祈湛房间里全是助眠香的味道,好死不死的祈湛因为流感免疫力低,信息素控制不是很好,简小池去咬他的脖子,全是松香和海盐的信息素味儿。
  他只是一个十七岁未经人事,连腺体都还没成熟的omega。祈湛的信息素铺面过来,简小池醉酒一样,浑身软绵绵的彻底困倦了。
  “我就只睡一会。”简小池爬上祈湛的床,扒着床边,睡着了,“一定要在祈湛醒来之前,清醒过来。”简小池念叨着。
  他显然高估了自己的意志力。简小池不但没有在祈湛之前醒过来,他还拥有一个十分良好的习惯,穿衣服睡不着觉,所以没睡两分钟,简小池迷迷瞪瞪的把外套脱了扔到床尾。
  他的外套兜里装满了简震山塞给他的各种包装艳俗的小药丸,催情剂,助兴贴,这些东西沥沥拉拉散落祈湛满床,甚至有一盒黄红包装的套子蹦到挨着祈湛的床头柜上。
  而简小池翻了个身,爬进祈湛怀里,腺体正对着祈湛唇边,睡的十分香甜。
 
 
第3章 
  祈湛睡的太差了,总觉得有东西往他怀里钻,细软的手一定要摸着他的耳朵。
  祈湛往后撤一点,怀里的人总要跟上来紧贴他,可能是怕他跑一条腿还要压着他。
  盛夏的天气,房间里窗帘遮挡的厚重,管家又怕祈湛吹的太凉散了汗加重感冒,所以空调温度开得并不低,他怀里挤着一个人,灼热的气息通过薄薄的布料,熨帖着彼此,祈湛终于被热醒了。
  他睁开眼睛,余光向下瞥,就看到一颗毛茸茸的脑袋,脸埋在他的手臂里,只漏出了一截儿雪白的脖子,正对着他的是omega的腺体。
  自己怀里忽然出现了一个人,还是个omega,祈湛吓了一跳,然而很快他又镇定了下来。
  “起来。”祈湛背靠着床头,用脚踢简小池:“别睡了,起来。”
  简小池睡的还挺好,祈湛踢了他几次,他也只是翻了个身趴着床边继续睡。
  蒋春泽,苏穆听说祈湛感冒了,就想着来看看,空着手带着满满的发小关心,跟简小池一样没有礼貌,不打招呼直接推开祈湛卧室的门。
  “听说你…… ”蒋春泽迈进门,脸上的笑还没放下,嗷唠一嗓子,把床上的简小池震醒了。
  “卧槽,omega!”苏穆把头伸进卧室,看见简小池一个健步从床上蹦起来,屁股飞速坐到祈湛腿上,临了了长了个心眼,没有忘记把脸埋进祈湛的胸口上。
  开玩笑,他一个大家闺O,被人撞见衣衫不整躺在一个alpha床上,以后还要不要搞对象了。
  “祈湛,看不出来啊,私下里背着哥们儿搞事啊。”蒋春泽看者满床的情趣用品,还有蹦到床头的最大型号的套子,渍渍两声,“发育还挺好。”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祈湛皱着眉头,推了两下怀里的人,没推开,“怎么回事,别装死,你怎么跑我床上的?”
  “是他强迫我的。”简小池的爪子用力抓着祈湛胸前的衬衣,打死不抬头:“都是他强迫我的。”
  “我强迫你的?”祈湛已经出离的愤怒了,他勉强得维持住表情,转过头对着门口的人说:“你们先出去,记得把门关上。”
  “哦哦哦。”俩发小慌不择乱的出了房间,苏穆左脚绊到右脚,差点摔了一跤。
  房间里已经没有人了,简小池还跟个鸵鸟似的不肯抬头,他的鼻息里充斥着松香和海盐的味道,祈湛的信息素味道有点好闻,简小池想:不闻白不闻,又作死地吸了两口。
  祈湛捏着简小池的后颈把他推开,声音凉凉的:“我强迫你的?嗯?”
  “对不起。”简小池别别扭扭的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祈湛,又说:“不过也没有关系,我爸说了,你是我的alpha,我是你的omega,今天的你我肯定能开启明日的爱情故事,我简小池这张旧船票早晚会登上你那艘破船。”
  旧船票?破船?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祈湛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你是简小池?”
  简小池疯狂点头:“是不是见到自己命定的omega,有点激动?”
  简小池指了指自己的脖子,又说:“你看我腺体长得好不好看?想咬一口吗?”
  “别犹豫,咬吧。”
  简小池可能不知道要请别人咬自己腺体,标记,成结意味着什么。祈湛耳朵都有些红了,可简小池居然就那么眨着一双明晃晃的大眼睛看问他:“我准备好了,你要咬吗?”
  “不知羞耻!”祈湛痛斥:“你赶紧给我走,简小池,别让我看见你第二次。”
  祈湛身体还有些不适,但留着简小池这么个不要脸的东西放到房间里,实在是让他难以忍受。祈湛眉角青筋直蹦,提溜着简小池,一把扔到门外,随着简小池屁股着地,铺面而来的就是各种简震山给的小玩具。
  简震山和祈实唐相谈甚欢,虚与委蛇地握着手出了书房。目光一转,两位家长和二楼走廊的蒋春泽,苏穆一样石化。
  简小池衣衫不整地坐在祈湛门口,头上还粘着一片催情贴。芭比粉包装的,上面印着四行字:甜美诱惑,性感omega秘密核武器,瞬间释放十倍信息素,彻底引爆alpha心底欲|望。
  简小池缓慢地回过头,对着简震山惨笑:“爸,你听我说…… ”
 
 
第4章 
  简震山肉疼的转让半个p促腺技术的联合开发权,给简小池挣得了一个和祈湛同一个学校上学的机会。
  普顿公学是联盟著名私立学校,位于首都,是联盟最优秀雏态的聚集地。学校早在百年前开办,为国会培养了无数联盟议员,政府首脑,以及优秀的科研人员,学校每年招生人数为定额,考核条件极为苛刻,学生出身是基础,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严格的选拔。
  学生出身显贵,不显富,多为世家子弟。简小池这种学习极烂,家里有几个臭钱肯定连边都摸不着。简震山转让百分之五十的p促腺技术,祈士唐以普顿中学控股四十的力量,明里暗里一顿操作,终于把简小池一脚踢进了校门。
  “爸,我不想转学。”车停在校门口,简小池拉着安全带死活不解开,“你去把钱要回来吧,这学校太可怕了,你看车外头这些去学校的人,都不讲话的,连结伴的没有,这谁能顶的住啊。”
  “你有决定权吗?”简震山大手按着简小池的肩膀,解开安全带,把简小池扔下车:“简小池,我就是平时太惯着你了,你要是不想挨揍,就赶紧背书包进学校。”
  简小池抓着简震山的车门不让他关,一只手抱着爸的裤腿:“爸,你看祈湛那张脸,太难了,让他咬我一口太难了。我在学校连个朋友都没有,祈湛还有他那两个alpha朋友,长得那么高,欺负我咋办啊!”
  简震山看着校门口走路带风,目不斜视的学院高材生,又看了一眼坐到地上抓着他裤脚的倒霉儿子,直接把腿收了回来:“简小池,你有点出息吧!你看你像个什么样子!你可真丢人。”
  “我得卖多少催情剂,避|孕|套才能把你养这么大,简小池,你能争点气?。”
  “司机,开车。”
  简小池顶着一头乱发,眼圈通红,对着简震山离开的方向大吼:“有你这么当爸的吗!你这是逼良为娼,包办婚姻,简震山你就是联盟封建余孽。”
  简小池在校门口闹了一会,耷拉着头往学院里头走,像只可怜的小狗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